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77章

“石相爷您说笑了,福乐郡主尚在孝期,我又怎么能在她悲痛之时,谈论这个问题?”容瑕笑道,“在下心仪郡主,又怎么舍得她受委屈。”

石崇海闻言笑道:“是极是极,我竟是忘了福乐郡主竟是在孝期了。倒是要委屈成安伯,久等佳人了。”

“能娶得福乐郡主已是三生有幸,就算等得再久,在下也是甘之如饴。”

石崇海听到这话,鸡皮疙瘩都快要起来了。这话说得好听,大义情理都被他占了,别人还要夸一句好。

原本大家还想拿着容瑕与福乐郡主打趣,可是想到福乐郡主还在孝期,他们这些熟读诗书礼仪之辈,就不能再拿这个说事了,不然就是没规矩。

这样一来,最开始提这话题的石崇海就显得有些尴尬,好在同桌的人岔开了话题,气氛还算不错。

然而容瑕似乎并不想就这么放过石崇海,他状似无意道:“石相爷有对出色的儿女,不知道谁才有幸能与石相爷家做亲呢?”

石晋年龄与容瑕大差不多,这些年一直没有娶亲,石二小姐也是十七八岁的年纪,现在谈婚论嫁也不算早了。

石崇海轻笑道:“婚姻大事,不可马虎,慢慢来,不着急。”

容瑕若有所思道:“石大人说得有道理。”

同桌其他人的人顿时恍然,原来传言石崇海有意让大儿子求娶安乐公主,只是后来不知怎么的,这事没有能成。看石崇海这样子,恐怕这事还真不是什么传言。

陛下膝下虽然有几个女儿,但是真正受帝后重视的,也只有皇后所出的安乐公主,虽然安乐公主曾经有过驸马,不过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么。虽然安乐公主比石晋大上几岁,但是女大三抱金钻,更何况这还是一只金凤凰,别说只大几岁,就算大上十岁,能把人娶回来那也是好事。

这会儿大家看石崇海的眼神,就变得有那么点微妙了,买儿女求荣这种事,果然是不□□份贵贱高低的。

宫外,一群看完热闹的纨绔子弟们也没心思赏什么春景了,他们回到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自己亲朋好友分享这个惊天大秘密。但是秘密这种东西,知道的人多了,那就不是秘密,而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流言。

不出一日,二皇子婚礼当天私会石相爷二女儿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京城上流圈子。纨绔么可不像那些君子,还讲究什么不说人坏话这一套。再说了,他们说的又不是坏话,而是实话。

这件事一传开,二皇子、石家、谢家都受到了影响,尤其是对于石飞仙而言,这件事简直就是把她的脸面放在地上踩,可是她还不能站出去解释。

解释了,别人说她是恼羞成怒,不解释,那别人会以为她是默认。本来这种事最好的解决源头应该在二皇子蒋洛身上,可是蒋洛从小到大都不是什么体贴的人,他回到宫里以后,便觉得自己感情似乎受到了石飞仙的伤害,哪管外面洪水滔天,哪管石飞仙陷入流言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这事传得难听了,顶多就是帝后责罚他一番,他陪着谢宛谕多出现几个重要的场合,关于他的那些话题,自然就变成了男人成婚前不懂事的风流,只要成亲后浪子回头,那就是好男人。

更何况他还是皇子,身边最不缺女人,他又何必去管别人怎么看他?

流言这种东西,永远是越传越烈,传到班婳耳中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石飞仙勾引了京城很多男人,却还要装作一副清冷高洁的模样,引得那些傻书生为她写诗作画,犹如犯了傻一般。

当初也是各种各样的流言围绕在班婳身边,不过那时候她不在意这些,但是石飞仙能不能像她一样不在意,班婳就不知道了。班婳能够肯定的是,从今以后,“品行高洁”这四个字是用不到石飞仙身上了。

关于石飞仙的各种流言传得沸沸扬扬,倒是很少有人去关注赵贾被杀一案,就连班婳也未曾耳闻,直到大理寺的官员找上门来以后,班婳才知道赵家有人被杀了。

大理寺少卿是个三十多岁的斯文男人,他虽是来问案,但是面对班婳时的态度却十分恭敬,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仔细斟酌过,唯恐班婳有半分不满。

实际上他一点都不想来静亭国公府,他早就听过福乐郡主鞭笞负心郎探花的威名,手无缚鸡之力的他,对这般泼辣的女性十分畏惧。可是大理寺其他人身份不够,若是贸然到静亭国公府问话,就有冒犯之嫌。他的上司大理寺卿也不太适合来,因为那又太过郑重,本来只是单纯的问几句话,惊动了大理寺卿,再单纯的事情就要变得不单纯了。

