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6. 猎人攻略十六天

奇犽冰凉的手指刚触碰到南希脸颊,就听后面传来一个醇厚的声线。

“奇犽,和我来一下。”

奇犽动作顿住,扭头看去。对方站在阴影之中,落在他身上的视线灼灼。奇犽眸光微闪,“父亲……”

他低低叫了声,看了南希一眼后,最终收回手向对方走去。

南希定定看着奇犽离开的背影,待他和来人消失在走廊时,南希全身都软了,她长舒口气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心有戚戚。

差点以为自己要狗带了……

【果然是女主,幸运到可怕。】

【所以废希你为什么不端上去给奇犽!】

【+1,看得我好捉急。】

【长点记□□,不是我吓唬你,猎人世界真的敲危险的。】

【是啊,废希你要是死了我们会难过死的QAQ】

【所以你为啥不直接把东西给奇犽!】

南希:“不是你们让我给惊喜吗!直接端上去哪来的惊喜!”

弹幕:“……”

#无话可说.JPG#

话说回来……

南希看着空荡荡的桌子,谁会把她的月饼拿走?这家里从她进来到现在就没见过除了糜稽和奇犽外的第三个人,难不成是糜稽?南希苦恼的扯了扯头发,算了,反正东西也没了,她只能晚上重新给奇犽做了。想开后,南希起身向楼上走去。

三兄弟的房间都在最里面,就在南希来到糜稽房前,准备敲门而入的时候,隔壁的门咔嚓声开了,紧接着一个高个男人从里走了出去。南希敲门的手顿住,与伊尔迷大眼瞪着小眼。

伊尔迷换了身衣服,上身是一件雪白的衬衫,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松散着,露出他精致的锁骨和好看的脖颈,往下是精瘦的腰身和包裹在黑色长裤里的修长双腿。伊尔迷那头墨色的长发松垮扎着,一张脸阴柔而又俊美。在看到南希时,伊尔迷眸光微闪,随而收回视线,目不斜视与之擦身而过。

啪。

南希一把扣住了伊尔迷的手腕。

伊尔迷脚步顿住,侧头很有礼的问道:“有事吗?”

有事吗?

南希站到伊尔迷面前,她仰头细细打量着伊尔迷,最后眼睛眯了眯,踮起脚尖艰难扣住了伊尔迷的后脑勺。

伊尔迷比南希高出太多,南希的这个动作不由让伊尔迷弯了弯腰身,他瞪大猫眼,略显空洞的眼眸中倒映着南希的脸颊。

【废希答应我,你别作死了!】

【啊啊啊啊,放开那个大哥让我来!】

【Σ( ° △°|||)︴,亲……要亲了?】

【废希你要是真亲了,我就叫你爸爸。】

【啊喂!前面的,你们考虑过伊尔迷的感受吗?!】

可就在观众们喜闻乐见以为南希要强吻伊尔迷的时候,南希只是说了一句话:“你是不是偷吃我月饼了?”

伊尔迷怔楞几秒,快速回神,眸底划过一丝了然:原来那个东西叫月饼啊,伊尔迷先前听说过月饼产自一个古老的神秘国度,那个国度至今没人进去过,也怪不得他没吃过。

伊尔迷摇摇头,面不改色,眼神茫然:“月饼是什么?”

南希松开伊尔迷,后退几步指了指伊尔迷的唇角:“你没擦干净。”

哎?

伊尔迷眼睛眨了眨,于是在无数观众和南希的视线中,瘫着一张脸的伊尔迷伸出舌尖舔去唇边的月饼残渣。

公开消除罪证的伊尔迷脸上依旧茫然一片:“我没吃过。”

“……”

这人厚颜无耻!臭不要脸啊!

浓浓地无力瞬间向南希袭来,她双肩耷拉着,南希掀了掀眼皮,重重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吗……因为你吃了我的月饼,我差点被你弟弟挖心。”

伊尔迷不知道,不过吃月饼和弟弟有什么关系?还有……

“我有……”伊尔迷掰着手指细细数了数,眉眼认真的看向南希,“我有四个弟弟,你说得是哪个?”

南希扶额,无奈说出了俩个字:“奇犽……”

“哦~”伊尔迷轻轻敲了敲头,面瘫脸竟露出一个浅浅地笑,“奇犽长大了呢。”

【伊尔迷对你的好感升至-50。】

你弟弟差点挖了她的心,你骄傲也就算了!莫名其妙升好感是怎么回事!

南希面容扭曲,她深吸几口气平复下心情,再次看向伊尔迷:“我记得我之前欠你钱。”

这不说还好,一说伊尔迷的脸色瞬间阴沉下去,显然他很不乐意回想到自己被当做鸭子的那一晚,那段记忆实在很不美妙。

“你把我的月饼都吃完了吗?”

