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1章

严晖离开以后,班淮顶着一脸僵硬的笑对容瑕道,“多谢容伯爷。”

他虽然不爱动脑子,但不会傻到看不出容瑕这是特意来给他解围的。他飞速地看了眼四周,小声对容瑕道:“这是惦记我家闺女呢。”

他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见严晖执意要与他单独交谈后,他就明白了过来。

但是这种事,跟他说有什么用,这事又不是他做主。

涉及到家中私事,他没好意思跟容瑕提,只是高深莫测地对容瑕摇了摇头,表示自家闺女精贵着,就算是当朝比较有实权的左相来为儿子求娶,他也不为所动。

在这一刻,班淮觉得自己的形象就像是话本中不显山漏水、品行正直的高人,坚决不为五斗米折腰。

夫人早跟他提过,严晖的夫人是个不太好相与的长辈,女儿嫁过去被这个婆婆嫌弃怎么办?

到时候女儿吃了亏,他就算再荒唐,也不能带人去揍女儿婆婆一顿啊,若真闹出这种事,连皇上都不会帮他。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若是有个不好相处的婆婆,乖女可要吃大亏,仅仅孝道二字压下来,就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他媳妇嫁到班家以后,他都舍不得让媳妇吃这种苦,又怎么舍得自己女儿嫁到严家受这种委屈。

容瑕见班淮明显很不愿意答应这门婚事的模样,便道:“伯爷,晚辈觉得您下朝以后,应该跟左相谈谈,至少要把事情说清楚,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你说得对,”班淮点了点头,“我早点说清楚,他们家也早点死心。”

你家想娶,别人就一定要嫁,想得倒是挺美。

容瑕笑了笑,转身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站定,甚至还有闲暇时间与其他朝臣互相见礼,当真是风度翩翩,气度无可挑剔。

皇帝来了以后,大朝会进行得很顺利,唯有最后一位御史提起谢重锦渎职一事时,朝上众臣的火药味又起来了。

“陛下,微臣以为,谢大人虽然有监察不力之嫌,但是罪不至此,请陛下三思。”

这个官员是二皇子的人,他现在为谢重锦说话,也是为了帮未来二皇子妃一把,增强二皇子妻族的权利。

“陛下,若是我朝官员皆对下属所做之事不闻不问,那他又怎么能做到心系百姓?”一位御史言辞犀利道,“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孝敬老母。”

这位御史的语言风格,略有些放荡不羁。

“臣附议!”

“陛下!”

“陛下!”

云庆帝被朝臣们吵得脑仁一阵阵发疼,他有些不耐道:“谢重锦监察不力,放纵下属鱼肉百姓,罪不可恕,但念在他并未参与其中,并受下人蒙蔽,情有可原。今日起便革去他的职位,让他回家休养身体,免除其他责罚。”

这是要把谢重锦一撸到底了?

忠平伯膝下仅有两子,长子被革职,次子摔坏了眼睛不能入朝为官,谢家下一辈算是败了。

“陛下,”忠平伯颓然地跪在了地上,向云庆帝行了大礼,“陛下,犬子冤枉,求陛下从轻发落。”

“谢卿,朕已经是轻饶了他的罪名,”云庆帝有些不耐的摆手,“你不必再说,若非你乃朕的亲家,谢大郎之罪,本该发配边疆,五年不得召回。”

忠平伯瞬间面色惨白,半晌才朝云庆帝磕了一个头:“微臣……谢陛下恩典。”

陛下这是半点面子都不给他留,日后女儿嫁到二皇子府上,不知还要受多少委屈。

大业的朝臣,若不是大事是不必行跪礼的,忠平伯现在当着满朝上下给云庆帝行跪礼,已是无奈之举,但是显然他的脸面不够,皇上并没有因此减轻对谢重锦的责罚。

散朝过后,忠平伯径直朝班淮走来,他脸色潮红,面带恨意:“班淮,你今日欺人太甚,谢家记下你这份大礼了。”

还未走远的朝臣见到有热闹可看,都忍不住减缓了脚步,用眼角余光瞅着二人,用比较含蓄地姿态看笑话。

“真是可笑,你家大郎获罪与本侯有什么关系,”班淮见忠平伯这副模样,不惧反恼,“查案子的不是我,弹劾他的不是我,但你偏偏向我发火,不就是见我没有实权,好欺负么?”

