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72章 城

“婳婳这丫头现在是越发懒了,这点小事也要劳烦嬷嬷跑腿,”云庆帝笑着摇头,“这丫头应该受罚了。”

“陛下,是奴婢想替郡主跑一次腿的,”常嬷嬷叹口气,“奴婢在陛下面前,说句越矩的话。奴婢这些年一直在公主殿下身边伺候,她放心不下的就是儿孙以及您,奴婢只有亲眼见了陛下您,才能够放心下来reads();天生一对。更何况,郡主身上带孝,老是进宫来也不太好。”

云庆帝听到这话,脸上有些动容,“朕……唉。”

常嬷嬷站起身,“见到陛下身体健壮,龙行虎步,奴婢也放心了。陛下日理万机,奴婢也不敢久扰,奴婢告退。”

云庆帝有意再留常嬷嬷一会,但他知道常嬷嬷是姑母身边最得用的奴仆,也是最讲规矩的,她今日说这么多话已是越矩,他是想留也留不住。

无奈之下,他只好派女官送常嬷嬷出宫,同时又赏了一堆东西到班家。

谁让他高兴,他就让谁高兴。

班家,班恒咬了一口糖人,齁得他差点没吐出来。

“姐,这糖人太甜了,没法吃,”班恒把糖人扔到盘子里,擦着嘴角的糖浆,大口大口灌水喝。

“谁让你吃了,我是拿来让你看的,”班婳嫌弃的看了班恒一眼,“糖人这么像你,你也下得去嘴?”

“只要是能吃的,我就能下得去嘴,”班恒喝了半盏茶,不解地看着班婳,“你买这玩意儿回来干什么?”

“刚巧在路上碰见,就让人捏了,”班婳站起身,“早知道你不稀罕,我还能省二十文钱。”

对于普通人来说,糖是个稀罕东西,所以糖人里面即便加了面粉,价格也有些高。大概是因为班婳出手比较大方,捏糖人的师傅有意在糖人里多加了一些糖,这是他对大方买主的感激之情。

“谁说我不稀罕,我稀罕着呢,”班恒想起自己这个月身上又没多少银两了,于是赶紧捡起盘子里的糖人又舔了两口,“你放心,我肯定能把它吃完。”

“还吃完?”班婳被他气笑了,伸手夺过糖人,用帕子粗鲁地在他脸上擦了两下,“这么甜你吃完做什么,牙齿还要不要了?”

班恒嬉皮笑脸地喝了一口茶,“姐,你是不是要出门?”

班婳挑眉:“干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班恒嘿嘿笑道,“就是最近几天,不少人听到你跟容伯爷定亲以后,惊讶得眼珠子都掉出来了。那个周常箫你还记得吧,他昨天一大早跑来我们府上,就为了打听这个事。”

“那你们还真够无聊的,”班婳哼了一声,“马上就是二皇子大婚了,他们不去凑这个热闹,跑来关心我作甚?”

“因为你比二皇子妃美嘛。”班恒理直气壮道,“那些女人各个都想嫁给容伯爷,结果……嘿嘿嘿。”

当初外面那些话传得多难听?

说他姐克夫?又说他姐嫁不出去,什么有貌无脑,好像嘲讽一下他姐,这些人就能更高贵似的。

结果怎么样?他们推崇的容君珀,不是求上门来了么,还是让陛下做的媒,这些人气不气,恼不恼?

一想到这些人很生气,很恼怒,他就觉得很开心。

没办法,想到这些人不开心,他就忍不住开心啦。

“何必跟这种无聊的人一般见识,”班婳站起身,“你也不嫌无聊reads();[未来]不正直的面瘫。”

班恒喝着水道:“他们说人闲话的时候不嫌无聊,我嘲笑他的时候也不嫌无聊。”

班婳忍不住笑了,她知道弟弟一直在为她鸣不平,只是为了担心她难过,从不把外面那些难听的话传到她的耳中。伸手摸了摸弟弟暖呼呼的脑袋,“小小年纪,操心这些做什么?”

班恒抱住头:“姐,跟你说过多少次啦,男人的头不能随便摸。”

“还男人呢,”班婳又在他头上摸了几下,“连成年礼都没办,你算哪门子男人?!”

班恒:班家四口,他地位最低……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班婳已经不在屋子里了,他招来身边的丫鬟:“你说……我姐是不是去找容伯爷了?”

丫鬟笑着道:“世子,奴婢哪里知道这个?”

