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4. 房子争夺

苏瑜是带孩子带惯了的,一手抄起苏袖衣,就向村里跑去。他也知道这样子有损他一向塑造的王子一般的优雅形象,但心疼孩子的他更不愿意为了所谓的面子问题委屈袖衣住差房子。

苏袖衣乖乖的窝在爸爸的怀里,因为被抱着有些害羞,小脸红红的,像是染了胭脂。苏瑜是很努力,奈何力不从心,苏袖衣默默的看着张爸爸张蒙轻松的抱着其其超了过去。接着过去的是少儿主持人孙涛和蕾蕾:“哟,年轻人,要多锻炼!”

苏瑜有些尴尬的笑道:“爸爸比他们年轻,让着他们的。”

苏袖衣早已看透很久没有锻炼的苏瑜,但出于这是她亲爸,认真的点点头,违心道:“爸爸真好。”

从身边跑过的其余爸爸:真不要脸!

这时,又一个人风一般的超过苏瑜。看了看那辣眼睛的打扮,是韩大导演无疑了。

还没有来得及感叹韩大导演老当益壮,远方传来滚滚的喊叫声:“爸爸!你又把我给丢了!”这句话让所有在场人分外感慨,滚滚这一个又字道出了多少辛酸。

苏瑜抱着苏袖衣跑了一段路,就气喘吁吁了,作为爸爸贴心小棉袄的苏袖衣自然让苏瑜放她下来了,迈着小短腿努力跟上苏瑜。走了许久,苏瑜茫然的看着茂密的树林:“村子里全是树,哪里来的果子!不是说这个季节盛产西瓜吗?西瓜呢?”

苏袖衣眼睛尖,指着一颗树道:“爸爸,那上面有果子。”

苏瑜激动的看过去,发现那是一颗枣树,上面结着一粒粒圆润饱满的大枣子。然而它再饱满,再圆润,相对其它的枣子要大,它也只是枣子啊!成年男人一手就能抓上十几个的枣子啊!

苏瑜本着总比没有好的想法,用木棒子打下来了几颗,然后把其中一颗在衣服上擦了擦,咬一口,点头道:“这枣子味道不错,又甜又脆,也不干,刚刚好。”

说完,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凝在了跟拍的摄影师身上:“你们……会把刚刚那一幕剪切了吧!”摄影师苦笑着点头,刚刚用衣服擦枣的画面太美,如果播出去,掉粉肯定哗啦哗啦的。

苏瑜拉着苏袖衣继续踏上寻找大果子之路。然而一路上,不是树木就是村民们种的菜,眼看着时间就要到半小时了,苏瑜的心情越来越低落。走之前他还在信誓旦旦的向老婆老丈人说自己能照顾好袖衣,现在才开始多久,就遇到困难了。

苏袖衣拉拉苏瑜的袖子,道:“爸爸,冬瓜南瓜不是果实吗?”

苏瑜眼前一亮,对啊!村长说果实,没有规定是蔬菜还是水果!是他一开始就走进了误区,才一无所获。苏瑜抱起苏袖衣转了一个圈,在脸上狠狠亲了一个响吻:“袖衣真聪明!”苏袖衣脸蛋又变得绯红,但很淡定的擦了擦被亲吻的地方……这些年来,都习惯了。

然后苏瑜在村民家里讨来了一个大冬瓜,欢喜的回到集合地。

时间还没到,苏瑜和苏袖衣是最先抵达,其余人还没有回来。村长看见这么大的一个冬瓜,吓了一跳,很快又想起自己出的题目有漏洞,笑道:“还是你们反应快!”

苏瑜想了想,将冬瓜藏了起来,手里只拿着一颗枣子,装作除了枣子什么都没有找到的模样。

时间到了,其余的爸爸也陆续带着孩子们回来了。相互一看,都笑了。张蒙和其其跑得快,但是并没有什么收获,一回来就抱怨道:“村子里的水果太少了!跑遍了全村只看见了李子。”然后他拿出了青涩的小小的果子。

韩康得意的笑:“我找到的至少比你的要大一点。”然后他拿出了一颗大枣。接着道:“苏瑜也是找到的大枣吧,但我这个肯定比你的要大,我比了很久才找出来最大的一颗。”

孙涛对蕾蕾道:“蕾蕾,把你找到的东西给叔叔们看看。”

蕾蕾将手从背后拿出来,只见一个红苹果静静地躺在蕾蕾的手心里,蕾蕾两眼一弯,笑得分外甜美:“爸爸,我们的果子最大!我们赢了。”

“于爸爸,你呢?”孙涛问道,于溏鲜还没说话,乐乐先开口了:“我们找到了西瓜。”

所有人都看向乐乐和于溏鲜空空如也的双手:“那西瓜呢?”

