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9章 hapter 39

“这怎么可能?”华生觉得不可思议,“艾米丽可是住在贝克街。”作为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室友,华生医生可是亲身体验过“大英政府”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布在夏洛克身边的监视网。“如果真的有可疑人员在跟踪她,我们不可能不知道。”最起码麦克罗夫特的人不可能不知道。

“等等,你们为什么说犯人在监视她?”苏格兰场的雷斯垂德探长还是没弄清楚状况。“地铁站的案子闹得那么大,地铁全线封闭,任何一个住在伦敦的人都不可能不关注这起案件。如果等今天晚上案件被媒体披露之后,她通过新闻知道案子的细节再向警方提供线索也不奇怪。”

“雷斯垂德,你就不能学会用脑子思考一次吗?”夏洛克把被钉在玻璃板上的那张从地铁检票机器侧面取下来的贴纸拿起来,“这枚贴纸是在圣诞节前三天就已经被贴在地铁站里的。贴贴纸的小孩儿和本案无关。艾米丽她决定来伦敦留学是在圣诞节过后一个星期,也就是说那个时候这枚贴纸就已经存在了。现在是一月,距离她来伦敦还不足二十天。伦敦大学学院的凶杀案与她有关,这次的地铁藏尸案关键线索又是这枚与她曾经买过的贴纸图案相同的不起眼的圣诞节小贴纸。按照时间顺序来看,她早在纽约就已经被犯人盯上,但是因为她突然决定来伦敦,所以打乱了犯人的计划。纽约发生的四起类似案件最早一件是在圣诞节过后一个星期,死者是一男一女,从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模式来判断那起凶案的目的就是甄选男主角。但是之后甄选女主角的凶案却是在前一起凶案发生后三天。之后的两起凶案都是在五天前,同一时间作案,可以判定是犯罪嫌人在同时甄选男女主角。昨天的两起凶案案发时间也非常接近。那么为什么纽约最开始的两起案件时间相隔了三天?我认为是因为被选中的女主角临时改变了行程,使得犯罪嫌疑人不能按照预定计划下手。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她圣诞节过后决定来伦敦留学而改变了日常行程习惯,我们现在看见的可能就是一具尸体了。”夏洛克语速飞快。

“因为她突然改变行程,所以犯人也不得不随之改变计划。把作案地点从纽约换到了伦敦。昨天的凶杀案是第一关考验,她通过了。而第二关的考验就是今天在地铁站里她能不能发现这个贴纸。”

“还是那句话,过多的巧合就是阴谋。”艾米丽趁着夏洛克侃侃而谈的时候把一大袋薯片都吃了。肚子总算不再饿得咕咕叫的她觉得心里也踏实了些。

“那些人在纽约的时候就可以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跟踪我,甚至连我买了什么样的圣诞节装饰材料,剩余的材料去向都知道,自然是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这简直比之前那个乌龙的闹鬼事件更让人心惊,“昨天的凶杀案,犯人也是算准了我的出行时间才动手。今天的地铁杀人案,他们既然连线索都选了那么隐晦难猜的一枚贴纸,实在很难相信他们会不知道我在伦敦的具体行踪,而指望我能靠看电视新闻发现线索。”

“要想在一个适合杀人藏尸的公共场所找到一枚同样的贴纸可不容易。”夏洛克给艾米丽做了总结,“从你决定来伦敦而打乱他们的计划开始,就一定有犯人开始立刻在伦敦制定计划。他们费尽心思找到了贴纸这个线索然后布下这么大一个局,只能说从一开始你就是他们的目标。”

“哈……我该感到荣幸吗?”从九月份开始就一直事故缠身的艾米丽苦笑,“可是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今天一定会去案发现场而提前布好局?要策划这样一起谋杀案起码也要十天吧?如果我今天根本就没有去案发现场呢?昨天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我今天不敢出门才是常理。”如果今天艾米丽没有和大侦探夏洛克去案发现场,那么那枚小小的贴纸也许就不会被发现,那么犯人费尽心机布置的这个局岂不是都没用了?“今天的事我根本就是临时起意,如果他们跟踪过我那么久,应该知道以我的性格根本就不是会凑那种热闹的人。”艾米丽忍不住又咬了手指。“除非……”

“除非什么?”华生追问。

“除非他们知道,我一定会……”但这怎么可能?

