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5. 溪边捕鱼

小孩子们都有崇拜心理,所以一听苏袖衣会唱戏曲,不管能不能听懂,都对苏袖衣亲近起来,一路上喊着“袖衣妹妹”喊得欢快。

一号房是一个婚房,孙涛和蕾蕾都很满意。二号房也不错,虽然小了点,但是五脏俱全,于溏鲜和乐乐住进去了,进去之前还得意道:“啥叫人品,我这就叫人品,即使什么都没带回来,还是抽到了好房子。”

苏瑜听到这话更忐忑了,剩下的人继续去找房子,还没有多远就听到了孙涛和于溏鲜的喊声:“等等我们。我们也想看看你们住什么样的房子。”

蕾蕾也跑了过来,对着苏袖衣道:“袖衣妹妹,我来牵着你,路上石子多,不然会摔着的。”说着,蕾蕾牵住了苏袖衣的手。

苏袖衣愣了愣,然后笑了起来,回握住蕾蕾的手,道了一声谢谢。

苏瑜见此很是欣慰。在他看看来,女儿袖衣哪都好,聪明懂事还长得漂亮,就是太安静,没有小孩该有的活力。苏瑜也想让苏袖衣和同龄人一起玩,奈何住所周边的孩子小的才出生不久,大的少说都有十二三岁了,根本不能要到一起。

苏瑜带袖衣来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就是为了自己重回娱乐圈,第二个原因想和袖衣一起旅行,给袖衣一个有意义的童年,第三个就是让袖衣交到朋友。

接下来是张蒙和其其的三号房,张蒙看见都懵了:“这分明是羊圈吧!”这地方虽然打扫得干干净净的,但一走近就有一股驱之不散的羊骚味。张蒙本来担心小哭包其其会哭,谁知其其不仅没哭,反而还很兴奋,屋子旁边有羊呢!

不甘心的张蒙也跟着去看别人的屋子,想找找平衡。然后他们跟着指示牌来到了四号房。远远望去,所有人都发出了赞叹声。

“苏瑜,运气够好啊!居然是两层楼房,看上去好像还有院子吧!”张蒙酸溜溜道,本来是来找平衡的,没想到苏瑜的四号房远远看去又大又气派,还有一点古韵。

苏瑜分外得意,女儿的运气没随他,选了一个好房子:“随时欢迎张爸爸和其其串门啊!这么大的房子,里面屋子肯定不少的。”

一行人走近,面部表情开始有些扭曲。刚刚一脸嫉妒的张蒙憋不住了,一下就喷笑出来:“苏瑜,这房子还是你们留着自己住吧,我觉得我们那羊圈挺好的,虽然有点味儿,但是干干净净的,不用收拾。”

宅子是老宅,可惜很久没有人住了,院子里的草疯长,几乎遮挡住了原本的路,老宅里面的家具都是缺胳膊少腿的,剧组见这场景实在可怜,为他们提供了两块木板。地上的灰也堆积了不少,房梁上还挂着几只蜘蛛。

苏瑜是很怕蜘蛛这种多脚生物的,但他第一时间不是害怕,而是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苏袖衣,他的女儿从来都是娇养的,他们从来没有让她看过这么大的蜘蛛,苏瑜担忧道:“袖衣……”

还没说什么呢,苏袖衣就踮起脚,拍拍苏瑜的手臂:“爸爸是在怕蜘蛛吗?别怕,蜘蛛不可怕的,这种大蜘蛛没毒的!”苏袖衣还记得当时苏瑜看见一只小蜘蛛,差点蹦到丁韵身上的事。

苏瑜和苏袖衣现在居住的地方太脏太乱,也不去看韩康父子的五号房了,再差也差不过他们现在的房子。

苏瑜擦干净一个板凳,将袖衣放在板凳上面:“袖衣在这里玩一会儿,爸爸去打扫房间。”

苏袖衣想着家里换了一批又一批的盘子,又想起做饭时那一团团黑黢黢的不知名物体,心中分外怀疑苏瑜会直接把这个不怎么坚固的老房子拆了。

好在苏瑜还是比较靠谱的,除了被几只突然窜出来的蜘蛛吓得直接从房中跑出来之外。

苏袖衣坐着无聊,将院子里的草拔了一些,可能是孩子的精力旺盛,一下午弄出了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配着狂野生长的杂草,院子显得分外有野趣。

接着,苏袖衣又采了一些不知名野花,放在废弃的花瓶里,放在苏瑜打扫好了的住房里,显得温馨又有生机,原本不能住的房子,比起其他人的房屋一点都不逊色。

吃了乡亲们为迎接他们做的晚饭,就早早休息了,一天的奔波使他们都疲劳不已。

“袖衣,来看看这个。”回到房屋的苏瑜指着床头黑乎乎的一个东西对苏袖衣说道,“这个东西会动哦!”

