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70章 城

班婳听到阴氏这么说,摇了摇头:“可是太子不是喜欢她吗?”

当初太子妃人选有好几个,是太子坚持挑选了石氏,如果不是有感情,太子又何必这般坚持?

“有些夫妻一开始是冤家,后面成了欢喜冤家,有些夫妻一开始情深似海,最后却两两生厌,”阴氏想着女儿已经与人订了亲,便有意跟她多说几句,“再好的感情,如果没有好好相处,最后也会被消磨殆尽。聪明的人,注重的是人心。”

班婳想了想:“你的意思是,让我成亲以后,抓住容伯爷的心?”

“为娘说得是,珍惜别人的好,但也不要为爱而卑微,”阴氏心疼地摸了摸班婳的头顶,“身为女儿家,总要多爱惜自己一些reads();重生催眠师。聪明的女人,要学会让男人像你自己一样爱惜你。”

“嗯嗯,”班淮在旁边点头,“就像我爱惜你母亲一样。”

聪明的男人,在面对心爱女人时,一定不能太要脸,这不是惧内,是爱。总有人觉得,甜言蜜语没用,默默做就好,班淮对此嗤之以鼻。好男人不仅要默默付出,还要会哄女人开心,不然女人嫁给你,生儿育女操持家务图个啥,就图身边睡了个木头桩子或者人渣么?

抱着此种思想觉悟的班淮,自认自己乃是大业一等一的好男人,尽管别人不承认,但他仍旧有着谜一般的自信。

“我们母女之间说话,你别插嘴,”阴氏看了眼他面前的茶,又道,“少喝凉茶,仔细胃又不舒服。”

“哎!”班淮应了一声,招手让下人给自己换了一盏茶。

班婳与班恒默默地看着父母之间的相处,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露出一个心知肚明的笑容。

“来,我们娘俩去后院说话,”阴氏站起身,对班婳道,“园子里花开了,正好你也陪我转转。”

班婳听话的站起身,跟在了阴氏身后。

班淮爵位升为国公以后,一些原本锁上的院门便打开了。这原本就是一座按照国公品级修建的府邸,皇帝把这栋房子赐给班家,也是抱着补偿之意,不过班家人搬进去以后,就把一些违制的东西收了起来,又锁了几个院子,才安安心心地住了下来。

班家人口不多,干脆就把几间屋子拆了与外面的院子连在一块,修成了一个很大的花圃。虽然家里都不是讲究人,但是他们有钱,所以请来的下人把园子打理得很漂亮,没事来逛一逛院子,心情还是挺舒畅的。

“婳婳,你真的愿意嫁给成安伯?”只要想起女儿跟容君珀的婚事,阴氏就觉得心里不太踏实,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可是她偏偏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怎么了?”班婳不解地看着阴氏,“母亲,您是不是不喜成安伯?”

阴氏摇了摇头:“我对成安伯并无意见,只是担心你嫁给他,日子过得不好。”

“不好我就回娘家,”班婳不甚在意道,“反正你们又不会不要我。”

“傻孩子,婚姻大事,岂可儿戏?”阴氏见女儿比自己看得开,自己说着说着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你啊,什么时候才能让为娘放心?”

“那可有些难,等我八十岁,您老一百岁的时候,您也不会放心我的,”班婳抓着阴氏的袖子摇啊摇,“谁叫我是你的女儿呢?”

“一百岁?”阴氏摇头,“我可不想活得那么老,招人嫌。”

“谁敢嫌弃您,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班婳抓紧阴氏的手,“母亲,您可要陪我一辈子。”

“好好好,陪你一辈子。”阴氏点了点班婳的额头,“这么大了,还跟我撒娇,羞不羞?”

“在母亲面前,我永远都是小孩儿reads();重生之人鱼王妃。”班婳笑嘻嘻地回道,“不羞,一点都不羞。”

二皇子大婚的前三天,年仅二十三的容瑕调任为吏部尚书,满朝哗然,有人认为容瑕太过年轻,不堪此重任。

“古有八岁宰相,前朝有九岁状元,为何我朝就不能出一个二十三岁尚书?”户部尚书姚培吉道,“成安伯自小有奇才,入朝以后,办事兢兢业业,受陛下多次嘉奖,难道诸位大人以为,我朝的官员不如前朝吗?”

“姚大人,话可不能这么说,八岁幼童为相是因他恰逢乱世,前朝的九岁状元郎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我朝繁荣昌盛,四海升平,何须学他朝?”

“可是成安伯小时有奇才,成年以后有大才,这位大人如此反对成安伯,还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来反驳我的话,想来你是有自信做得比成安伯更好,所以才有此一说?”

