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9章 -39

39

对君骏来说,会在他家给他做饭的除了父母就只有那人了。因此当他迷迷糊糊的走到厨房的时候,自然就以为站在厨房里的是那个人。而且由于君骏现在处于被吵醒的状态,大脑正胀胀的无法辨别清楚现实的情况,再加上他的起床气……

君骏眯着眼,邪气的对着那个僵直的身影勾了勾手指头:“叶子。”

君骏懒洋洋的倚靠在厨房的门框上,他斜斜的立在那儿,双手因为烦躁而换在胸前。见对方还不过来,他烦躁的情绪变得更加不快了。“你在干什么?”君骏闭着眼睛,冷冷的重复问了一遍,“为什么不过来?”

又等了一会儿依旧没有听到动静,君骏觉得有些奇怪了。在他印象里那个人虽然偶尔冰冷,但在家里从来不是冰山冷漠型的,不对……在外面似乎也不是冰山型的。就在君骏思考着的时候,他的肚子忽而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他饿了。

君骏瞬间由烦躁变得难过了,他拖拉这身体走上前抱住那个人的后背,头搭在他的肩膀上,闷闷的说道:“我想吃咕噜咕噜炸鸡饭……”

身下的人依旧没有反应。

君骏这会儿觉得奇怪了,他的同居人有点不对劲呢……不过,这手感有点不对。君骏这会儿突然就清醒过来了,他低头看了眼,然后就看到一脸幸福的晕倒在他身上的黎宁尧。

君骏:“……”

——这表情,有点做作。

君骏正想着就这样把人扔到地上算了,结果下一秒这位幸福的晕过去了的黎先生就自己坚强的醒过来了。还不等君骏开口询问,黎宁尧就自个儿主动开口解释了:“抱歉!因为你累得睡着了,而我是你的邻居,所以我就把你带回来了。”话说那个‘叶子’,是君骏给他起的昵称吗!?

一定是昵称吧!?

一定是吧!?

一定是!

“哦,谢谢。”

黎宁尧看着君骏,他红着耳根然后扭扭捏捏的说道:“你饿了吗?我已经放好洗澡水了,也做好饭了,请问你是想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呢?”

君骏面无表情的说道:“请问你可以先回自己的家吗?”

黎宁尧顿时露出了宛如被雷劈了的表情,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他蔫头耷脑的看着地板,然后说道:“但至少在那之前,让我帮你把饭盛好……”

君骏盯着黎宁尧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想我上次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是一个男人。”

黎宁尧顿时就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种种误会,他羞红了脸,鞠躬弯腰九十度,诚恳的说道:“关于这点我感到非常的抱歉!真的很对不起!我已经给我自己预约好了眼科,我会马上去做纠正和检查的和佩戴眼镜的!”

君骏被黎宁尧的反应逗到了,于是他说道:“既然今天的饭是你煮的,你就留下来吃完再回去吧。”顺便可以把碗也洗了。

黎宁尧又露出一脸幸福的表情了reads();保镖1997。

君骏看着黎宁尧端出来的一叠叠菜,什么香菇滑鸡、鱼头汤、糖醋排骨……他尝了一口,然后夸了一句:“好吃。”鸡肉爽滑可口,鱼头汤特别的鲜美,糖醋排骨也酸酸甜甜非常的开胃……没想到原来他的邻居有这样的不错的厨艺呀。

黎宁尧嘿嘿笑道:“谢谢。”

吃完饭洗完碗,然后黎宁尧就一脸纠结的看着君骏,双手摆在身前一副有话想说但是不敢说的样子。但是见君骏一直不关注他,他最后终于忍不住主动上前,然后说道:“君骏,那个我的小说就要拍真人版了,导演也已经找好了……我可以邀请你来演主角吗?”

君骏一听有演戏的机会,于是果断点头:“当然。”

黎宁尧得到了君骏的回答之后,又是一脸幸福的模样。君骏看着黎宁尧这样子,突然觉得黎宁尧这样的性格其实很特别。接着,君骏就想到了一件事——据他推测,黎宁尧似乎是一个言情小说大神,那他的主角……是女性角色?