苏瑜见苏袖衣不怎么感兴趣,便亲身试验,只见他忽然跑到左边,那团黑乎乎也转向左边。他又快速跑到右边,黑乎乎也跟着转。若是一般的孩子早就开始感兴趣了,但袖衣不一样,虽然她变成小孩子,性格上有一点影响,但好歹还有前世的记忆。

所以苏袖衣只是看着苏瑜越玩越放飞自我,一开始还注重形象,现在已经完全不在意了——反正这些镜头会剪掉呢!

“爸爸,别玩了,该睡了。”苏袖衣终于忍不住道。

苏瑜身体一僵,好像他的本意是让苏袖衣好好玩,有属于小孩子的活力的,但现在……他干了什么?!他居然一个人在这里玩得开心,而且毫无形象!他感觉自己在袖衣的心中好大威武的好爸爸形象摇摇欲坠。

如果袖衣知道苏瑜所想,她会认真的告诉自家老爸:你的形象早在看见蜘蛛吓得往妈妈身上跳的时候已经没了。

看着时间已晚,苏瑜有些怏怏的,为袖衣盖好被子躺在床上。

苏瑜很喜欢苏袖衣,但是有时候他觉得女儿安静得不正常。所以他费尽心思想要让女儿像别的孩子一样快乐的跑跳,而不是安安静静的,比古代的世家小姐还要规矩。所以他在路上的时候求助了其他爸爸。

那些爸爸首先表达了对苏瑜的羡慕嫉妒恨:“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多好带啊,懂事听话,不用担心什么时候磕着碰着了。你看看我们这些人的孩子,哪个不是这里碰碰那里摸摸,身上的伤疤多了去了。”

最终,他们还是给出了建议,纷纷表示自家孩子对自动感应摄影设备有兴趣,可以以此来逗袖衣玩。

第二天起来,苏瑜又犯了难,他笨拙的为女儿梳着头,奈何苏袖衣的头发太长,也太光滑,苏瑜总是抓不住。

“明明看着你妈和你外公给你梳头很容易的呀!”苏瑜喃喃道。最终给苏袖衣扎了个双马尾——一多一少,一高一低。苏袖衣默默的在苏瑜看不见的地方自己重新梳理了一遍,碍于手短,扎得不是很好看,但也比苏瑜弄的好看太多了。

吃完早饭,村长发了一张卡片给大家,上面只有小小的一排字,在山下小溪里找中午的食材。

“小溪?里面有什么?如果是捕鱼的话我们要用什么捕?节目组有鱼竿或者渔网吗?”

村长笑道:“我们节目组资金有限,所以只给每个爸爸提供一个装东西的背篓,如果爸爸和孩子们什么都没有找到,那就只有饿肚子了。”

一行人热热闹闹的到了小溪边。韩大导演还在吹嘘着自己的丰功伟绩:“我年轻的时候家里穷,没有菜,那怎么办呢?我就去捕鱼。那时候没有渔网,我就自己用木棍和铁丝做了个鱼叉,一插一个准!今天我就要大显身手,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

小溪不深,溪流底下铺着一层层鹅卵石,里面有不少的鱼,但都比较小,优哉游哉的甩着尾巴,或顺流而上或逆流而下。

一群人赤着脚踩进了溪流里,都被这冰凉的溪水弄得打了一个寒战,一股透心凉的感觉直达心底。好在现在是夏天,也不觉得难受,反而让人觉得心都静下来了。

“袖衣,爸爸交给你一个任务好不好?”苏瑜道,“你和哥哥姐姐们一起去找找哪里有大鱼,给爸爸说一声。”

苏袖衣对对自己好的人都是言听计从的,乖乖的点头。

一开始,一群孩子还认真的在看水里的鱼,很快,他们就把任务忘在脑后了。蕾蕾蹲在岸边,看着一个个鹅卵石:“这石头好好看!我要找几个最好看的给妈妈带回去。”

乐乐咯咯咯笑着,露出了两个小酒窝,然后哗的一下,他舀起水泼在了滚滚身上。这时候的滚滚也不管自己的酷哥人设崩了,也将水泼过去,露出了一个无齿的笑容。原来他一直不说话不笑装酷哥是因为门牙掉了。

小哭包其其也跑到小溪中间,看着里面小小的鱼,开始抓鱼,奈何小鱼太小,又灵活,直接从他的手中溜走了。其其猛地一抓,鱼没抓着,整个人扑在了水里。

节目组员工一阵焦急,谁知其其自己爬了起来,对着他们笑了笑,继续投入捕鱼事业之中。

苏袖衣本来想好好完成任务的,可能是体内属于孩童爱玩的天性影响了她,她也在小溪里玩了起来。不过她还记得中午要东西来做午餐,在玩的时候还不忘翻翻石头,看看里面有没有螃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