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95章

“她当真这么说?”

“是。”禁卫军统领见陛下神情复杂难辨,“还有,微臣的属下发现,二皇子妃与福乐郡主似乎有旧怨。”

“你竟是忘了,谢家老二曾与福乐郡主有过婚约,后来谢家老二做出与人私奔的事情,谢班两家的婚约便作废,两家人也从亲家变成了仇家。”当初两家的恩怨,他这个皇帝拉了偏架,明里暗里都护着班家人,自从这件事以后,谢家人在京□□声就差了许多。

“谢家人魄力不足,想法不少,胆子更大,”云庆帝把手背在身后,“若不是二皇子实在太过荒唐,朕也不想给他找这样一个岳家。”

他看不上谢家人,同时却又给自己儿子找了个谢家出身的正妃,这样的心态,让人有种二皇子是他从宫外捡回来的恍惚感。

说他偏心太子,可是太子现如今的日子也不太好过,被拘禁在东宫那个方寸之地上,接受着四面八方的非议。

禁卫军统领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陛下也不需要多话的手下。身为皇宫禁卫统领,他还有另外一层身份,那便是陛下密探队的总领。

那些不能摆在明面上的事情,都由他来做。

外面的人给他们这些密探取了一个名字,黑衣卫。因为他们出现的时候,往往无声无息,即使有人看见,他们也穿着黑衣,戴着黑色面巾,不会让任何人认出他们来。

谢家大郎谢重锦派人刺杀班淮,这让他非常不明白,贵族之间的斗争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简单粗暴了?

更让他不明白的是,陛下为什么要帮着谢重锦处理露出来的马脚?身为帝王,想要处置不听话的朝臣方法多的是,为何要选择这种方式?这样既把班家跟石家拖下了水,还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不是说陛下十分宠爱班家?

这种利用班家把石家拖下水,却让谢家半点脏水都沾不上,可不像是宠爱的态度。

“朕如此多的后辈,唯有福乐郡主最合朕的心意。”

是啊,这位郡主如此合您的心意,您坑人家爹时,不仍旧照坑不误吗?

“唉,”云庆帝突然叹息一声,苍老的脸上满是疲惫,“可惜她非我之子,又非儿郎,不然朕的麾下也能多一名大将军。”

“罢了,二皇子如此荒唐,朕也该让他收收心了。”云庆帝见统领半天说不出一个字,顿时也没了说话的兴致。

一天后,云庆帝拟了两份圣旨,让礼部官员当朝诵读了出来。他老人家封二皇子为宁王,晋成安伯容瑕为成安侯。

二皇子监国以后,他封为王爷是大家早就料到的事情,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倒是成安伯……怎么挨顿打还变成成安侯了?世间若有这么便宜的事,他们也恨不得能挨一顿打。

不过爵位这种东西,不是想有就能有的,大家也不明白陛下这是闹的哪一出,十几天前才把容瑕打得起不了床,这会儿又莫名其妙给人升爵位,难道是因为后悔了,所以给容瑕的补偿?

这也不太对,没道理姚尚书跟容瑕一起挨了打,结果被补偿的只有容瑕一人。总不能因为容瑕长得好看,陛下心眼就能偏成这样?

“你们都别猜了,”长青王把玩着一柄扇子,风流倜傥,“我听说了一个事。”

“什么事?”官员们齐齐好奇地回头,见说话的人是长青王,心中好奇的情绪更加浓厚了。

怎么说长青王也是皇亲国戚,他肯定能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皇家秘闻。

见这些官员一脸好奇的模样,长青王把扇子收了起来,轻轻敲着掌心,一脸神秘:“据传,昨日陛下可是召见了福乐郡主。”

召见福乐郡主,与成安伯……成安侯有什么关系?

诸人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看着长青王那一脸神秘的笑容,他们突然想到,成安侯现在可是福乐郡主的未婚夫,细算下来,也能算是半个班家人。

整个京城上下,谁不知道陛下最疼爱的几个晚辈中,福乐郡主绝对算其中一个。就连那些蒋姓郡主以及庶出的公主都比不上她在陛下跟前得脸,甚至还能与陛下最宠爱的女儿安乐公主封号有一个字相同,这是普通皇亲国戚能有的待遇么?

