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6章 chapter26

蜘蛛侠彼得·帕克最近的日子过得不错。

自己做蜘蛛侠的事没有被梅发现,学校里的考试也顺利通过,前阵子甚至还要到了钢铁侠托尼·史塔克的合影签名,并与蝙蝠侠并肩作战了一次。

#一本满足#

这天是周末,小彼得照例荡着蛛丝穿梭在纽约的高楼间,为广大纽约市民服务,来往间偶尔听到下面的人惊呼一声,“看,蜘蛛侠”。

此时已经快要黄昏,彼得惦记着梅今天要自己早点回去的要求,抄近路打算按照惯例先回房间换衣服再从正门回家。

可他荡着荡着,却发现下面的情况不太对。

一辆黄色的小轿车停在路边,疑似撞了人的车主下车查看伤者的伤情并要报警,可躺在地上的伤者却一跃而起并且抢过车主的手机直接摔在了地上。

嗯?这是怎么回事?

彼得仔细一看,发现被摔了手机的车主不是别人,正是钢铁侠的助理小姐。

彼得可还没忘,之前就是这位助理小姐帮自己逃脱了那个名字长到记不住的政府部门的问询。于是,他直接弹出蛛丝落地,打算帮助理小姐一把。

最开始,小彼得以为这是一场简单的敲诈勒索案。一定是助理小姐开车不小心撞了人,被撞的人虽然没有大碍但在发现她孤身一人软弱可欺之后,狮子大开口逼助理小姐赔偿。但是当小彼得落地并被掀翻之后,他就不这么想了。

哪个装了高科技全金属手臂的家伙会沦落到躺在路边敲诈一位小姑娘?而且还蒙着脸?

瞬间阴谋论了的蜘蛛侠认定这个装了金属手臂的家伙一定是冲着钢铁侠去的。

“去找史塔克先生,你打不过他,去找钢铁侠!”已经被拽到车门边上的助理小姐拼命朝小蜘蛛喊。

彼得犹豫了半秒,决定听从助理小姐的话。

用最快的速度抄最近的路,彼得用了不到三分钟就赶到了复仇者大厦。可一身蜘蛛连身衣的他一没有复仇者大厦的门卡二没有预约,根本不可能通过正常渠道见到钢铁侠,而助理小姐又危在旦夕,于是他采用了老方法——

爬上去。

复仇者大厦虽然是纽约曼哈顿的最高建筑,但对蜘蛛侠来讲爬上去也就分分钟的事,等他爬到顶楼,只见顶楼露台的门开着,钢铁侠托尼·史塔克正和一个男人站在一起,“嘿,蜘蛛男孩,你来干什么?”

“是蜘蛛侠,史塔克先生。”彼得忍不住回了句嘴。

“哦,蜘蛛侠”,史塔克语气夸张地重复了一遍,“你爬上我的大厦想干什么,蜘蛛侠?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不然你怎么上来的,我就把你扔下去。”

“史塔克先生,出事了”,彼得一荡站到钢铁侠对面,“您的助理小姐出事了!”

“什么?!”史塔克和巴顿都严肃起来,“艾米丽?她怎么了?”小丫头下午才欢欢喜喜地出去买车,这才几个小时,怎么就出事了。

“她被人碰瓷啦!不是,绑架啦!”彼得面对表情严肃的钢铁侠有点慌,“她好像开车撞了人,然后那个男的就把她拉走了。”

“什么?!”史塔克和巴顿都很惊讶,“你进来说。”示意蜘蛛侠跟着他们进去,“贾维斯,查艾米丽的手机,看她在哪。”

“sir,艾米丽小姐的手机三分钟前已经关机,最后发出信号的地点在艾米丽小姐公寓向南500米的地方。”

“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巴顿神情严肃。

“我……我回家的时候看到助理小姐……”对面气势强悍的陌生男人让彼得觉得压力山大,“她的车停在路边,有个男人躺在地上。助理小姐下车好像想报警,然后那个男的就摔了她的手机,把她拉上了车。”

一边让贾维斯调取附近监控的史塔克有点迁怒,“那你怎么没把她带回来!”

