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0章 88.88

“福尔摩斯先生,你到底什么意思?”此刻,艾米丽一行三人已经回到了位于贝克街221B的居所。

刚刚在餐馆,大侦探夏洛克在点了火放了雷之后就一言不发继续吃饭,把一头雾水的艾米丽晾在一边急得差点掉眼泪。

华生虽然也对夏洛克的行为不解,但是他习惯于相信大侦探一定有合理的理由,所以一直在劝艾米丽等回去再问。

终于忍到了回来,艾米丽是再也忍不住了。

“福尔摩斯先生,您能不能解释一下您刚才的话?!”闺蜜电话打不通,经纪人也找不到,现在生死不明。大侦探夏洛克又明显意有所指。艾米丽都佩服她自己能忍到回来。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夏洛克把他自己扔进二楼的沙发上,“一杯咖啡,两颗糖,谢谢。”

看着华生医生默默去倒咖啡,艾米丽强忍怒意着坐到夏洛克对面,“福尔摩斯先生,您不觉得您应该解释一下你之前的行为吗?”

“夏洛克。”大侦探伸手接过咖啡,面无表情地纠正艾米丽的称呼。

“……福尔……夏洛克。”琳达称得上是艾米丽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之一,此刻对方失踪,本来就受了惊吓的艾米丽已经是方寸大乱,“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琳达她到底有没有事?”死死攥着手机,艾米丽听得到她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喝了一口咖啡,夏洛克看着坐在面前脸色惨白的小姑娘,“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又干嘛来问我?”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看着面前神色自若的大侦探,艾米丽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夏洛克。”华生看着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艾米丽,不赞同地出声,“你要是知道了什么就告诉她吧。”

换了个姿势,大侦探夏洛克靠在沙发里,交叉双腿,把两只手抵在了下巴上,“你明明就知道我在说什么。有时候我真是不明白,你明明比那群愚蠢的金鱼脑容量要大一点,为什么就是偏偏要把自己禁锢在鱼缸里?看看你自己”,夏洛克伸出一只手指点了点艾米丽的方向,“文学?给那位伟大的钢铁侠做私人助理?”大侦探的语气说不出的嘲讽,“你明明可以拥有更精彩的生活却偏偏要把自己变得泯然众人。这是什么新的流行趋势吗?”

“我没有心情和你打哑谜!”艾米丽对大侦探夏洛克突如其来的心灵鸡汤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琳达是不是出事了?”

“well”,被艾米丽粗暴打断的夏洛克倒没生气,“你自己难道就没有判断吗?”

几次三番被大侦探敷衍,艾米丽已经忍到了极限,“你……”

“你真的不知道吗?”背对壁炉的大侦探,在灯光的照映下眼睛颜色明亮到似乎可以看穿人心。

“我……”明明怒火中烧的艾米丽突然觉得心里发凉。

“艾米丽?夏洛克?”一旁的华生看不懂两个人是在打什么哑谜。“你们在说什么?”原本华生以为夏洛克是卖关子的毛病又犯了,可此刻看着两个人的表现,似乎事情要更复杂一点。

“哦,我们一直立志变成金鱼的人终于学会用自己的脑子了。”夏洛克的手在空中打了一个花样,又拿过了咖啡杯。

“就算琳达有秘密……她也不可能和这次的事情有关。”艾米丽又坐回沙发。她看着面前毫不在意地大侦探,觉得心里堵得慌,“你觉得她没有出事?”艾米丽直觉认定,大侦探夏洛克一定认为琳达和这次的杀人事件有关联。

“嗯哼。”夏洛克不置可否。

“啊……等等”,一头雾水的华生出言打断,“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有没有谁能来给我解释一下?”以往,华生只有在麦克罗夫特在场的时候才会感受到这种被双重智商碾压的感觉,而此刻他居然发现才刚刚被钢铁侠拜托照顾的艾米丽居然和夏洛克凑在一起时也能给他这种感觉。

“啊,华生,简单的说,就是我们面前这位艾米丽,她有一个异人族的室友。”夏洛克已经习惯于向华生解释案情。

“什么?异人族?那是什么?”即使因为跟在夏洛克身边而见识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华生也是第一次听到“异人族”这个称呼,“外星人?和雷神托尔一样?还是变种人的别称?”相比于从天而降的雷神托尔和在电视上做过广告的泽维尔天才少年学校,异人族这个称呼对大众来说还是很陌生的,“那到底是什么?”

