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9. 网络舆论

李敖溢想起前世经常会看到苏袖衣带病表演的娱乐新闻,不禁暗恼自己不够细心:明知袖衣容易生病,今天还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肯定会有些感冒,而他居然没眼色,还拦着袖衣说了这么久的话。

“你生病了,我送你去医院!”李敖溢说道,语气坚决没有拒绝的余地。周远航松了一口气,这样果决的总裁才是他所知道的总裁。

苏袖衣皱眉:“不去医院。”她不喜欢医院的味道,总觉得医院里弥漫着腐朽的死亡的气息,而且只是感冒而已,吃点药就行了。

李敖溢也不勉强,道:“既然如此,我送你回家吧,你一个人回去的话不安全。”苏袖衣的家人最近都很忙,苏瑜忙着拍戏,丁韵的弟子要参加比赛,丁兰菡和老友一起唱戏去了。

苏袖衣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好,也没有再次推辞,顺从的坐上了李敖溢的车。坐在李敖溢身边时,苏袖衣都有些惊讶,她是一个比较有防备心的人,今天居然如此不设防的上了认识一天不到的男人的车。大概是感冒的过吧!

苏袖衣的家住在郊区,开车大概要半个小时才能到,况且这个时间段路上堵车,没有一个小时是无法到家的。

李敖溢也想起了这件事,对正在开车的全能秘书周远航道:“先去星光饭店。”

面对苏袖衣疑惑的眼神,李敖溢表现得无比正直:“你拍了一下午的戏,还没吃饭,先吃了饭再送你回去。”苏袖衣对李敖溢的好感更添了一层,如此细致的一个人,怎么不让人心生好感呢?

星光饭店是一家比较知名的饭店,价格虽然有点贵,但胜在环境好,味道也不错。经常有人请李敖溢来这个饭店吃饭。

来到饭店以后,李敖溢有些纠结的看着菜单,每次来都是别人请他吃饭,菜品早就点好了,摆得整整齐齐,根本用不着他点菜。有着轻微选择困难症的李敖溢看着密密麻麻的菜品,都不知道该选什么好。

最终李敖溢道:“上几道你们这里最好的菜,要清淡点的。”明明暴发户式的话语,被他风轻云淡的口吻压了下去。

然后他低声对服务员说道:“再来一碗姜汤红糖水。”

服务员的笑容凝滞片刻,麻蛋我们这里好歹也是数一数二的饭店,你居然让我们大厨给你煮一碗姜汤红糖水?!但是上头说了顾客就是上帝,就算要星星也得给他摘下来,他们饭店拼的就是服务。她深深吸一口气:“好的先生,请您稍等。”

一出门,服务员就对朋友说道:“今天遇到个奇葩,居然要一碗姜汤红糖水。”

朋友白了她一眼:“你是没见过真正的奇葩,就在几年前,长得挺帅的一个男孩,就是脑子不对。一来就要吃放在鱼缸里的那只大龙虾,谁不知道那只龙虾放在那是拿来观赏的?最后我们老板出于顾客是上帝的想法,硬生生的把龙虾拿去做成菜给那人吃了,当然,龙虾也不是那么好吃的,老板狠宰了他一顿。”

两人分享那年遇到的奇葩,却不知道,她们所说的是同一个人。

上来的菜都经过了摆盘,十分精致好看,唯有一个汤蛊显得画风不一样。黑中泛红,冒着热气,一股辛辣带着甜腻的味道飘散开来。

李敖溢将姜汤推到苏袖衣面前,笑道:“感冒了喝点姜汤红糖水比较好,出点汗就好了。”

苏袖衣睁大了眼,刚刚李敖溢神神秘秘和服务员说话是为了给她点姜汤红糖水?想到此苏袖衣的眼神柔和了许多,她与他不过才认识一天而已,这人就能够做到这个地步。

“谢谢。”苏袖衣不是很喜欢喝这种东西,但是她不会拒绝别人的好意。

她蹙着眉,一小口一小口的吞咽着,略显苍白的嘴唇沾上汤汁的色泽,有些诱人。

李敖溢有种想帮苏袖衣把汤汁擦干净的冲动,他动了动手指,最终掩饰一般咳了两声,抽出一张餐巾纸递给了苏袖衣。周远航默默地刨饭不说话,明明两人才认识不久,就有种把人闪瞎的虐狗气场。

将苏袖衣送回家以后,李敖溢打开手机相册,里面全是苏袖衣的照片。有官方发出来的照片,还有他在剧场偷拍的照片。

这个习惯从前世就有的。一开始只是收集资料,渐渐的,资料满足不了李敖溢了,他开始收集苏袖衣的照片,再后来,李敖溢开始追星一般,只要是苏袖衣唱的戏,他都会去现场听,然后拍照片,拍视频……他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每次听苏袖衣唱戏听到一半就会睡着。

