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42

宋蝶严重感受到一双眼睛不够她用。

看贺一络看王常酒,看着这个,怕错过另一个,非常忧愁。

好在王常酒很快就结束射击,出了成绩。

“9.4环……”宋蝶看着屏幕上的成绩,“所以阿络……”

所以阿络要打多少才能赢?她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

“阿络……”熊久的脑子里瞬间就有了答案,不过担心令大家失望,一时就没有开口,没有立刻把脑子里的结论给说出来。

“多少呀!”宋蝶催促了一句。

“那个……”熊久抓了抓头,“9.8环能平局,9.9环才能赢。”

后面几枪贺一络每一枪都打的很好。但因为之前拉开的差距有点大。况且王常酒也一直没有失误。

“9.9……”陈梦喃喃重复了一遍。

宋蝶不说话了。

有些愿望许了也不会实现,说的大概就是眼下的这种情况。

就算叫个世界冠军过来,也不可能稳妥的打个9.9出来吧?

“稳了吧?稳了吧?”姚林平身体前倾,有点紧张的问道。

是没有熊久天生对数字敏感堪比计算机的大脑,但王常酒这一枪打的很不错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乔彧看着贺一络。

不单单是他,全场的目光几乎都投到了她的身上。

之前几枪她都打的很快,这一枪却到现在还迟迟没有发射出去。

十个人里只剩下她。

举枪的样子很帅,一秒不射击,大家的心脏就要被她多吊一秒。

也有人掰着指头算半天算出来了差距。

哎哟,赢不了的啦,故弄什么玄虚。

不过这抱怨没来得及说出口,贺一络手/枪里的子弹就飞了出去。

其实也没晚上几秒,全赖爱因斯坦有个相对论。

大家的目光紧跟着飘向大屏幕。

自动记分牌动了起来,第一行跟第二行位置调换。

贺一络的总分,90.8环,赢了第二名王常酒0.1环。

这一枪,她打了9.9环reads();晚晚相逢不相识。

整个射击场仍旧安静着,大家一直没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神仙?妖怪?这家伙竟然能打9.9环?

然后响起了掌声。

以乔彧为中心,一开始有点孤零零的,然后是姚玉楼。逐渐蔓延,掌声越来越多,最后整个观众席,大家都鼓起了掌来。

不说总分第一什么的,5%也暂时不需要去计较。单这最后一枪的精彩程度,她就担的起这些掌声。

贺一络摘了耳麦,转过身来。见这场面,笑了起来。她微微鞠了一躬,向大家表示感谢。

瞬间掉到第二。王常酒终于不面瘫了。看了看大屏幕又看了看贺一络,他有一点惊讶。

骆荣黑着脸摘防目镜。最后一枪他打了8环。这对他来说可算是大失水准。不过他的名字仍旧在第三位。

贺一络王常酒的环数把他甩的有点远。不过他把第四名甩的更远。

生气也不是因为自己最后一枪打的不好,或者是拿了第三,完全都是因为输给了贺一络。

这种感觉比输给乔彧还要糟糕。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贺一络摘掉防目镜,朝她的伙伴们走去。

姚玉楼伸出大拇指。

“偶像。”熊久一脸崇拜的看着她。

“厉害。”陈梦的脸颊有些发红。激动的。刚最后那几秒有点燃。

“我靠啊!”宋蝶永远是最直接的那一个。她一把抱住贺一络,“阿络我要给你生猴子。”

“嗯……”贺一络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有点为难的提醒她,“你可以,可是我没那个功能。”

“唉,”宋蝶对她的反应很不满,“夸张的手法,你懂不懂啊!”

“分明是拟人吧。”陈梦笑道。

姚玉楼跟上了这个梗:“是拟猴。”

“哈哈……”贺一络被他们逗的笑起来。

“真热闹啊。”姚林平起了身,跟着乔彧一起到了王常酒身边,然后打算往外走。被贺一络他们那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朝他们看一眼。那五个人聚在一起,脸上都带着笑,这个画面,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他有些羡慕。

乔彧也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胳膊往姚林平的肩膀上一搭:“走吧。”

王常酒拿着防目镜走在最前头。

出了射击馆,姚林平才问他:“阿酒,你没生气吧?”

