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9章 猎人攻略十九天

在斯西港市这座处处充满纸醉金迷的城市中,皇后城是最繁华也是最豪华的娱乐场所,这里是上流的集中地,贵族的后花园。

晚上七点半,距离酒会开始还有一个半小时,可皇后城外已停满了车辆。片刻,一辆红色跑车疾驰而来,车子来了个漂亮的甩尾后,缓缓在门口停下,紧接着车门打开,从上面走下一位身材高挑的青年男人。

青年男人穿着身白色的西装,艳丽的红色发丝打理的一丝不苟,他脸上带着笑,金丝边眼镜下是一双细长的琥珀色双眸,他让开一条路,微微弯腰,冲里面伸出了手。

青年男人不管是气场还是模样都招摇无比,路过的名媛们不由驻足,默契将视线落了过来。只见从里面探出只白皙修长的手,她将手搭在青年男人手心上,接着又迈下双修长白皙的双腿,再然后,众人看清了她的全貌。

长及脚踝的黑色长裙更显她高挑修长,她那头如瀑布一般的黑色发丝包裹着一张白皙精致的脸庞,红唇似火,甚是美艳绝伦。可惜……就是一双眼睛没什么感情,看着像是没有生命的玩偶。

女人揽上青年男人的臂膀,随着他走进会场。

“请出示通行证。”

“给。”青年男人从口袋里掏出那张黑色的卡片,送到了工作人员手上,对方在眼前的仪器上刷了下,等上面显示出名字和资料时,他尊敬的将通行卡还了回去。

“祝您和您的女伴过得愉快,埃莱马斯先生。”

被称为埃莱马斯的青年男人笑了笑,将通行证重新装好后,带着女伴走了进去,可一进门,女人就将手收了回去。

“哎?小伊不挽着我了吗?”西索语气中带着些许失落,紧接着他往过靠了靠,修长的手指挑起一缕伊尔迷乌黑的发丝,“不过小伊这样真的很好看呢,我都有些心动了……”

西索话音刚落,伊尔迷手上便多出了一根钉子。西索讪讪放下伊尔迷的头发,后退了两步,小伊可真无聊,都没一点幽默细胞~

这场酒宴盛大,会场内站着男男女女,伊尔迷环视圈,细细记住整个皇后城的路线。

就在西索和伊尔迷进去没多久,一辆车又停在了门口,这次过来的是糜稽和南希。当糜稽和南希从车上下来时,男人们贪婪的视线落了过来,紧接着又是鄙夷的扫了糜稽一眼。

糜稽对于这种眼神并未在乎,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那传说中的珠宝,糜稽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到人鱼泪了。

“先生,请出示您的通行证。”

糜稽将通信证递过去,而站在她身边的南希正四处环视着,突然她余光一瞥,瞥到了一抹熟悉的金色,南希眼睛眯了眯,站在不远处的青年身着西装,金色的碎发下是一张娃娃脸,此时他专注看着手机,半晌,他像是察觉到南希视线一样,抬头看了过来。南希心里一惊,赶忙背过身子躲开了来人的视线。

于是那边的侠客只看到一个让人想入偏偏的后背还有和她一点不搭的肥胖男人。

“侠客,进去了。”

侠客收回视线,将手机放在了口袋里,“通行证拿到了?”

“嗯。”飞坦低头,面无表情掏出手帕擦拭着指尖上的血迹。他掀了掀眼皮,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冷凝:“团长呢?”