“我……我打不过,那个男人特别厉害”,同时面对两位愤怒的复仇者,小蜘蛛有点紧张,“是助理小姐让我来找史塔克先生您的,啊,还有,那个男的蒙着脸,有一只手是金属的!”

此时贾维斯已经调取了事发当时的监控视频。附近路边的摄像头几乎全部被人为破坏,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艾米丽驾车经过。

“贾维斯,把卫星图像调出来。”史塔克站在电脑屏幕前心里后悔,中午就不该同意让艾米丽出门。

贾维斯动作很快,实时卫星图像几乎立刻出现在画面上。

艾米丽新买的黄色小车时速飞快地行驶进了一个距她所住公寓不远的一处地下停车场。

“我现在过去。”史塔克启动战衣,打算立刻飞过去救人。

“等等,史塔克,你看!”巴顿指着贾维斯调出的画面,“这个人是——冬日战士?!”

画面上的男人身穿黑色风衣,卷头发,戴面罩,最关键的是,他有一只金属手臂。

“sir,根据比对,这个人是冬日战士的可能性高达84.67%。”贾维斯尽职尽责地分析。

“冬日战士?!”巴顿和史塔克对视,心里不由疑惑——

冬日战士为什么要绑架艾米丽?

让我们把镜头重新转回艾米丽。

此刻,我们可爱的艾米丽正缩在车座上,不敢出声。

这位疑似冬日战士的大哥在把艾米丽拖上车之后就驾车直奔附近的地下停车场。

“先生,您是不是找错人了?”艾米丽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开口。此时,车已经被停在了地下停车场深处。

驾驶座上的男人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盯着艾米丽看了看。

停车场的灯光本就昏暗,此刻车子更是被停在了角落。黑暗中,艾米丽只能隐约看见男人深色的瞳孔。

好害怕。

艾米丽此刻后悔今天为什么没让鹰眼巴顿陪着自己或者今天压根就不该出来看车。

黑暗中,时间格外漫长。

“你,名字。”男人的声音低沉。

“艾……艾米丽。”艾米丽咬着自己的手指,努力保持镇定。

驾驶座上的男人又沉默下去,只盯着艾米丽看。

最后,他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递到艾米丽面前。

“都认识吗?”

镜头再转向复仇者大厦。

在确认画面中的人是冬日战士后,巴顿拦住了要直接赶往现场的史塔克。

“史塔克,等等”,在神盾局供职过的巴顿深知冬日战士的可怕,“这很可能是个圈套,我们不能冲动。”

若论思虑周全,史塔克自认是复仇者联盟里最善于思考的人。他也知道若那人真是冬日战士,只怕此刻那个停车场周围会有天罗地网等着自己。

“只怕艾米丽等不了”,史塔克已经把战衣全部穿好,“他抓艾米丽就是要引我们出去,如果我们不出现,天知道他们会对她做什么。贾维斯,队长和罗曼诺夫呢?”

“sir,队长已经在赶来的路上,预计还有三分钟到达。罗曼诺夫小姐马上就到。”

“出了什么事,你们找到了冬日战士?”随着贾维斯话音落下,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走出电梯,“贾维斯说艾米丽出事了?”

“冬日战士抓了艾米丽。”

“什么?”作为复仇者联盟里唯一曾经和冬日战士交过手,并险些命丧对方手中的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来讲,她是最清楚冬日战士的可怕之处的人,“我们不能贸然去救人,这一定有阴谋。”

“哇哦”,一直站在一边的小蜘蛛彼得·帕克先是看了一场真人版钢铁侠穿衣秀,又听到了美国队长的名字,此时忍不住惊叹了一下,“你……你是黑寡妇?”如果眼前的女人是黑寡妇,那男人就是——“你是鹰眼?!”