班家现在的地位,已经是封无所封,但是陛下实在太过喜欢班家的郡主,那可怎么赏?反正容瑕是福乐郡主未婚妻,那就赏容瑕吧,反正夫荣妻贵,容瑕爵位越高,对班婳而言也是好事。

伯爷身份太低,又挨了打失了颜面,会害得福乐郡主丢了颜面?

没关系,升爵位!

官员们想明白这点,心里是又羡慕又嫉妒,男人娶一个了不起的夫人,人生真是可以少奋斗十年。

看到容瑕现在得到的实惠,再想想差点与班家结亲的谢家人,众人免不得起了几分嘲讽之心。谢家现在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人物,就是做了王妃的女儿,其他皆是老的老,残的残,废的废,除非二皇子登基并且掌握朝中大权,不然谢家这辈子也就只能这样了。

原本以为谢家两个儿子还算不错,哪知道大的刚回京就被撸了官职,老二更是荒唐到极点,闹出私奔这种事,得罪班家又引得陛下不满,从此名声一落千丈,谁家的好姑娘敢嫁到他们谢家去?

至于二皇子能不能登基为帝,并且把朝政牢牢把持在手中,恐怕……难。

成安伯府里,容瑕发现给他换药的大夫变了一个人,这个大夫年纪比较轻,而且他也不曾见过,若不是由班家的护卫亲自送过来,他大概不会相信此人是班家养的大夫。

“在下的师傅与曹大夫去姚尚书府上治伤了,因为伯爷伤口恢复得比较好,所以师傅才敢让在下来给您换药,”换药的大夫一边给容瑕敷药,一边小声道,“伯爷,您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可以按照在下师傅开的方子喝补气养血的药了。”

“有劳。”容瑕对他点了点头。

“不敢。”大夫忙回了一个礼,转头把药收进药箱里,还没来得及出口道告辞,就听到容家下人说,宫里来宣旨礼官了。

容瑕披上外袍,由下人扶着他去了正厅。

宣旨的官员来自礼部,他见容瑕出来,先跟他见礼才道:“容大人,先给你道声喜了。”

“不知……何喜之有?”容瑕看到他手上的圣旨,就要跪下去,不过被礼部的官员一把扶住了。

“容大人,陛下说了,因您身上有伤,特许你站着听旨。”

“这怎么行,”容瑕作势必须要跪,礼部官员扶住他道,“容大人,这可是陛下的口谕,您若是跪下去,岂不是浪费了陛下一片心意?”

“唉,”容瑕朝宫殿方向抱了抱拳,“多谢陛下体恤。”

礼部官员笑了笑,才展开手里的圣旨抖了抖,用抑扬顿挫的语气宣读起来。

圣旨前半部分,用各种溢美之词夸奖了容瑕的德行与能力,最后突出了重点,那就是他这个皇帝要升容瑕为侯爷了。

容瑕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接到这样一份圣旨,他愣了一下,才行礼谢恩。

“恭喜容侯爷了,”礼部官员给容瑕行了一个礼,脸上的笑容温和极了。

“劳大人跑这一趟了。”容瑕回了一礼,他身后的杜九送了礼部官员以及陪行人员荷包,美其名曰茶钱。一般这种钱,大家都不会拒绝,也算是沾沾喜气了。

宣旨官高高兴兴走了,被容府下人一路送到大门口,他骑上马背,对同行的一位高品级太监道:“容侯爷的风姿,即使受了伤,也不损几分呀。”

“可不是么,”这个太监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大,笑起来讨喜极了,宫里几乎没多少人敢得罪他,因为他有一个好师傅,大内总管王德,人称王喜子,据说这个喜庆名字还是皇后娘娘亲自取的,“杂家就觉得,容侯爷一身风骨,让人敬佩。”

