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9. 袖衣长大

时光易逝,十二年不过是眨眼的时间。当初努力挽回自己形象的苏瑜已经被大众所知,每每谈起他,都会觉得苏瑜是一位清纯不做作的演员。

曾有粉丝统计说,把苏瑜犯的蠢整理整理写成苏瑜传,出上个几部书都没问题。

在苏瑜越来越出名后,苏袖衣的身影似乎就从大众眼中消失了。一开始粉丝们还会嚎着求国民闺女的照片,询问国民闺女在做什么,然而一年过去了,没有消息,两年过去了,也没有消息,她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渐渐的,苏袖衣被粉丝们遗忘,粉丝们只记得苏瑜似乎有个女儿,当初看《萌宝去旅行》的人有了新的喜欢对象,国民闺女这个名号也被颁给了别的孩子。

每逢六月七八日,都是高考的季节。不知是不是太阳喜欢和考生们作对,每到考试这两天,都是艳阳高照,火辣辣的,亮得刺眼。

记者们都蹲守在考场外。

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黑色职业装女记者对身边青春洋溢的看起来二十出头的穿着薄荷绿裙子的女记者抱怨道:“每年都要来蹲守一次高考,报道出来的都是千篇一律,不是这个警车千里送考生,就是那个考生病重被允许在病房里考试,这么无聊的新闻还要我们出来跑……”

薄荷绿裙子记者说道:“主要是对于一些人来说,高考能决定他们的一生啊!”

看着考生们陆陆续续都来了,职业装记者打起精神来道:“我们去拜访几个考生吧!上面说过,要找那种长得好看的采访,这样才能够在众多采访考生的新闻里面脱颖而出。”

薄荷绿裙子记者忽然叫道:“你看那个女孩子怎么样?就是那个穿白色棉麻半身裙的那个。”

职业装记者眼前一亮,那女生真的很漂亮,看到她的第一眼就会让人想到出水芙蓉这一个词。乌黑亮丽的长发被编成了一股辫子,随意的搭在胸前,没有现在学生流行的那种厚重刘海,而是把饱满的额头露了出来。有些古典的鹅蛋脸,肌肤白皙细腻,在阳光下,她就像是在发光一般。五官单看都不是最美的,甚至有些清淡,但是组合在一起,就有一种古典的韵味在里面。

她上身穿着浅绿色旗袍元素衣,下着白色棉麻半身裙,走近看,就会发现半身裙上有着浅绿色的花纹,看起来十分清新。身材匀称,站在那里,自成一副画。

“比我当初去看那些参加艺考的那些考生好看多了!”职业装记者喃喃道,“我一定要采访到她!”

职业装记者游刃有余的穿梭在考生之中,这都是她多年来练就的技能。终于到了女生的面前,职业装记者有些激动道:“我可以采访你吗?只问几个问题。”

女生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点头:“当然可以。”

“能自我介绍一下吗?”记者将话筒递到女生面前,女生也不怯场,落落大方道:“我叫苏袖衣,来自才贤学校。”

记者又问了一些紧不紧张之类的问题,女孩也认真的一五一十的回答了。好一会儿,职业装记者才心满意足的放女生走了。如果不出意外,这次的奖金拿定了。

职业装记者决定寻找下一个被采访者时,发现薄荷绿裙子记者还在发呆,于是道:“人都走远了,你还在看什么?”

薄荷绿裙子记者有些恍惚的道:“她说她叫苏袖衣。”

“是啊?苏袖衣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吗?”职业装记者疑惑道。

“怎么没有问题!问题大了去了!你知道苏瑜的女儿叫什么吗?”

职业装记者茫然的摇头:“我只知道他有一个女儿,其余的年龄名字长相都不知道。”

“苏瑜的女儿就叫苏袖衣啊!当初《萌宝去旅行》最火的就是苏袖衣了!我算了算年龄,也差不多该高考了,而且你看她的脸,和丁韵女神长得好像!”薄荷绿裙子记者是看《萌宝去旅行》长大的,印象最深的就是苏袖衣了,不为其它,当初她是和父母一起看的,父母喜欢苏袖衣喜欢得不得了,天天说着你看人家苏袖衣小小年纪就怎样怎样。这个“别人家的孩子”成为了薄荷绿裙子记者的童年噩梦。

苏袖衣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发现了。她正在准备考试。苏袖衣很喜欢读书,在前世只有少数女子可以读书,像她这种从小就被戏班子买下的人是不可能有机会读书的,只能看着街上的女学生们穿着蓝衣黑裙相互打闹欢笑着走过。

这一世,男女平等,还能够读书,苏袖衣自然会好好学习。再加上她成年人的脑子,苏袖衣的成绩一直都是数一数二的。

两天的考试很快结束了,就连袖衣这种喜欢读书的人也松了一口气。

走出学校,远远的,苏袖衣就看见了路边停了一辆很有特色的车子。这辆车还是苏袖衣和苏瑜丁韵一起去看的,苏袖衣对车了解不深,所以不懂这车是什么牌子,只知道几百万买的,还挺贵。

