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4章 猎人攻略十四天

两天后,南希被玛丽接回了女仆屋。

经过几天野外求生的南希活像是个野人,头发乱糟糟,身上那件原本干净的女仆装早就不成了样子,白皙的脸颊更是沾满了灰尘。裘德瞥了南希一眼,什么都没说的让玛丽将她带上了楼。

回到房间,让长时间处于精神紧绷的南希彻底松了口气。

“快去洗个澡吧,在你不在的这几天,我把你的衣服都置办好了。”玛丽打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了内衣裤放在了床边,“我去给你弄些吃的来。”

“好。”南希挠了挠头,转身进了浴室。

她伸手褪去身上的衣襟,可后背的伤早已和布料黏在了一起,南希这么一动,整个后背都火烧火燎疼了起来。这些天在外面忙着保命也没怎么注意,现在安稳下来,才发现难受的厉害。

南希动作小心的脱下衣服,她将发丝撩在前面,扭头看向了后背,那日被野兽所伤,由于伤口长时间没处理已经化脓,偶尔会有血迹从里面渗透出来,看着很是狰狞可怕,南希伸手慢慢摸了下,瞬间疼得她龇牙咧嘴。

此时,外面传来了开门声。

应该是玛丽回来了。

南希冲外面吼了声:“玛丽,你能进来下吗?”

现在这个情况,她完全不能自己洗澡。

咯吱。

门被推开了一条缝。

南希将那件破破烂烂的女仆装丢在了一旁的篓子里,转而将长发扎起,打开了淋浴,南希将手伸过去,温热的水划过她的指尖,很是舒适。

“玛丽,我后背受伤了,你能帮我洗后背吗?”

南希转身向外面看去,然而只看到一个银色的影子从眼前飘过,她眸光一凛,不是玛丽?

来不及多想,南希赶忙扯下浴巾围在身上,起身追了出去,然而南希看到的只是那微微晃动的房门。

奇怪了……

南希神色茫然,这女仆屋上上下下只有姑娘,应该不会有男人出现,可除了玛丽之外,别人也没有来这里的理由啊?总不能是痴汉和变态吧……

*

可恶。

此时躲在房梁上的奇犽脸色通红,他双手环胸,大大地猫眼中含着些许挫败感。奇犽伸手揉了揉蓬松的发丝,想起先前看到的画面,白皙的耳根再次泛红。

虽然奇犽是看过午夜剧场,但不得不承认,那女人的身材比电视里的女主强多了。

不不不,他怎么能像个中年大叔一样想女孩子的躯体,这真是太不应该了。

奇犽暗暗唾弃着自己,可刚唾弃完,南希那凹凸的躯体便再次浮现在脑海中,同时,奇犽的脸越来越红……

奇犽狠狠扯了扯自己的脸蛋好让自己清醒起来,可就在此时,奇犽看到一个人端着碟子向楼上走去想,奇犽猫眼眯起,随后从房梁上一跃而下,他上前几步,一把扯住了玛丽的衣襟。

被突然拉住的玛丽吓了一跳,她小小惊呼声,扭头看到奇犽脸颊时,眸中的惊恐变成了震惊。

“奇犽……奇犽少爷。”

“嗯。”奇犽漫不经心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了玛丽手上的盘子上,那里放着一碗米饭和两道清淡的小菜。奇犽眉毛一挑,“唔,这是给谁的?”

玛丽眼神飘忽,张了张嘴,说:“给……给我的。”

南希就是因为奇犽被惩罚的,虽然不知道南希是如何得罪奇犽少爷的,但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和奇犽少爷提及南希比较好,免得再生出祸端。

奇犽墨绿色的猫眼直勾勾盯着玛丽,随后,唇边勾了一抹笑:“你敢说谎我就杀了你哦~”

玛丽冷汗一下子流出来了,她低着头,哆哆嗦嗦道:“奇犽少爷,我没有说谎……”

“哎?”奇犽拉长语调,伸出的手已变成了狰狞的模样,他看着玛丽,再次问了一遍,“真的吗?”

玛丽咬紧下唇,艰难点了点头。

奇犽少爷来这里很可能是找南希的,如果自己说出南希……

奇犽眸光深邃,锋利的五爪缓缓伸向玛丽。玛丽眼睛眨也不敢眨,她死死握着盘子,因为用力的手指已开始泛白,终于,奇犽冰凉的指甲落在了玛丽心脏的位置,玛丽不敢再看,因为惊恐紧闭上了双眸。

然而意想中的痛楚并没有传来,沉默片刻后,耳边传来了奇犽的笑声。

玛丽一惊,睁开了眼眸,可眼前已没有了奇犽,只留下放在盘子上的精致小瓶。

“逗你的,那个瓶子里装的是药膏,给那个女人抹。”

哎?

玛丽惊讶看向门口。

只见小少爷冲她挥挥手,踩上滑板扬长而去,“还有,不要告诉她是我送的。”

“奇犽少爷……”

目送奇犽离开的背影,玛丽抿唇笑笑,转身向楼上走去。

*

滑板滑过地面时发出浅浅声响,奇犽双手插兜迎风而行,他额间的碎发抚过双眉。早之前奇犽就想把那瓶药膏给南希了,然而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没想到今天一来就看到了那样的画面……

奇犽虽然不喜欢南希,但也是有原则的,万一以后她后背落下疤,讹上他怎么办。

【奇犽对你的好感升至-40。】

这个突然出现的提示音让南希懵了一下,什么情况,她怎么什么都不做就升好感了?不过还是负数,和以前没任何差别。

此时南希心心念念的玛丽终于进门了,她在浴室里往外张望着,“玛丽,能帮我洗澡吗?”

