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47

贺一络走着走着,回头看了一眼。

大高个孟风行刚参加马术比赛,人也没立刻走,站在谢容笙身边,给她搭了一把手。

走远了一些,宋蝶才又开口向姚玉楼打趣。

“人叫你带人去医务室,”她问道,“你干嘛不带啊?”

“不熟。”姚玉楼回答。

熊久的脑子还有些短路reads();国师太绝色[系统]。

“啊?”他问道,“医务室不熟啊?”

陈梦:“噗……”

姚玉楼:“……”

宋蝶哈哈笑着:“不熟你干嘛扶人家。”

“当时刚好在她边上。”姚玉楼回答。

这人原则,举手之劳,该做的事应该要做。再往下么……大概要看心情。

这么回答了一句,姚玉楼回头看了贺一络一眼。

“9分。”有点遗憾,但是那天晚上的阴霾没有了。大概因为赢了姚林平。

贺一络往前看了一眼。

姚林平跟乔彧,远远走在他们前面。

也没有去凑刚才那个热闹。

“嗯。”贺一络往前迈了一步,跟姚玉楼并肩,“没想到庞家树那么厉害。”

“有人发展平均,有人专攻一项。”姚玉楼说道。语气还挺轻松。

贺一络不由的又抬起头来,往前看了一眼。

“那乔彧那样的算什么?”她问道。

“……”姚玉楼一噎。

“发展平均的……”陈梦回答,“但是他的平均线比人家专攻的还要高。”

现实就是这么残忍。人比人活活要气死个人。

五人一时有些感叹,不由的都在心里面感叹气乔彧的非人类。

没一会,熊久幽幽的问了一声:“那阿络,你呢?”

“……”

众人又纷纷醒觉,非人类这边还有一个。

不说不觉得啊……毕竟平时,同吃同住的生活在一起。

是个普通人啊,平时看着。一点也不仙,偶尔会抓狂,吃饭还挑食呢。特不爱吃绿色蔬菜,难怪身材跟个豆芽菜一样。

“……”贺一络在伙伴们的注视下默默的低下了头。

她不是骄傲,她这是有点心虚。

她的确非人类,她是重生人类。

地球真可怕!竟然会有重生人类这种生物!

晚上围棋决赛,贺一络没去看。没去也能知道结果。

成绩一出,教室里就传遍了。

“乔彧!”“乔彧十分。”“乔彧又赢了。”“乔彧又tm赢了!”

大家议论纷纷reads();重生之天籁(GL)。

“乔彧可是第一个拿到三十分的。”

“不知道会不会是唯一的一个?”

“不会的,我们不还有贺一络吗?”

“贺一络,你可要加油啊!”

“你也拿个三十分吧!”

几句加油都没有什么嘲讽在里面,是真心实意的。完全都没有在意什么5%不5%的。毕竟三个满分什么的,听上去很燃啊。

虽然不大容易,但是贺一络……就只差一个十分了啊。说不定可以做到呢。

要真拿了三十分,可以出去跟人吹牛,我们班贺一络什么什么的……

倒也算不上是集体荣誉感。人么,总喜欢拿身边人来举例。跟厉害的人扯上一点关系,显得自己也很厉害的样子。

“你是要成为海贼王的女人啊!”班长萧正手里拿着一本《海贼王》,一本正经的对贺一络说道。

贺一络:“……”

什么鬼,这是又要来一个中二少年了吗。

不过,在这么热闹的情况下。最中二的少年骆荣也没有说话。

今晚围棋乔彧第一,第二名是王常酒。

总分排名也是这两个人打头。

乔彧30,王常酒26。

对他们俩来说,三个项目完成,特长赛已经结束,可以好好的休息一阵子了。

星期六。特长赛第六天。

兴趣拓展课程取消。

上午的项目是书法。跟国画那一场一样,比赛过程不公开,最终作品公开。

下午是象棋比赛第一轮。

贺一络握着笔袋跟宋蝶陈梦一起去食堂吃早饭。

宋蝶跟在她身边,大大的大了个哈欠。

“所以你睡着不就好了。”贺一络对她说道,“待会我叫你起床,一醒来就能知道成绩,多好。”

“哪还睡得着啊。”宋蝶嘟囔。

早上听到一点动静就醒了。贺一络考试,她却比她更紧张。

此时食堂里人不多。

今天不用上课,不参加比赛的孩子有一部分回家了。

现在这个时间在食堂出现的,大部分待会都要去书法室。

三个人坐在桌边吃饭聊天。

“多吃点。”陈梦对贺一络说,“有力气reads();[综]红发与虚,绝配!。”