与此同时,出门之后脑袋热度骤降的黎宁尧也想起了一件事——他当初歪歪的是君小姐,所以他当时也只特地留了女主角的角色。毕竟他是按照君小姐的模子写的女主角,七天的就无所谓了,所以其他的他就让随导演安排……而据他了解,其他角色好像都被安排得七七八八了。

完蛋了。

……

第二天陈陨见到君骏,他先是习惯性的心虚了一下,接着他想到昨天晚上接到的好消息,于是他鼓起勇气,果断的迎上去直接将功补过的给君骏宣布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为了弥补我的过错,君骏大人,我给你找到新的工作了——我给你接了一档当红的真人秀节目!”

“真人秀?”君骏愣了愣,他对电影电视之外的事情并不怎么感兴趣,因此对这个最近特别红火的节目类型并不熟悉。于是他虚心求教,询问道:“那是什么?”

陈陨被问住了,一时半会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解释清楚,于是他想了想直接举例子:“就好像‘全球梦想声’、‘娱乐在民间’、‘明星三下乡’这样的节目,不过这次的主题是爸爸和孩子,你是实习奶爸……”

君骏对这解释还是不清楚,于是他问道:“那我这次要演奶爸这样的角色?”

“这倒不需要演。”陈陨看着君骏,说道:“真人秀、真人秀,顾名思义就是真人表演……通俗的意思也就是真人表演,反正就是真人表演啊。你自己本性虽然腹黑,但是还是挺萌的,所以不演也没关系,表现真实的自己就好。”只要君骏不随意进入演戏模式,他本人确实是个萌萌哒青年。

“那我拒绝。”

陈陨愣住了:“为什么!?这可是一档非常火的节目啊!”

“只拍一集?那需要多长时间?”

“一共要拍十二集,每次都是组队去一个地方旅行,三天两夜全天的记录你们的日常生活一集和孩子的互动情况。”

“拒绝。”君骏兴致缺缺的说道:“这种对提升演技没有帮助的节目,参加了也只是浪费时间。而且我对表现‘自己’没有兴趣,我觉得别人也不会有兴趣,所以还是算了reads();重生给自己带药。”对于不能提升演技,却又浪费时间的事情,他是不想去做的。

“可是这一次有叶总啊!是叶总!!!”

君骏茫然:“叶总?”

陈陨注意到有人看过来了,于是他对着周围那些人憨笑了一下,然后果断的把君骏拖到了无人的角落,掐着声音尖叫:“就是最近风头最火的叶总啊!海龟的那个叶总!最近开了一家‘君临天下’娱乐公司的叶总!”

君骏沉默了一下,难得吐槽:“这公司名字……略脑残。”

“根据我打听到的内部消息,这一次叶总会带他家儿子出场。”陈陨激动的说道:“《和爸爸一起旅行》本来就是一档非常火的综艺节目,参加过节目的大人和小孩全都火了,如今更是加了叶总这样的一个噱头,参加的人想要不火都难啊!难得这一次加设了‘实习奶爸’这样的角色,你怎么可以不去争取!”

见君骏依旧不做声,陈陨再接再厉的给他画大饼:“如果你参加了节目,别说你本身能够火,万一你和叶总打好交道了,那么你肯定可以搭着叶总的线获得源源不断的剧本,以后你就再也不愁没有剧本吗没有机会了……”

君骏一点儿都没有被陈陨的话打动到,他冷静的说道:“不靠谱。”

“……”

君骏看着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的陈陨,说道:“这条路不适合我。”虽然说能够得到很多剧本很好,但是……真人秀感觉不适合他。

陈陨见着君骏的神情,瞬间就明白过来了。他知道现在不适合继续这个话题了,于是他果断的闭上了嘴。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就放弃了这个计划,毕竟君骏在他手底下这么长时间了,他一直都没有帮君骏找到什么好机会,所以如今这个大好的机会摆在面前,他说什么都不能放弃。

就在陈陨沉思着的时候,他忽而听到君骏又说了一句话——“如果你有办法的话,帮我拍一张叶总儿子的照片吧。”

陈陨瞬间开心了:“你是改变主意了?”