今生李敖溢才与苏袖衣重逢,这个搁置了十多年的爱好又死灰复燃,在李敖溢反应过来后,他已经偷拍了不少苏袖衣的照片。

李敖溢摩擦着手机屏幕,注视着屏幕上的人。

不能和苏袖衣太接近,太接近了苏袖衣会发现他不是看上去那么美好。但是他渴望着了解苏袖衣。李敖溢下定决心,他只要默默的关注着苏袖衣就好。这样想着,李敖溢点开微博,申请了一个小号:失眠的铁蛋儿。然后点击关注大黄v苏袖衣,看着里面寥寥无几的微博,他挨个的点了赞,不知羞耻的评论:袖衣求给我生动物园!

苏袖衣还不知道表面光鲜的李敖溢所作所为与痴汉无异,还暗戳戳的关注了她。她正在看最新的热搜。

是的,她又一次被顶上了热搜,这一次是因为有人拍到她和李敖溢的照片。

如果只是如此便罢,只要解释清楚两人是朋友就行了,重要的是里面还出现了一个人,那就是黄诗意。

现在的黄诗意正一脸惊喜,指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对经纪人道:“这照片是你放上去的吗?”屏幕上的黄诗意一脸娇羞,李敖溢眼神温柔,两人靠得很近,看上去就要亲吻上了一般。另一张照片是黄诗意要摔倒时照的,看上去像是要扑到李敖溢怀里一般。不得不说照这两张照片的人拍照技术很好,只要是看了照片的人都会觉得他们是一对情侣。

经纪人摇头:“怎么可能!当时我站的角度不好,给你和李总拍的照片一点暧昧气氛都没有。看样子我们是被当成对付苏袖衣的枪使了。”

下面还有两张照片,是苏袖衣和李敖溢的,一张苏袖衣站在李敖溢面前,在说些什么,李敖溢皱着眉,浑身都散发着我不高兴的感觉。另一张则是苏袖衣坐上了李敖溢的车的照片。两张连起来看就像是苏袖衣胁迫李敖溢坐上了李敖溢的车。

这样一看就会觉得黄诗意和李敖溢是真爱,而苏袖衣硬生生的在里面插了一脚。

黄诗意不以为意:“不管怎么说,现在这照片对我有益处。上了热搜,我的名气会提升不少。”

“小姑奶奶,你以为和李总炒绯闻有那么简单吗?如果李总追究下来,你还要不要再远宇公司混了?”经纪人劝道。

黄诗意不在意道:“这还不简单?”她在微博上发出了一条新消息。

黄诗意v:请大家不要乱猜测了,我和李总只是普通朋友关系,照片的事只是意外。而且我相信,苏袖衣不是那样的人。

而后,黄诗意又用她常用的小号在下面发了一条:“都快亲上了还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看见这条消息的人纷纷表示:

“我都快不认识普通朋友这个词了!”

“呵呵,最近结婚的那几对以前被拍到一起走的照片也说的是普通朋友关系。”

“只有我一个人在关注苏袖衣不是那样的人那一句话吗?不是那样的人,那是哪样的人?”

“早就看透了苏袖衣,长相好看,内心不知道有多难看!”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公司总裁,一个是不出名的艺人,八竿子打不着,光成为朋友这一条就觉得有鬼!”

经纪人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一条解释的微博被网友们曲解成这样。

黄诗意有些得意,她深知网友的脑补能力,只要有一点点导向,就能让网友们被带偏。

苏袖衣看着越来越多的网友加入对她的言语攻击,有些不耐烦,虽然说这些言论对她造成不了什么影响,但是时不时来一出舆论攻击,让苏袖衣有种被一只翁嗡嗡叫的蚊子缠上的感觉。

苏袖衣大概是知道这件事是谁干的,看似大赢家的黄诗意和她没有什么利益纠纷,而剧组其他人,虽然会有些小摩擦,但都不至于费这么大精力来对付她。会这样泼污水的,只有陆家生了。陆家生以为自己隐瞒得很好,实际上苏袖衣早就察觉了他对她的不喜。

苏袖衣眼底闪过冷意。她穿越以来,备受家人宠爱,性格开朗了不少,但是她的芯子没变,她还是那个敢用铃兰下毒的袖衣。

下毒,现在的苏袖衣是不会做的。现代高科技那么多,杀了人,很快就会被查出来的,但是暗中动些手脚,让陆家生吃点苦头还是可以的。不然陆家生时不时的恶心她一把,陆家生不嫌烦苏袖衣还觉得烦呢!

只是还如何做手脚,苏袖衣还要详细计划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