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46

“靠!”庞家树靠了一声。

原本靠在沙发上打盹的王常酒,愣是被他给吓清醒了。

“贺一络第一。”庞家树接着说道。

“……”王常酒更清醒了一些,微微坐正了身子,重复了一遍,“第一啊。”

庞家树握着手机,脸上的表情不是太好。

倒也不是生气,看着像担忧,也有点心疼,反正不太高兴。

王常酒看着他,懒洋洋的问道:“怎么,赢了何熏所以不开心?”

庞家树一怔,有点惊讶外加不好意思:“你怎么知道的?”

我对何熏有意思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常酒没有回答,只是给了他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这么明显的事情,智障才看不出来好吗?

“我靠!”同一幢楼的另一间宿舍里,有人发出了同样的感叹reads();网游之我当大神那些年。

姚林平握着手机,那么感叹着,有点兴奋。

“出结果了吗?”乔彧淡淡的问道。

“是,”姚林平不待细问,就接着回答,“贺一络又一个十分。”

“……”乔彧点了点头,继续看他手里的棋谱。

“不一般啊这家伙。”姚林平称赞道。

自我感觉关注贺一络的时间还挺早的。

从那个时候直到现在,贺一络一直都在让他出乎意料。

庞家树不开心归不开心,榜单还是要及时更新的。

目前为止,参加了两项,均拿到了满分的唯二的两个人。

总分排行,从上往下,第一乔彧,20分。第二贺一络,20分。

宿舍微博微信,统统热闹。

“贺一络怎么会这么厉害?”

“她妈妈是钢琴老师?”

“所以假如她书法也拿了满分,那是不是要多亏了她爷爷是个书法家?”

“真能忽悠。”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楼上的请严肃起来,这个趋势,贺一络真的很有可能书法也拿满分。”

“谢容笙输贺一络,何熏输谢容笙,场面不错。”

“家族精心培养,结果输给5%,真够丢人的。”

“你这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了。”

“就是,贺一络两个满分,姚玉楼一个九分,你自己去算一算这句话得罪了多少人吧。”

“也该来个公开演奏,让我们听听看她到底弹的有多好吧?”

“那机会可有的是。”

“同参加了钢琴比赛,想说贺一络弹的是真心好。”

“贺一络还有一项书法,谢容笙能不能挽回颜面?”

“我对我谢女神信心满满。”

“站贺一络……坐等奇迹出现。”

“她为什么这么强?”

“因为她是我们四班的。”

“噗……什么鬼!”

“哟,玩起集体荣誉感了?”

“啧啧,人心不古啊。”

四班骄傲贺一络已经回到了宿舍reads();电竞之巅峰女王。

“你真是的!”宋蝶冲到了她的面前,看着像是迎接,脱口而出的却是抱怨,“我们俩等的都快急死了,你好歹微信上先报个信呀!”

“报什么信,”贺一络笑道,“我还不知道结果呢,”她看向陈梦,“我第几?”

他们一个个的弹奏完毕。老师们还得整理分数呢。

出了演奏厅往回走,分数统计再交给学生会来公布。

路上她又没刷微博,所以的确是宋蝶她们知道的要早一些。

“第一。”陈梦回答。

贺一络哦了一声,点了点头,倒没有太多惊讶。

陈梦现在是淡定了。一淡定,很多忽视的细节就浮上了脑海。

其实……她有听过贺一络弹琴啊。赢过谢容笙……也很正常嘛。

但人就是这样了,没有出结果时,永远也不敢这样肯定。

“真牛啊!”宋蝶拍了拍贺一络的肩膀,又想要给她生猴子了。

“走吧。”贺一络笑起来,“去教室了。”

在教室里,贺一络终于感受到了来自同班同学的友好。

在射击比赛之后,大家其实就对她不错。不过那个时候,惊讶好奇还是多了一点。

到了现在,终于平等友好。并且在那友好里,还掺了一点点崇拜。

两个满分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学生会她的确有一争之力。

这个人,是有可能会进入学生会的人啊。

待价而沽的道理大家都懂。

再讨厌她的人,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找她的麻烦。

超顺心的。

顺心中,贺一络突然发现骆荣似乎已经好几天没来纠缠过她了。

仔细算算,大概是射击比赛之后?

看来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但她当然不会去安慰他。在这种时候还是狠心一点比较好。

骆荣的确受了打击。

射击的打击还没平复,钢琴的打击接着来。

两项满分。现在学校里两项满分的能有几个?