“异人族?”艾米丽也很惊讶大侦探的判断,“你认为是异人族?我一直以为……”艾米丽一直都没有想到答案会是异人族,“我以为是她变种人。”其实艾米丽不觉得异人族和变种人有什么差别。都是拥有神奇的超能力,不过是一个在《X战警》中出场,一个在《神盾局特工》里出场。艾米丽一直觉得称呼的不同大概只是因为所属电影系列不同而已。

“还是有差别的。”夏洛克作为在黑暗与光明边界游走多年的人,对某些神秘组织和奇异的能力也是颇为了解的,“说说看你的发现。”但他此刻没有给艾米丽和华生上一节科学普及讲座的打算——估计他们俩也听不懂。

“琳达她……有时候比较特别。”同住了一年有余,艾米丽又是个心思敏锐的人,哪里会注意不到自家室友有时的反常?“她力气很大,体力也很好。有次她在路上遇到劫匪,为了不被人抢走东西,她硬是在街上和那个歹徒周旋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警察赶来。”作为一个普通的二十岁出头的模特,在饮食被严格控制的情况下压根连饭都吃不饱,可琳达居然在深夜的街道脚踩一双十五厘米的高跟鞋,手上拎着好几个大购物袋,与一个手持利刃的歹徒周旋那么久最后毫发无伤,那是艾米丽第一次怀疑自家室友。

“嗯哼,继续。”夏洛克脸上看不出表情。

“还有一次深夜的晚上,我发现她出门,直到凌晨三点才回来……身上还有血。”那次把艾米丽吓坏了。她以为琳达是出去做什么坏事了。可是那一段时间的新闻确实风平浪静,就连隔三差五就会出现的连环杀手都在纽约销声匿迹了。

“你还是不打算说实话?”夏洛克洞察一切的眼睛直视着艾米丽。

“……我”,艾米丽低下头避免与夏洛克对视,“既然已经知道她是异人族了,我怎么知道的还重要吗?”她不想说。

“你不想知道真相?”夏洛克对艾米丽逃避现实的态度很不满,“我那天在苏格兰场见到的人可不是这样。”夏洛克记得那天艾米丽带给她的震撼。

柔软的黑色发丝,祖母绿的眼睛,一身红色连身裙衬得对方娇俏可爱。被揭穿了**的小姑娘身上有一种糖果特有的甜味,笑得乖巧,可说出口的话让夏洛克心惊。

正是因为如此,夏洛克才会允许对方住进来。不然,仅仅凭着那位钢铁侠托尼·史塔克和麦克罗夫特的拜托?夏洛克早把人扔大马路上了。

“真相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福尔摩斯先生?”艾米丽抬起头,看向坐在她对面的夏洛克,“所谓真相,不过就是看待事情的角度和时间而已。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这世上许多人一辈子碌碌无为被各种假象欺骗,不也活得很开心?您不觉得有时候我们之所以可以开怀大笑,就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吗?”艾米丽看着面前的大侦探,她想起了曾经买过的那套精装版《福尔摩斯探案集》。如果面前的大侦探知道在某个世界里他只是一本小说里的虚构人物,他会怎么想?“真相就那么重要吗?您在追求真相的道路上就从没有过一刻怀疑,您自己追求的真相,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贝克街221B二楼的客厅有一刻的安静。

“No.”夏洛克做出回答,“真相都永远不能改变。艾米丽,你就从没有过一刻的怀疑,你不想追求的真相才是你想要的吗?”

即使艾米丽是个逻辑怪,但在真·逻辑怪精·夏洛克·福尔摩斯面前,她也是不够看的。

“……是去年的事”,艾米丽被夏洛克说动,“琳达原来的经纪人不再带她,所以换了新经纪人。当时的经纪人不是艾伦,是另一个。我只见过几面,给人的感觉……很不好。”或者说非常糟,“当时琳达有回来和我说过,说她很讨厌那个新经纪人,他总是趁着琳达她们换衣服的时候进去更衣室,还……”在两个陌生男人面前说这个艾米丽有点尴尬,“还占其他女孩子的便宜。”她换了个委婉的说法。

“继续。”夏洛克要艾米丽说下去。

“有一天琳达有个活动,她很晚回来。”艾米丽不自觉把华生刚刚拿过来的热可可杯子放在嘴里咬,“她回来很晚……当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她才回来……她”,艾米丽差点弄洒杯子里的可可,“她回来就直接回房间了,也不说话,我担心于是去敲门,结果……我在她卧室外面偷看……外套里面有好多血。”

“按照你讲故事的速度我们今晚可以在这里坐一整晚了。”夏洛克催促坐在对面的小姑娘,“说下去。”

“第二天,我亲眼看到琳达的经纪人面色正常的来接他,可是,可是他的眼睛……那根本不是活人的眼睛!”艾米丽想到那个画面就觉得浑身发冷,“第三天,我就听说了那个经纪人出车祸死亡的消息。她……我认为她根本早就杀了那个经纪人。”艾米丽对这一点非常确认。

“什么?”华生对这个发展很震惊,“艾米丽,你是说……你的室友杀了人?你确认吗?”

