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56章

“回陛下,微臣查了很多线索,最有嫌疑的是……惠王殿下。”容瑕把一叠调查出来的资料放在云庆帝面前,“微臣反复筛查了好几遍,这个宫人的家里已经没有亲人,曾受过宫里德妃娘娘的恩惠,表面上看她与德妃之间有纠葛,实际上她背后真正的主子乃是惠王殿下。”容瑕见皇上面寒如冰,又道,“或许微臣还有疏漏的地方,待微臣再去查验一遍。”

“不用了,”云庆帝怒极反笑,“朕这个好弟弟,当年便想做太子,若不是姑母一力护着朕,现在这个大业朝哪还有朕的立脚之处。”说到大长公主,云庆帝面上露出几分怀念。

对于云庆帝来说,大长公主临死前都还惦记着他,这是十分难得的情谊。做了皇帝,便有种高处不胜寒之感,一个死了的大长公主,在他的心中自然什么都好,甚至还会在他的记忆中自动美化,成为一个完美无缺的人。

只有死人,才能让人放心地寄托感情。

“他想要造反,简直就是妄想!”云庆帝冷笑,“看来是这些年朕对他太好了,让他忘记这个天下早已经是朕的,而不是属于先帝。”

皇帝与兄弟的恩怨,容瑕作为臣子,并不好说话,所以云庆帝说,他便垂首静静地听,不多说一个字。

偏偏云庆帝就喜欢他这沉稳的性格,这让他觉得此人踏实可用,不会生出二心。

“对了,你让朕做媒一事,朕准备过几日便与班家提一提,只是成与不成,要看班家的心思。”云庆帝有心补偿给班婳一个德貌双全的郎君,加上容瑕又愿意娶婳婳,对他来说这简直就是皆大欢喜的好事。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他这个表弟一家子脑子比较奇怪,这事能不能成,还真是两说。

“请皇上尽量帮臣说和说和,郡主牡丹国色,若能娶到郡主,乃是微此生大幸。”容瑕笑道,“微臣是真心想要求娶郡主。”

云庆帝表情变得有些微妙,他干咳一声:“朕知道。”

不管容瑕此刻是真心想要娶婳婳,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他此刻也只能当他是真心的。

人有亲疏远近,身为帝王也有自己的补偿心理,他喜欢这种为了自己敬爱的长辈付出的感觉。尤其是这个长辈的后人还很省心,不插手朝政,对拉帮结派也没有兴趣,没有野心得让人就算多偏爱他们一些,也不用担忧他们会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

大长公主去世,最难过的当属班淮,短短一个月多内,他整个人瘦了一圈,若不是妻贤儿女孝顺,他难过得恨不能陪着大长公主一起去了。

班家人是真心实意的在吃素,就连顿顿离不了肉食的班恒,也都没有偷偷吃过一口荤食,可见大长公主的离去,对于班家人来说,是一件无比伤心的事情。

“父亲,”班婳见班淮穿上一件月牙色的衣服,但是用料十分讲究,便道,“您要入宫?”

“陛下晋封我为国公,我早该进宫谢恩了,”班淮看着女儿似乎瘦了一圈的小脸蛋,有些心疼道,“天气转暖了,有时间就出去转一转,别只待在家里。”

“我知道,”班婳对班淮笑了笑,“等天气好了,父亲您带我们去别庄玩,好不好?”

“好,到时候我们一家四口都去泡温泉,”班淮脸上露出了笑意。

班婳站在大门口,目送着班淮离开,转头见班恒站在身后,问道:“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班恒摇了摇头,蹭到班婳面前道:“姐,听说府里养的说书先生又想了新故事,要不你去听一听。”

“是说书先生想的,还是你想的?”班婳早就听身边的下人说了,弟弟有事没事就找说书先生嘀嘀咕咕,没有想到竟然是为了这个。

“说书先生想的情节,哪有我想的合你胃口,”班恒拉着班婳的袖子一拽,“走走走,去听听。”

班婳知道弟弟这都是为了自己,忍不住笑了笑:“谢谢你,恒弟。”

“谢什么谢,”班恒不自在的扭头看旁边,“自家姐弟说什么谢,你也不照照镜子,最近都瘦成什么样子了。等以后见到其他女眷,你拿什么跟人比美,咱们老班家出美人的好名声,你还要不要了?”

班婳伸手在他耳朵上轻轻一拧:“见你这么关心咱们老班家的名声,我感到很欣慰。走,书我暂时不听了,我先去听你背《诗经》《论语》。”

“哎哎哎哎,姐,你饶了我!”

