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50章 城

皇宫在某个时候很大,但某些时候又很小。

班婳下午因为喝了太多茶水,不得不去后殿解决出恭的问题。出来没走多远,便遇到了容瑕。她顺口便道,“容伯爷,你也是来出恭的?”

这话说出口以后,班婳觉得自己脑子有毛病,这话问出来太尴尬了reads();[ABO]复仇之路。

“是啊,真巧。”容瑕轻笑一声,仿佛班婳刚才说的是“天气真好”一样,“外面在表演杂耍,郡主不感兴趣?”

“家里养着几个杂耍艺人,看多了也就那么个意思,”班婳见容瑕神情如此自然,自己心里那点不自在也消失了,“本来是想来凑个热闹,哪知道今天的气氛会这么尴尬。”

自从那个附属国王子求婚以后,女眷这边的气氛有些别扭,尤其是石飞仙,一张脸冷得都快掉冰碴子了。尽管班婳不太喜欢石飞仙,不过那个王子确实配不上这位佳人,也难怪石家人面色会那么难看。

她偷眼去瞧容瑕,这位真不知道石飞仙心仪他?连她都看出石飞仙对容瑕有几分心思,容瑕不可能没有半点察觉。

“若是这个王子真能与大业女子联姻,并且自愿留在大业生活,对大业来说是件好事,”容瑕注意到班婳在偷偷看自己,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不过这个人选不宜是石姑娘。”

当朝右相的女儿,怎么也不可能嫁给一个外族人,除非皇帝不愿意重用这一家人。

容瑕猜测班婳可能不会对这种话题感兴趣,所以他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突然道:“郡主今日很漂亮,你出现在殿门时,容某差一点失了神。”

班婳闻言笑眯了眼:“是你送的这套首饰漂亮。”

“美玉配佳人,若没有郡主,它们又怎能美到极致,”容瑕目光落到班婳耳垂上的,嗓音中带着笑意,“真正的美,是郡主赋予它的。”

班婳听过不少夸她美的话,但是像容瑕夸得这么认真的,除了她父亲、弟弟,就没有第三个男人了。

“你们这些满腹诗书的才子,都这么会说话吗?”班婳想要掩嘴笑,又担心弄花自己刚才弄的口脂,便抿了抿嘴。

“容某并不会说话,只是把心中所想说出来。”容瑕见风吹了起来,担心树枝上的雪落下来砸在班婳身上,伸手挡在班婳头顶,待走得离这棵树远了些以后,他收回手对班婳抱了抱拳:“冒犯了。”

班婳见他手背上有一团从树上掉下来的积雪,不好意思地指了指他的手背:“要不要擦一擦?”

“没事,”容瑕甩了甩手,仍旧与班婳保持着一个极安全的距离,仿佛他刚才替班婳遮住头顶只是出于君子风度,没有丝毫暧昧之情。

班婳更不会多想,她现在脑子里想得更多的是,连容瑕都夸她今天这身打扮很漂亮,看来她一大早就起床梳妆,是值得的。受京城里这么多人推崇的男人,审美应该很不错的。

谢宛谕站在廊角下,看着在雪地里行走的一对男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捏紧手里的帕子,有些心虚的往后退了几步,下意识不想那两个人看到自己,虽然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躲。

“姑娘?”她身后的丫鬟小声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谢宛谕摇了摇头,转身匆匆往园子里跑,那里搭着表演的台子,很多人都待在那里reads();兽人帝国之机甲情缘。

“宛谕,你怎么走这么急?”石飞仙见到谢宛谕回来,把一只暖手炉递给她,“你这丢三落四的毛病什么时候才好,手冷不冷?”

“不冷。”谢宛谕摇了摇头,她的手心甚至还渗出了一层薄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石飞仙笑盈盈的模样,又想起刚才大殿上,二皇子看石飞仙的眼神,她没有把刚才看到的事情说出来。

“看来你是真的不冷,连额头上都冒汗了,”石飞仙伸手用帕子去给谢宛谕擦额头,谢宛谕微微偏头躲开了她的手。

“我没事,台上在演什么?”谢宛谕端起茶喝了一口,茶水略有些凉,但她的内心却一点点平静下来,“倒是挺有意思。”

石飞仙回头往台上看了一眼,上面一个老生在咿咿呀呀唱曲,她记得谢宛谕从不爱看老生戏。瞥了眼那盏没有多少热气的茶,石飞仙笑了笑,转身让宫人给谢宛谕换了一杯热茶,安安静静陪着谢宛谕听起来。

天色一点点暗下来,尽管身边摆了很多火盆,但是坐在外面看表演的众人,仍旧觉得冷,偏偏还不能让人看出自家冷。

当听到有人来说,晚宴开始后,众人都齐齐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冷,即便穿着厚厚的裘衣,寒气仍旧穿透衣物,钻进骨头里肆无忌惮地作乱。