君骏说道:“不,我只是有不好的预感而已。”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就连君骏自己都觉得奇怪的感觉。

不好的预感?

陈陨看着君骏,他原本笑容灿烂的表情僵了僵,然后渐渐的变成了冷硬,最后变成了瑟瑟发抖样。“君骏大人,你别告诉我……”陈陨觉得自己的牙齿都在打架,他艰难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想:“我记得你曾经接到过一个情夫的角色……你别告诉我你为了了解情夫是怎么样的……然后去勾搭了叶总的女人……”

君骏沉默了。

陈陨顿时觉得有一万匹草泥马从心中跑过,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君骏,简直想要下一秒就上前去揪住君骏的衣领猛摇。“你究竟都是怎么想的啊!?”陈陨觉得自己崩溃极了,他甚至忘了对君骏的敬畏,哭哭啼啼着:“你为什么不反驳啊……”

君骏囧了囧,说道:“没有的事,你脑洞太大了。”

——这都是怎么联想出来的?

陈陨警惕的看着君骏,追问:“真的?”

“真的reads();温饱思赢欲。”

陈陨还是将信将疑,不过他也没继续崩溃,毕竟他也清楚君骏虽然三观有点歪,但是确实不像是道德沦丧的人……只是陈陨依旧觉得很不安,他已经打定主意无论怎么样都一定要搞到叶总儿子的照片。

“不要怕。”陈陨握拳看着君骏,坚定的说道:“我会证明你是清白的!我相信你。”

君骏:“……”

这一简短而让人震惊的谈话总算是结束了,君骏看着走在他前面整个人宛如笼罩在圣光之下的经纪人,一时半会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家经纪人对剧情的悟性简直是零……究竟是什么样的神展开才会变成这样子的啊?

他家的经纪人,真的好奇怪。

不过陈陨奇怪那是陈陨的事情,君骏最多多观察两眼,判定这样的经纪人没有研究和学习的价值之后,就果断的移开了视线。反正他家经纪人不仅脑洞大,恢复能力也很强大,这点儿小事他肯定很快就忘记了。

果然,没一会儿陈陨就换过心情来和君骏讨论另一件事了。“明天就是《青涩盛夏》的首映式了,你到时候准备准备。”陈陨说道:“据可靠消息,你的戏份那是真的没有多任何多余的艺术加工,也没有被人恶意的删减……我可以肯定,这一次你肯定能火!”

“首映式?”君骏说道:“不太想去……”

“这次你必须去。”

君骏虽然觉得这很无聊,不过首映式什么的他也是第一次去,去去也无妨。毕竟他可以感受一下什么是首映式,以后如果有与娱乐圈相关的剧本就能派上用场了。再说了,他还是第一次进电影院看电影呢。于是君骏也就不再拒绝,说道:“那好吧。”

陈陨这终于松了口气。

很快就到了电影《青涩盛夏》首映式了,君骏穿上了公司特地为他准备的礼服,跟着剧组一起出席了。由于他只是电影里面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因此并没有引起记者的注意。他默默的找到座位坐下了,然后就开始安静的观看电影。

电影院的屏幕是放大的,于是所有人物都变得特别的大,连带着他们的表情和动作也被放大了。君骏坐在前排,看着如此巨大的屏幕,有点……不太舒服。陈陨靠着公司的支持也获得了一张票,他坐在旁边原本很认真的在看电影,但是他忽而觉得旁边似乎有些异样。

陈陨转头,然后他就看到君骏的手臂正支着座椅的扶手,用双手捂着脸。陈陨觉得君骏这行为有些奇怪,于是悄悄问道:“君骏,你不舒服吗?”