“他是谁?”娜塔莎才注意到站在一边穿着怪异的小蜘蛛。

“啊,嗨,我是蜘蛛侠。”彼得和黑寡妇打招呼。

“他看到艾米丽被人抓走。”巴顿给娜塔莎讲解情况,“冬日战士似乎是拦了艾米丽的车,假装被撞到,趁着艾米丽下车查看情况的时候抓住了她,现在他们进了地下停车场。”巴顿示意娜塔莎看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停车场里的监控也事先全部被破坏,我们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来不及细想了,我们边走边说。”史塔克直接从窗口飞出去,“我先过去等你们,贾维斯通知神盾局。”

“是的,sir。”

冬日战士的出现让每个人都如临大敌。复仇者们全副武装赶往事发地点,神盾局也在几分钟之内派出最精锐的探员出动。封锁现场,排查周边情况,这些工作几乎是在几分钟之内完成。

“寇森,情况怎么样?”巴顿站在警戒线外,询问菲尔·寇森神盾局的探查情况。

“什么也没有”,寇森表情严肃,“我们的人什么也没查到,没有预设的炸弹,武器,人员埋伏,我们的人什么也没找到。”

“这不可能。”娜塔莎与冬日战士交过手,最清楚他的行动轨迹,“一定有人配合他的行动。”冬日战士每每出现,执行得都是最残酷最难以完成的任务,虽然有些任务的确需要单打独斗,但他此次绑架史塔克的助理目的在于引出整个复仇者联盟和神盾局。如此大的行动,一个人难以完成。

“目前地下停车场里唯一有热源反应的只有一处,在东南角。两个热源,怀疑就是冬日战士和艾米丽·李。”寇森把屏幕上的成像图拿给众位复仇者观看。

“我领人先进去吧”,史蒂夫提议,“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只怕艾米丽会有危险。我领人从正面过去,史塔克从停车场另一侧包抄。巴顿负责戒备,娜塔莎和我一起。”

“就这样吧。”史塔克也很着急。自家小助理好不容易买彩票中奖,最近几天一直乐呵呵地到处显摆说她自己转运了,结果这才几天功夫,就又被人绑了。

“好。”寇森表示赞同,神盾局的诸位精英探员们全副武装分组跟随几位复仇者。

地下停车场本来人就不多,神盾局到了之后又立刻进行了疏散。目前,以停车场为圆心半径3公里内,除了神盾局的特工和几位复仇者之外,再没旁人。

“cap,你怎么样?”史塔克绕到停车场东南角,透过屏幕上的热成像观察情况,却一点抵抗也没遇到。

“no,没有敌人。”史蒂夫带着一队12位精英探员,从停车场大门直接前进,一路上也什么都没遇到。

“看到了。”

一行人毫无阻碍地走到了艾米丽那辆黄色的雪佛兰科迈罗附近。

“注意。”

所有人此刻精神高度集中,戒备着随时可能发生的各种突发状况。

“咔嗒”

黑暗中,车门开启的声音格外刺耳。

所有人高度戒备。

黄色科迈罗的车门被人缓缓推开,一个略有些颤抖地声音从里面传来——“史塔克先生?队长?是你们吗?”

是艾米丽的声音。

“艾米丽?”史塔克率先回答,“你还好吗?”

“我……我没事,我可以先下车吗?”

“当然可以,艾米丽你慢慢下来。”史蒂夫示意身边的探员散开,注意警戒。

车门被完全推开,先是一只手伸出来挥了挥,“我下来了。”然后艾米丽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

等到小姑娘站在地上,热成像显示车里还有一个人。

“艾米丽,你慢慢走过来。”史蒂夫示意两位探员过去。

“啊,史蒂夫,等一等”,站在车门位置的女孩子却示意美国队长不要动。

“艾米丽?”史蒂夫和史塔克对视,都有些奇怪艾米丽的反常。

“嗯……我……”只见站在车下的小姑娘神色犹豫了好一下,最后才似乎下定决心地说——

“他……他说他叫巴基。”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拨一点。

回到冬日战士从口袋里拿出东西的时候。

“都认识吗?”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艾米丽发觉被递过来的是一张小纸条。

停车场本就灯光昏暗,此刻车子又停在最黑暗的角落,艾米丽只能隐约看到字条上写着什么东西,却看不清楚。

“我……我看不清楚……”艾米丽不想激怒对方,但字条上的字实在太小了,在昏暗的环境里,她只能看见一个个小黑点。

万幸,男人并没打算为难艾米丽,他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手电,“现在呢?”