两人相视而笑,再不提之前容瑕被罚一事。

“哎哟。”王喜子忽然高呼一声,拍了拍马儿,退到了一边。他身后的小太监见状,纷纷照做,尽管他们连发生了什么事尚未弄清楚。

宣旨官讶异地抬头看去,才知道这位颇有颜面的王公公为什么匆匆避让,原来福乐郡主正骑着马从前方过来。

宣旨官只是礼部一个五品小官,能见到福乐郡主的次数并不多,但是只要看到福乐郡主骑着的那匹白马,他就知道对方身份不低,因为这种马乃是贡马,身份不够高,不够受宠的贵族,便是求也求不来,就算是求来了,也不敢骑到大街上来。

“奴婢见过福乐郡主。”王公公跳下马,对着班婳殷勤的行礼,也不管班婳能不能听见他的声音。

“吁。”

班婳的马儿停了下来,她低头瞧向身着深蓝太监服的年轻人,歪着头想了想,便道:“你可是在皇后娘娘跟前伺候的王喜子公公。”

“郡主竟还记得奴婢,奴婢真是三生有幸,”王喜子一脸惊喜,看着班婳的双眼都在发光,“不敢担公公二字,郡主叫奴婢小喜子就好。”说得难听一些,若是能得福乐郡主记住名字,那也是他们这些阉人的荣幸。

在宫里的人,谁不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哪个娘娘受皇上宠爱,哪个皇子公主性子不好,陛下有哪些忌讳,哪个皇亲国戚在帝后面前最有脸面,但凡有点门道的太监宫女,对这些信息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比如说这位福乐郡主,那就是一等一不能得罪的主,他们宁可得罪庶出的公主,也不敢让这位贵主子有一丝一毫的不高兴。两年前,有个不长眼的宫女非议福乐郡主的婚事,被福乐郡主发现以后,福乐郡主仅仅是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从那以后,这个原本有些脸面的宫女,就去做了粗使宫女,前些日子他见到过这个宫女了,又老又丑,哪还有两年前娇嫩?

这不是福乐郡主要为难她,而是有人知道福乐郡主不高兴,特意到皇后娘娘那里告状,借此讨好皇后娘娘与福乐郡主。后宫里面管不住自己嘴的人,落得什么样的下场,都不奇怪。

说人闲话,操心衣服首饰,那是贵族小姐们的生活,做宫女的敢这样,那就是小姐的性子丫鬟的命,作死都不挑日子。

就连师傅王总管也曾特意给他说过一些不能得罪的贵主子,福乐郡主就是绝对不能得罪的,最近师傅还特意又跟他提了一遍,耳提面命的表示,见到福乐郡主要恭敬一些,殷勤一些。

他虽然不明白缘故,但是自家师傅说的话,自然不会害他,他照着做便是。

“再过几年,我就该叫你大喜子了,”班婳见王喜子这副殷勤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你们这是打哪儿来呢?”

“奴婢近来在大月宫伺候,有幸陪礼部大人一起来给成安侯宣旨,这会儿刚从成安侯府出来。”王喜子说着又是给班婳行了一个大礼,“恭喜郡主。”

班婳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成安侯,他升爵位了?”

“回郡主,确实如此。王喜子笑呵呵地应了。

“原来如此,”班婳掏出一个荷包扔给王喜子,“送给你吃茶用的。”

“谢郡主赏。”王喜子双手捧住荷包,抬头再看,福乐郡主已经骑着马走远了,她身后的护卫们骑着马整整齐齐跟在后面,瞧着气派极了。

这才是真正的大家贵女呢,出手就是大方。

回了宫,王喜子就找到了王德,把今天出宫的所见所闻讲给王德听了。说完,他还捧出成安侯与福乐郡主赏的荷包孝敬给王德。

“既然是侯爷与郡主赏的,你就好好收着,”王德没有收他的东西,只是笑道,“你能在福乐郡主面前得了眼熟,那便是你的福气。这位……”他意味深长道,“是个贵人。”

王喜子想,出身世家,血脉高贵,又有一个名满天下的未婚夫,自然是他们得罪不起的贵人。

班婳走进成安侯府,见府上的下人脸上虽然多了几分喜色,但也没有失了分寸,在心中点了点头,不愧是书香世家的下人,这一身风骨就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郡主,”管家迎了上来,见班婳手里捧着一个油纸袋,袋子里装着的好像是……糖果子?