飞坦话音刚落,库洛洛便来了,一身优雅的库洛洛穿着裁剪合体的西装,肩上披着件黑色风衣,身边正跟着派克和玛奇。

“准备好就进去吧。”库洛洛环视圈,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此时时针已指向八点,离宴会开始还有一个小时。

玛奇走到侠客身边,而飞坦默不作声跟在了几人后面。

到了门口,待伙伴们都进去,轮到飞坦时,却被门卫拦下了,“抱歉,我们规定必须要带女伴来。”

飞坦上前几步,他的眼神如同从黄泉引上的两股寒流,没有一丝人味在里面。工作人员看着飞坦,心里莫名发慌,额头也布了层浅浅的汗水。飞坦凑到工作人员身边,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露出些许。看着那道寒芒,他险些站不稳,最后讪讪让开了路。

飞坦哼笑声,跟在了伙伴们的身后。

*

此时正在会场里谈天说地的名媛和贵族们完全想不到这里再过一个小时会变成嗜血的修罗地狱。

南希伴随在糜稽身边也不敢乱走,糜稽显然熟悉了这场的场景,他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用随身携带的迷你电脑搜索着信息。

“糜稽,你在干嘛?”

糜稽环视一圈,确定没人发现后,他将迷你电脑凑到了南希面前。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布着绿色的线条,其中时不时会有南希看不懂的字符闪烁着。

“我入侵了皇后城的网络系统,想确定一下人鱼泪是否真的在这里。”

“然后呢?”

“看到这个红点了吗?”糜稽伸手指了指屏幕,“这里下达了五层以上的安全防护,很显然,人鱼泪就藏在这里。”

南希看着一头冷汗,厉害了我的糜稽,这都能知道……

【米昔大发好,我二哥瘦下来也是个美男子。】

【废希你别瞧不起二哥啊,二哥可是技术帝呢。】

【我就想知道蜘蛛们会不会来这种地方。】

【废希你小心点,蜘蛛们很喜欢珍宝,如果你们口中的人鱼泪真的是珍奇的玩意,他们很可能会过来。】

【是啊!一定要小心幻影旅团的人,要是被发现你就死定了!】

南希:“……”

然而他们已经来了。

南希视线放远,看到聚集在不远处的几个人影,她端起一杯红酒,赶忙躲在了糜稽身后。

此时正专心研究着皇后城网络的糜稽并没有察觉到南希的异常,糜稽伸手摸着下巴,道:“麻由酱,总觉得有些奇怪啊。”他说,“如果真的只是向外人展示人鱼泪还好,就怕这是场阴谋。”

“什么意思?”

糜稽看着四周,杯觥交错间,人们的笑有些看不真切,“人鱼泪是所有贵族们想要的东西,现在这场聚会吸引了大部分上流社会的人,换言之,这些人就是财富……”

听完糜稽的几句话,南希瞬间明白了意思,首先皇后城是阿克曼兄弟的地盘,如果他们真想对这些贵族们做些什么,那么这些贵族全然变成了阿克曼兄弟的笼中鸟。

南希吞咽口唾沫,扯了扯糜稽的衣领,小声问:“你是说……阿克曼兄弟以人鱼泪将有钱人吸引过来,然后……绑架他们?那人鱼泪到底存不存在?”

糜稽摇摇头:“阿克曼兄弟再有钱也不会没脑子到抗衡贵族,现在我有俩个猜测。一:这就是单纯的展览酒宴;二:如麻由酱所说,他们想绑架贵族。如果是第二种……”糜稽脸上突然露出了扭曲的笑,“那么就说明人鱼泪的传说是真的,他们显然想要拿到大笔财富,然后利用人鱼泪去往另外一个世界。”

到时候就算贵族们想找阿克曼兄弟的麻烦,那也别无他法了。

南希越听越觉得可怕,现在她觉得这里并不是什么贵族的宴会,而是充满危险的修罗地狱了。南希一害怕就有些尿急,她小心拉了拉糜稽的衣领,凑到糜稽耳边说:“三月半,我去个厕所……”

“嗯。”糜稽头也没抬,“那你快点回来,再有半个小时宴会就开始了。”

“好。”南希放下酒杯,着急向厕所走去。

皇后城很大,南希问了一圈服务生才问到厕所的位置,越往里走人烟越是稀少。悬挂在头顶的吊顶华美异常,散发出的灯光照亮了整个走廊,南希环顾四周,发现走廊只有自己一个人后成功的怂了。