“嗯……我看看”,艾米丽仔细看着字条,发现上面用不同文字写了十个单词,“我……我不认识这个……”有个词是俄语,艾米丽不认识。

男人把字条拿回去,把单词念给艾米丽听,“жeлahne”。

“什么?”艾米丽太紧张,压根没听清男人说什么。

“жeлahne”,男人依旧面无表情,“其他的都会读吗?”

“会……会”,如果现在找一个词来形容艾米丽的心情,那就是——一脸懵逼。

大哥你有毛病吧!?绑架别人教俄语!?你是有多想当老师,考个教师证先好不好!

诶,等等,俄语?

艾米丽突然想起,记不太清是哪部电影里的场景,似乎冬日战士在执行任务之前都需要有一串指令用来启动他。

难道——

冬日战士被洗脑得程序错乱了?

艾米丽面对着疑似程序错乱的冬日战士,心里更紧张了。

“先生,我认识一个人,她是学语言学的,会好多种语言,也会俄语……不然我们去找她帮您看字条?”艾米丽指的人是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记忆里,漂亮又博学的娜塔莎似乎连拉丁语都会。

“读。”男人不为所动,把字条递还给艾米丽,“照着念,不许错,否则……”一把艾米丽叫不出型号的枪抵在了她胸口上。

“嗯啊……”艾米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一惊,想尖叫却又不敢叫,“别……别开枪,我读……我读”

被一把枪抵在胸口的感觉甚至比被抵住头更可怕,至少后者你看不到武器的样子。

“car(车子),жeлahne(愿望)iséis(十六),poupée(娃娃)(电话)……”

艾米丽颤抖着按照男人的要求把纸条上的单词念完。

“先生?可以了吗?”把纸条放下,艾米丽看着抵在胸口还是没移开的枪几乎要哭出来了,“您先把枪放下好吗?”

驾驶座上的男人在沉默足有三秒之后,才把头抬起来,“听您吩咐。”

“什么?!”艾米丽直接被这神展开吓蒙了。

“啊……你,你把枪放下……”内心跑过了一万只草泥马的艾米丽试探着想让面前疑似真·程序错乱的冬日战士把枪放下。

他居然真的把枪放下了。

看见枪从自己胸口离开,艾米丽第一反应就是推开车门往下跑,可没等她站到地上,她又停住了。

如果面前这个人真是冬日战士詹姆斯·巴恩斯,那他为什么绑架自己?又为什么把要自己念出那串能够控制他的代码?

壮着胆子,艾米丽回身,看向车里的冬日战士。

男人头发不短,快到肩膀了,卷发。穿一件黑色风衣,带黑面罩,露出来的两只眼睛没有任何情感流露,风衣衣袖下伸出的拿枪的那只手是金属制的。

“你……把枪给我。”艾米丽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缓缓伸出手,要车里的人交出手里的枪。

没有任何迟疑,男人把枪交了出来。

看到男人真的这么配合,艾米丽第一反应是赶快跑出去打电话给自家老板,通知复仇者联盟来抓人,毕竟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可摸摸口袋才想起自己的手机被摔坏扔在了路边。

“你身,身上有电话吗?”冬日战士这种大杀器身上应该有通讯设备的吧?