“我没吃你月饼。”

其实还留了五个,三个准备当宵夜,两个准备明天卖给西索。

“好吧,我就当你全吃完了。”

伊尔迷:“……我没吃。”

南希全然没听他的话,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给伊尔迷算着:“一个月饼一千万戒尼,我一共做了十个,也就是一亿戒尼,算我上次欠你一千万。现在扣掉那些,你要再给我九千万戒尼,不过看在我们睡过一晚的面子上,我给你打个折,你给我七千万就好。”说完,南希冲伊尔迷伸出了手,“现金还是支票。”

南希这一长串话直接绕晕了伊尔迷,更不能让伊尔迷接受的是……他第一次被人算计了!要知道从来都是他算计别人的份,哪轮得着别人来算计他。

伊尔迷睁大猫眼,低头看了看南希那白皙的手掌,显然,他内心陷入了痛苦。

【_(:з」∠)_废希你和伊尔迷要命比较容易。】

【对,要命比较容易。】

【我尼桑抠到飞起,你和他要七千万,比宰了伊尔迷都难受。】

【不对啊!我的重点是废希你竟然敢和伊尔迷要钱!!你就不怕尼桑宰了你吗!】

【这个不用担心,尼桑从来不会白杀人,毕竟没钱还浪费时间,2333。】

伊尔迷咬着下唇想了想,最后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

南希看着伊尔迷的背影,说:“你去哪儿?”

伊尔迷没说话,只是自顾自进了房间,就在南希以为伊尔迷跑了的时候,伊尔迷转而从房里出来了,手上端着南希所熟悉的那个盘子。南希瞪大眼睛看着她心心念念的盘子,她就知道!果然是被伊尔迷拿去了。

“喏……”伊尔迷将盘子送了过去。

南希接过,细细数了数,很好,还剩下五个。

“我再给你三千万。”伊尔迷又把刚在里面写好的支票送了过去。

南希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一长串零,她刚本就是开开玩笑,哪想到伊尔迷真会给自己钱。

南希吞咽口唾沫,诧然在弹幕上问道:[你们确定这是你们口中那个一毛不拔男神吗?]

【Σ( ° △°|||)︴,妈呀!见鬼了!】

【见鬼了!伊尔迷给钱了!】

【还是三千万!惊呆了!】

【我和我的老伙伴们都痴呆了,伊尔迷你变了,你竟然给钱了,你变了。】

“我吃了五个,算上你给我打的折,我给你三千万。”

条理清晰,没有错误。

南希想了想,又说:“那过夜费呢?”

伊尔迷:“……”

不提过夜费会死吗?如果他真的给她算一千万,岂不是默认自己是鸭了?还有……他的过夜费一亿都算少,怎么可能才一千万,这简直就是看不起伊尔迷.揍敌客。

伊尔迷避开话题,又伸手拿了一个月饼,“买五送一。”说完,伊尔迷拿着月饼离开。

南希惊愕。

这……这说是杀手倒不如说是商人,太会做生意了。

算了。

南希看着手上的月饼,欣慰一笑:起码月饼回来了,这四个给奇犽吃也够了,到时候也不用担心自己被奇犽杀掉。

想着,南希端着盘子向糜稽旁边的房间走去。奇犽房间没锁,她轻轻一推就进去了。南希将盘子放在桌上,环视一圈看到了散落在一边儿的钢笔和本子,南希取过,从本子上撕下一张纸开始写:

[都说了不会骗你的,喜欢的话下次还给你做,不过不准用挖心来威胁我了。——南希。PS :不准叫我大婶。]

将写好的纸条放在盘子上,南希起身走出房间,并且将门关严实。做完这一切,她才放松心情的敲响糜稽房门。

糜稽正坐在电脑前不知捣鼓什么,见她进来后冲南希摆了摆手:“麻由酱你刚在和谁说话?”

南希摇摇头:“没和谁啊,糜稽你在做什么?”

“麻由酱你快来看。”

南希走过去,只见电脑显示的是P站页面,里面正播放着南希唱歌的视频,虽然没露脸,可后面的那个声音足以让宅男各种脑补了。

[声音超级棒!]

[这什么歌啊,完全没听过,不过超级好听。]

[UP主好棒,不知游戏玩儿的好,唱歌也好听是,QWQ。]

[……]

各种弹幕在页面上欢快跳动着,南希挑挑眉,拉开椅子坐在了糜稽身边,“其实也还好吧,那天只是录着玩儿吧。”

“我也觉得麻由酱很厉害。”糜稽嚼着嘴里的薯片,最后他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卡包放在了桌上,“其实那天晚上就有人给你打赏,因为你没有绑定卡,所以戒尼也取不出来,这次我出去特意用你的身份证给你办理了一张银.行卡,也给你绑定了P站。卡和身份证都在这里,麻由酱你收好了。”

南希听后,惊喜瞬间将她淹没,而惊喜过后便是浓浓地感动,她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一直没顺利过,而无偿帮助自己的只有眼前这个小胖子。

南希双眸一红,忍不住扑上去将糜稽死死抱在了怀里:“三月半你真是太好了!”

果然,世界上所有胖子都是小天使!

