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8章 猎人攻略十八天

“这好像是古国的食物吧?我记得年轻时候吃过一次。”说话的男人一头银发,浓眉高鼻,气势极具威严。他说着,拿起一块月饼放在了嘴里,“嗯,不错,这是你做的吗?”

南希点点头,很是乖巧的站在一边。

【废希,这是伊尔迷他爹,勉强算是……正常人。】

什么叫勉强算是正常人?

南希小心翼翼打量着席巴,相比于那几个兄弟,席巴长相颇为粗犷也颇有男人味,南希小心翼翼打量着伊尔迷的侧脸,伊尔迷比一般女孩子长得还要漂亮,想来是遗传了他的母亲的美貌。

“你是古国人吗?”席巴突然问道。

巴托奇亚共和国的男男女女都长得高挑,像南希这样的娇娇小小的实在少见。

南希摇摇头,“我不是古国人。”

席巴没在说话,只是沉默着吃着月饼,南希做的东西的确好吃,不甜不腻,面饼香酥,很适合不怎么喜欢太甜腻食物的席巴。

此时见席巴吃了的其他人也不约而同的尝起了南希的月饼,在吃东西的过程中,奇犽一直用那双猫眼看着南希,南希被看得心里发悚,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真的不错,要是再放点天泪儿就好了……”基裘捂着嘴,言语中带着些许遗憾,天泪儿是种植在揍敌客家后山的一种毒草,这种草有着极其美艳的外表和鲜香的气息,之前有女仆以为这是香果,误食后不治而亡。

南希自然不知道基裘口中的天泪儿是什么,可听起来并不是什么坏东西,于是南希顺势说道:“夫人要是喜欢,等下次做的时候我给放点。”

基裘电子眼一闪,看着南希的眼神变了:“你的名字是?”

“我叫南希。”

“南希……”基裘默念了遍她的名字,最后冲南希露出一个很是柔美的笑,“你还会做什么甜点?”

“蛮多的,要是有机会我一一做给大家。”

真讨人喜欢……

基裘看着南希那张乖巧可爱的脸蛋,不由想着。

可转而她又有些感慨,基裘很喜欢女孩儿,还没结婚的时候,基裘就一直想要个女儿,可天不如人愿,如今和席巴在一起这么久,生得都是儿子,如果自己有个女儿,应该也和南希一样,漂亮又可爱。

此时厨师已经将晚餐送了过来,南希见差不多了,便也准备撤了,可突然之间,基裘又开口了:“平常下午没事的话就过来吧,我也想学学做古国的食物。”

“……”

夫人你这是没事儿找事儿吗?!

南希心中憋屈,但也不敢违抗,乖乖说了声是后灰溜溜的离开了主宅。

揍敌客家教严格,遵从食不言寝不语的行为准则,所以此时此刻他们都在沉默的吃着晚餐,奇犽含着勺子,大眼睛转了转,最后放下勺子看向了基裘。

“妈妈。”

“怎么了,奇犽?”基裘也放下餐具,用餐巾优雅擦了擦嘴角,望向奇犽的眼神充满宠爱。

“那个女人是大哥的女仆吗?”

“是的哦。”

“可是我也想让她当我的女仆,比较有趣。”

奇犽话一出口,坐在奇犽身边的糜稽眼角狠狠抽了抽,他死死握着手上的餐具,看着奇犽的眼神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一样,这小子满脑子坏事,肯定因为麻由酱和他关系好,所以想借用麻由酱来报复自己,这家伙真是太坏了!

糜稽越想越生气,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视着奇犽:“不可以!麻由……南希酱本身就是我带回来的,妈妈把南希酱给大哥也就算了,我绝对不允许让南希酱做你的女仆,不可以!”

切。

奇犽冷哼一声,挑眉看着糜稽,眼神不屑:“死胖子你有什么意见吗?不要忘记规矩哦~你这弱小的家伙根本没资格和我争。”

奇犽这个无法无天的态度成功惹怒了糜稽,他撩起袖子露出两条白花花的胳膊,看那架势显然是想要和奇犽大干一场:“奇犽,你仗着家人对你的宠爱一直为所欲为,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好啊,来啊,谁怕谁啊!”