君骏闷闷的回答道:“没。”

陈陨听着君骏这声音觉得更加不放心了,他关心的看着君骏。这时候大屏幕里突然闪出了一道亮光,陈陨凭借着那一道白色的亮光看清了君骏此时的模样,然后他觉得特别的稀奇——君骏他的脸和耳根都红通通的!特别的娇羞!

那样子可爱到爆!

陈陨拼命压制自己尖叫出来的冲动,然后用一种特别古怪的语气问:“你到底是怎么了?”君骏真的是超级可爱!好可爱!好想尖叫!

君骏:“……”

陈陨忍不住追问:“到底怎么了?”

“这演技……太让人害羞了reads();[红楼]奉旨成婚。”君骏小小声的说道。

虽然君骏的声音非常小,小的几乎听不清楚,但是陈陨依旧听到了。他愣了愣,没想到君骏会因为这种事情脸红,于是他说道:“现在人的演技都是这样子,都走的浮夸路线。不过君骏你和他们不一样……”陈陨开始忧虑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买一本《心理辅导》之类的书籍。

原来经纪人还需要做心灵辅导之类的事情啊。

“我在说我自己的演技。”

“……”

“七分钟六秒的时候,我眨了眨眼睛。十二分五十一秒的时候,我的小指有多余的动作——抖了一抖。二十分三秒的时候,我的耳根红了。四十分一点五秒的时候,我的左脚往前了一小步。六十九分六十一秒的时候,我吃东西的顺序错了。九十九分五十一秒的时候,我的眼睛睁开的弧度比平常小了1mm……”

陈陨目瞪口呆:“……”

——这是神!

“噗!”

明明君骏和陈陨的讨论声已经很小了,但是似乎依旧被人听到了。君骏茫然的抬头东张西望了一下,就只看到坐在他前面的方影帝似乎弯了弯腰。只是因为电影院座椅的设置问题,君骏就只能看到方影帝的头动了几下,并不能确定发出笑声的人就是方影帝。

不过无所谓了。

君骏将注意力放回到电影里,这一次体验让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到电影院看大屏幕了,因为大屏幕会把所有人放大,连带着演员的表情和动作都放大了,一些平常看不到注意不到的微小的东西在电影院里就能够看到了。

君骏通过这一次观看大电影,再一次清楚了自己现在的演技水平真心还不够完美,还是存在太多的瑕疵了……

陈陨沉默的看着误入歧途的君骏,并不打算去纠正什么。因为他很清楚现在无论自己说什么,就算自己说的是对的,他也没有办法说过君骏那个小固执。君骏什么都好,就是在对演技要求太严格了。

结果一部电影看下来,君骏只想马上回家面壁思过。

只是电影结束之后,并不代表首映式结束,参加的人纷纷被记者围住了,询问观后感什么的。就连君骏这个走到远处的小演员都被一个记者围住了,君骏这算是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他有点很新奇的感觉。

然而围住君骏的这个记者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再说了他也并不是真心想要去采访君骏,只是他想去采访方影帝那些主演的时候,别人恶意的从圈子里挤出去,然后推到了君骏面前。他眼神鄙视的看了看面前虽然长相俊美,却一点儿名气都没有的演员。

见已经没机会再杀到影帝面前了,记者再一次嫌弃的看了君骏一眼,然后恶意的问道:“我记得你是电影里面那个同性恋,所以你也是同性恋吗?”既然拿不到方影帝的头条,那么他就爆一些更厉害的东西!

哇哦。

君骏扬眉笑了。

旁边陈陨慢了一步,没能成功的阻止记者发问reads();主人总是不听话。他瞬间着急了,这是君骏第一次面对记者……他居然忘记了要给君骏预先突击一下这方面的知识!而且这一上来就是这么凶残态度如此恶劣的记者。陈陨立刻摆出了一副恶人的姿态护着君骏,想要把这个不怀好意的记者推走。

但是他才刚想要向前护着君骏,他还没来得及行动,就看到原本挡在君骏面前的记者被人狠狠的掀翻到地上了。那砰的一下,声音大的脸陈陨都替对方感到疼了。这殴打记者……陈陨立马去看君骏,脱口而出:“你进入武林高手模式了?”

