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9章 猎人攻略二十九天

生在流星街的普利斯和库洛洛一起长大,年幼时期的两人一直相依为命,一同在那人吃人的世界中活下去。库洛洛想要伙伴,而普利斯深信伙伴无用,二人虽三观不合,却也平安无事相处着。直到有一天,库洛洛与普洛斯一同被仇人抓住,为了活命,普利斯背叛了库洛洛。

“库洛洛,我之前就告诉你了。我们只是短暂的合作关系,现在关系解除,如果你能活下来就来找我,我等着你向我报仇。”

后来普利斯离开流星街,侥幸逃脱的库洛洛成立幻影旅团;再后来普利斯成了有名的“怪盗”,库洛洛成了强盗头头。尽管普利斯背叛过他,但库洛洛从未对普利斯心生过恨意,毕竟那是普利斯的选择,普利斯选择与他为敌,而库洛洛却想与普利斯成为伙伴。落得那种下场,只能怪自己。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库洛洛与普利斯彻底决裂。

他杀死了库洛洛的恋人。

当诺拉死在库洛洛怀里的那一刻起,库洛洛真正变成了无血无情,无欲无爱的怪物。

如果说以前的库洛洛还将普利斯认作伙伴的话,那么现在普利斯便是库洛洛想要手刃的仇人。

在接下来的盗贼生涯中,库洛洛一直追寻着普利斯的消息,直到不久前,他得知普利斯来到了天使号。今天是普利斯的死期,库洛洛坚信着。

库洛洛唇边含笑,他推门而入,库洛洛环视圈,一眼就看到蜷缩在床上的女人。库洛洛眯了眯眼,小心向床边接近着,他在床边站定,垂眸静静看着床上的女人。

黑发遮脸,让他看不清五官,库洛洛手向上面伸去,一把掀开了盖在女人身上的盖子。

没有。

库洛洛皱眉,环视圈开始寻找着普利斯的身影,他双眸一眯,将视线落在了床下,就在库洛洛准备寻找床下的时候,,床上的女人突然扯住了库洛洛的手腕。他不由抬头看去,可在看上那张脸颊时,库洛洛微怔。

南希感觉自己的身体正置身与一片火海中,灼热感缓缓延伸到四肢百骸,腹中更是难受的厉害,她喉间干渴,手上也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热。

想要点别的。

想要一切东西来驱散身体的灼热与难耐。

南希强掀开眼皮,她察觉有人接近,出于身体本能,浑浑噩噩中南希一把拉住了对方的手腕,可再接触到对方皮肤时,南希觉得身体的灼热有些缓解。仿若火海遇冰川,南希迫切的想要贴上去。

她想要的更多,更多更多……

这种渴望使得南希涌出力量,她死死拉着库洛洛的手腕,用力一拽就将库洛洛扯到了床上,接着南希翻身将库洛洛压在身下。

库洛洛:“……”

??????

什么情况?这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库洛洛,好好享受。看样子今天不是我的死期。”躲在床下面的普利斯突然钻了出来,金发男人冲库洛洛挥挥手,嚣张无比的从正门而出。

库洛洛惊愕片刻,眼看仇人跑了,库洛洛不由分说起身就去追。

然而陷入情海的南希全然失去理智,她扯着库洛洛的领带,弯腰啃上了库洛洛柔软的嘴唇。没错,是啃。库洛洛觉得自己嘴唇上的皮都掉了一层,偏偏她还不自知,啃得一次比一次用力。

这女孩儿肯定没有性.生活。

库洛洛对此很笃定。

虽然南希用出了洪荒之力,可男人的力气依旧比南希大,他扣住南希的腰身,微微使劲便与南希换了位置。库洛洛细细打量着南希,此时南希额头遍布细密的汗珠,有几缕发丝黏在她颊侧,南希皮肤樱红,双目迷离,唇瓣微张,发出低吟。

库洛洛视线一转,便看到桌子上那盆正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灼情花,这种花是中端的催/情花,对普通人使用效果显著,可放在念力强大的库洛洛身上就没什么作用了。

先前侠客说南希跑了,可库洛洛能看出侠客是故意放走南希的,便也没有多问,只不过……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儿的?

库洛洛还没来得及多想,身下的南希就用两条软绵绵的胳膊环住了库洛洛的脖颈,她抬头,准确无比的撷住了库洛洛的唇瓣,感受着唇瓣上传来的柔软,库洛洛瞳孔微缩,伸手就要推开南希,南希看似柔弱无骨,却有的是力气。她像是八爪鱼一样黏在库洛洛身上,任凭库洛洛怎么扯都不松手。

算了。

库洛洛放弃挣扎,他眸中倒映着她的脸颊,不得不说,南希的模子是库洛洛喜欢的那款。他双眸微沉,大手扣住南希后脑勺是,直接逼近距离,接着,库洛洛湿润的舌尖撬开她的唇齿,灵巧的钻入其中。

盗贼从来不会放弃主动送来的财宝。

*

安丽娜.卡帕,在无数没落的贵族中,唯有这个家族维持着繁荣昌盛。伊尔迷看着照片上巧笑嫣然的女孩儿,老实说第一次看到这张脸时还吓了一跳,差点让他以为那个女仆是什么伯爵,可仔细再看,二人模样虽然相似,眉眼间给人的气息却不尽相同。

伊尔迷收好照片,面色沉寂的向安丽娜的房间走去。

门开着。

难不成跑了?