“当然不,只是推测。”艾米丽否认。

“哼。”夏洛克看着此刻仍然在维护朋友的艾米丽,忍不住开口嘲讽对方的天真,“哦,让我们听听你都做了什么?你包庇了一个杀人犯……”

“你不懂!”艾米丽打断了对面的大侦探,“福尔摩斯先生,如果有一天,华生医生犯了罪,你是会包庇他还是会把他交给苏格兰场?”她不等对面的夏洛克回答,“或者我换个问法,如果有一天,有某个人会威胁到华生医生的安全,你只有两个选择,牺牲华生医生还是亲自动手杀人,您会选哪个?”在BBC的电视剧里,大侦探夏洛克开枪杀了威胁自己挚友安全的玛格努森,而在柯南·道尔爵士的原著中,也曾经有一案描述华生医生中枪,大侦探异常担忧,直言如果医生出事他绝不会放罪犯活下去。

“我认识琳达也许时间不久,可是她真的对我很重要。”艾米丽记得自从合租之后,琳达一直对她颇为照顾。“也许在你们看来,我包庇琳达的行为很蠢,可是那又怎么样?既然她对我很好,那我为什么要去计较她对其他人如何?”

艾米丽在某些时候三观真的很正。她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努力工作,有喜欢的东西就靠自己的劳动去换。对某些社会不公的现象看不过的时候也会想办法帮助别人。可某些时候,她也很自私。

她会因为琳达对她好而无视对方有可能杀人的行为。同理,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觉得莫里亚蒂过于危险,也许艾米丽根本就不会急着和对方分开。

“福尔摩斯先生,我不是圣人,也不是上帝。其他人的罪孽我无权审判。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有自己的考虑。我只希望我在乎的人可以活得好,至于其他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你遇到的事会和你那位杀人犯的室友有关?”夏洛克看着面前停滞脊背的小姑娘,眼神深邃。

“……No.”

“Lie(说谎).”夏洛克在拆穿别人谎言的时候一向毫不留情,“如果你不是怀疑她,你怎么会把自己藏了那么久的秘密说出来?”

事实证明,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的确拥有看穿人心的能力。

“我不敢确认。”如果说人生就是张茶几,那艾米丽觉得此刻她的茶几上一定摆了一整套杯具,“第一次的时候我确实有过一丝怀疑,可是很快就被打消了。”她用两只手攥拳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

“go on(继续).”夏洛克对艾米丽的纠结很难体会,“说说看。”

“那次我被邪教绑架。”最好的朋友有可能和谋害自己的人有关,艾米丽觉得心里乱得发慌,“我很少晚上出门,你们知道的,纽约的治安其实不怎么好,那群连环杀手好像都喜欢纽约。我一向都是尽量避免在天太黑的时候出门。那次我被邪教绑架,是琳达拿到了史塔克先生的派对邀请函,我打算跟着她混进去要签名的。”深深叹了口气,内心怀疑却不敢确认的艾米丽只能把事情讲给面前的大侦探听,“我们当时已经走到了楼下,可琳达突然说她忘了东西。我想和她一起上去拿她不肯,一定要我在楼下等。”事后艾米丽仔细回想当时的细节,的确觉得琳达当时的表现很奇怪,“她说她忘记拿手机了,要回去取,可我明明看到她的手机就被她放在手包里了。”

“只是回去取东西没什么吧?”一直没能插上话的华生提问。

“是呀,我当时以为她可能是想要回去拿什么不好让我看见的东西,也就没有追问。”于是在楼下独自等人的艾米丽就被人打晕装车带走了。

“stupid”,夏洛克不留情面,“你如果当时对她多些戒心也不会被人绑走。”