后来在某一天,本来是黑色的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车子变了一个样,上面被漆上了五彩斑斓的颜色,简直辣眼睛。据说是苏瑜和韩大导演在合作一部电影后喝酒庆祝,然后两人都喝醉了。然后韩大导演开始强行安利他的审美,醉鬼苏瑜脑袋不清醒,傻乎乎的跟着韩大导演,哥俩相互搭着肩去店里买了几瓶不同色的漆,欢快的在车上面挥洒色彩。

一辆好好的豪车变成了停在路边,小偷都会觉得十分伤眼,根本不愿意光顾的车。

丁韵和苏袖衣哭笑不得,想要重新上漆或者重买一辆车,但是苏瑜拒绝了,并且一本正经的解释说:“这个样子好啊!平时出门就开这辆车,一般人都想不到这样的车是我的。”

不过这还真有效,至少在苏瑜开这车出去玩,从来没有被狗仔偷拍过。

苏袖衣坐上车后,发现一家人都在车里坐着。三双眼睛都直直的盯着她,都是一副想说话,但是不能说,我憋着的神色。

苏袖衣有些无奈,当初中考时他们也是这样,就害怕她考差了心情不好,坚决不提考试的事:“这次的题挺简单,考得还不错。”

苏瑜、丁韵和丁兰菡都松了一口气,苏瑜笑道:“袖衣考完试了,我们去庆祝一下。已经很久没有一家人吃过饭了。”

丁兰菡冷哼:“你们早点把手上的事情放下。一起吃饭的时间多的是!每天就说忙忙忙,也没看见你们忙出什么成就来!”

苏袖衣笑道:“外公别生气了,爸爸妈妈她们这么努力还是因为外公太厉害了,他们不努力一把,别人会说配不上做外公的孩子的。”

丁韵和苏瑜无奈的对视一眼,老爷子越来越小孩子脾气了,手里的事情哪能说丢就丢。还是袖衣会哄人,把老爷子捧得高高的,只是把他们贬低成那样真的好吗?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他们各自行业的领头人之一了。

苏瑜的名气越来越高,每天不是参演这个电影,就是去那个宴会。这一段时间都瘦了不少,苏瑜几年前曾说过,等捧回影帝奖杯就淡出这个圈子,哪知每次都胜券在握了,又冲出来一个黑马,影帝总是与他擦肩而过。

丁韵年龄也大了,跳舞依然很美,但是也比不上从前了。为了让自己的舞蹈有继承者,收了好几个学生悉心教导着,她已经感觉到自己快要跳不出飞天舞了,所以回家的时间也不多。

每天都只有丁兰菡和苏袖衣在家里,十天半个月才能见上一面,对此老爷子能不气才怪了。如果不是苏袖衣平时在劝着,老爷子不和他们大闹一场才怪了。

一家人一起吃了饭,在路边散着步。橘红色的夕阳洒下柔和的光,晚风徐徐,给燥热的夏天带来了一丝凉意。丁兰菡忽然问道:“袖衣想去什么学校?”

苏袖衣道:“还没有想好,我想在华夏戏剧大学、华夏艺术大学、华夏舞蹈学院这三个学校中选一个。”

华夏戏剧大学最出名的就是戏曲系,现在活跃在戏台上的艺术家们很多都是从这个大学出来的。华夏艺术大学是表演系最有名,每年都有一部分演员明星来自于这个大学。华夏舞蹈学院原本是不怎么出名的,自从丁韵从这个学校毕业后,这个学校渐渐有了不小的名气。

苏瑜哭笑不得道:“袖衣是在逗我们玩吗?三个学校,三个不同的出路。”他们这些做家长的自然希望苏袖衣能从事和他们一样的职业,现在苏袖衣恶趣味的提出了三个学校,是想让他们打起来吗?

苏瑜也想让苏袖衣和他一起去演戏,奈何他自知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最低,家里基本上是老丈人的一言堂,苏袖衣又那么喜爱唱戏,袖衣很大几率都是去华夏戏剧大学,便也没说话,免得被老丈人炮轰。

丁韵也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己父亲想要一个戏曲继承人。

谁知丁兰菡沉默了一会儿道:“你从艺术大学和舞蹈学院中选一个吧!戏曲大学也没有什么好教你的,那里面的人教的还没有我们几个老头子教的好呢!”

“外公?”苏袖衣喃喃道,她是知道丁兰菡对她的期待的。

丁兰菡将头转向一边:“就算是去学其它的东西也不能把戏曲给忘了!”他早就发现了,苏袖衣对戏曲的情感并不是喜爱,更像是一种赖以生存的技能,丁兰菡不知道苏袖衣为什么会这样看待戏曲,只以为是自己逼得太紧了,才让苏袖衣失去了对戏曲的喜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