“你们陪我说会儿话……”南希搂着胳膊,小声开口道。

【……】

【你能再怂一点吗?】

【希宝别怕,我们帮你看着呢,我都把画面调到最大了!全方位帮你监控。】

【2333要不希宝你唱个歌?】

南希专心看着弹幕,望着那飘过去的小字,多少也驱散了心里的忐忑,此时南希已看到厕所的图标了,见此,她总算松了一口气,可就在此时,眼前突然飘过一行加粗的字幕。

【废希快躲,飞坦在你后面?】

南希心中一个咯噔,飞坦……?

【就是上次拍卖会上那个矮子!飞坦是抖s狂魔!】

这么一说南希记起来了,上次那个什么飞坦貌似还想把她买回去那样这样来着……现在这条路只有自己一个人,而观众说那个什么旅团从来不会讲道理,要是飞坦看到自己……绝对会死啊!

她不敢回头,脊梁挺的笔直。虽然弹幕说身后有飞坦,可奇怪的是南希听不到一点动静,这种沉寂让她心跳加快,呼吸急促。

就在此时到了厕所,南希一个闪现冲进女厕,并且啪的声将门关严。走在后面的飞坦掀了掀眼皮,后进入了对面的男厕。

吓死人了……

南希抚着胸口,藏在胸膛里的那颗心脏正剧烈跳动着,她深吸口气平定下心情,等回神后,南希才觉得不对——

她为什么要躲啊!

她又没招惹那个什么飞坦,何况时间过这么长,保不准人家不认识自己了,就算认识……也不会无缘无故杀人吧?杀手也是要讲求道理的。

南希眨眨眼睛,被刚那么一吓她尿全没了,南希走向洗手池,这是她才发现洗手池边儿上还站着一个女人。透过镜子,南希看到女人有着一张精致无比的脸颊,就算是同为女人的南希,在看到那张脸时也有些出神。南希不由多看了几眼,她很是高挑,大胸俏臀,长腿细腰,经过对比,站在女人身边的南希活像个丑小鸭。

感受到南希打量的视线,女人的余光漫不经心的落了过来。

南希脸上突然一红,她看着对方的黑眸,轻咳声说:“那个……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挺像的。”

对方脸上没什么波动,南希闭了闭眼,有些鄙视自己,怎么搞得像是再和小姐姐搭讪一样,就算这个小姐姐长得美若天仙,可是……可是她取向正常啊!

身边的小姐姐显然没想到南希会突然开口,于是陷入了迷之沉默。

南希拉开化妆包,透过镜子又看了对方一眼,她长得真是完美无瑕,南希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皮肤会好到这种程度,不过……

南希从化妆包里翻出一个腮红和口红递了过去:“那个……你补补妆吧。”

看着南希手上的东西,对方继续沉默。

“你放心,这些我都没用过……”包包和包包里的东西都是基裘准备的,南希的确是没用过。

小姐姐半天不接,南希也有些尴尬,就在她要将东西拿回去的时候,对方伸手了。南希一怔,不由低头看去,看着她的手,南希歪了歪头,虽然这小姐姐长得好看,可这手……未免太大了,怎么像是男人的手。

她打开腮红,像是在纠结什么一样皱了皱眉,最后拿起粉扑,沾了点腮红扑到了脸上,结果她没控制住力道,直接弄了一大团在脸上,那团艳丽的粉色在白皙的脸上绽放,倒有些不伦不类起来。

南希抿抿唇,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差点没喷笑出声。

“那个……我们国家唱二人转的,就是你这样……”

二人转……是什么?