大月宫。

班淮跟在王德身后,沉默地走进了正殿。云庆帝抬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道:“表弟这些日子清减了不少。”

“贱内嫌弃微臣发了福,减下来便最好了,”班淮勉强笑了笑,不提大长公主的事情。

“我知你是为了姑母一事难过,朕的心里也是……”云庆帝绕过御案,走到班淮的身边,语气沉重道,“是朕害了姑母。”

“陛下,你怎可这么说?!”班淮惊愕地看着云庆帝,抱拳道,“微臣很小的时候,母亲便常常在微臣耳边提起您,说您字写得好,说您又背了什么书,还常说微臣若是有一半像您,她便心满意足了。家母仙去,微臣心中虽哀痛难忍,但是对于微臣母亲来说,能护您周全,定是比她性命更重要的事情。您若是这般说,岂不是让微臣母亲一番情谊辜负了?”

这话里已经带了几分责备了,本不该朝臣对帝王说,但对于云庆帝而言,这不是冒犯,而是班淮的心里话。感动于姑母的情谊与表弟的真诚,云庆帝在班淮肩头拍了拍,“水清,是表兄我说错话了。”

这句话云庆帝没有用“朕”,可见他说这话时,是用了真情的。

“自家兄弟不说两家话,也不用说谢恩不谢恩了,”云庆帝让班淮坐下后道,“以你我的情谊,便是封你为郡王也使得,只是礼部那些老头子整日掉书袋说酸话,我便只能委屈委屈你了。”

“微臣何德何能,竟让陛下如此为难,”班淮面上露出感动,“陛下待微臣已经很好了,只是微臣是个糊涂人,这国公的爵位……”

“此话不要再提,只给你国公的爵位,朕心中已是觉得委屈了你,”云庆帝摆手,“朕只盼你们过得安稳无忧才好。”

“多谢陛下。”班淮双眼湿润 ,眼眶发红看着云庆帝,小心用袖子拭去眼泪,他才再度抬起头看向云庆帝。

这种眼神云庆帝最是受用,表兄弟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后,云庆帝忽然道:“姑母临终前,跟我说了一件事,朕觉得这事挺有谱的。便想跟你提一提,成与不成,皆看你与表弟妹的想法。”

班淮抽了抽鼻子,声音略有些沙哑,“陛下,不知是何事?”

云庆帝把容瑕背班婳进殿,又当着大长公主的面说自己是班婳夫君的事情讲给了班淮,随后道:“我思来想去,容郎才貌兼备,确实是个不错的夫婿人选,便想多事做一个媒,不知表弟意下如何?”

班淮:???

容瑕?

容伯爷确实不错,从内里到外貌都没得挑,但是……容伯爷跟他女儿怎么能扯到一块去?

“陛下,这会不会……有些委屈容伯爷了?”班淮虽然是一个看自家孩子就自带美化光环的父亲,但是自家女儿有哪些毛病,他心里还是明白的。

懒散,奢靡,脾气不太好,挑食,还爱炫耀,这一堆堆的毛病在自家人看起来,那是可爱真性情,在别人眼里看起来,那就不一定了。班淮不敢赌其他男人会像他一样包容女儿。当年定下谢启临,是因为他打听过谢启临脾性好,哪知道他心眼不好。再后来答应沈钰的提亲,是他觉得沈家势微,日后只能依附班家,定不敢做让女儿不高兴的事情,谁知道这位竟然得中探花以后便大变脸。

他现在觉得容伯爷这年轻人哪哪都好,但是鉴于他挑女婿的眼光不行,所以这个时候反而不敢轻易答应了。

“这怎么会是委屈?”云庆帝瞪大眼睛,有这么说自家女儿的么?!

“陛下,这婚事大事不是儿戏,微臣……微臣实在拿不定主意。更何况如今我们正在孝期,也不宜谈论婚事,”班淮想了想,“要不再等等,我回去跟贱内商讨一番再谈这事。”

“孝期也没有关系,反正只是暂时定下来,不用他们马上成婚 ,”云庆帝想得很周全,“如果你们愿意,我就当着天下人的面说,这个婚事是姑母生前定下的,朕就是见证人。”

班淮心中大定,不管这事成与不成,对婳婳都没有太大的影响。

“到时候他们两个年轻人若是能够成婚,你可别忘了给我送谢媒礼。”云庆帝越想越觉得容瑕与班婳很配,就凭这两人的长相,那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日后再生几个小娃娃,也不知会美成什么样。

若是教出一个像容瑕那般的小才女,倒还能跟太子的孩子订个亲,这也算是改进皇家后代的长相了。

万事俱备,只欠太子生下儿子和两人成亲了。

云庆帝伸手拍了拍班淮的肩:“表弟,容郎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你可要抓紧点。这孩子有些抢手,朕还是想把他留给自家人,让外人抢走了可不划算。”

班淮:他们这是在抢货物么?

作者有话要说:  容瑕:???黑人问号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