眼前两兄弟要打起来了,坐在上桌的席巴不禁没有阻拦的意思,反而很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胡闹,糜稽平日太懒散,奇犽太闹腾,如今让奇犽和糜稽打一架,锻炼锻炼糜稽也好。

至于祖父们……他们表示喜闻乐见。

“不要这样子,要打等吃完饭再打。奇犽,听妈妈的话快坐下,糜稽……你让着点弟弟。”基裘着急劝阻着两个儿子,而一旁的伊尔迷依旧淡定自若的吃着晚餐,将盘子里最后一片菜吃完后,伊尔迷放下刀叉,抬眸看向了俩个弟弟。

伊尔迷的视线如同蛇信一样,落在身上又阴又冷,看着自家大哥的眼神,奇犽和糜瞬间稽都安静了,他们整理了下衣服,轻咳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奇犽。”

“是。”

“糜稽。”

“在!”

伊尔迷长睫颤了颤:“要听母亲的话,不要让她伤心。”

二人异口同声:“是!”

“还有……”伊尔迷轻声说,“在她没死前,她都是我的女仆。”

换言之你们没机会了,吵也没用。

奇犽x糜稽:“……”

#大哥什么的最讨厌了!#

*

晚餐吃完,糜稽骂骂咧咧的离开了主宅,夜晚的揍敌客家依旧是危险重重。糜稽一边玩儿着游戏机,一边躲避着向他扑过来的各种野兽。

奇犽那小子真是太讨厌了,早晚有一天弄死他,大哥的话就算了……毕竟自己打不过。

快到女仆屋了,糜稽收起游戏机,上前叩响了房门。门很快打开,开门的女仆看到糜稽时一愣,显然想不到主宅那边的少爷会过来这里,糜稽还没等他说话就擅自走了进来。

“我找南希。”

女仆眨眨眼,回神后点了点头:“那我带糜稽少爷过去。”

“不用了,你告诉我在哪里就好。”

“二楼左拐第七个房间就是。”

糜稽应下,向楼上走去。

等糜稽走后,女仆困惑挠了挠后脑勺,转而又去忙着手上的工作。

第七个房间,糜稽细细数着路过的房门,最后在南希房门口停下。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来麻由酱住着的地方呢,心里还有些小激动……糜稽搓了搓掌心,低头整理了下衣服,轻咳声叩响了房门。

“进。”里面传来了南希的声音。

怀揣着莫名忐忑的心情,糜稽小心翼翼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南希刚洗完澡,她头发湿漉漉铺散着后背上,正专注看着电脑屏幕。见糜稽进来,南希回头冲糜稽露出一个浅笑。

“是三月半啊……”、

湿发的南希比平日更多了几分妩媚,糜稽脸上一热,低着头不敢看南希的脸颊。

南希眨眨眼,依旧是浅笑盈盈的样子:“三月半怎么这么晚过来,是找我有事吗?”

“是有事……”糜稽用余光瞥了南希一眼,后踱步到南希面前坐下,他从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张黑色卡片递了过去,“这是皇后城的通行证,下周皇后城会举办一场展览酒会,我希望麻由酱你能和我一起去。”

“展览酒会?”

“嗯。”糜稽点头,轻声说,“那天所展览的是我一直和喜欢的人鱼泪,不过入场规定必须带一名女伴,所以……”

作为一个资深宅男,糜稽自然不会有什么女性朋友,算来算去也只要南希比较靠谱。

南希想了想,她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好好参观过,今天和糜稽出去也不亏,于是南希很干脆点头答应。

转眼到了参加酒会这天,而听闻消息的基裘竟强拉着南希来到了她的衣帽间。

基裘的衣帽间很是可怕,里面井然有序挂满了各个时代,各种类型和各种风格颜色的衣裙,南希看着那五花十色的衣服,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基裘在里面翻了翻,利落挑出一条及膝红裙递了过去。