班婳对管家点了点头,走到了容瑕居住的院子。容瑕现在已经能够坐起来看书写字了,只是动作不能太大,怕牵扯到伤口。班婳进去的时候,他正板板正正地坐在凳子上看书,也不敢靠什么东西,班婳瞧着都替他累得慌。

“今天有大喜事你也能看得进去书?”班婳抬脚进屋,打开一扇半关的窗户,“刚才半路上遇到了宫里的王喜子,得知你升了爵位,我身上没有礼物,刚好见路边有卖糖果子的,就买了几串来,给你尝尝味儿。”

容瑕放下书,笑吟吟地看着班婳。

班婳把牛皮纸袋放到桌上,走到容瑕身后,小心拉开衣领子往里面看了一眼,“年轻就是好,听说姚大人遭了不少罪,差点连命都丢了。”

容瑕看着班婳,“婳婳怎么会让大夫去帮姚大人的?”

“本来我们家也不是多事的人,可是姚三姑娘哭得伤心,加上姚大人与你一起受得罚,若是你全然无恙,姚大人却怎么样了,一时半会没什么人说闲话,日后若是有人拿这事来说嘴,对你也不好。”

容瑕怔住,他竟没有想到,班家惹下这个麻烦,有一半的原因竟是他。

“罢了,我们别提无干的人,”班婳从油纸包里取出一串糖果子,其实就是时令水果浇上熬开的糖浆,水果有些会很酸,但是糖浆又很甜,味道好不好全凭运气。

班婳买这个东西当礼物,跟出门上街的母亲,随便买了样小吃食来哄在家的孩子。

容瑕接过这串糖果子,一时间竟有些无法下嘴。

“怎么了?”班婳见他看着糖果子发愣,从油纸包里又拿出一包,自己咬了一口,顿时酸得牙都掉了,“呸呸呸。”

容瑕扔下糖果子,端了一杯茶给她。

捧着茶喝了好几口,班婳把糖果子扔进油纸包,“你还是别吃了,味道不好。”她不太好意思的戳了戳脸,“那什么,明天我重新给你补一份礼。”

“不,这个就很好。”容瑕咬了糖果子一口,果肉确实很酸,但是多嚼几口,当糖浆与果肉混合在一起后,味道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

“你别吃了,”班婳夺过他手里的竹签,“傻不傻啊,都说了酸,你还吃。”

“不酸,很甜。”容瑕把嘴里的糖果子咽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的糖渣子,“我很喜欢。”

“咳!”班婳眼神有些漂浮,眼角余光却不自觉地落在了容瑕的唇角处。

罪过罪过。

两人安静的时刻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下人们打断了。

“伯爷,严相爷府上送来贺礼。”

“伯爷,忠平伯府送来贺礼。”

“伯爷,长青王府送来贺礼。”

礼物源源不断地送进来,一张又一张的礼单呈到了容瑕面前,京城里有头有脸的几乎都送了礼来。

“玉蟾蜍?”班婳看着一份礼单,“蟾蜍招财,这是祝福发大财呢。”

“还有这个,前朝书法家真迹?”她疑惑道,“这幅画真迹不是在我家里?他家这真迹又是从哪儿来的?”

容瑕笑道:“约莫是买到赝品了吧。”

“那倒不一定,没准我家的是赝品呢,”班婳放下礼单,打个哈欠道,“我看之前这半个月,与你常来常往的也就那些人家,至于现在这些人……”

班婳嗤笑一声,“都是些见风使舵的墙头草。”

“也不怪他们,”容瑕淡笑,“圣心难测,他们也是为难。古往今来皆是如此,没什么好怨的。”

“你倒是想得开,反正我是小心眼。”班婳无趣地站起身,“你今日的客多,我就不打扰了。”

“哎。”容瑕伸出拽住班婳的手腕,虽然隔着衣袖,但是时已进初夏,班婳穿着纱衣,所以容瑕仍旧能够感受到纱衣下的温度,“你怎么走了,我现在受了伤,你若是不帮我,便只能我一个人看这些东西了。”

“没有我还有管事呢,”班婳拉了拉手,没有挣开,“不看。”

“不看就不看,你陪我坐一会儿可好?”容瑕一脸失落道,“这些礼单不过是见风使舵之辈送来的俗物,看也可,不看也罢。婳婳你是敢爱敢恨之人,我怎么舍得你因为这些小事劳累?”