“气什么。”王常酒懒洋洋的回答。那双眼睛半眯不眯的。大概刚才的比赛耗费了太多的精神,他甚至打了个哈欠,“她连9.9都打出来了……只能没脾气reads();现代全才穿古代。”

的确是。

姚林平其实也没什么脾气,就是有那么一丢丢的遗憾。

“最后一枪你要是打9.5环就好了。”他说道。

那样的话,就是并列第一。

他这么一说,王常酒跟乔彧都没搭话。

这种话,只是说说而已。如果什么什么,那就好了。可是哪来的那么多如果。机会转瞬即逝,把握不住,无话可说。

王常酒知道自己今天不在最佳状态,但想必贺一络也是。假如后几枪是她的正常水准,那么前头几枪她根本不知所云。

他这么想着,又打了个哈欠,开始思考下午是什么课,能不能上哪去补个午觉。

贺一络是今天的头条人物。这一点毫无争议。

不论是微博,微信还是现实的生活中。射击第一拿下十分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校园。

“运气好吧?”“狗屎运啦!”

这样睁着眼瞎说的当然也有,但大部分人还是认可。

“最后一枪9.9?这个项目她分明很擅长嘛。”

“小瞧她了,有点厉害。”

也有人发散思维开始担心接下来的比赛。

“钢琴跟书法会不会也很擅长啊?”

“我也报了书法有点担心啊,四班是不是有人说了她字写的很不错?”

担心也没有用,到了现在谁也别想再去更改项目了。

这样的局面,贺一络是觉得……有点烦。

班里面原本对她失去了兴致的同学们,那好奇心蓦然的又燃了起来。

“你的枪怎么打的这么好?”

“你跟谁学的啊?”

“你爸爸真的是射击教练啊?”

属下面这个问题问的人最多。大概因为觉得靠谱,所以流传广泛。

“不是。”贺一络早就想好要怎么回答,“家里有个亲戚很擅长,暑假寒假会跟他去练两把。”

接着有人开始问她,想要射的准,应该怎么做。

在一个领域,跟一窍不通的朋友从头开始聊,这其实是挺痛苦的一个过程。

贺一络好想甩锅。骆荣也很擅长啊你们怎么不去问他。

可惜骆荣今天一张脸比锅底还要黑,贺一络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要招他比较好。

对大家难得的善意的好奇,她今天还是给了足够的耐心reads();异世彼岸。

晚间跆拳道比赛第二轮结束。

王常酒今天挺不走运,中午0.1环之差输给贺一络,晚上抽签又抽到了姚林平。最后败给了传说,明天第三轮只能去争个第三名。

姚玉楼仍然是全胜晋级,九分到手,明天决赛对阵姚林平,或许可以争个十分。

官方微博放出了今天比赛的照片。

贺一络觉得自己挺帅挺满意。

订阅号上学生会考试分数总榜,从高到低给出排名,最高分十分,目前只有两位:乔彧跟贺一络。

据说有人昨天报了小提琴,今天报了射击,可是两项加起来也没到十分,这就有点尴尬了。

星期三。特长赛第三天。

中午的项目是国画。比赛过程不公开,最终作品公开。

傍晚是跆拳道比赛最后一轮。

在不参加比赛的日子,中午的时间,贺一络跟陈梦宋蝶三个人仍旧待在宿舍的书房里看书做题。

乘电梯的时候,宋蝶刷了刷微博,现场直播了一把。

“乔彧又拿了十分。”她瘪了瘪嘴,这个表情在这里可以解释为一种感叹。

“他真的是很厉害。”陈梦也赞了一句。

“第二名罗非,第三名楼重重。”宋蝶继续直播。

“罗非?”贺一络偏头问了一句,“谁?”

名字耳熟,人一时想不起来。

“top8。”陈梦回答。top10什么的根本不想多关注,奈何记性好,看一眼就很难忘。

“我们班的。”宋蝶接了一句。

贺一络点了点头。

宋蝶收起手机,叹了一口气:“赶紧到明天就好了。”

陈梦道:“干嘛?”

“明天是钢琴比赛啊。”宋蝶回答。

“……”贺一络看了她一眼,“干嘛?”

“项目越来越多,分数相加总分也越来越多。”宋蝶煞有其事的回答,“十分都不知道排到哪里去啦。”

原来是关心她的排名。贺一络失笑。

不过今天的确是,大致的看看,乔彧20分,楼重重17分,到了晚上再出一门成绩,王常酒大概也有17分了吧。

其实不用关注太多的人,进学生会,最大的竞争者就是top10。十个人,综合素质都很不错。

不过现在这才到哪啊,完全没必要死盯分数不放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