君骏诚实的回答道:“并没有。”

“那就是‘意念杀人’模式?还是说‘隔山打牛’模式……”陈陨碎碎念着,无论是哪一个模式都不好,这对记者动手了,那就相当于得罪了一整个杂志社,然后……天啊!难道君骏还没有红起来就要先被黑吗?

“很遗憾,我还没来得及调整自己的人设。”君骏回答了陈陨,然后他抬头看了眼戴着墨镜,穿着一身休闲服的青年……以及对方脖子上的那一圈抢眼的棕色皮圈。君骏很轻易的就认出了面前这位青年是谁。

——余歌。

此时的余歌是一身黑色休闲服的打扮,虽然是休闲服,但是那布料却非常的考究。而且余歌身上明明不过是一套休闲服,却给人一种是死神套装的感觉,他整个人面容森冷的立在那儿,再加上一身黑,简直就是黑罗刹。余歌眼神冷漠的看着被他踹翻到地上的记者,不屑的说道:“挡道了。”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那些记者注意到了余歌的存在,至少有一般的记者都激动起来了——这里分明是《青涩盛夏》,是方影帝剧组的首映式,然而余影帝出现在这里了,而方影帝和余影帝向来不合……这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头条!

于是记者团开始骚|动起来了。

“余影帝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余歌你是来看方影帝演出吗?”

“……”

“余影帝你脖子上的那个是皮带吗?”

“用皮带来当饰品这是最近的时尚流行,还是给皮带代言做广告呀?”

“余影帝,你脖子上的是狗圈吗!?”

“……”

这里围着的除了记者之外,还有不少的狗仔,他们一看到这样的头条新闻,于是纷纷的冲上来,有的要采访方影帝,有的想要采访余影帝,总之场面非常的混乱。与此同时还有蹲守在这里的粉丝也暴动了,他们看着自己喜欢的明星被记者围攻,纷纷上去支援。而陈陨在场面骚乱起来的那一瞬果断的抓住了君骏的手,然后冒死护着君骏走出了人海。

他这一次肯定做的非常棒!

陈陨一边这样自我赞扬,一边低下头对着君骏说道:“我安全的把你救出来了。”然而他的话才说完,整个人就僵住了。只见他护在怀里的是一个身形与君骏差不多的黑衣青年,青年板着一张方脸面无表情的看了陈陨一眼,冷淡的感谢道:“谢谢。”

陈陨立马抬头看着已经被记者和粉丝淹没了的战场,瞬间绝望了。

——君骏啊reads();嚣张痞妻之劫尽天下!

被陈陨呼喊着的君骏并没有如陈陨所想的那样被人海淹没了,相反他现在正呆在一个相当安全的地方——洗手间。这会儿大家都在外面躁动,于是洗手间就空出来了,显得特别的安全和安静。

君骏本来是顺着人流这么走着的,他也想要跟着陈陨走,但是当他想要找经纪人的时候,却发现陈陨已经被人海淹没了。于是他就看到了旁边的洗手间,他想起自己刚才看了两个小时的电影加一个多小时的开幕仪式和主持人环节,现在正想解决一下生理问题。于是他就这么自然的进入了洗手间,他刚小解完,正在洗脸的时候就听到门咚的一声被人撞开了。

一个宛如全身漆黑的青年走了进来,他一头乌黑的短发凌乱而带着几分狂乱的感觉。双眼含着凶光,锐气逼人。青年无疑是俊美的,然而他的俊美带着强烈的攻击性,让人只敢远观而不敢亵玩。

君骏看着一点儿都不显狼狈的余歌,挑眉:“好久不见。”

——总觉得今天的余歌好像特别的狂躁。

余歌冷冷的看着君骏,他抿了抿嘴,然后他高冷的开口说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君骏无辜的摊了摊手表示无辜,他回答道:“我今天什么都没做。”他今天可乖可乖了,除了在剧组演戏,就一直乖乖的参加首映式然后看电影,一点都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这么想着,君骏突然就心痒了。

他的演技癖要发作了。

“解开。”

君骏眨眨眼,茫然的反问:“解开什么?”