他一夜未睡,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几个时辰,才鼓起勇气拜访了传说中彪悍不讲理的班家。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班家的门房很普通,既没有拿斜眼看他,也没有恶言恶语攻击他,反而客客气气的领他进去。府邸里面确实比较精致讲究,但这是国公府,讲究一些也是应该的。

小厮丫鬟们都很讲规矩,没谁乱探头乱跑,瞧着反而比他家的下人精神一些,连身上的布料也穿得比他家下人好。

“刘大人,请往这边走。”管领着刘大人进了正厅,对他行了一个礼,“请。”

刘大人见上首坐着静亭公与其夫人,世子与郡主分坐两边,四人面上并没有倨傲之色,更多的是好奇与不解。

“下官见过国公爷,见过夫人、世子、郡主。”刘大人朝班淮行了礼,班淮笑眯眯地让他坐下。看到这个灿烂的笑容,刘大人心里更加不踏实了。

寒暄几句后,班淮终于问起了正经事:“刘大人,不知道今日你贵足踏临寒舍,有何要事。”

“不敢,不敢,下官贸然来访,是为了工部郎中赵贾被杀一案而来。”

“谁,谁?”班淮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谁被杀?”

“回国公爷,是工部郎中赵贾赵大人。”刘大人观察着班淮表情,对方眼睛微张,瞠目结舌的模样,不似伪装,看来是真不知道这件事。他再扭头去看福乐郡主,对方脸上更多的是茫然,似乎连赵贾是谁都不知道。

班淮愣了半晌,才不敢置信道:“他在外面得罪什么人了?”

要不然杀他干什么?赵贾在赵家的地位不高,在工部也就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文不成武不就,平时没事就是喝花酒赌钱,这样的人有什么被杀的价值?

班淮嫌弃的眼神实在是太过明显,刘大人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他小声解释道:“赵大人的尸首,死在烟柳巷外发现的,发现者是一个落第书生。”

听到这个解释,班淮顿时恍然,难道是为了歌姬花魁争风吃醋,最后被人杀了?

“根据这个落第书生的口供,我们得知曾有贵府的护卫持刀经过,所以下官例行公事,便来贵府问一问。”刘大人早已经打听清楚,这两个碰巧路过的护卫是福乐郡主的人,他今天主要的询问对象是班婳。

“夫人,我可从不去这种地方,”班淮忙扭头看阴氏,“你要相信我。”

当着外人的面,阴氏从不会让班淮难堪,她温柔笑道,“妾身相信夫君。”

班淮扭了扭屁股,满身的不自在,偏偏当着阴氏的笑脸,他还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你说的是前天晚上?”班婳见父亲那坐立不安的模样,不想让他被黑锅,便开了口,“刘大人,你说的那两个护卫,应该是我派过去的。”

刘大人心里暗暗叫苦,你一个好好的郡主,派护卫去那种地方做什么。他现在可是问也不是,不问也不是,实在是为难人。

“当日我遇到一个叫芸娘的女子,担心她回去的路上出意外,便派护卫送了她,”班婳想了想,“当日成安伯与他的护卫也在场。”

听到成安伯的名号,刘大人心里便信了几分。他又见班婳并不似传言中那般刻薄不讲理,反而十分讲理,便放下心来:“请郡主原谅在下冒犯,请问这位芸娘是何人,与您又是什么关系?”

“她……”班婳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与芸娘之间的关系,“她是谢二公子当年私奔的对象。”

刘大人:???

谢二公子私奔的对象?也就是说,当年撬了福乐郡主墙角,还勾得谢二公子私奔的女人,就是福乐郡主口中的芸娘?既然是这样,为什么福乐郡主还会担心她出意外,特意派护卫送她回去,她与那个芸娘不应该是仇人吗?

沈钰因为与福乐郡主退婚,便被福乐郡主用鞭子抽,那个芸娘害得福乐郡主丢了这么大的脸,她竟然没有报复?

看到刘大人明明很纠结,却偏偏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班婳忍不住笑出声,她道:“刘大人,芸娘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她深陷泥潭,有一只手伸给她,她自然会紧紧抓住,我还不至于与她一般见识。”

刘大人干笑道:“郡主菩萨心肠,下官佩服。”

班恒翻了个白眼,什么菩萨心肠,不过是他们班家向来讲究冤有头债有主罢了。把气撒在一个□□身上有什么用,真正缺德的是谢启临。

“郡主,下官还有一事不明,请郡主为下官解惑。”

“刘大人请直言。”班婳微微颔首,“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下官听闻郡主曾在班将军身边熏陶多年,对骑射武器都有所涉猎,不知您可知道,造成这种伤口的利刃,是刀还是剑。”刘大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把班婳当做凶手,先不说班家与赵家关系不错,就说班家的身份与地位,他们杀赵贾有什么用处,杀着好玩,给二皇子的婚礼添晦气吗?

