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45

贺一络的钢琴是从小学的。

她的家世,放在荣华是很不够看。但在普通人当中,小康以上,还算不错。

有余力,父母当然希望她能有点才艺。

感觉上女孩子有点才艺,气质能好上一些。

跳舞啊画画啊钢琴啊,小的时候,贺一络被轮番的丢去见识过reads();天道之宰。

她算是个好学的孩子,但也不是对任何东西都感兴趣。

到了最后,一直学的也不过是钢琴这一项。

就只是学,按照父母老师的的安排去考级。

级别是不错,但要说有多热爱,那并没有。

到初中里,忙着学习,练琴就更加没了从前的勤勉。

一个接一个,在何熏之后,又有好几位登上舞台去演奏。

演奏厅里流淌着悦耳的钢琴声。那声音流畅又熟练。

可是贺一络在想,这里有多少人,是真的热爱钢琴呢?

应付跟喜爱。投注的感情不同,听上去的感觉,多少也都会有些不同吧。

她自己,喜爱钢琴吗?

她觉得,她是喜爱的。

高中里重新对钢琴燃起热情,是因为……

“八号。”评委老师们给七号打分完毕,叫了下一号。

谢容笙站起身来。她是八号。

美人缺不了气质。大概因为学过芭蕾,她仪态很好。

天鹅一样优雅的走上了舞台,在签筒里抽了签,然后走到钢琴前,坐了下来。

响了一串音,大家立刻知道她抽到了什么。

《土耳其进行曲》,很活泼的一首曲子。

签筒里都是名曲,但凡练琴,都不会感到陌生。

这首曲子……贺一络看着舞台上的谢容笙。

感觉上,曲风跟气质契合会更好吧。

觉得自己今天,也很有点运气。

假如何熏抽到这一曲,而谢容笙抽到了《月光》,那给她的压力,大概会增加许多。

谢容笙挺着背,颈部仍然优雅的像天鹅一样。

她的手指灵活的敲击着键盘,轻松明朗的旋律不断流淌而出。

贺一络看着她,忍不住陷入了回忆。

令她印象深刻的谢容笙的一次弹奏,是在高中毕业典礼上,当时她弹的是《卡农》。

原本就是个伤感遗憾的故事。在离别时弹奏,更添忧伤。

谢容笙的技术无可挑剔,那一场,尤其令人动容的是她投入其中的情感。

不懂钢琴没有关系,不懂她弹的是什么也没有关系。

她想要表达的情绪已经很准确的传递给了大家reads();疯狂农场主。

委婉乐声流过,给每个人的心里都留下了些沉甸甸的东西。

对未来的无措,对离别的不舍,对逝者的缅怀……

所以音乐,所以钢琴是这样啊……

这是贺一络当时的感悟。

摸着胸口,眼里包着一圈泪,莫名被感动到。

伤心到说不出话,唯有用音乐来表达。

突然之间,重新对钢琴燃起了热情。

所以说,钢琴音乐,就是这样伟大,能给人带来感动共鸣的东西啊。

顿悟了,走心了,她的钢琴技艺一日千里。

虽然谢容笙不会知道这件事。但她心里真的挺感激她。

一直都觉得,能弹出那样曲子的女孩子,一定不会是坏心肠。

不过很遗憾,现在的谢容笙,还不是三年后的谢容笙。没有经历的她,还没有境界。

演奏仍在继续。

这首具有法国风的回旋曲脍炙人口,深受人们的喜爱。

活泼可爱的乐声在演奏厅回响。

前段曲调轻盈,节奏弹性,谢容笙弹的很好。

中段铿锵有力就差了一些。

差别其实很细微。但贺一络觉得,她都能听的出来,评委老师们应该不会听不出来。

谢容笙终究还是优雅太过,该显气势的时候难露锋芒。

贺一络想起来陈梦那个时候说,楼重重为了避谢容笙选择了小提琴。

现在她就觉得,假如这一曲是楼重重来弹,技巧什么的不说,气势一定可以压谢容笙一头。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谢容笙弹奏完毕。

她站起身来,朝舞台下的评委们鞠了一躬,然后施施然的走下了舞台。

目光不由的也朝贺一络飘了过去。不过并没有什么恶意。四目相对时,她朝她笑了笑,说了声加油。

座位上何熏看到这一幕,翻了个白眼,不屑的哼了一声。

比赛继续。演奏继续。

目前来看,谢容笙暂时最高水平。

“12号。”评委老师再一次叫了号。

终于轮到她。贺一络呼了一口气。坐的腿都有点麻了。

她站起身,走上舞台,跟大家一样,首先去抽曲子。

打开手里那个小小的卷轴,贺一络怔了怔reads();超时空垃圾站。

她突然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好像在这个演奏厅的上空,有一只无形的手,按他的心意,操控着演奏厅内的一切。

可是做这样的安排,他的心意是什么呢?

