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7. 男主铁蛋

由于《萌宝去旅行》节目组的经费不够,导演们和背后老总商量后决定边录边播。

“这一段应该留下!苏瑜也说过不介意这些!有了这一段,收视率一定会远超其它节目。”一个导演道。

另一个导演皱眉道:“我不同意!火烧厨房这一段太毁苏瑜的形象了,我们以后还要继续合作呢!这不是在得罪人吗?”

在一群人分成两派争执不休时,有人领进来了一个不过十多岁的男孩,导演组们瞬间沉默。不为其它,这男孩正是《萌宝去旅游》真人秀的提出者和策划者。

这里没有人敢小看这个孩子,曾经有人仗着年龄优势打压他,没过几天,这人就被爆出包养小三的事,被以影响公司形象的名义被赶出公司。没有人知道这事是巧合还是这男孩做的,不过每个人内心都有了一些计较,再也没有人敢针对打压他。

后来在《萌宝去旅行》陷入了没有大牌撑场面的僵局时,这孩子又默不作声的请来了知名电影明星——张蒙。这些人对他更是友好,能把这样有名的人请来参演一个刚刚出炉的前途未卜真人秀,可见他的后台不简单。再后来他们又发现这孩子才华出众,脑中又有不少奇思,原本还有一点轻视的人也开始平等对待男孩了——有句老话说得好,莫欺少年穷啊!

“敖溢,你来看看这个该不该播出去?”一人凑到男孩面前,问道。

李敖溢看了看:“播!自然要播!不止这段火烧厨房要播,他要求剪切的画面也要播出来。”看到苏瑜的表现,李敖溢就像是看见了蹭蹭蹭上涨的收视率,收视率是什么?那就是金钱!钻进钱眼里的李敖溢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赚钱机会?!

李敖溢说完这话,就有不少人反对:“这可不行,如果全播了肯定会得罪苏瑜,虽然苏瑜现在名气低,但他身后还有舞蹈家丁韵和老艺术家丁兰菡,而且我们还要继续合作……”

李敖溢打断了那人的话:“我只问你们一个问题,这些播出去苏瑜会不会火?”

所有人都肯定的点头:“那是自然!等播了以后萌宝去旅行最火的大概就是他和他的女儿了。”

“这不就结了?节目组捧红了他,他会和我们翻脸?我们也不用担心丁韵和丁兰菡会做什么,毕竟他们从来都不过问苏瑜的事业,不然他们做后台,苏瑜早就红了,哪里会来参加我们这个不知前路好坏的真人秀?”李敖溢分析道。

一群人都恍然大悟,然后都开始忙碌起来。李敖溢只提供点子,其余的什么都不懂。他只用看看成品符不符合心中所想就行了。

“敖溢真是一个小天才!”有人夸赞道。李敖溢只是笑笑,没有骄傲的神色,根本不像是十一二岁的男孩。李敖溢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什么天才,他只是比别人多了一世的经验罢了。想起这一世,比前世还要幸运啊!李敖溢想道。

看似十一二岁的李敖溢内心其实已经三十岁了。前世的李敖溢不叫李敖溢,叫做李铁蛋,当时乡下的孩子都要取贱名,好养活,李敖溢的父母就千挑万选选了这个名字,总比什么狗蛋狗剩好听多了。

后来在他八岁的时候他的父母死了,那时家里本来就穷得快揭不开锅了,买了棺材请了道士后更是连砖瓦房都卖了。亲戚们不愿意负担也负担不起这么大的男孩子。一是孩子年龄大了养不熟,二是每家每户少说有两三个孩子,怎么养得起?

于是李铁蛋开始流浪,与猫狗争食,与流浪汉抢住处,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来到了城市,在这里他捡到了他的第一笔金——一个名牌手表。他把手表卖了,当时正巧过年,他拿卖表的钱批发了不少的春联和烟花炮仗,短短一个春节,李铁蛋就赚了好几百,在那时,几百元钱很值钱了。

李铁蛋就这样倒卖,生意越做越大,又凭借聪明才智,开了服装厂,从小小的城市发展到全国各地都有他的服装厂,成为了众所周知的有钱人。

李铁蛋当时是疑惑的,明明他已经有了那么多钱,长得也很不错,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瞧不起他,后来才明白,原来那些人觉得他有钱没内涵,只是一个暴发户。于是李铁蛋开始学习来丰富自己的内涵。

这时他才知道自己脖子上的金链子在别人看来多么俗气,衣服上的大牌标志多么让人看不起,装修得金灿灿的恨不得铺上金砖的住所和没有上过学这一点更是被那些所谓上流人士当做谈资说了一遍又一遍。

李铁蛋有时候也在想,改变自己有必要吗?他就是那么俗气,就是那么喜欢金灿灿的东西,就是喜欢把用来洗手的柠檬水直接喝掉。

后来李铁蛋还是觉得改变迫在眉睫!作为一个俗气的暴发户,他所想的当然不是想要进入上流社会,他只是觉得不改变,他就赚不到那些上流人士的钱!李铁蛋的人生信念就是一切都要向钱看!