余歌咬咬牙,说道:“不管你对我做了什么,只要你现在把我这个东西——”他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那一圈皮带,继续说道:“把我这个东西解开,那么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原谅你,否则——”

被威胁了呀?

君骏微微一笑,重复他的话:“否则怎么样?”

“我要你下地狱。”

君骏叹了一口气,他淡淡的说道:“你怎么总是这样爱逞口舌之快呢?这习惯可不好呢。”余歌现在这个模式,简直就是逼他跟他对着来呀。不过话说回来,余歌他难道还没退出角色吗?不然为什么他还带着那个皮带啊?

不过这样硬骨头的角色可是很难找的,不行了……他实在是想要演戏。尤其是刚才看电影发现自己的演技原来还存在这么多不足之后,君骏现在满心满眼的都是想要演一发,非常非常非常的想要演戏。

君骏抬眼看了看余歌,他重点关注了一下余歌的脖子。其实刚看到余歌还带着那个皮带的时候,君骏也被惊到了。

对君骏来说,上次他和余歌在金辉发生的事情不过是一场戏,入戏出戏,事情就过去了——一幕终了。就算因为一些问题变得难以出戏,但怎么说余歌也是一个演技经验丰富的影帝,过几天大概自己就能走出来。

结果……

君骏并不关心余歌走不走得出来,不过既然对方还没走出来,那么就方便他们按照上次的故事继续进行下去了。不过,当然君骏看到余歌脖子上的皮带下的一圈红痕之后,他愣了愣,然后说道:“你当真解不开吗?”

余歌心中满是狂躁,但是语气却意外的平静:“这是因为我愿赌服输reads();重生之养鬼系统。”

君骏笑了——这回答。

将皮带长期圈在脖子上确实不太好,而且这个皮带是君骏从金辉里跟人要的——小罗已经把皮带送给他了,质量到底是差了一点。粗、重、厚……绕了几圈圈在了脖子上,变得更加的累赘了。

于是君骏伸手去解开皮带,而这期间余歌表现的非常的温顺,之前身上那种躁狂而阴冷的气息瞬间不见了,整个人变得平和而温柔,简直不像是余歌了。不过余歌自己并没有发现自己这点变化,他就感觉到脖子一松,然后有种巨大而莫名的空空落落的感觉从心里头涌出来了。

君骏取下了皮带,这才真切的关注到余歌脖子上的情况。

那条皮带的质量真心一般,取出来的时候发出了一点点的异味,虽然说被一层清淡的香水遮掩了,但是那点味道认真闻还是可以闻到。据说是纯牛皮而制成的皮带,但是上面的皮已经有些裂开了,看着是因为经常泡水而破坏了它的皮质。而余歌的脖子也不仅仅是有红痕,甚至有些划伤和淤青了。他脖子上的一圈狼藉,几乎要让人误会他曾想不开上吊过。

君骏:“……”

——心情突然有点复杂。

原来余歌是这样敬业的一个演员啊……君骏感慨着,然后就想着既然这样自己也应该全力以赴,一次性将这样荒唐的剧情过完,这样余影帝也就能够退出角色了。虽然君骏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很违和、非常的奇怪。

比君骏心情更复杂的是余歌,他突然整个人都变得茫然起来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巨大的失落感一直缠绕着他,从他心底直到他的脑海,然后充斥了他全身。他忽而转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皮带确实已经被取下来了,那个让他最近饱受嘲笑的皮带真的被取下来了。

但是……

无比的失落。

镜子里的自己依旧英俊潇洒,但是却让他觉得无比陌生。脖子上的痕迹虽然看着骇人,但是他却一点没觉得可怕。只是他觉得自己脖子上……少了件东西。而不仅仅是脖子上,他觉得自己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

君骏注意到余歌一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手中的皮带。

君骏闭了闭眼,准备一次过将这样□□play似的剧情过完。然而还在他快速的思考着剧情大致发展方向的时候,忽而听到了余歌的声音。

“你要负责。”

君骏睁开眼,看着余歌:“嗯?”