“除非他们知道你在出事后一定会被你的老板送到我这里。”因为只有向来哪里有危险就往哪里凑的大侦探才有可能把艾米丽拉到案发现场。

从大侦探夏洛克的脸上艾米丽看不出一丝他被人盯上的紧张。

“这话什么意思?”涉及到夏洛克,雷斯垂德有些紧张。

“意思是,无论策划这几起谋杀案的人是谁,他们不仅跟踪过我,还同样了解福尔摩斯先生。”

“你是说……”华生觉得不可置信。

“嗯,福尔摩斯先生有可能也同样是他们的目标,而且……”,艾米丽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大侦探,“而且这个人对福尔摩斯先生也有一定的了解……”难道是?

“看起来你似乎有了怀疑对象。”大侦探对于自己也成为杀人案目标什么的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他漂亮的眼睛静静地俯视坐在椅子里的艾米丽,“是谁?”

莫里亚蒂。

艾米丽刚刚内心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位犯罪界的拿破仑,英国的犯罪大师,自己的人渣初恋。

可是缓了几秒钟,她又觉得不会是他。

“No one(没有人)。”艾米丽可不会傻到当着苏格兰场警察和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的面说出自己与莫里亚蒂有牵扯。

“Lie(说谎)。”大侦探夏洛克也不给艾米丽面子。

“是谁?”雷斯垂德作为苏格兰场的探长也许智商不如夏洛克,有时还爱钻营,但他还算得上是一个负责任的警察,“你把名字告诉我们,具体的情况可以由我们苏格兰场出面调查,我们不会透露消息来源”,他以为艾米丽是怕冤枉了认识的人而不愿意提供线索。这种情况在苏格兰场办案的时候也常常遇到,“如果对方是清白的,我们也不会对他做什么,可是如果你想起的人真的和凶案有关,我们越早找到他就越能避免有更多的受害者。”

看着面前诚恳劝说的探长,艾米丽心里有苦说不出——莫里亚蒂哪里是苏格兰场能抓到的人?

“真的没有。”无论莫里亚蒂是否和这件事有关,艾米丽都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对方的名字。因为一旦把莫里亚蒂牵扯进来,事情只会更麻烦。

“艾米丽,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到目前为止伦敦已经有四个人因此丧命了,如果你对什么人有怀疑,你一定得告诉我们。”雷斯垂德好歹也做了多年苏格兰场的探长,哪里能看不出来艾米丽是不肯说实话。

“好了雷斯垂德,她不会告诉你的。”大侦探夏洛克打断了艾米丽和雷斯垂德之间的对视,“行了,你们也不会知道什么更有用的线索了,很晚了,我明天再来。”转身穿上大衣,夏洛克示意艾米丽和华生跟上。

在雷斯垂德探长殷切的目光里,大侦探一行三人冷漠无情地走出了苏格兰场的大门。

#突然觉得自己成了负心人肿么破#

回去的路上,大侦探要求出租车停在了一家中餐馆前。“这家餐馆网上评分很高的!”艾米丽对于可以吃上一顿热气腾腾的晚餐很高兴。

“嗯哼。”选了餐馆的大侦探不置可否。

等到三个人坐下点了餐,夏洛克才说话。

“你怀疑是他?”夏洛克盯着艾米丽,语气肯定。

“谁?”华生还在和不听话的筷子战斗,突然听到夏洛克的问话有点愣。

在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面前装傻是不明智的,但艾米丽还是不死心,“您说谁?”如果大侦探不知道她和莫里亚蒂的关系,此时要是直接承认岂不是自投罗网?

“莫里亚蒂。”夏洛克对自作聪明的艾米丽可没什么好态度,“顺便说一句,你对男人的品味可不怎么样。”

“莫里亚蒂?!”华生骤然听见这个名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夏洛克,你是说这件事和莫里亚蒂有关?”他压低声音。

果然!

艾米丽内心深深感觉到了她自己的愚蠢——她怎么会妄想自己能够瞒过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

“艾米丽,你怎么会认识莫里亚蒂?”华生对于这位犯罪大师的唯一印象就是那个游泳池的惊魂之夜。他想不出艾米丽怎么也会认识对方,“难道?”他突然想起被莫里亚蒂欺骗的茉莉,“他……”难道那个犯罪大师居然没有廉耻到欺骗一个未成年小女孩的感情?

“事情……比较复杂”,要向别人承认自己的初恋是个变态的恐怖分子什么的,艾米丽觉得有点尴尬,“他……是我学校的教授。”权衡一下,她决定选个委婉一点的说辞。

“and your ex(和你的前男友)。”夏洛克可不管艾米丽尴尬不尴尬,“你为什么认为是他?”

沐浴在华生医生惊讶的目光里,艾米丽对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扒人**的行为再一次表示了鄙视,“福尔摩斯先生,有没有人和你说过,别人的**不要随便乱说!”我跟你讲,你酱紫很容易挨揍你知道不知道!