可惜赚尽上流人士的钱这个远大理想还没有实现,李铁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空空荡荡连桌椅都没有的家。

李铁蛋懵了很久,作为一个暴发户,看的废材逆袭小说也不少,很快就想到了重生这一词。这时的他想的不是重生前的产业,也不是重生后要如何挣钱,而是——将这个该死的李铁蛋这个名字给改了!

现在信息统计还没那么严,改个名字不过只是将原本的名字换一下就行了。不像后世,想要改名要经历各种程序,还要各种人的证明,如果急着要改后的名字生效,还要找找关系,不然没有几个月是办不下来的!

将李铁蛋改成李敖溢后,李敖溢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好多。然后开始了重回巅峰的路程。

李敖溢像前世一样卖了房子,埋葬了父母,一路流浪到城市,一样的捡到了那块手表,只是已经认识字的李敖溢看见手表链子上的刻字,知道了手表对原主的重要性,于是他在原地等待失主。

李敖溢爱钱,但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前世不识字,而且快要饿死了,所以他将手表卖了,那是情有可原的。今生李敖溢认识上面的字,自然不会视而不见,更何况,把这种有纪念意义的手表还回去,失主肯定会给一笔钱以示感谢的!钱串子李敖溢从来都不做亏本的生意!

金源知道自己的手表很有可能是找不回来了,毕竟他这块手表是名牌,而且掉在了繁华的街道上,更要命的是他中午掉的手表,晚上怎么可能还在?但是他还是抱着一丝微弱的希望,寻找着。

很晚了,大街上空空荡荡,行人们都已经回家,进入了梦乡。只有金源就着路灯寻觅着。没有……还是没有……金源的心,一点点的冷了下来。

掉的手表很贵,但是他在意的不是价钱的问题,如果他愿意,他可以拥有更贵的手表。而是这块手表是亡妻送给他的二十年结婚纪念日的礼物,在两年前,一场大火烧了他的房子,烧掉了亡妻给他的所有东西,唯有这块一直随身携带的手表逃过一劫。

金源颓然的坐在地上,难道连最后一个怀念亡妻的东西都没有了吗?

这时,一个狼狈的,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孩子站在金源的面前,金源看了眼孩子,给了他五元钱,这钱足够让这孩子吃几顿好的了:“自己去买点东西吃吧!”如果是平时。金源也许还会带这样的孩子买点东西,但今天他完全没有心情。

李敖溢没有动。

金源皱眉,现在的孩子越来越贪得无厌了,五元钱还不够吗?一元钱都可以买到稀饭馒头,还能管饱了!他站了起来,准备离开。既然东西找不到了,他只能想想其它办法了,也许能在一些手表店找找,有没有人卖出去。

李敖溢看着面前这个失意的男人,拉住他的袖口问道:“你掉了什么东西吗?”

正处于烦躁阶段的金源甩开李敖溢的手,恼怒道:“没有!”

走了两步,金源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李敖溢:“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捡到了什么东西?”

李敖溢点头。

金源的心在剧烈跳动:“是我掉了东西。”

李敖溢谨慎道:“掉了什么?上面有什么标志?”

金源连忙道:“是一块手表,表链上刻着源and瑜。”金源期待的看着李敖溢,下一秒是天堂还是地狱全在李敖溢的一句话。

李敖溢将手表递了出来:“给你。”

金源看着李敖溢污黑的手里闪着银光的手表,瞬间泪如雨下。他差一点失去了妻子就给他的最后一件物品。控制好情绪,将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到怀中后,金源开始观察面前这个拯救了他的小男孩。

小男孩看起来六七岁的模样,瘦小,很脏。头发很久没有剪过了,有些长。身上的衣服又破又旧,很单薄,裤脚磨出了线,鞋子也裂了口。是一个小流浪汉。

“你……在这里等了很久?”金源看了四周的环境后,问道。在这附近没有可以供流浪汉遮风挡雨的地方,这男孩还在这里,可见他是在等待失主。

想到此,自从成年后心就越来越冷硬的金源的心软了。若是一个普通人,金源都不会这么触动,而这个男孩一看就饥肠辘辘,冻得脸蛋通红,居然还能拾金不昧,在原地等待失主,这品行太难得了。

金源又想着自己和亡妻没有孩子,心思一动,决定收养这个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