没想到男人一脸木讷地摇了摇头。

停车场里没有电话,艾米丽打算立刻离开出去借个电话打给老板。至于冬日战士嘛,就留在这吧,宝宝可不敢和他单独待着。

打定主意的艾米丽转身就想走,可没走两步又转了回来。

这事情太不对劲了。

作为看过电影的穿越者,艾米丽虽然对冬日战士所知不多但也知道冬日战士是九头蛇的大杀器,王牌杀手。这样一个传说中的杀手今天突然出现,又举动异常,不能不让人怀疑。

要么,今天的事情是个圈套。等到自己真的通知了老板钢铁侠和复联的人过来,冬日战士就会和不知在哪里埋伏好的九头蛇们一起里应外合,杀大家个措手不及。

要么,就是冬日战士自己真的出问题了。

艾米丽心里害怕又担忧,一时拿不定主意。情感告诉她不要管那么多赶快离开然后通知复联的人过来,事情就解决了;可理智又告诉她不能稀里糊涂地就离开,不然真的把复仇者们叫过来却反而中了埋伏可怎么办。

内心交战了几秒钟,最终另一个念头占了上风——

自己就是个战五渣的废柴,这种决定命运的事情又不是自己能左右得了的。就算今天的事情真的是个埋伏难道自己就能打得过九头蛇?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于是,艾米丽决定还是赶快离开去给自家偶像兼老板钢铁侠打电话,让专业人士来处理面前的状况。

可是她刚跑了几步,冬日战士也下车跟了过来。

“你跟着我干嘛……”被一个顶尖杀手无声无息地跟在后面可不是什么愉快的感受,“你,你回上车去好不好?”面对人高马大的冬日战士,艾米丽可耻地怂了。

冬日战士一言不发,只是盯着艾米丽又看了一秒,然后默默爬回了车子坐好。

#这种诡异的情境下看见这种情况不仅不觉得萌反而觉得更可怕了肿么破#

诶?

艾米丽发现被自己放下的纸条被冬日战士不小心带到了车外,就落在离自己脚边。

捡起来,写着单词的字条背面居然写着字——

“我是巴基”和“史蒂夫”。

难道?!

“喂,你把面罩摘下来好不好……”

时间再拨回现在。

在艾米丽说出“巴基”这个名字后,史蒂夫一愣。

“艾米丽,你说什么?”太久没有听人提起过的名字让史蒂夫不敢相信。

“他,说他叫巴基”,艾米丽示意车里的冬日战士不要乱动,“他长得也很像博物馆照片的詹姆斯·巴恩斯,那个美国队长的战友。”在美国队长的博物馆里,詹姆斯·巴恩斯中士可是出现在与美队的合照中的。

场面一时有些凝固。

艾米丽知道现在的混乱还不算什么,等一会要是被人发现这位冬日战士听自己的话,那场面才叫真混乱呢。

“还有件事”,现场的人中,艾米丽最信任的是自家偶像,于是她直接走到了钢铁侠旁边,“史塔克先生,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人他好像……脑子不太好。”

艾米丽的措辞太委婉了点。

当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确认这位冬日战士就是自己当年失踪后生死不明的战友詹姆斯·巴恩斯后,众人只觉得命运弄人外加不解,但当众人发现这位冬日战士居然听从艾米丽的指令之后,现场的气氛就有些紧张了。

“这,我可以解释”,艾米丽怕自己会被人当成九头蛇的同伙,赶忙把一直攥着的纸条拿给自家老板看,“史塔克先生,就是这个,他逼我念这个字条,我念完他就这样了。”真的不关宝宝的事呀。

史塔克对于今天这种神展开也是懵逼的,确切地讲,在场就没有人不懵的。他接过自家小助理递过来的纸条,发现上面是一串单词。

“他让你念了这个,然后他就这样了?”史塔克倒不是怀疑自己的小助理,他只是奇怪冬日战士为什么这么做。

“嗯。”

此时,复联和神盾局一行人已经转移到了一处神盾局的秘密基地里。冬日战士詹姆斯·巴恩斯被带去关押顺便检查,艾米丽和五位复仇者以及神盾局的菲尔·寇森身处一间办公室,艾米丽把事发经过仔仔细细讲给众人听。

“艾米丽小姐,您再仔细想想,整件事发生的时候,还有没有其他人在场,有没有什么是你觉得不同寻常的?”寇森任职神盾局多年,奇奇怪怪地事情见了不少,可今天发生的事还是第一次见。

被洗脑的人拿着把枪逼人念自己的激活代码,这到底是九头蛇的阴谋还是洗脑程序出错?