“夏洛克。”大侦探把他自己的名字说了一遍。

“……嗯?”艾米丽没明白,大侦探这是要她叫名字的节奏?“夏洛克?”高冷的大侦探怎么一下子这么亲民?

“嗯哼,接着说。”夏洛克示意艾米丽继续说。

“莫里亚蒂教授他……比较特别”,艾米丽在心里仔细筛选能够透露给大侦探的细节,“我认识的人里他算是最危险的人之一了,而且他又是英国人。”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她发现能够说出口的细节只有这么多。莫里亚蒂和神盾局的牵扯不能说,她自己和莫里亚蒂的牵扯也是多说多错,“不过……我觉得这件事不会是他做的。”

“为什么?”大侦探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这整件事……不符合他的……标准?审美?”艾米丽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他那个人……喜欢刺激,喜欢捣乱,喜欢那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可是狂热的小说粉丝聚集杀人……”艾米丽觉得这不符合莫里亚蒂一贯的风格,“总觉得不像他的手笔。”更何况,如果莫里亚蒂真要杀自己,自己应该早就死了才对。

夏洛克没表态,只是拿起筷子吃东西。

“莫里亚蒂的审美?”作为一个曾经被莫里亚蒂大半夜捆上炸药拖进游泳馆差点炸上天的人,华生医生表示艾米丽话他也很难理解。“他……的审美?”眼前的小姑娘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和莫里亚蒂扯上关系的样子。华生实在很难想像对方居然会有莫里亚蒂那样的前男友。

“哈……华生医生这个肉很好吃,你也尝尝吧。”艾米丽看眼前医生的表情实在不好,只能打哈哈。

“不是他。”大侦探夏洛克突然出声。

“你说什么?”艾米丽虽然觉得这件事不像莫里亚蒂的风格,但到底心里没底。她之所以把事情说给大侦探听就是想听听对方的看法。此时听见大侦探一口否认,她倒好奇起来,“你怎么确定不是他?”

“我查了你的入境记录。”夏洛克慢条斯理地拿筷子吃面条,“你们来时的航班上死了两个人,一个是帕廷金电子的CEO曼迪·帕廷金,另一个是你们的带队教授,爱德华·布朗博士。两个人涉嫌和一宗跨国贩毒案有关,是被另一个贩毒团伙下毒谋杀的。”这还是艾米丽第一次被人明确告知布朗教授的死因。“难道教授的死和这次的事情也有关系?”

“当时的的毒是被下在你们所有人的食物里,原本的毒杀是打算伪装成恐怖分子袭击。”夏洛克轻轻松松吓了艾米丽一跳,“可是最后死的人只有曼迪·帕廷金和爱德华·布朗,你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意思?”艾米丽还处在自己有可能被人毒杀的惊吓中。

“有人换了给你们的食物和饮料,所以下毒的人只能把毒下在了酒里。”

“……我不明白”,艾米丽还是没听懂,“这和莫里亚蒂有没有指使人做这次的事有什么关系?”

“那个换了食物的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是莫里亚蒂的人。”夏洛克盖棺定论,“他保证了你平安来到伦敦。”

“等等,夏洛克,你是说莫里亚蒂指使人换掉了艾米丽本该会吃下去的被下毒的食物?”定语有点长,华生也有点方,“可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别傻了华生,莫里亚蒂可不会时刻关注这点小事”,夏洛克对医生的傻话嗤之以鼻,“他应该只是随便吩咐过些什么,比如……”大侦探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眼睛直直的盯着坐在对面的艾米丽,“别让某个人随便死了……”

“所以这才是您留我在221B住下的原因?”艾米丽不甘示弱,“您早就知道这些事,也知道莫里亚蒂和我的关系,所以才会接受史塔克先生的委托把我留下。”从昨天就有的疑惑此刻终于得到了解答。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是什么人?仅仅因为一个委托,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一个陌生人侵入他的地盘?

“您留我在221B住下,甚至是答应史塔克先生会抓住这次的犯人保护我,都是因为您觉得我和莫里亚蒂有关系。”

#论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和犯罪大师金·莫里亚蒂相爱相杀究竟结局如何,请听万年倒霉蛋艾米丽下回分解#

“夏洛克?”华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说的是真的?”

“嗯哼。”被艾米丽说破心思的大侦探没有一丝反驳的默认了。

“夏洛克,你知不知道那个莫里亚蒂有多危险?!”好脾气的华生难得生气,“你居然还……”还把人家前女友拉进家门同居!