就算真要添晦气,也不会用这么蠢的手段。

他掏出俩张纸,一张纸上是大理寺画匠模拟的几种凶器,一张纸上画了一个男人上半身的正反面,上面画着伤口的位置与形状。

班婳接过纸,仔细看着上面几种模拟凶器,又照着伤口看了看,缓缓摇头道:“没有看过真正的伤口,我不敢真正的确定。说出来不怕刘大人笑话,我虽确实跟在祖父身边长了不少见识,但也只是纸上谈兵而已,若是我有说错的地方,刘大人不要见笑。”

刘大人听到这话,对班婳印象更好,究竟是谁抹黑福乐郡主名声的,这不是挺好的一个小姑娘么?

“郡主请尽管说,下官洗耳恭听。”刘大人期待地看着班婳。

班婳又问了他几个问题,比如说血液的喷溅如何,伤口皮肉颜色如何,是否外翻等等,最后班婳摇了摇头,“刘大人,恐怕这几种武器都不是。”

刘大人顿时来了精神:“不知道郡主有何高见?”

班婳叫下人拿来纸笔,自己画了一幅出来,“我觉得倒是有些像这种外族使用的兵器。”

刘大人接过纸一看,看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图,看不出是刀是剑还是硬鞭的东西,委婉的问:“不知道这种武器叫什么名字?”

“名字?”班婳不解地看着刘大人,“这就是艾颇族常用的一种刀,没有名字。那个艾颇国王子不是还厚着脸皮留在大业吗,你去问问他应该就清楚了。”

刘大人恍然大悟,起身朝班婳行了一个大礼:“多谢郡主为下官解惑,下官告辞。”

班婳忙道:“这只是我的猜测,做不得准的,若是出了错,你可别怪我。”

刘大人见班郡主一脸“我帮了你,但你别坑我”的表情,郑重道:“请郡主放心。”

“那就好,”没事不要瞎往身上扛责任这是祖母教她的行事法则之一,班婳一直都记得很好。见这个姓刘的大人如此识趣,班婳便多口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回郡主,下官姓刘,名半山,字青峰。”刘大人对着班婳恭敬一拜。

班婳点了点头:“我记下了,你去忙吧。”

三十出头就担任了大理寺少卿一职,说话做事还讲究规矩,这样的人就算以后改朝换代,日子应该过得也不会太差。

刘半山虽然不明白福乐郡主为什么用一种欣慰欣赏的眼神看着自己,但是想着这是伯爷的未婚妻,未来的夫人,他还是恭恭敬敬行了一个礼后,才退了出去。

等刘半山离开以后,班家四口脸上的严肃全部垮掉了,班恒一脸震惊道:“赵家人竟然被杀了,用的是外族兵器,还是在二皇子大婚前夕,这是不是有心人故意挑拨大业与附属国的关系?”

“我就说吃喝嫖赌不是好事,”阴氏拿眼睛瞥夫君与儿子,“你看看这有什么好的,死的还不光荣。别人以后提起他,想到的就是他死在了烟花柳巷外面,到死都丢人。”

“死都死了,哪还管丢不丢人啊,”班恒小声道,“再说了,赵贾也不是什么名人,京城里能有几个人认识他?”

“照你这话意思,还觉得他做得没错?”阴氏挑眉,一双漂亮的凤眼扫到班恒身上,班恒忍不住抖了抖,“没没,我是说这样的人活着没意思,死得没名堂,值得我们警惕。”

“人啊,若是连死都死得不好看,那才是死不瞑目,”班婳一脸感慨道,“恒弟,你还是太年轻。”

“你也别说你弟,你自己做事也不多动动脑子,”阴氏瞪班婳,“你一个姑娘家,便是不放心其他人,也该让府里的护卫去送。派你身边的亲卫过去,让其他人看见了,说起你的闲话来,很好听么?”

“反正外面的人总是爱说我闲话,要说就说我一个得了,何必还要连累全家被人说。”班婳觉得自己这么做挺划算的,“我哪能因为一点小事,连累自家人。”

“你跟你弟从小到大,做过连累全家的事情还少吗?”阴氏淡淡道,“不要给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下次做事再这么不长脑子,你跟你弟都去跪先祖牌位去。”

班婳班恒齐齐噤声,偷偷拿眼睛去瞧班淮。身为一家之长,两个儿女的父亲,班淮此刻默默地低着头,秉持着打死也不出声的优良风格,坚决不帮儿女说一句话。

家里这种小事,夫人说了就算,他还是不要多事为好。

班婳班恒:……

宫外的流言终究还是传到了宫中,谢宛谕听下人说完事情经过后,捏弯了一根银簪,尤其是听到二哥的眼睛,是因为给石飞仙送诗集才摔坏的以后,谢宛谕的表情更加阴沉。

原来二哥与石飞仙之间有牵扯,只有她傻乎乎地担心二哥,还恨上了班婳。

她有种被背叛的感觉,被好友背叛,被亲兄长背叛,这种打击让她有些承受不住。看着镜中面色苍白的自己,谢宛谕把捏弯的银簪扔到妆台上。颤抖着手打开口脂盒,把口脂点在唇上。

