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40

星期二。

中午吃饭的时候,姚玉楼把昨天贺一络问的那个问题还给了她:“需不需要亲友团去给你加油助威?”

贺一络很酷的引用了他的答案:“决赛的时候来吧。”

十米气□□。有分资格赛和决赛。资格赛成绩最好的十位进入决赛。均在今天中午进行,资格赛结束后休息半小时进行决赛,这一项也是今天就可以出成绩的。

另外,公开,可去观众席围观。

“不过,”陈梦插了一句,“资格赛好像不公开,加油助威的话,本来就只能去决赛。”

“……”贺一络仔细回忆了一把规则,“好像是哦。”

宋蝶小心的看了她一眼:“阿络你是不是紧张?”

往日里好像不大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啊。

贺一络点了点头:“有点。”

“那你多吃点。”贺一络夹了一块肉放到她碗里,“补补!”

贺一络有点不明白,她希望她补哪里。她抬了抬手腕去夹那块肉,刚夹起来,筷子一滑,肉又掉进了碗里。

一桌五人都盯着那块肉看。

贺一络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一笑:“哟,紧张的手抖了。”

四人:“……”

“哎呀……”熊久摸了摸大腿,想要安慰,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的样子。

姚玉楼的眼里浮上了一层担忧。

“阿络……”宋蝶半张着嘴,也是罕见的舌头打了结。

倒是陈梦说了句完整话:“不就是学生会,进不了就进不了,没关系的。”

冷冰冰的少女逐渐融化,大概已经忘了自己曾经放过的那句狠话。

贺一络笑起来,一伸筷子,重新把那块肉夹起来,稳稳的放进了嘴里:“逗你们的。”

四人:“!”

“哎呀!”熊久又摸了摸大腿,不过这句哎呀怎么听都有点咬牙切齿。

宋蝶直接朝贺一络扑了过去:“别拦着我我要掐死她。”

姚玉楼吃了一口菜,淡淡回应:“没人拦你。”

陈梦还在一旁打气:“去吧,少女。”

“哎呦reads();晚晚相逢不相识!”贺一络一面笑一面躲,“干嘛啦,气氛凝重开个玩笑也不行啊?”

“不行!”

吵吵闹闹的五个人。

姚林平朝他们张望了一眼,收回了目光,朝乔彧笑道:“贺一络倒是一点也不紧张啊。”

乔彧也朝贺一络看了一眼,不过没回应。

姚林平接着问:“待会射击比赛,你要不要去看啊?”

乔彧嗯了一声:“去看阿酒。”

吃完饭贺一络回到宿舍。洗了脸梳了头发才往射击场去。

比赛场地清场中。枪支正在做最后的校准。

不少人等在外头,看到贺一络过来,纷纷朝她看去。

王常酒也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狭长的眼今天也是神采奕奕,开学初见时的惫懒一点也瞧不见。

或是高高在上,或是好奇,或是防备。贺一络没太在意那些目光。她目不斜视,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放眼过去这边有近20人在候场。射击……原本订阅号预测会是个冷门来着。这其实就是把冷门避成了大热门的一个很好的实例。

有点无聊,贺一络拿出了手机。

订阅号上正在预测射击赛的比赛成绩。

有关学生会选拔的各项考试还有比赛,第一手的资料都在官方微博,庞家树为了保持存在感最近只能另辟蹊径。

预测,也不是纯预测,为了方便大家判断,他也给出了一些情报作为依据。

王常酒是这一项第一名的热门人选。兴趣拓展课他就报了这一项,成绩怎样大家有目共睹。

另外还有骆荣,听说这位也是个中高手。但是兴趣拓展课为什么没报名……庞家树给出的答案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骆荣两课选的跟贺一络一模一样,就像谢容笙两课选的跟乔彧一模一样。这一模一样的套路是为了什么原因,大家一看就都能懂的。

有关贺一络的实力怎样,庞家树给出了一句话:据说还不错。

这其实不是敷衍……看上去是有点敷衍,其实也不能怪他。

贺一络虽然在射击馆待足了两天,但那两天,是休息天来着。

庞家树对她已经算是重视。

他后来有去跟馆内工作人员打听,人家给了一句话,挺好的。

把这个观点照搬上去,却也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

贺一络随手一翻,在前十名中都没有见着自己的名字。

“……”她还是有点不开心的。

刚收起手机,骆荣也来了reads();异世彼岸。

他看到贺一络,脚步顿了顿,不过还是朝她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

“你……”他想了想,还是问道,“以前有玩过这个吗?”