玛丽将盘子放在一旁的桌上,很是温柔的点了点头。

浴室内。

南希发丝高高盘起,玛丽动作轻柔的擦拭着南希的身体,过程中很小心的躲开了南希身上的伤口。洗完澡的南希浑身干爽,她裹好浴衣走出浴室,却见玛丽冲她招了招手。

“趴在这里。”

虽然不知道玛丽要做什么,但南希还是听话的趴在了床上。玛丽坐在床边上,伸手解开她的浴衣,露出南希光洁白皙的后背。

望着她背上还未结疤的伤口,玛丽打开了奇犽丢过来的瓶子,这是一瓶药水,药水无色无味,玛丽将些许倒在了南希的伤口上,在倒上去的瞬间,南希感觉到一股舒服的清凉,这种清凉立马驱散了伤口的痛楚。

“这是什么?”

“斯泽拉圣水,一种很珍贵的东西。”斯泽拉是大陆上快要灭绝的灵兽,这种灵兽全身是宝,传说它的眼泪可以祛除世上一切疑难杂症,更会让毁容的人重新焕发光彩,后来人们将它的眼泪称为圣水,一滴眼泪更被黑市的人炒到天价。

没想到奇犽少爷会把这种珍贵的东西给南希。

玛丽眸光微垂,神色晦暗不明。

接触了圣水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玛丽将盖子盖好,小心翼翼放在了一边。

“起来吃东西吧。”

“好。”南希伸手摸了下后背,惊讶发现那种凹凸的触感全然消失,并且也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南希满是惊愕的看着玛丽,“好了哎!”

玛丽笑笑:“当然会好,这可是宝贝呢。”

南希惊奇的望着那个瓶子,这要是放在现代,能卖多少钱啊。

不过……

“玛丽,这是谁给我的?”

玛丽眼神飘忽,随后对南希笑笑:“南希好了就好,其余的就不要多问了。”

“哎?”

“他不想让我告诉你。”

“哎????!”

“好了,快点吃饭吧,吃完好好休息,明天打起精神工作。”

南希接过玛丽的筷子,若有所思的挑起一筷子菜放在了嘴里。她在这宅子里不过就认识三四个人……奇犽那小鬼首先排除,她捉弄他那么多次,肯定不会好心送药水来;伊尔迷?伊尔迷更不可能了,按照弹幕上来说,伊尔迷从来不会主动讨好一个人,尤其那天在林子里的谈话很不愉快。

最后那就是……

糜稽!

原因很简单,糜稽是揍敌客良心,其次糜稽对她的好感是100,现在送她药水也不奇怪。等吃完饭一定要去好好谢谢他!

打定主意,南希快速吃完饭后放下了筷子,她换上玛丽事先送来的衣服,随后穿上鞋子匆匆跑了出去,玛丽愣了下,赶忙追了上去。

“南希,你要去哪儿?”

南希头也不回的冲玛丽挥挥手,“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

“可是……”玛丽还还没说话,南希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视线里。

*

今天南希比较幸运,再去往主宅的路上并没有遇到野兽。一路小跑到主宅门口,南希深吸几口气准备进门,然而她刚伸出推门的手,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南希愣在原地,与从里面出来的糜稽大眼瞪着小眼。

糜稽盯着南希看了会儿,紧接着肥胖的身体向南希冲来,双臂死死抱住了南希。

“麻由酱——!”

叫声凄厉,像是在哭泣死而复生的老母。

“糜稽……少爷。”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糜稽哭丧着一张脸,“我正准备去找你呢。”

糜稽心好累,在南希被分配到大哥那里的第二天,他就被迫和祖父出了一次任务。结果今早回来就听说他心爱的麻由酱得罪了奇犽,被发配到惩罚之林了。

这个消息对糜稽来说简直就是噩耗,他简直不敢想象他脆弱娇小可爱的麻由酱是如何在那样险象环生的惩罚之林生存下去的,于是糜稽二话不说的准备前往惩罚之林,没想到与赶来的南希碰了个正着。

“我也来找你了。”南希唇边含笑,她推开糜稽,满是感激的拉住了糜稽的手,“糜稽,你真是一个好人。”

被发好人卡的糜稽一头雾水,但他也没有多想,只是愤愤道:“奇犽那家伙,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竟敢这样对你!”

糜稽的五官因为愤怒而变得狰狞扭曲。

南希无所谓摆了摆手:“先不说他了,对了……糜稽,谢谢你啊。”

“谢我什么?”

“这个啊。”南希将药水从口袋里掏出来,“这个是你送的吧,糜稽……你真是太好了。”

南希话音刚落,就听里面传来一阵瓷器碎裂的清脆声,糜稽和南希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南希顺着声音看去,却见奇犽双手插兜站在阴影里,而他脚下是摔碎的花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