“你、你……”

这个官员被姚培吉挤兑得语不成句,好半天才道,“你这是强词夺理。”

“哎哟哟,这是争论不过便说人家是强词夺理,”某个闲散侯爷站出来阴阳怪气道,“看来这位大人的逻辑就是,谁说不过我,就是才华不如我,谁若是说得过我,那就是强词夺理。真是有意思,有意思。”

“可不是,依我们看,成安伯做吏部尚书挺好的。成安伯为人端方,考评官员业绩的时候,也能秉公办理,这不是一件好事吗?”另外一个闲散伯爷也站了出来,与另外一个侯爷一唱一和,说得好像反对容瑕做吏部尚书的都是官做得不好,心虚才不让容瑕任职的。

这些闲散勋爵平日在大朝会上几乎从不开口,今天这几个人竟然一唱一和的帮容瑕说话,引得那些与容瑕交好的文官们频频侧目,这些纨绔今天是怎么了,天下红雨还是脑子出问题,竟然会站在他们这一边帮着说话?

有脑子灵活的人突然想到,这几个纨绔平日里与班淮十分交好,班淮因为在孝期没来上朝,但是这几个纨绔每到大朝会时,还是要来晃一晃以示存在感的。

今天这是……帮着班水清未来的女婿找场子?

纨绔们的逻辑很简单,大家都是难兄难弟,有好酒一起尝,有大难就各自飞,但是力所能及的忙,他们则是能帮就帮。比如说帮着班淮未来女婿站场子,那就是属于力所能及范围内的。

要论嘴皮子功夫,一本正经的文官哪是这些纨绔的对手?没过多久,原本反对容瑕当吏部尚书的官员,便被纨绔们带到了沟里,互相吵起嘴来。

你说成安伯要不要做吏部尚书?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不能在打嘴炮上输给几个纨绔,这太没面子了?

是文官就不能怂,挽袖子上!

于是文官与文官之间的战争,变成了文官与纨绔之间的战争,看这架势,竟然还是纨绔站了优势。

关键时刻,大业朝的官员们,终于第一次正视了纨绔的力量。

云庆帝早就对那几个有事没事叽叽哇哇,各种忠言逆耳的文官们腻歪了,但他是个好面子的皇帝,一个看重名声的皇帝,所以常常在这些文官忠言逆耳的时候,还不得不装作一副“爱卿你说得好有道理,朕接纳你的建议”的样子。

接纳你全家个腿儿哦,云庆帝每次都想照着这些不长眼文官的脸呼过去,然而他忍住了reads();泣血山河。

所以他会喜欢班家人,因为班家人从不跟他作对,也从不故作清高,得了他的赏赐也都高兴得不得了,这才是让人舒心的朝臣嘛,他就爱给这种臣子赏赐,看着他们崇拜又喜悦的眼神,他每天都能多吃半碗饭。

眼见这些纨绔把几个他看不顺眼的文官气得面红耳赤,云庆帝心里十分受用,面上却皱着眉头,一副不悦的模样。直到一个胡子花白的文官气过头,咚的一声倒在地上,云庆帝才让让人去请太监,顺便道:“诸位爱卿不必多言,朕以为容卿很是适合吏部尚书一职,退朝。”

众官员看着被太监抬出去的官员,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这算不算是气也白气?

再转头看容瑕,脸上没有得意之色,亦无愤怒之意。就在大家以为他会特意避嫌,先行离开的时候,他动了。

但不是往外走,而是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多谢诸位为晚辈直言,”容瑕走到几个吊儿郎当的老纨绔面前,朝他们行了一个晚辈大礼,“晚辈定不会让诸位前辈失望。”

众官员感慨,容伯爷果真正直,不惧别人闲话,做自己想做的事,走自己想走的路。

“容伯爷客气了,”一位侯爷拍了拍他的左肩,“你是老班的未来女婿,我们不帮你帮谁?”

“可不是,”一位伯爷拍了拍容瑕的右肩,还扳着他的肩摇了摇,“好好干,争取一年坐稳尚书位置,五年就升职为相爷。”

众官员齐齐侧目,严相爷跟石相爷这会儿还没走呢。

“恭喜容伯爷升迁,”石崇海走到容瑕面前,对他略略一拱手,“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容伯爷前途无量啊。”

“不敢,唯陛下厚爱而已。”容瑕回了一个大礼。

他们彼此都清楚,刚才反对他任吏部尚书的官员,大多都是石崇海的人,石崇海表面上在恭喜容瑕,内心不见得有多高兴。

“容伯爷谦虚了,你若是没有能力,又怎么能让老成持重的姚大人都为你美言?”石崇海最气的还是姚培吉,此人原本依附在他的手下,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帮着容瑕说话。

他宁可与石家决裂,也要帮容瑕说话,真不知道是容瑕太有手段,还是姚培吉以前都在耍着他玩?

真是好胆量。

“这个问题很简单,”纨绔侯爷打断石崇海的话,“因为容伯爷长得好看,还有才华,讨人喜欢是应该的。”

石崇海没有想到这几个纨绔竟然敢跟他过不去,当下便冷道:“那侯爷应该学着容伯爷,多讨人喜欢些。”

“我一大把年纪,讨人喜欢有什么用,回去怎么跟夫人交代?”纨绔侯爷摇头叹息,“岁月不饶人,当年我也是大业有名的美男子啊。”

石崇海突然觉发现,能跟班淮交好的人,都是脑疾患者。

他瞥了一眼容瑕,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被这些人传染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