“嗯。”贺一络笑着点头。

“荷兰豆?”宋蝶问。

“可以。”贺一络点头。

“豆类的倒是不挑。”宋蝶一边把豆子放到她碗里,一边夸了一句。

这个时候,贺一络放在桌上的笔袋突然被人给拿走了。

“贺一络,”何熏的声音带着笑意响起,“让我看看你的笔呗。”

她这么说着,笔却并没有在她手上。

同样是带着亲友团来的。

她正说着话,她左边那个吊梢眼的姑娘已经三下五除二的扯着绳子,把笔袋给拆了开来。

笔袋里插着两支毛笔。

“这是什么笔?”那姑娘一边好奇的问着一边把笔给抽了出来。接着手一滑,两只毛笔就都滑进了陈梦面前的那一碗咸豆腐脑里。

“啊!”陈梦跟宋蝶低低的叫了起来。

刚才两人还在争论,甜豆腐脑跟咸豆腐脑到底哪个比较反人类。

觉得豆腐脑不咸没办法吃的陈梦,这一秒却不由的就站了甜豆腐脑。

因为甜豆腐脑……起码不会把酱油沾到毛笔上。

她一边站起身一边把毛笔抽了出来。

黑的白的糊在毛笔上,那叫一个精彩。

谢容笙跟楼重重两人走进食堂,听见动静,直接走了过来。

“怎么办?”陈梦提着笔,满脸着急的看向贺一络。

“没用了。”贺一络回答。

“哎呀对不起。”那姑娘手里还拿着笔袋,看向贺一络,一脸的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贺一络你放心,我一定赔给你。”

说要赔,可没说什么时候赔。但是比赛,可没多久就要开始了。

书法比赛选手可自带毛笔,因为字体不同,选用的毛笔也不尽相同。

贺一络平时写字惯用这两支狼毫笔,哪里想的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宋蝶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你们分明就是故意的!”她怒火上头,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得罪不得罪的事了,指着鼻子就骂,“你们要不要脸啊?”

贺一络只好也站起来。对面这几个,的确是挺不要脸的,但是吵也没有用。

她往前走了几步,把宋蝶拦在了身后。目光看向了何熏:“比赛规则上有一条说,恶性干扰影响竞争公平性的,会被取消比赛资格,你应该知道吧?”

“怎么啦?我们又不是故意的,”何熏心虚一秒,就又趾高气扬,“又不是我弄坏你的笔,”一指身边的姑娘,“她又没有参加比赛reads();我家夫君是反王。”

“……”贺一络弯了弯嘴角。

正要说什么,谢容笙插了进来。

目前这状况一目了然,贺一络没了笔,没有笔就没办法比赛。这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贺一络,”她对她说道,“我带了三支笔,可以借你一支。”

一边说着一边把笔袋打了开来,让她挑。

何熏瞥了一眼,切了一声:“她用狼毫,你用羊毫。你想借她,她倒是能用。”

羊毫柔而无锋,适宜草书,狼毫性质坚韧,适宜楷书,兼毫柔中带刚,适用广泛……一般来说,看到笔,大概就能猜到拿笔的人今天要写什么字体。

但那也不是绝对。练到了后来,随意挥洒,什么笔都是能写出自己想要的字体的。

不过羊毫狼毫,一软一硬,甚至还有长锋短锋之说,不是用惯了的,总也有个称手不称手,适应程度的问题。

何熏这话不假,谢容笙一时也没了办法。

“狼毫……”一旁又插了个人进来。

罗非,宋蝶班里的。之前国画那一项拿了第二名。

他手里拿着一支狼毫笔,递给贺一络:“借你。”

贺一络一时有些发怔。出手相助很感激,但往日里好像并没有交情。

“你凑什么热闹啊?”何熏身边的另一个姑娘问。

罗非看也不看她,仍然保持着那个递笔的动作:“希望有场正当的比赛而已。”

不正当的这边只有一个。

何熏看了看谢容笙,又看了看罗非,有点气急败坏:“你们一个个的,都帮着5%出头,可真出息啊!”

楼重重想也不想的就顶了回去:“连5%你都要使绊子,你更出息。”

这样的场面,让贺一络感觉略微妙。

不过现在并不是感慨的时候。

“你待会写什么字体?”她朝何熏问道。

“干嘛?”何熏一怔,然后朝她瞪了过去,“关你什么事?”

“怎么?”贺一络笑了笑,“没胆说?”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激将法不中也得中。

何熏咬了咬牙:“行草……怎么着,你还想……”

“谢谢。”得到了答案,后面的话没必要再听,贺一络向罗非道了声谢,接过了谢容笙手里的那支羊毫,把自己的笔袋也拿了回来。她把毛笔□□了笔袋,然后才抬起头,重新朝何熏看去,“放心吧,我不会去跟学生会告发你。我只要……”她晃了晃手里的笔袋,“赢你就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