“试试这条。”

南希低头看着那件裙子,光是从布料看,就知道它有着不菲的价格。南希吞咽口唾沫,冲基裘摆了摆手:“夫人,这不太好……”

“没什么不好的。”基裘将衣服强塞到南希手上,“当时在怀糜稽的时候,本以为是个女儿,结果还是个儿子,枉我那会儿做了很多小裙子,结果现在一条都用不上……”说着,基裘便忧愁起来,看着南希的眼神愈发艳羡。

哭唧唧,她只是想要个女儿而已。

基裘都这样说了,南希也不好让对方好意落空。她接过裙子,利落的换下了身上的女仆装。换衣间有一面宽大的雕花镜,此时那面镜子清晰倒映着南希的样子。

她一头长发散落着,红色裹胸长裙显得她皮肤白皙,腰身纤细,往下是露出的一小截修长的小腿,南希生得清丽可爱,如今这抹艳色无端为她托出了些许成熟女人的韵味来。

南希打开门走了出去,她对着基裘转了个圈:“挺合适的。”

基裘电子眼闪烁的更厉害了:所以为什么没有女儿!!好气哦!!!

选好裙子后,基裘又为南希选了双银色细跟凉鞋,随后将南希拉到梳妆镜前,拿起梳子替南希梳理着发丝。她发丝柔顺,打理起来并不困难,基裘摸着她那头发丝,有些爱不释手。

可此刻的南希身子像是僵住一样做不出一点反应,透过镜子她看到基裘有双漂亮纤长的手,那双手正熟练无比的绾着她的长发。小时候的南希常幻想着自己母亲给她梳头的样子,而幻想中女人的手就是如今基裘的样子。

基裘用和裙子同色的蝴蝶结发卡固定好发丝后,又为南希佩戴了首饰。并且画了一个简单的妆容,经过这么一打扮,原本就精致漂亮的南希更是光彩照人。

“好了哦。”

南希定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笑了笑:“夫人手可真巧。”

基裘拿起折扇,捂唇一笑:“之前一直给柯特梳,可后来柯特的头发被他父亲剪了……”

基裘语气中带着莫名的可惜。

她话音刚落,房门便被人推开,走进来的人梳着可爱的娃娃头,齐刘海下是一张精致到毫无瑕疵的脸颊,他穿着身蓝色和服,那华丽的衣裳将他衬托的像是一尊华美的玩偶。

“柯特。”基裘伸手揽住柯特,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发丝,“你看南希漂亮吗?”

柯特没有说话,甚至看都没看南希一眼,只是平静说:“二哥和三哥吵起来了。”

对于这个消息基裘并不吃惊,糜稽和奇犽向来不和,从小到大打过无数架,到今天已经见怪不怪了。基裘点点头表示了解,转而看向南希:“我们也下去吧。”

“好。”

南希应了声,起身跟在了基裘身后。

一下楼,南希就看到下面的那俩个兄弟在互掐,为了参加酒会,今天的糜稽特意换了身西装,然而他肥胖的身体压根驾驭不了这种衣服,反而将西装撑的很是难看。奇犽就是因为这个嘲弄了几句,没想到这立马引起了糜稽不满。

“住手吧你们。”

基裘突然而来的声音让两兄弟瞬间收手,他们顺着视线看来,一眼就看到了跟在后面明艳无比的南希。糜稽眼睛顿时一亮,“麻由酱——!”

奇犽自然也注意到了南希,他先是瞥了眼南希的脸,后忍不住瞥了眼南希的乳.沟,最后脸颊一红,别开了头。

“不是要参加酒会吗,糜稽再不快点就晚了。”

“说的也是。”糜稽这才想起最重要的事儿,他理了理领带,满目羞涩的冲南希伸出手,“我们走吧,麻由酱。”

南希上前挽住糜稽,与糜稽并肩离开。

奇犽看着他们的背影,哼了声转身向楼上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