在这句话里,没啥优越感。八成的担心,二成的埋怨。

贺一络听的出来,却不知道他在埋怨什么。

她嗯了一声:“有玩过。”

后面其实还有一句话,跟你一起。

她会射击,完完全全都是因为他。因为他真的很爱好这个。从前,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带她去射击馆练上一练。可以说,她的射击,是他教会的。

一想到这个,贺一络心就软了下来,暂时没办法对他恶言相向。

当然,现在骆荣也很正常,没有到需要恶言相向的程度。

“这一项,”骆荣看着她,接着说道,“你拿不到多少分的。”

语气里面还是担忧。

贺一络看了他一眼,笑起来:“我会努力的。”

她觉得骆荣在射击上的天赋比小提琴要高的多。

她觉得很感激他。

但是今天,她是不会让他的。

“唉……”骆荣想要说,有些事情,哪是一次两次的努力就可以的。

不过话没说出口,射击馆大门打开,走出来几位别着羽毛徽章的学长跟学姐。

他们把手里的号码牌发给大家。大家按照号码牌上顺序进入射击馆。资格赛即将开始。

一小时后,微博公布了入围决赛的十人名单。

贺一络的名字赫然在列,暂时在第五位。

她算是最大的黑马。第一名王常酒,第二名骆荣,对这两人的预测是非常准确。

休息时间,观众进了场。

宋蝶他们四个全都来了。贺一络站在场边,一边喝水,一边跟他们闲聊。

“感觉还好?”姚林平问道。

“还好。”贺一络回答。

熊久和陈梦两个人脸上都带着笑。为贺一络能进入决赛而感到高兴。

“哇……”宋蝶很兴奋,能进决赛就心满意足的状态,“起码能有一分呢!”

当然期待她能有更好的成绩,但又不敢给她太大的压力。

“……”贺一络失笑,无言的捏了捏她的脸。

她既然报了这一项,目标就不会是一分或者五分reads();现代全才穿古代。

虽然没人上前说些什么。但场馆内大部分的目光都在往贺一络的身上瞟。

所以不是碰运气选了这一项啊。第五位,很不错嘛。

姚林平的目光也落在贺一络的身上,然后笑着去问王常酒:“实力如何?”

王常酒灌了一口水:“一看就不是生手。”

“那也不是你的对手嘛。”姚林平笑道。

这话说的真心实意。可不是看不起贺一络,而是对王常酒有十足的信心。

“……”王常酒垂了垂眼,没有说话。

马上就要决赛了,现在说什么都白费,还是等着看成绩吧。

一时想到什么,他又推了推防目镜朝乔彧看了一眼:“对了,你这回怎么没报马术?”

之前想问来着,一直忘了。

“填报名表那天刚好不想骑。”乔彧回答。

王常酒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水,看上去对这个回答接受度很高。

半小时一晃而过,各参赛学生就位。

贺一络站在二号位。她心情不错,觉得自己运气挺好,这是她喜欢的数字。

决赛的成绩跟资格赛无关。零环开始。十发子弹,按照总环数来排名次。

裁判一声令下,大家都举起了手里的□□。

乔彧坐在贺一络的正后方,往前看,目光不由的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想起刚才王常酒的那句话,一看就不是生手。

的确,光是看她握枪的姿势就能看的出来。

她的胳膊细且直,握枪握的非常稳。脚,腿,身子的斜角,整个都是非常标准的射击姿态。

她的头发绑了起来。往日里常常披散在身后的那一头长发,今天束了一个高高的马尾。令他回想起那天在马术课上,她向他走来的模样。生机勃勃,带着几分英气。

今天每个人的身上都穿着校服。贺一络也是。白色衬衫,深蓝色百褶裙,胸口是深蓝色丝带打成的蝴蝶结。搭配着手里的那把枪,让人有一种反差的萌感。

枪声络绎不绝的响起。在乔彧出神的这几秒内,大家完成了第一次射击。贺一络的手也放了下来。

左侧巨大屏幕上显示出大家这一枪的环数。

毕竟不是专业级,环数并不是太好看,6环,7环比较多,还有人脱了靶,引的众人一番笑。

这一轮上了8环的有三人。

王常酒8.4环,骆荣8.5环,贺一络8.8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