应该不可能,伊尔迷来前做过调查,安丽娜有午睡的习惯,现在正应该在房间里酣睡呢。再快接近时,伊尔迷敏感察觉到房里有俩个人的气息,看他们的呼吸频率……像是再做某种运动。

不过也不奇怪,像安丽娜这种腰缠万贯,聪慧美颜的女子自然有不少“朋友”,只不过他要辛苦点,多杀一个人了。尽管心中思绪万千。伊尔迷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他轻轻将门推开,进门后快速将门反锁,接着,几根念钉握在手指尖。

他漆黑的双眸静静地看着床上正纠缠在一起的男女,地上是散落的衣锦,空气中流转着浅浅地花香。伊尔迷早已隐藏了气息,所以并不怕被他们发现,然而——

正兴起的库洛洛却立马察觉到了伊尔迷的存在,他强拉开南希,扭头看去,在看到伊尔迷时,库洛洛眉头狠狠抽了下。

他怎么出现在这里……

“我难受……”

突然离开的库洛洛让南希痛苦皱眉,南希眯着眼睛,由于自己思绪混沌,嵌入在她大脑中的直播软件也时不时会停止运作,要不就突然闪屏,只看到一片花白,就连声音都被打了马赛克。观众们隐约察觉南希可能遇到了危险,却不清楚南希到底遇到什么危险,只能一个劲刷着弹幕,着急等候着南希的回应。

南希晃了晃头,她想从床上坐起来,可刚撑起身子便又快速坠落到库洛洛怀中。接触到库洛洛半裸的胸膛,南希喉间发出一阵舒服的呜咽。

“伊尔迷.揍敌客,好久不见了。”

此时库洛洛发丝凌乱,衣衫褶皱,衬衫半掉不掉的挂在肩上,嘴唇和脖子还带着可疑的红痕,尽管狼狈,可库洛洛依旧维持着表面上的优雅。

南希正处于烈火焚身状态,她喘息着要解开库洛洛的皮裤。库洛洛眼角又是一抽,赶忙去阻止南希的动作。

“你不行吗?”南希抬头,突然说。

库洛洛:“……”

这个声音……

有些耳熟啊。

伊尔迷将视线落在了南希身上,在看到那熟悉的侧脸时,库洛洛陷入了沉默。

她穿着的是安丽娜伯爵的衣服,五官也和自己的暗杀对象相似,可伊尔迷一眼就看出这是自己的女仆,那个消失许久,不知死活的女仆。

明明弟弟担心她担心的要死,可这个女人竟然在这里乱搞,还是和他……认识的人。

伊尔迷心情有些复杂。

“唉……”

伊尔迷耷拉着肩膀,长叹了一口气,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安丽娜知道有人要暗杀她,所以找来与她模样相同的南希做替身。现在他的暗杀对象很可能已经跑了。

这种情况已经在他的暗杀生涯中出现过多次,伊尔迷倒也不是怕安丽娜跑了,就是……再去找人会浪费很长时间,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浪费生命就是浪费金钱。

算了。

既然遇到了女仆,还是把她带回去比较好。

想起家里那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已经瘦了五六圈的糜稽,伊尔迷走了过去。

像是没看见库洛洛一样,伊尔迷直接单手将南希拎了起来,悬空的南希有些不适,她晃了晃小腿,一扭头就对上了伊尔迷那双不算有神的猫眼。

南希先是一愣,随后像是发情的猫一样亲了过去。伊尔迷如临大敌,后退几步,噗通一声被南希按在了床上。

看着扭成一团的二人,库洛洛莫名想笑。

“薏米。”南希感觉自己胸膛里藏了一座火山,现在正面临爆发边缘。尽管思绪恍惚,可南希依旧一眼认出这是伊尔迷。此时南希骑坐在伊尔迷身上,动作麻利的扯着伊尔迷身上的钉子装。

“我……我那天在森林里说的话都是真的。”被药物控制的她有些大舌头,语调虽不利落,可依旧能听真切,“择日不如……不如现在日!我们干一炮吧!”

这声吼得有点高,直接吼懵了伊尔迷和库洛洛,还有……正着急向这边跑来的侠客。

在听到这个声音时,侠客脚步立马顿住,什么情况,他貌似听到南希的声音了,错觉吧?那个女人现在应该早就跑了,再说这是贵族们的居住区,她没有卡也不可能进来……

错觉错觉。

侠客晃了晃头,现在有重要的事找团长禀告,可不是在此地浪费时间的时候。侠客加快步伐,直接推开了房门,可在看到里面情形时,侠客一双碧绿色的眼睛瞬间瞪大,他倒吸口凉气,张了张嘴,不由发出——

“啊!”

这……这……现在不是搞这种事的时候吧?!

还是……还是三个人!

侠客惊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