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7. 两人见面

“我拍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女孩低呼道。在别人沉迷于美色无法自拔时,唯有她偷偷举起了手机,拍下了照片。

罗筱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生,在剧组里当后勤,哪里需要哪里搬的那种。平时都会偷拍,然后在微博上发一些剧照,吸引来了不少粉丝,现在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博主了。导演们看见她发照片不会泄露什么,还能做到宣传的作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筱筱爱八卦:啊啊啊!被美色迷得不要不要的!秀秀真的太美了,看她流泪了好心疼。【图片】【图片】

“啊啊啊老婆太美了!感觉屏幕有点脏,我把它舔干净!”

“诸君!拔剑吧!”

“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颜控,但是今天看见她第一眼就沦陷了。PS:我是女的!”

“我对这个看脸的时代绝望了,你们太肤浅了!如果没有你们这种人……她就是我的了!”

原本不少吐槽苏袖衣会毁了秀秀的人纷纷背叛了原来的组织,成为了苏袖衣粉丝的一员。罗筱筱的微博也被顶上了热搜。

金源最近为了自己的干儿子操碎了心。李敖溢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同龄的人不是结婚就是订婚了,唯有李敖溢,能力拔尖,在帮他的公司的同时,还能够管到自己的公司,而且公司发展前景还不错。知名高校毕业,长相俊逸,做事果断,行为动作优雅,却连初恋都没有一个。

他给李敖溢介绍了不止一个女孩,个个貌美如花,知情知趣。谁知李敖溢正眼都不看一下,每天都把精力投在他的公司里。而且不知道从哪里染来的毛病,不管看什么人,首先是衡量那人能带来的价值。

想当初刚遇见李敖溢的时候,多可爱的孩子啊!正直善良,视金钱如粪土。怎么养着养着,就长歪了呢?难道是他的教育问题?

如果李敖溢知道他心中所想,必定会冷笑道:你怎么敢肯定当初我帮你不是为了钱?

金源回到他的别墅,经过书房时,发现李敖溢正专心的看着手机,一旁的文件摊开着,上面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痕迹。

他挑眉,什么东西能吸引到李敖溢,让李敖溢把工作放在一边?出于好奇,金源凑上前去,发现李敖溢正在看着一张图,上面是一个女子倚着栏杆的模样,眼眸微微低垂,画面美得像经过精心涂抹过一般。

金源一咧嘴,笑道:“这不是最近火起来的苏袖衣吗?臭小子原来有喜欢的人了?早知道我就不给你介绍那些人了,怎么看,那些人也没有苏袖衣好看。”

李敖溢淡淡的瞥了金源一眼,道:“我是在看她的价值,听说她还没有签约公司,我想把她签到我们公司旗下,经营好了,她可是一颗摇钱树。”

金源也没有失望,依旧笑道:“我懂,你是为了公司发展才看她照片的。你继续看吧,我不打扰你了。”金源好歹和李敖溢相处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李敖溢从来不会这么专注的看女人的照片,这分明是看上苏袖衣了,即使没有看上,也有一些好感了。

李敖溢对金源所想一无所知,他正在想着苏袖衣为何变化这么大。

李敖溢在前世的时候,那时候他还叫李铁蛋。因为常年的不规律生活,他出现了严重的失眠症状,每天靠着安眠药入睡。后来,他对安眠药的药效有了免疫,整宿整宿的睡不着。

直到有一次春节联欢晚会,他在看电视的时候,听到了一首戏曲,他听着听着睡着了。那是李铁蛋那段时间睡得最熟的一次。

李铁蛋醒来后开始关注戏曲了。在这之前,李铁蛋对戏曲是不屑一顾的,他觉得戏曲虽然是国粹,但与他何关?他只要专注于赚钱就好了。

他尝试过很多人唱的戏曲,都没有效果,最终找到了苏袖衣的戏曲,那一晚,他又睡了一个好觉。于是他开始关注苏袖衣,知道了她被誉为最年轻的戏曲艺术家,也知道她有着一个有招黑体质的父亲,一个会跳舞的母亲,还有一个戏曲艺术家外公。

今生李敖溢没有失眠的症状,渐渐的将他的良药忘在脑后,直到今天他无意间看见了苏袖衣的照片,这时他才知道苏袖衣的人生轨迹变了,原本该成为戏曲艺术家的她走向了另一条路,一条不知前途有什么的路。

在知道《八尾猫妖》是他们公司投资的电影,李敖溢给他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周远航,帮忙安排一下,我明天去剧组看看。”

周远航早就习惯了自家老板的想一出是一出,也没有提出疑问,任劳任怨的为李敖溢安排。

第二天李敖溢来到剧组时,正好看见苏袖衣被姜昆导演怒吼的场面:“台词要带感情!感情!你看你说的台词,干巴巴的,机器人都比你说得好!而且你看你拍戏时走到哪里去了?!摄像机都只拍得到你的衣角!”