“我觉得今天的事都很不同寻常。”艾米丽吸取了前几次嘴欠的教训,此刻她严格遵守着不该自己知道的事情不要问,不该自己知道的事情千万不要说的原则,“他就是逼我念了纸条上的单词,然后他就变了个人似的。”

门突然被敲了敲,一位神盾局探员探头进来示意了一下,然后菲尔·寇森和几位复仇者就都出去了。

时间这种东西就像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距离上次的冬日战士事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里,新闻里铺天盖地都是“九头蛇”,“神盾局”,“冬日战士”,“美国队长”的新闻。

艾米丽从自家老板那里了解到,当日的情况具体是这样的——

冬日战士詹姆斯·巴恩斯在九头蛇的某次疏忽之下,想起了自己的记忆,偷到了那串激活代码,杀掉了看守自己的人员,逃了出来。

他原本想着就此找个地方安顿下来了此残生,结果却发觉他在出逃时拿到的情报显示九头蛇的残余将会对纽约进行一次秘密行动——当然了,这个行动是什么就不能告诉艾米丽了。

于是,詹姆斯·巴恩斯中士为了警告神盾局寄出了一封匿名信。

可也就是这封匿名信,让九头蛇又重新掌握了他的动向。

眼看九头蛇派来的人员马上就要抓到自己,为避免再次沦为九头蛇的傀儡,詹姆斯·巴恩斯中士破釜沉舟,在半路拦了钢铁侠托尼·史塔克助理的车子,将自己的激活代码交了出去。

所以整件事,艾米丽就是个无故被牵连的倒霉蛋。

“可我还是不明白”,艾米丽坐在自己办公桌后面捧着脸看向自家老板,“他如果不想被抓,为什么不去找神盾局寻求帮助?或者找史蒂夫,再不然也可以来复仇者大厦呀。”

娜塔莎刚从神盾局回来,就听到艾米丽在和史塔克聊天,“他不能。”这些天,抓九头蛇,抓间谍,黑寡妇忙得要命,“神盾局也好,复仇者也好,都不可能被他轻易接近,就冲着冬日战士的名头,他只要一出现,肯定会打个你死我活。”

“就是这样”,史塔克给艾米丽解释,“你不同,你是我的助理又是普通人,容易接近,而且你一出事复仇者联盟一定会立刻知道,这样他既可以把消息第一时间传达到我们这,又不会落入九头蛇的手里。”

“所以还是我倒霉喽?”什么叫人生艰难,艾米丽总算体会到了,“我还以为我终于可以转运了呢……”

“那之后巴恩斯中士会怎么样?”艾米丽比较关心结果。

事到如今,她不会把这个世界当作电影里的世界来看。在这个世界,波兹小姐有位恩爱的未婚夫,而且从始至终没和偶像钢铁侠谈过恋爱;奥创的剧情也没出现过,至少现在萌萌哒的贾维斯依然在复仇者大厦里尽职尽责;泽维尔天才少年学校的双胞胎旺达和快银在网络上是粉丝千万的网红,从没听过他们要加入复仇者联盟;至今也没听说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要解散神盾局;最让艾米丽开心地是,一代军火之父霍华德·史塔克与其夫人并非是死于车祸,也就是说,冬日战士詹姆斯·巴恩斯不是杀害自己偶像父母的凶手。

眼看内战的导,火,索消失了一个,艾米丽在心里暗暗舒了口气。

“他会接受公开审判。”娜塔莎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事,“他说他愿意接受审判,为他之前做过的事接受法律的裁决。”