余歌用这种让人难以发现的颤然而不安的姿态,故作镇定以及高高在上的看着君骏。同时他的姿势又透露出一点点的奇怪,他的头一直微微垂向君骏,从后面看有一种……弯曲头颅臣服的错觉。

“你将我的脖子弄得伤痕累累了。”余歌说道:“所以你必须负责。”

在这过程中君骏已经思考完整个剧情的大致流程了,他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然后进入了角色。“你这样用着一副丧家犬的样子看着我,真是惹人怜爱呢。”君骏勾唇,用手指圈着皮带在手中转动着,悠悠然的说道:“可是,我对你不感兴趣了reads();红楼之林姑姑。”他并没有直接回答余歌的话,而是漫不经心的说着自己的话。

余歌的瞳孔骤然紧缩。

君骏转动着皮带的手指微微一动,然后旋转在指尖的皮带就飞了出去,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直直落入了垃圾桶。君骏拍了拍手掌,轻轻松松的说道:“你可以走了,我已经不需要你了。”

“你解放了。”

“开心吗?”

原本君骏打算直接转身就走,干脆利落的结束这样的剧情,只是当他不经意的又看了余歌脖子上的那一圈红痕,然后他脚步顿了顿。他是不是需要给他找点纱布比较好呢?不过他对医疗方面的不太在行……君骏原本是在思考着余歌的事情,只是他忽而走神了一下,想到了自己下次也许可以挑战一下医务人员那样的角色。

他还真没有尝试过医生啊护士之类的角色呢。

开心,又给自己找到了新的方向了。

除了医务人员,他还可以尝试一下厨师、快递小哥……甚至是作家之类的角色?君骏觉得自己今天没拒绝来首映式实在是太好了,因为他的视野再次拓宽,不再是之前没注意到的角色现在都注意到了。虽然说这些小角色不一定是主角,但是他这样多参与一下,增加经验也好。

他现在就是在小方面有很多的不足。

君骏的思想已经越跑越远了,然后他就这样非常自然的遗忘了余歌,然后转身就出门了。本来在君骏心底里,他也就只是想要和余歌完结一个人设戏而已,刚才他们已经演了一个结局——主人放弃了那一只高傲的狗,然后那只狗就获得了自己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自由。

这个结局很完美了,虽然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是个杯具,不过就君骏个人观点,再结合余歌的想法,想必这就是他们俩想象中的完美结局吧。毕竟余歌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极度渴望自由的角色,得到自由也就等同于完美的结局。

君骏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于是他脚步轻快的离开了,快乐的准备奔向明天,殊不知身后发生的事情。

当余歌的保镖,那一群黑衣青年匆匆的找到他的时候,却看到他们那目空一切,总是显得高高在上傲气凌人的雇主正双膝跪在地上。旁边有一个洗手间专用的垃圾桶,里面还算干净,只有几块纸巾。

其中为首的那一个黑衣青年愣了一下,他正想上前,然而才抬起脚步就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息似得猛地后退了好几步。接着他注意到雇主余歌的眼神被藏在了过长的刘海下,明明暗暗的叫人看不清楚。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可以知道他的心情有多么的糟糕。

……又多么的危险。

余歌的手里紧拽着一个棕色的皮圈,那个皮圈上面已经沾了一点点的污渍,看起来也不好看,满是折痕。但他就这么死死的抓着,手背上青筋暴突,甚至是连手上的皮圈也被抓的变形了。

然而让人觉得最可怕和恐怖的并不是他这样异常的举动,而是他狠狠地咬着牙关,俊美的面容都有些变形了。他的牙齿微微的厮磨着,两个犬牙在灯光下发出刺眼的凶光,同时,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阵类似咆哮的声音。

宛如失了缰绳而即将暴走的狂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