糜稽脸颊埋在南希胸前,尽管他感觉自己要窒息而死了,可糜稽却甘愿沉沦于此,他嘿嘿傻笑着,难不成……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洗面奶????

在房里吵闹的二人并未注意到门外已有人站了许久。

奇犽皱眉看着房门,最后切了声像自己的房间走去,明天就和母亲提一下,他不要挨着那个死胖子了。进入房间,奇犽伸了个懒腰坐在柔软的地毯上,就在他要拿起游戏机继续玩儿的时候,奇犽瞥到了放在桌上的月饼。奇犽猫眼眯了眯,凑上去嗅了嗅……

“好香……”

接着,奇犽看到了那张纸条。他眉毛一挑,拿起纸条扫了眼,转而笑了……

“别以为这样就能收买我了……”放下纸条,奇犽拿起一块月饼咬了口,将月饼吞咽下后,奇犽眼睛亮了亮,好吃,里面还有巧克力!

算了,原谅那个大婶好了。

*

“伊尔迷少爷要出去吗?”

他冲管家点点头,最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叫住了对方,“等一下。”

“伊尔迷少爷?”

伊尔迷走过去,将手上的月饼递了过去,“帮我包起来。”

哎?

对方看着月饼一愣,什么鬼?伊尔迷少爷出门还要自带干粮吗?管家虽然困惑,但也没多问,双手虔诚接过月饼的,“我会包好的。”

“不用太好。”

管家又是一愣,呆呆说:“是。”

在等管家包月饼的这段时间,伊尔迷接了通来自西索的电话,刚按下接听键,话筒里就传来西索低低地笑声,“小伊,我到了哦~”

“好,我马上出去。”

“小伊都不请我进去坐坐吗?”西索仰头看着三毛,当三毛冲他张开血盆大口时,西索笑得有些扭曲,他舔了舔唇角,“小伊家的看门狗有些可怕呢,我能帮忙处理了吗?”

你要对我们家的宠物做什么!

死变态!

伊尔迷眸光微闪,神色低沉:“不能。”

“哎?可是……”

话未说完,伊尔迷啪嗒声挂了电话。

“伊尔迷少爷,东西包好了。”

伊尔迷接过管家递过的盒子,将手机放在口袋里后,沉默的向外走去。

此时快接近第一扇试炼之门,远远地,伊尔迷就看到红发变态正用手上的扑克牌逗弄着自家三毛,时不时还发出诡异的呻.吟。伊尔迷眯了眯眼,直接往过抛了一根念钉。

砰!

念钉与扑克牌在空中相触,两股强大的念力相交时瞬间漾开一层又一层的冲击波,周边的树木拦腰折断,缓缓向地面倒去,这突如其来的危险立马惊散了原本在树上栖息的鸟儿和躲避在林中的兔子。

西索舔了舔扑克牌,看着伊尔迷的眼睛微微弯了弯,“糟糕了小伊,我好像……兴奋了。”

伊尔迷走上前,直接将手上的盒子丢在了西索脸上。

西索条件反射的伸手接过,他低头看着盒子,神色茫然:“这是什么?”

伊尔迷没有说话。

西索打开盒子,只见里面平放着一个月饼。西索将月饼拿出来咬了口,“哎?伊尔迷家的厨师竟会做古国的食物吗?这个我还真是吃过一次呢。”细细咀嚼着,西索又笑了,“味道不错。小伊特意给我留着的吗?”

伊尔迷眸光闪烁,依旧没有说话。

此时看到主人过来的三毛也乖巧了,它走到伊尔迷身边,低头讨好性的用脸颊蹭了蹭伊尔迷,伊尔迷伸手,很是温柔的抚摸着三毛。此时西索已经将月饼吃完了,见此,伊尔迷开口了。

“五千万戒尼。”

哎?!!!!

西索惊了,细长的眼睛瞪大,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伊尔迷像是被看到西索表情一样,淡定自若冲西索摊开掌心,“看在我们认识的份上,给你打个折,四千万。”

西索:“……”

你怎么不去抢啊,你们家吃的是金子做的吗?

伊尔迷继续用平稳的声线说:“这是古国的食物。”

换言之,四千万并不贵。

西索也任命了,他哭丧着脸掏出钱包,不情不愿抽出一张□□递过去,委屈道:“小伊真是太过分了,人家特意来找你谈生意,你还坑我……”

“一码归一码。”接过银行.卡,伊尔迷心满意足的将之放在自己口袋里,太好了,他不仅仅吃了月饼,还多赚了一千万。

但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伊尔迷看向西索:“什么生意。”

“皇后城将会在七天后举办一场酒会,举办方是阿克曼兄弟,在这场酒会上,他们将会展示传说中“遗失的人鱼泪”,小伊,我想让你假扮成我的女伴,陪我一同前去那场酒会。”

伊尔迷眯了眯眼:“你想要人鱼泪?”

“不。”西索摇摇头,“我想要的……是那对兄弟。”

说着,他眸中闪过嗜血的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