那是能跟乔彧相提并论的程度。

在这一刻,他终于又承认乔彧很厉害了。

另外,也想起来贺一络对他说的那句话。

“我挑男朋友,不会挑比我差的。”

赌约不过才刚刚进行到特长赛,甚至特长赛才进行了一半,他就蔫了reads();落神赋。

在成绩的示威下,骆荣中二不起来了。

傍晚的比赛是围棋。据说这是乔彧的拿手项目。今晚第一轮他全胜晋级。

“特长赛他大概会拿满30分吧。”

大家纷纷议论着。

“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啊。”

“他是乔彧嘛!”

虽说投胎是项技术活。但乔彧,用他的才华跟修养,为自己的人生做了精美注释。似乎可以脱离乔家。

此时此刻,让大家仰视着的,仅仅是乔彧,这么一个人。

星期五。特长赛第五天。

中午是马术赛,公开。

晚上围棋决赛,公开。

贺一络他们去看了马术比赛,因为姚玉楼有参加。

场地很大,远远的其实看不是太清楚。

只见到人在马上,操纵马匹技巧得分,挺帅。

女生也有参加。

比较突出的是楼重重。那道人影也是英姿飒爽。

谢容笙来给她加油。在观众席上坐到了贺一络的身边。

之前她对贺一络的态度就不错,一场钢琴比赛,更加惺惺相惜起来。

“你们来给姚玉楼加油的吗?”她先跟贺一络搭话。

“是。”贺一络笑道,“不知道那个家伙能拿到第几名。”

谢容笙远远的张望了一眼,中肯道:“应该会有个不错的成绩的。”

贺一络也不讨厌她。虽然她不是个太多话的人,倒也找了话题,不冷落谢容笙。

“你的骑术应该也不错吧?”她问道。

“我嘛……”谢容笙笑道,“勉勉强强,比不上重重。”她的目光远远落到了楼重重身上,“没有她胆子大,其实每次骑马,都会有点害怕。”

贺一络噗哧一笑:“我也是。”

虽然没骑过几次,阴影还是留下了不少。

所以她们俩,现在只能在看台上看着。

今天的这场比赛,姚玉楼赢了姚林平,但却不是冠军。

冠军是庞家树。

这个答案,让人非常的意外。

“我去……”宋蝶感叹,“那个小子……”

言语里有些不满reads();情敌非要我负责。心里的确是对这个口无遮拦,造谣生事的小子没啥好感。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啊……”贺一络感叹。

对这个万万没想到的结果,也是有点遗憾。

谢容笙在一旁笑起来。

庞家树10分,姚玉楼9分,姚林平8分,孟风行7分,楼重重6分……

这一项的竞争,其实也很激烈啊。

比赛结束了,人员逐渐散场。选手区那边,好像出了点情况。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看到大家围到了一起。

“怎么了?”宋蝶问道。

“不知道啊。”陈梦回答。

贺一络皱起眉:“会不会是有人受伤了?”

谢容笙立刻露出了担忧的表情:“过去看看吧。”

熊久:“……”

自从谢容笙在附近坐下,他就丧失了语言能力,变成了一块僵硬的木头。

不过行动力还是有的。见贺一络她们动身,他也默默的跟上。

等贺一络他们到了事发地点,人群已经散开,没剩几个人在那里了。

的确是有人受了伤。

之前比赛时用力太过,腿有点抽筋。楼重重下马时没站稳,崴了脚。

她皱眉站着,身边姚玉楼正扶着她。

看到这一幕,宋蝶的表情立刻有些微妙。朝贺一络陈梦各扫了一眼,想要寻求共鸣。

不过后两者的情绪都不会像她这样外露。甚至贺一络的脑海里还冒出了一个念头——这货不去跟庞家树当记者真是可惜了了。

庞家树也在场,刚拿了冠军红光满面的样子。

“伤的重不重啊……”他说道,“去医务室看看吧?”

楼重重嗯了一声,扬起下巴对姚玉楼说:“那你扶我去医务室吧。”

姚玉楼没听见似的,见谢容笙走过来,就把楼重重的胳膊交到了她的手里,然后招呼贺一络她们:“走吧。”

贺一络:“……”

楼重重:“……”

宋蝶刚才的微妙表情全面收敛。心里一声感叹,丫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贺一络是觉得,就这样走好像不大好。

谢容笙朝她笑了笑给大家解围:“你们先走吧,这里有我就可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