下午在外面吹了一肚子风,晚宴时大家的胃口比午宴时好,就连讲究仪态的贵夫人们也多动了几筷子。

为了保证食物的温度与味道不受影响,御膳房的人想出了很多法子,反正不管他们是怎么做的,至少东西送到班婳面前时,都是冒着滚烫的热气,让人看着便食指大动,唯一不太好的就是量少。

也不讲究食不过三,喜欢吃的班婳便多动筷子,不爱吃的她连尝都不尝。

“婳婳这孩子,吃东西还是这般挑嘴,”皇后对自己右下首的大长公主道,“不过人倒是一年比一年水灵了。”

“都是她父母给她惯坏了,”大长公主笑道,“就连皇上与娘娘也爱惯着她,才养成了她这般无法无天的性子。”

“勋贵人家,女儿家就是要随性些好,”皇后倒没有反驳大长公主说她惯着班婳的话,“她乃姑母唯一的孙女,便是怎么宠也是不为过的。”

“娘娘这话就偏颇了,”大长公主笑着摇头,“她那不叫随性,叫没有规矩,也不知道这性子随了谁。”

皇后想说,定是随了静亭公的性子,可是想到静亭公与大长公主感情甚笃,并且已经病逝了十年,现在再提此人,只会惹得大长公主心里难受,便把这话咽了回去,“婳婳身上带着我们皇家与武将世家的血脉,身份尊贵,性子自然随了两边的老祖宗。”

大长公主端起茶杯,对皇后一敬:“您这又是在偏宠她了。”

喝下一口茶以后,大长公主擦了擦嘴角,压住涌到喉头的咳嗽痒意,脸颊红润得犹如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妇人。

晚宴结束,皇宫燃放了漂亮的焰火,班婳站在大殿上,与阴氏站在一众女眷中,向帝后再次行了大礼以后,才扶着阴氏的手走出温暖的大殿。

走出大殿的瞬间,冷风扑面而来,她拉了拉身上的斗篷,对阴氏小声道:“我真想回家泡一泡热水澡reads();星际未来之被推倒的上将。”

在大殿里烤了这么久的地龙,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烤干了。

阴氏失笑道:“放心吧,早就让府里的下人备好热水了。”

班婳往阴氏身上蹭了蹭,撒娇起来的模样,就像是七八岁的小孩儿。

“石小姐,请留步!”

“石小姐,请您留步!”

班婳听到身后传来口音有些奇怪的声音,好奇地往四周望了望,她刚才出殿的时候,石飞仙不是还在里面吗,这么快就走到前面来了?

“石小姐!”

一个皮肤偏黑,头发卷成了圆圈圈的年轻男人忽然挡在了她的面前,单手放在胸前对她鞠躬道:“石小姐,在下不懂大业的风俗习惯,中午说话的时候有失礼的地方,请石小姐原谅在下。”

四周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众人仿佛见到了什么超自然的神奇现象,齐齐停下脚步,用一种微妙地眼神看着班婳与站在她面前的附属国王子。

附属国王子见面前的绝美女子没有说话,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忙解释道:“在下姓涂博尔,名阿克齐,乃艾颇国的二王子,不过来大业前,父王赐予了在下一个大业名字,小姐可以叫我涂阿齐。”

班婳打量着这位认错人的王子,其实这个年轻人长得还不错,双眼深邃,眼珠子明亮得像是珍贵的蓝宝石,唯一缺点就是肤色不够白。一黑遮百帅,班婳更喜欢长得白一点的男人。

“阿克齐王子,”王德笑眯眯地走过来,客气解释道,“您认错人了,这位并不是石小姐。”

“什么?”阿克齐惊讶地瞪大眼,这般美貌的女子都不算是大业第一美人,那石小姐该如何的美貌?

“不知,石小姐是哪位佳人?”阿克齐是个耿直的好青年,见自己认错人以后,对班婳行了一个艾颇国的大礼,然后看向王德,希望他能带自己找到真正的石小姐。

王德微笑着转身,走到石飞仙面前行了一个礼:“老奴见过石小姐。”

“王公公您太客气了,”石飞仙不敢得罪陛下跟前最受信任的太监,微笑着回了王德半个礼。

不过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阿克齐王子一眼,仿佛她不知道阿克齐在找她,也不知道阿克齐认错了人。

石飞仙是个美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青丝白肤柳腰金莲足,任谁都不能说她不美,可是她却算不上真正的大业第一美人,即便她有着第一美人的名号。

所有人都知道阿克齐为什么会认错人,于是所有人都沉默了。

阿克齐看了看站在王德面前的出尘女子,又看了看离自己不远,美得如火焰般的姑娘,也跟着沉默了。

父王,没有想到我来到大业要纠正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审美观。

大业真是天1朝上国,连审美都如此不一样。

他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