苏袖衣也知道自己的问题,连连道歉:“抱歉,导演,下次我会注意的。我再来一次吧!”

“还不快点回你原本的位置?!”姜昆没好气道。

一转身,刚刚还一脸愤怒的姜昆瞬间变脸,脸上挂起了欣慰的笑容,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有演戏天分的人,说过一次的地方,下一次就不会再犯了,每一次都有进步,让人不禁想知道她的极限在哪里。

之所以一次又一次的NG,因为姜昆知道,苏袖衣在下一次会演得更好。

李敖溢也没有打扰剧组的人员,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观看苏袖衣的表演。

他为了知道娱乐公司旗下的艺人的底细,看过很多人的表演,还是能看得出演技好坏的。苏袖衣的演技虽然生涩,却生涩得恰到好处。

苏袖衣表演的这一幕是秀秀被一群闲的没事的富二代调戏,为了躲避他们,她跳进了水里,却被池中水草缠住了脚。最后被变成人的猫妖救起。

秀秀仓皇的逃窜着,妄图躲避开这些富家公子伸过来的手。她眼中含着惊慌的泪花,却咬着牙不让它掉下来。

“别跑啊!你看你,我们又不会对你怎么样,就一起去玩玩而已。”

“长这么漂亮,迟早会被那些大肚子肥腩的人欺负,还不如跟着我们哥几个,我们罩着你,以后就不会有别人欺负你了。”

秀秀眼底有着深深的厌恶,她紧紧咬住唇瓣,有些苍白的唇渗出血丝:“不可能!”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几个大男人一点一点的向秀秀逼近,秀秀向后退着,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那深深的池塘,惶恐的神色渐渐变得坚毅起来。

只要她跳进池塘里不上岸,这些人最多只会在岸上守着不离开。再过一段时间就有人下工,经过这里,她就能得救了。

秀秀深深吸了一口气,跳进了水里。

几人看见这个场景,都怔住了,没想到秀秀会如此决绝。

秀秀准备向池塘中央游去,却发现她的脚怎么也动不了了,她被池塘里生长了多年的水草缠上了,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岸上的富家公子们。

“被水草缠住了?”

“好像是的。”

“那我们走吧!她性子那么烈,宁愿跳到池塘里也不陪我们哥几个,现在被水草缠住也是活该!早陪我们不就没这事了?”

“这不太好吧,万一淹死了怎么办?”

“瞎操什么心!走了走了,还是去找小凤仙,还是她知情知趣一点。”

……秀秀心里一阵绝望。

她这是要死了吗?挣扎的动作渐渐变小,视线开始模糊,池塘底的水草像是有生命一般,将秀秀的脚越缠越紧……

看了很久,李敖溢加强了要把苏袖衣签约到自己手下的决心。演技虽然生涩,但是可以培养,而且苏袖衣长得好,拍下水的戏亲身上阵,李敖溢也知道苏袖衣的家庭背景。怎么看,都是个具有无限发展可能的摇钱树。

等苏袖衣将这一幕拍完后,李敖溢向她走了过去。

“苏小姐你好,我是远宇公司的总裁,我看你很有演戏天分,你愿意与我们公司签约,成为我们公司的艺人吗?”李敖溢微笑着道。

苏袖衣看向李敖溢,愣了一下。不得不说李敖溢有一张十分具有魅力的脸,他很帅,不是电视剧里那种奶油小生的帅,而是非常具有男性魅力的帅气,他的眼睛有些犀利,但因为他的微笑,柔化了他犀利的眼神。他长得很高,身材也很修长,在夏天也穿着一身西装的他显得有些严谨。整个人站在那,显得风度翩翩,一般女人只要看见他,虽然不至于一见钟情,心生好感是肯定的。

只有李敖溢自己知道,他现在恨不得马上把身上禁锢了他的西服脱了,然后穿上他的大背心花裤衩人字拖。

“我再考虑考虑吧。”苏袖衣回答道。

李敖溢对这个答案也不意外,笑道:“如果苏小姐有签约的意向,可以打这个电话,我们可以详细的商量一下签约细节。”

苏袖衣第一次见到李敖溢,印象很好。这时的苏袖衣还不知道,所谓的好印象,是用来打破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