“我看你才是见风使舵之辈,”班婳坐回凳子上,“见风使舵之人确实不讨喜,但是他们送来的俗物还是讨喜的。”班婳自己就是一个喜欢俗物的人,所以从来不嫌弃宝玉珍珠俗。

容瑕眼神微亮:“家里库房里,有很多漂亮的珠宝首饰,婳婳若是喜欢,便尽管去挑。只要你戴上,定会让这些宝石更加漂亮。”

班婳有些心动,不过想到自己还在孝期,这点心动又消失了:“那你把漂亮的好东西都给我留着。”

“好。”容瑕连连点头。

走到门口的一名中年管事停下脚步,躬身行礼道:“侯爷。”

“王曲?”容瑕看了眼班婳,转头对门外的中年男人道,“你有何事?”

“外面出事了。”

“发生了什么事?”

“忠平伯府家的长子喝醉了,与一位地痞流氓发生了争执,哪知道这流氓胆大包天,竟是连扎了谢大郎三刀。”

班婳大惊,忠平伯府半个时辰之前不是才给容瑕送了礼,这才过去多久,就闹出他家出事了?

她的梦实在是太模糊了,完全没有这一段记忆,大概是因为……她对谢大郎完全不关心?

“地痞抓住了没有?”

“出事的地点在闹市,人多眼杂,看热闹的人也不少,凶手被跟丢了。”

“谢大郎如何了?”

“谢大郎伤了大腿跟……”王曲犹豫了一下,想到还有福乐郡主在场,便用了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伤到了重处,怕是没有子孙缘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容瑕沉默片刻,对王曲摇了摇手。

“是。”王曲轻声轻脚地退下。

“那个,”班婳好奇地伸长脑袋,在容瑕耳边小声问道,“谢重锦变太监了?”

“……”

“你怎么不说话?”

容瑕艰难地点了点头,因为他实在不好跟班婳提起男人自尊这种事。

“谢家……这是倒了什么霉?”班婳忍不住开始同情谢家人了,这都是什么事。

“或许是他们家做了缺德事,遭了报应。”容瑕捏了捏班婳的指尖,“你若是再关心其他男人的事情,我就要吃味了。”

“一个变成太监的男人,有什么好吃味的,”班婳安慰地拍他手背,“放心吧,整个京城没有比你更好看的男人了。有了你,我眼光已经变高了。”

容瑕哭笑不得,实在不知道这是夸奖还是别的。

过了午时,容瑕留班婳用了午膳,才依依不舍地把人亲自送出了门。待班婳走了以后,容瑕招来下属,“查到皇帝升我爵位的原因没有?”

站在他面前的护卫表情有些微妙:“主子,属下无能,还没有查到确切的原因。不过……朝臣中出现了一种传言。”

“什么传言?”

“昨日陛下召见了福乐郡主,您是因为福乐郡主,才受到晋封的。”

容瑕忽然想起,昨日婳婳确实去宫里见了陛下,直到快午时,才从宫里赶到了他这里。婳婳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让对爵位比较吝啬的云庆帝,忽然决定升他的爵位?

护卫见容瑕沉默不言,以为是外面这种传言引得主子不悦,忙道:“这不过是外面一些人的闲话,当不得真。皇帝怎么会因为一个女儿家的话,就做出这么大的决定。那些官员都是胡言乱语,内心嫉妒罢了。”

“不,”容瑕摇摇头,一脸深沉的表示,“若是别人,自然是做不到,若是婳婳,确实有这样的魅力。”

护卫:??

伯爷知不知道现如今外面都在嘲笑他不是要娶妻,而是要入赘?

不对,应该说自从伯爷与福乐郡主有婚约这件事传出去以后,这些乱七八糟的谣言就没有断过,只是这一次过后,传得尤为厉害。

什么别人家娶妻是夫荣妻贵,他们家伯爷娶妻是娘子还没进门,便已经是妻荣夫贵。

这话听了,谁不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晚安~

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