冬日战士的审判持续了半个多月,等到审判结果出来,已经是圣诞前夕了。

经过史蒂夫的多方奔走和神盾局的不懈努力,冬日战士詹姆斯·巴恩斯被判监,禁245年,但法庭裁决他可以不入狱服刑,而是以加入复仇者联盟的方式,服务社会。

“干杯!”判决结果出来的当晚,所有的复仇者齐聚复仇者大厦,为新加入的詹姆斯·巴恩斯举行欢迎仪式,艾米丽和蜘蛛侠也混在里面。

因为之前给钢铁侠报信的缘故,小蜘蛛彼得·帕克彻底在复仇者联盟和神盾局面前掉了马甲,为了不被神盾局接管,他也加入了复仇者联盟。

“艾米丽”,史蒂夫把艾米丽叫到自己跟前,“这是詹姆斯,你可以叫他巴基。”

这还是艾米丽自从上次劫持事件之后第一次见到这位冬日战士。

外貌上与上次见没有什么不同,但可以明显看出,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

几位复仇者都安静下来。

因为之前的劫持事件,詹姆斯·巴恩斯在面对艾米丽的时候有点局促。

小姑娘个子不高,年纪又小,上次见面被自己吓得想哭都不敢哭。此刻面对曾经的受害人,巴恩斯很尴尬。

“你好,艾米丽,我是詹姆斯·巴恩斯,你可以叫我巴基,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好,很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

艾米丽没接话。

这下,气氛真有点尴尬了。

“艾米丽”,史塔克觉得奇怪,自己的小助理之前一直没表现过对新来的成员有什么不满,此时刻意晾着人家也不是她一贯的风格,“怎么了?害怕他?放心,有我在呢。”他直接走过来站到艾米丽身边,把一只手搭在了她肩膀上,“你是不是想打他一顿出出气?要不要我借你点装备?”说着伸手,一副要叫贾维斯送战衣来的架势。

“哇哦,真的吗?”小蜘蛛彼得不太会看情势,他只见钢铁侠伸手要穿战衣,一下子就想起之前自己被冬日战士掀翻在地的事情来,“艾米丽,你真要打他?”满眼期待。

艾米丽对小蜘蛛的脑回路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是啦,史塔克先生”,她把自家老板的胳膊从肩膀上拿下去,“我只是突然想起来……”,艾米丽有点犹豫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冬日战士,“你上次摔坏我的手机还没赔钱给我呢……”九头蛇到底给冬日战士发不发工资?如果詹姆斯·巴恩斯是个穷光蛋,那自己的手机岂不是白摔了?那可是最新款呀!

谁也没想到艾米丽居然是在纠结这个。

“哈哈哈”,史蒂夫率先反应过来,“巴基,艾米丽的手机你打算什么时候赔?”

作为冬日战士,詹姆斯·巴恩斯自从恢复身份以来遇见过让他赔命的,可就是没遇见过让他赔钱的。

“啊……我”,说真话,九头蛇确实从来没给冬日战士发过工资,至少没发过钱。所以艾米丽的担心非常有道理——詹姆斯·巴恩斯目前,还真就是穷光蛋一个!

“我没钱……”眼看面前的小姑娘眼神立刻凶恶起来,巴恩斯赶紧补救,“但是我会赔给你的,我保证。”

“多久?”艾米丽可不吃空头支票。

“嗯……一个月……哦不不不,半个月,半个月我就把钱凑齐。”昔日传说中的杀手冬日战士,如今失业,身无分文,连一只手机的钱都拿不出来,不得不说,小伙伴们,这就是没有理财观念的下场!

#论职业规划与理财的重要性#

于是艾米丽在圣诞前夕,正式升级成了债主,收获了负债人,昔日的冬日战士,如今的复仇者,詹姆斯·巴恩斯一枚。

然后,圣诞节就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