乐乐挠挠头,有些傻乎乎的笑了,脸颊上有着两个小酒窝:“我没抱稳,掉地上了,就摔坏了。”

“这傻小子把西瓜摔了,发现里面的肉没事,拉着我一起吃完了。”于溏鲜苦笑着补充道,“所以我们现在手里什么都没有。”

孙涛开着玩笑道:“乐乐真是孙叔叔的好帮手啊!多亏有乐乐的帮助孙叔叔才是第一名。谢谢乐乐!”

乐乐懵懂的看着孙涛,傻笑着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不用谢。”于溏鲜一脸惨不忍睹的模样转开头,他这傻儿子哟!

“涛哥,你说你第一名,我就不依了。”苏瑜神秘一笑,然后在众人的眼神注目下拿出了藏好的冬瓜,“我这个,再怎么说也比你的苹果大吧!”

孙涛的娃娃脸瞬间皱成一团:“你这是犯规!不是说好的水果吗?”

苏袖衣认真道:“没有犯规,村长说的是果实,冬瓜也是果实,是你们太笨了。”

村长看了半天笑话,终于宣布结果了:“我宣布,这一次的第一名是苏瑜父女,第二是孙涛父女,第三是韩康父子,第四是张蒙父子,最后一名是于溏鲜父子!”

其其听到这话,小嘴一憋,泪花就开始在眼底打转:“我们输了……我好想哭,但是爸爸说不能哭,我是男子汉……爸爸说过不能在乎输赢……可……可就是忍不住怎么办……哇……”说完,其其的眼泪就不要钱的往外飚。

张蒙无奈的抱起其其,对着其余人道:“其其比较爱哭,也说过好多回……就是改不了。”其它爸爸点点头,听到其其的话他们就知道张蒙在好好教育,奈何其其泪腺发达。

好不容易将其其安慰下来了,村长道:“现在我们要来选房子了!”

看见苏瑜激动的眼神,村长泼了一盆冷水:“苏爸爸不要高兴得太早,你只是获得了优先选择权,具体房子是什么样子的,还不知道。”其余爸爸眼睛瞬间就亮了。

苏瑜明了,节目组果然是节目组,怎么可能不折腾人,套路是一环扣一环的。心累的苏瑜感觉世界都暗淡了,问道:“怎么选房子?”

村长拿出五张卡片:“在这里有五张卡,看你选哪张。”

苏瑜看着面前的五张一模一样的卡片,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了,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盯着村长:“村长,别以为我读书少就唬我,我高中还是学过数学的,我还记得数学老师讲过先抽和后抽,抽到好房子的概率都是一样的。”

村长笑眯眯的回答:“至少你多了一份选择权,而他们只能选择你剩下的。”

“所以我当时苦心苦力的是为了什么……真是上了你们的贼船了。”苏瑜道,“袖衣,你去抽一张。”

苏瑜是不敢抽卡片的,他是一个幸运值低到极点的人,当初喝饮料从来没有中过再来一瓶,后来抽奖,别人再差都能抽到一包纸,而他,抽到了抽奖箱里唯一的一张谢谢惠顾。现在苏瑜只能祈祷自家女儿没有遗传到自己的运气了。

苏袖衣不知苏瑜所想,随便抽了一张,拿回来发现卡片上写着四号。

而后孙涛父女抽到一号,韩康父子是五号,张蒙父子是三号,最后剩下的二号是于溏鲜父子的。

然后五个爸爸和五个孩子就顺着路去找房子了。

在路上,比起穿着灰扑扑的苏袖衣,男孩子们更喜欢打扮得像个小公主的蕾蕾,都围在蕾蕾身边,叫着蕾蕾姐姐。这也不怪他们,小孩子总会被鲜艳的颜色吸引,而且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比起小妹妹更喜欢大姐姐。

苏瑜也发现了这一点,没说什么,只是将苏袖衣抱起来,道:“袖衣天天和爷爷学唱戏,学到什么了呀?能给爸爸唱一段吗?”

苏袖衣有些愧疚,她天天忙着听戏,还没有真正的给家人唱过呢。于是也不露怯,张口就来了一段《牡丹亭·游园》的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

这一段是苏袖衣最喜欢的,虽然已经被唱烂了,她依旧喜欢。唱完,爸爸们纷纷鼓掌,四岁的孩子能唱成这样真不容易。苏瑜震惊了,其它爸爸都以为袖衣是跟着老丈人学过,但他是知道的,老丈人现在主要是给袖衣培养兴趣,所以一点专业的知识都没有教过,最多带着去听听曲。没想到袖衣居然能唱出来,还唱得这么好。

苏瑜这一声好还真不掺水分,当初他为了讨好老丈人认认真真的学过昆曲,还能唱上两段,奈何嗓子不行,唱出来的曲被老丈人批得一无是处,还让他别侮辱了戏曲这一行业。唱得不好,但是不妨碍苏瑜耳朵好,鉴赏能力强。

就袖衣这一嗓子,苏瑜敢肯定,比那些上电视号称戏曲界小天才的孩子好了不知多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