不过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话。

对方脸色沉了。

南希也察觉到自己说话不好听,她轻咳声已饰尴尬,转身面对着对方,“你弯腰,我帮你弄吧。”

她犹豫片刻,还是听话的弯下了腰身。

南希从化妆包里翻出卸妆水和卸妆棉,她用沾上卸妆水的卸妆棉细细擦拭着对方脸上那过于浓重的腮红。二人离得很近,近到南希可以看清女人脸上那层浅浅地绒毛,也是奇怪,南希总觉得她给自己的感觉和气息有些像伊尔迷,可也没听过伊尔迷有个同胞妹妹啊。

擦拭干净后,南希又重新给她擦好腮红,最后往她唇上涂了层浅浅地口红。这么简单一补妆,女人原本精致的面庞愈发变得惊艳动人起来,最重要的是不像刚才那样没有生气。

“你真漂亮。”南希感叹着,“能和你一起来这里的男士也一定很优秀。”

优秀?

她脑海中浮现出西索的脸,那不是优秀,那是变态。

伊尔迷打开水龙头冲刷着修长的指尖,而早已没有尿意的南希已开门走了出去。他将水龙头关上,微微抬头向天花板看去,随后收回目光,踱步出了厕所。

再快到会场时,原本安静的弹幕突然刷了起来。

【废希,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

【我们说了你可别晕倒……】

总不能是盗贼们又在身后吧?

“你们说,我不晕倒。”

反正只要不是后面有什么,南希表示都不会太惊奇。

【刚才你去厕所时,我们看到你脑袋上面的天花板爬了一个人……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

南希:“…………????”

【对,那个时候厕所只有你和那个小姐姐,要是那个人死了,那个小姐姐很可能就是凶手,我们怕告诉你后你会害怕,然后被咔嚓了,所以就没说。】

【希宝你还好吧qaq早说猎人世界危险重重了。】

见南希僵愣在原地,弹幕纷纷开始安慰南希。

【废希你别哭,想开点,那个人可能没死!】

【对,可能是鬼!】

南希:“…………”

【我凑!你们别说了,怎么越说越可怕,废希你想开点,可能是我们看错了。】

【对对对,我们看错了,反正你好生生出来了,快去找糜稽,糜稽小天使会保护你的。】

南希表示……表示她已经废了。

这里真是太奇怪了,盗贼们出现就够让她胆战心惊了,结果弹幕又说厕所天花板上有个人,一会儿会不会再来场大□□啊?现在南希不得不怀疑自己是瘟神眷顾的女人,若不然怎么会走哪儿哪儿有问题。

就在南希怔楞的功夫,手腕突然被一把拉住,南希吓得一个哆嗦,待她扭头看去时却发现是糜稽。见此,南希松了口气。

“糜稽,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她心中不安的很,总觉得这里会发生危险,南希预感向来准确,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走不了了哦,麻由酱。”糜稽合上迷你电脑,指了指大门的方向,“在你去厕所的时候,这里已经封闭了。”

封闭?

糜稽顺手拿起一小盘甜点,他大口吃着,虽然不喜欢这里的气氛,不过糕点的确好吃。

“也不知道是怕人进来,还是怕人出去。总之麻由酱想离开是没可能了。”糜稽语气轻松,显然他并不担心后来会发生的事儿。

南希听后,一张脸瞬间耷拉了下去,完蛋了,她觉得自己要交代在这儿了。

而另一边,从厕所出来的伊尔迷已走到了西索身边,二人的身影笼罩在阴影中,见伊尔迷过来,西索晃了晃手上的酒杯。西索一眼就看出伊尔迷发生了变化,“小伊你竟然补妆去了,没想到你这么享受成为女人的时光……”

伊尔迷没搭理他,说:“阿克曼兄弟的秘书说出了他们的计划,人鱼泪的确存在,不过那只是噱头,他们的目的是这些贵族。”

西索笑意不变,将酒水一饮而尽:“那个秘书呢。”

“杀了。”

啪嗒,啪嗒。

就在交谈间,悬挂在会场内的吊灯闻声而灭,偌大的会场瞬间陷入黑暗,突然,一道光柱照在前方,只见地面缓缓升上一个高台,而高台上站着一对同胞兄弟。

“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让大家久等了。”

宴会,正式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