“可是她后来还跑来救我,也被人绑架了!”正是这一点打消了艾米丽的怀疑。

“哼”。看过当时案发现场监控录像的夏洛克嘲笑艾米丽的天真,“以琳达·怀特的力气和体力,她居然被人轻易带走,你就没怀疑过吗?”事实上,琳达当时根本没有任何反抗就被绑架她的人带走了。

“……我以为她只是不想被人看出她的不同。”事后同样看过录像的艾米丽当时根本不怀疑自己的朋友。

“那再说说在接下来的餐馆劫持事件里,你的那位好朋友的表现。”被神盾局封锁的消息根本就没能瞒过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的眼睛。

“你知道多少?”艾米丽看向面前的大侦探。她不确定对方是否知道当时的所有细节。

“莫里亚蒂给神盾局准备的一场小测试”,夏洛克对莫里亚蒂捣乱的爱好嗤之以鼻,“不过美国队长居然疏忽到没能发现莫里亚蒂藏在外面的人,任由劫持案发生,倒真让人惊讶。”

既然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已经知道了神盾局最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艾米丽也就没有顾虑,“琳达她当时在看到史蒂夫出现之后的表现都很反常。”不过是露西拔得头筹抢先约了公寓里身材最好的男人出去吃饭而已,琳达哪里至于生气直接冲出餐馆?而且,“她要求我关掉手机。”这也是艾米丽现在回想起来很不解的一点,“她说是怕被经纪人找到,可是当时工作已经结束了,就算艾伦打电话过来又能怎么样?打电话又不是瞬间移动,难道艾伦还能突然出现在餐馆里?”

“哼嗯,关掉你的手机就基本切断了你和外界的联系,之后又引得美国队长和她出去,彻底把你一个人留在了满是莫里亚蒂安排的劫匪的餐馆里。”夏洛克给艾米丽做了个总结,“然后你居然蠢到依旧没有怀疑她。”

“我认识她是在认识莫里亚蒂之前,她不可能是莫里亚蒂的人。”这也是艾米丽不怀疑琳达的一点,“事情虽然都有凑巧,可我还是不敢相信她会害我。她没有理由。”

“过多的巧合就是阴谋。”夏洛克借了艾米丽的话堵了回去,“你可以察觉到苏格兰场那群蠢货无法找到的线索,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你身边的人就是罪犯?”

“我之后一直留在史塔克先生身边工作”,艾米丽把杯子里的热可可一口喝完,“我相信神盾局的人也在监视我。如果琳达真的有问题,没道理神盾局和复仇者们都发现不了,更何况,之前史蒂夫可是我们的邻居。他几乎每天都能见到琳达。”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经历过二战,几乎可以说是在枪林弹雨里活下来的人。如果琳达有什么反常,没道理史蒂夫会看不出来。

“哈”,夏洛克对艾米丽的天真鄙视至极,“你的朋友是个杀人犯,美国队长岂不是一样没看出来。”

顾不上躺枪的好邻居史蒂夫,艾米丽依旧处于对好友琳达身份的纠结里。“福尔摩斯先生,您说,琳达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洛克。”大侦探今天第三次纠正艾米丽的称呼。

“……夏洛克”,艾米丽不知道大侦探干嘛那么纠结于一个名字,“我只想知道一点,琳达这次的失踪和那个狂热的粉丝杀人案有没有关系?还有,她现在是不是安全?”在事情没有结论之前,艾米丽依旧担心自己的好友。

“她可比你聪明多了。”夏洛克轻描淡写,但说出口的话让艾米丽惊讶,“她看情况不对,自己躲起来了。”

“什么?那个琳达·怀特是自己躲起来的?”华生听了夏洛克和艾米丽的描述,只以为琳达是莫里亚蒂的人。此时听说对方躲起来觉得不可思议,“莫里亚蒂的手下居然也会害怕?”那个游泳池的惊魂之夜让华生印象太深,他一直认为莫里亚蒂的手下应该也和领头人一样,是一群疯子。

“谁和你说那个琳达·怀特是莫里亚蒂的人?”夏洛克对自家室友的迟钝有点无奈,“华生,你要有点想象力。”

“那她是谁的人?”华生真是糊涂了。

“well”,夏洛克把头转向坐在对面的艾米丽,“这就要

作者有话要说:  问问我们的小姑娘,她到底……还惹过什么人了……”

宝宝们,作者君今天来晚了,大家着急没?

下一章还是防盗章哟~~替换时间老规矩明天19点左右~~么么哒~~

谢谢大家的霸王票和营养液,么么哒~~

下一章,新人物上线,艾米丽的过去也要出来了~~大家猜猜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