贺一络把曲子卷好,重新放回签筒,然后朝钢琴走了过去。

黑的白的琴键。朴实无华。

就是它,可以表达快乐,可以表达忧伤,可以表达悠然,可以表达愤怒,似乎还能令人死亡……

当然那个传说,贺一络并不能确定真假。

她坐了下来,手指轻触琴键,它们好像有了自己的生命,活泼自在的在琴键上跳跃起来。

音符一出,谢容笙跟何熏也都怔了一怔。

贺一络她抽中的曲子,也是《土耳其进行曲》。

谢容笙一怔之后,立刻恢复了平静。

好巧,她觉得。但是今天抽中了同一曲的,倒也不止她们两个。

何熏一怔之后,有些喜悦。

一样的曲子,她们俩之间必然会分个高下。这对她来说,或许是件好事。

轻盈活泼,贺一络的弹奏行进在第一段。

她已经静下心来。

她要赢。她会赢的。

那一只无形的手,心意或许就是想要她来证明,她赢,靠的不是运气。不是谢容笙何熏选了不合气质的曲目,而是她的确有赢她们的实力。

带着坚定的心,进入到了乐曲中部。

这一乐段是富于东方色彩的明朗而又雄壮的进行曲,主题音调节奏气势雄伟,令人豁然开朗。

刚才就是在这一段,谢容笙少了一些锋芒。

谢容笙跟何熏,说到底都太过自我了。

进行曲优雅还怎么能叫进行曲。月光幽静怎么能露锋芒。

自我难以跟曲目契合,就成了瑕疵。

说到底她们弹钢琴只是在弹钢琴。就像以前的她一样。并没有发自内心的去感悟和理解。

何熏喜悦没过一分钟,就喜悦不起来了。

差距她听出来了。

同样的曲子,刚才谢容笙弹的时候,她只是觉得还不错。并不会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强烈的情绪共鸣或者说是画面感。

好像真的有一群土耳其士兵,排着整齐的队伍,穿着颜色鲜艳的军装,从她的脑海走过reads();超时空大帝国。壮丽辉煌。

其实一般人也未必会有这样的共鸣,但何熏从小学钢琴,到底也是有些音乐天赋的。

同样感受的还有谢容笙。她抿了抿嘴唇。终于有了些领悟。

钢琴不重要,技巧不重要,是不是比赛不重要,甚至谁在弹奏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曲子本身,是它想要表达的那种精神。

名曲流传百年,每每弹奏,可以感受到作者想要表情的情绪。传承的,就是那一种精神。

说的好像很容易,但是能理解到什么程度是一个方面,能表达到多深刻又是另一个方面。

现在来看,贺一络两个方面都做的很不错。

输了啊。谢容笙的心里冒出了这个念头。

那么简单的曲子,弹奏过可能有上千遍。熟悉又简单,却生生的被拉开了差距。

一点不服气都没有。

虽然之前,因为贺一络拿过一个十分,对她有些防备介怀。但直到这一刻,谢容笙才真正正视了贺一络,把她当成了对手。

今天输了,今天有差距,未必一直输,一直有差距。

她的天赋,还有她的努力……谢容笙没有气急败坏,信心也没有被击垮。

有时候有个对手,未必是你死我活的恶意。也可以是一个促进,共同进步,你我更好。

宋蝶尽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注意力却还是在手机上。

不停的刷新刷新,电量都刷掉了不少。

陈梦没有再制止她。焦躁总是需要一个出口去发泄的。所以她也跟着她刷啊刷的。

在n次的刷新之后,宋蝶叫了出来:“出了!”

什么出了,当然是成绩出了。但是成绩怎样,她却没了下文。

“怎样?”陈梦急促的问道。

“……”宋蝶呆呆看着手机。

一到关键时刻就呆萌!

陈梦俯身过去,直接把她的手机抢到了手里。

荣华高中,一秒前发布的微博。

钢琴赛最终结果:贺一络,10分。谢容笙,9分。何熏,8分……

“阿络又拿了十分……”陈梦喃喃的说道。

“是啊。”宋蝶回过神,一把把手机抢了回来,“你自己不是有,拿我的干嘛?”

陈梦:“……”

手里有手机,也在刷新中。好吧她承认,刚才她自己也呆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