这个世间无人真心待她,她能依靠的唯有自己。

艳红的口脂,粉红的胭脂,如墨的眉黛,一层层的妆容,把她心底的情绪也一层层掩饰了下来。

她不仅仅是谢宛谕,亦是二皇子妃。

花落春去,京城的气候便变得怪异起来,骤暖骤寒,早上穿得厚实,到了中午又热得不行,所以每年这个时候,贵人们就格外注意,就怕染上风寒。

班家每日都熬着预防风寒的药,不管班婳与班恒喜不喜欢,每天都要被阴氏盯着灌下一碗,不然想要出门都不行。

好容易咽下一大碗药,班婳差点捂住嘴吐出来,尽管漱了好几次口,嘴巴里的药味也没有散尽。

虽然早已经过了热孝期,但是自从大长公主过世以后,班婳便再也没有穿过大红大紫的衣服。今天出门,她穿着碧湖色裙衫,发髻上也避开了艳丽的发钗,但是美色却没有因此被掩饰半分。

艳有艳的美,淡有淡的风情,最重要的就是看脸。

刚从酒楼里出来的阿克齐王子老远就看到了班婳,虽然他只见过班婳寥寥几次,但是对她印象却非常深刻,因为这是一个让他知道大业贵人们审美与他们艾颇族人不同的女子。

来了大业快半年了,他仍旧觉得,这位郡主比石相爷家的姑娘长得漂亮,可是他怕被人笑话,一直把这话憋在心里。不过今天看到班婳,他仍旧有些激动,忍不住就跑到了班婳面前。

“郡主,我是涂阿奇,您还记得在下吗?”

班婳见这个卷毛青年又是自称“我”又是自称“在下”的,骑在马背上歪头看了他片刻,笑问道:“你是艾颇国的王子殿下?”

“郡主好记性,多日不见,竟然还记得在下,”涂阿奇不好意思地挠头,那卷蓬蓬的头发就跟着弹了弹,“您也是出来看蹴鞠的么?”

“蹴鞠?”班婳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每到了四五月的时候,京城里一些贵族子弟就会去蹴鞠,或者打马球,常常引得百姓争相观看,听涂阿奇这话,恐怕今天又是有哪些贵族子弟在塞球。

“不是,我就是出来看看。”班婳摇头,“王子想去看球?”

涂阿奇不好意思道:“是啊,我就是没有找到地方。”

他们艾颇国是个不太富裕的小国,为了能让大业皇帝信任他们,也为了学到大业的先进知识,他厚着脸皮想尽办法才留在了京城。但是为了不惹大业人讨厌,他并不敢在身边留太多人,现如今陪伴在他身边的所有人员,加起来也不到二十个。

他听人说,大业身份高的贵族,身边有几十个人围着伺候,更别提家里的粗使下人,各种护卫。他听了这些以后艳羡不已,在他们艾颇国,便是他的父亲也不会有这么奢侈的生活。

比如说他现在见到的这位郡主,她现在身后就跟着十余人,应该全是她的跟随者。

在这里待久了,他发现大业的文化太多,他就算在这里待十年,也不能完全学会。还有那些贵族的各种玩乐方式,他也是似懂非懂,连看热闹都找不到方法。

“行,那我带你过去,”班婳见涂阿奇可怜巴巴地模样,难得起了善心,“走吧,跟我来。”

涂阿奇脸上一喜,连连道谢道:“多谢郡主。”

他身后跟着的两个护卫也连连行礼,不过他们行礼的样子有些怪异,似乎不太习惯大业的礼仪。

“尚书大人,大理寺那边的案子结案了,”一位吏部官员道,“赵贾大人与人起了争执,凶手怀恨在心,便请了两个没有京城户籍的外族人士刺杀赵贾。”

这个案子漏洞颇多,可是既然陛下说要结案,那么大理寺就只能找个理由结案。

所有人都知道,两个连户籍都没有的外族人士,不清楚巡逻军的换班规律,根本不可能避过巡逻军,但是皇上想要包庇幕后之人,他们这些做臣子的,也只能装作不知情。

吏部官员还想再说什么,突然他语气一顿,情不自禁开口道:“前方……可是福乐郡主?”

说完这话,他才意识到这位郡主是尚书大人的未婚妻,顿时闭上了嘴。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打字手腕一直在颤抖,酸得特别厉害,差点就不想更新了QA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