班恒有些低落的托腮:“果然姐姐还是不嫁人的好。”

“世子,您为什么会这么想?”丫鬟把桌面收拾干净,小声道,“郡主若是能觅得如意郎君,便是多了一个人关心她,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吗?”

班恒恹恹道:“话虽是这么说,但是……”

但是心里还是不太高兴,他从小就跟姐姐在一起,小时候如果有人欺负他,姐姐就会帮他出气。只要有姐姐在,他就不会受半分委屈,虽然他总是与姐姐斗嘴,但是他心里明白,姐姐有多疼他。

也许……他是舍不得,舍不得让姐姐嫁给一个不太了解的男人,担心她受委屈,担心她过得不好。

身为互相关心的亲人,只要对方不在自己身边,就难免会挂念,会担心。想到姐姐日后嫁了人,就要被人称为荣夫人,班恒就老大不乐意。

姐姐明明是他们家的人。

成安伯府,杜九神情有些不太好看地走进书房,对低头看书的容瑕道:“伯爷,外面有些不太好听的话传了出来。”

“什么话?”容瑕合上书,抬头看向杜九。

“外面有人说你……乃是依附女人之流。”杜九这话说得比较婉约,实际上外面有人说容瑕是在吃软饭。

“我就知道石家人会用这种手段,”容瑕轻笑一声,“由他们说去,多少人想吃软饭还吃不着,由着他们羡慕去。”

杜九:“伯爷,你……”

“而且,我觉得外面的人说得挺对,”容瑕笑容变得随性,“我本就是在吃软饭。”

杜九:……

“价值万金的书籍,有钱也求不到的名画,这些东西随随便便哪一样都能让人疯狂,班家却送了这么多给我,”容瑕抚着《中诚论》的书页,“你说我不是在吃软饭,是吃什么?”

杜九:这么一说,还真有些像是在吃软饭。

这话他没法接reads();农家千金媳。

“杜九,外面这些话不必在意,背后的人就等着我们跳脚,”容瑕垂下眼睑,笑声在书房中响起,“由他们去吧,我不是第二个谢启临,不会中这种激将法。”

杜九犹豫片刻:“您的意思是说,这事是石家在背后操作?”

“除了他们家,还有谁这么担心我背后的势力大起来?”容瑕讽笑一声,“随他们去,他们再跳脚,只要我们不放在心上,就不会有什么影响。”

“可是属下担心那些文人因此对你有其他看法,”杜九面有为难道,“有些人难免人云亦云,对您终究会有一些不太好的影响。”

“你把这些读书人想得太简单了,”容瑕摇头,“只要我还没有失势,只要陛下还信任我,他们就不会轻易地人云亦云。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真正的傻子,石家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这个方法对谢启临有用,便以为对他也有用,当真是好笑。

人世间的人形形□□,谁的想法又会一样?

杜九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听到伯爷这么说,也只能点头道:“属下这就安排下去,让人知道,话是从石家这边传出去的。”

不过是玩舆论手段,他们这边也不是没有用过。

“伯爷,”管家捧着一个木盒进来,见杜九也在,对他点了点头:“刚才班世子让人送了一样东西过来,您要亲眼看看么?”

管家早就明白,每次打着班世子名号送东西的护卫,实际上是班郡主的人。每次伯爷收了班家送的东西,心情就会格外好,所以这次见班家送了东西过来,他便直接拿到了书房。

“送东西的人呢?”容瑕接过盒子,问了一句。

“送东西的人说,他还有事,所以扔下盒子便走了。”管家没有看盒子里放着什么东西,所以也不知道班家这是干什么。

“我知道了。”容瑕对管家点了点头,管家便沉默地退了下去。

杜九好奇地看着盒子,这是班家又送什么珍贵书籍来了?

想到外面那些吃软饭的传言,杜九觉得,伯爷这软饭……吃得还真是太容易了。

容瑕打开盒子,看到里面躺着的东西后,忍不住笑出了声。

杜九抬眼,班郡主送了什么东西,竟然让伯爷高兴成这样?他大着胆子往前面蹭了几步,看到里面放着的竟是一个不值钱的糖人以后,愣了半晌?

这糖人是什么意思?

耿直地,没有与年轻女人接触过的杜九,完全不懂这种男女之间的情趣。他只觉得,今天的软饭似乎有些便宜。

容瑕拿起糖人,在糖人的手上舔了舔。

杜九忙道:“伯爷,不可!”

容瑕抬了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嗯,这个糖人很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