“I’m doh him(我已经和他没关系了)。”艾米丽可不想因为莫里亚蒂的关系使得华生医生对她有意见,“他当时是客座教授,我只是作为纽约大学的代表招待他吃饭而已。之后……我发现他不是好人之后就和他没有联系了!”一时眼瞎看上个人渣,天知道会有后续这么多麻烦。

“apparently,这只是你单方面的想法。”夏洛克可不管艾米丽心里怎么想。“不过你这次得感谢他,不然你就死在那架航班上了。”

被夏洛克和前男友接连刺激的艾米丽深吸一口气,忍住把面前的菠萝咕噜肉盘子砸到大侦探脸上的冲动,“福尔摩斯先生,您还没说关键性的证据。如果仅仅是莫里亚蒂的人避免了我在飞机上被人毒死,也不能证明事情就和他无关。猫抓老鼠都是要慢慢玩的,不是吗?”以莫里亚蒂恶劣的性格,这也不是没可能。

“莫里亚蒂最近……很忙。”最了解彼此的永远是对手。夏洛克与莫里亚蒂目前争锋相对或许未来还会不死不休。但要论对莫里亚蒂的了解和关注,夏洛克绝对称得上第一。“他最近可腾不出空来搞这些小把戏。”

“那您都查到了什么?”为了避免被大侦探气死,艾米丽只能转移话题,“事发已经超过24个小时了,如果您要告诉我您除了我的**之外什么都没查到,可就有负您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的盛名了。”好吧,艾米丽还是对大侦探把她和莫里亚蒂的关系爆出来这件事很生气。

“你去年九月的时候曾经被人绑架过。”夏洛克不理会艾米丽在他看来有些幼稚的表现,“当时FBI的人顺利把人质救出却没能抓到幕后主谋。事后因为线索中断人质又顺利获救,案子就成了悬案。”当时的邪教直播杀人案闹得很大,夏洛克也有所耳闻。

“对”,艾米丽想起事后BAU的**还给她打过电话,不过因为当时惹上了神盾局,艾米丽也就没把一个小小的邪教放在心上——要论吓人,脑子有病的邪教徒和手持黑科技的神盾局可不在一个段位上。“事后FBI的探员也给我打过电话,警告我要注意安全。”那场邪教的案子可谓是艾米丽后来一系列倒霉之旅的开始,“不过之后一直没有事发生。您是认为这次的案子和之前没有落网的邪教成员有关系?”艾米丽不解为什么大侦探会突然提到去年的事。

“我看过那个案子的卷宗。”夏洛克有他的情报来源,“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邪教杀人案。”掏出手机,他把整理的关键证据拿给艾米丽看,“当时的被害人,除了你以外,其他几个人都在这几个月相继出意外过世或者失踪。”

“这不可能!”艾米丽昨晚才和自家闺蜜通过电话,“琳达就好好的。”大侦探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哦,琳达·怀特。”夏洛克拿回手机按了两下,“恭喜你,琳达·怀特的经纪人一个小时前向纽约警方报案,说琳达·怀特失踪。”

“哗啦”一声,艾米丽手里的果汁杯子掉在地上,可她没有心思去捡,“我……我得打个电话。”几乎拿不稳手机,艾米丽拨通了自家闺蜜的电话。

无人接听。

“怎么会这样……”即使后来公寓被炸艾米丽和琳达各自搬家,两个女孩子也一直没有断了联系,“她……我……”好朋友有可能出事的消息让艾米丽害怕。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急着伤心”,夏洛克对艾米丽的慌张视若不见,“你就从来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怀疑过……为什么你每次出事,你的这位好朋友都恰好能逃得了干系?”

宝宝们,下一章是防盗章哦~~替换时间是明天晚上十九点左右~~么么哒~~

大侦探的套路呀,我突然觉得他和莫娘相爱相杀也很萌肿么办~~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霸王票,么么哒~~请尽情的包养作者君吧~嘻嘻

谢谢

我是一只咸鱼猫扔了1个地雷

寒贝雪扔了1个地雷

ahjsg扔了1个地雷

酌酒花间扔了1个地雷

毋灵隐扔了1个地雷

谢谢

读者“”,灌溉营养液+1

读者“仔仔”,灌溉营养液+10

读者“ahjsg”,灌溉营养液+1

读者“adeu”,灌溉营养液+10

读者“花留吹雪”,灌溉营养液+5

读者“飒飒要吃糖”,灌溉营养液+1

读者“猪精”,灌溉营养液+1

读者“不挑食的猫”,灌溉营养液+1

读者“嘉のナルト”,灌溉营养液+5

读者“原地等待”,灌溉营养液+40

读者“”,灌溉营养液+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