众位朝臣一听这话,差点没笑出声,这种话都能说出口,这班侯爷真是不打算要脸了。

忠平伯没有想到班淮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他脸憋得通红:“班淮,你不要强词夺理!”

“从早朝到现在,我一句话都没有说,你偏偏跑来找我麻烦,不是欺软怕硬还是什么?”班淮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刚才那位御史大人说得好,当官不为民做主,做这个官有什么用,难道你家大郎真没有错处?”

班淮抬了抬下巴,“别以为你家将与皇家结亲,便不把百姓当一回事。要知道陛下乃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明君,又怎么会因为这层关系而纵容你们乱来,你谢家想错了,大错特错!”

说完这些慷慨激昂的话语,班淮一甩袖子,昂首挺胸走出了大殿。

刚才当朝批评过谢重锦的御史见自己被班淮单独拎出来夸奖了一番,心情有些复杂。虽然被人夸奖并且赞同很高兴,但是赞同他的却是朝中有名的纨绔,这真是……

不过这位静亭侯其实还是很有是非观的嘛。

“姐,”热闹的大街上,班恒指了指前方,“你看那是不是父亲与严左相,他们两个去茶楼做甚?”

忽然他面色一变,扭头对班婳道:“父亲该不会是跟严相爷商讨你跟严甄婚事的吧?”

严甄那样的书呆子,怎么配得上他姐?本来今天出门,是为了陪他姐出来买东西,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事。

“走,我们跟上去听一听。”

班恒心里忍不住担心,严晖能做到当朝左相一职,脑子肯定很聪明,万一他说来说去把父亲绕晕头,真的答应把姐姐嫁到严家怎么办?

“有什么好听的,”班婳倒是半点不紧张,“父亲不会舍得我嫁到严家的。”

“我知道他舍不得,但是严相爷擅谋略,我担心的是父亲会中他的计,”班恒对自家父亲的聪明程度抱着深刻的怀疑,但是身为人子,这话他无法说出口,“姐,你快跟我来。”

于是守在茶楼门口的班家护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世子郡主偷偷摸摸溜进茶楼,而且还要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

班恒让堂倌带他们姐弟俩去了隔壁隔间,开始了偷听这件重要的大事。

班婳觉得班恒此举有点无聊,但是作为一个宠爱弟弟的好姐姐,她只能纵容他的胡闹,并且学着班恒的模样,把耳朵贴在了屏风上。

严晖与班淮还不知道有两个晚辈就在旁边偷听,两人说过场面话以后,就开始进入了正题。

“侯爷,犬子与令千金……”

“相爷,犬女是未出阁的小姑娘,与令公子恐怕没有什么关系,”班淮喝了一口茶,摇头道,“相爷有所不知,犬女被她母亲宠坏了,实在不配为严家妇,还请相爷不要再提此事。”

“侯爷是觉得犬子不能好好待令千金吗?”严晖听到这话,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想到幼子那失魂落魄的模样,只能厚着脸皮道,“严某可以保证,只要侯爷愿意让令千金下嫁鄙府,鄙府上下绝对不会怠慢令千金半分。”

“这不是怠慢不怠慢的问题,”班淮为难地叹口气,“相爷,婚事讲究你情我愿,犬女既与令郎无缘,那便不再强求了。”

严晖没有想到班淮拒绝得如此不客气,连一点余地都没有留,这话等于直白地告诉他,我家闺女没有看上你儿子,所以我家女儿不嫁给你儿子咯,呵呵呵。

若是其他人这么跟他说话,他这口气恐怕咽不下去,但是偏偏说这话的人是班淮,京城有名的荒唐人。

实际上,严晖觉得幼子非福乐郡主不娶,就已经是一件十分荒唐的事情了。

这个天聊不下去了,严晖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起身对班淮道:“既然如此,严某告辞。”

为什么这么荒唐的人竟然会生出那般美艳的女儿,这不是祸害京城的好儿郎么?

“慢走。”班淮起身嬉皮笑脸地向严晖回了一个礼,仿佛没有看出严晖已经心有不快。

等严晖离开以后,班淮轻声哼着小曲,哧溜一口把杯子里的茶喝下去大半。

这些文人就是讲究,喝个茶偏偏用拇指大小的茶杯,连只蚂蚁都淹不死,真不知道有什么用。

“父亲。”门从外面被拉开,班恒与班婳挤了进来,坐在了他的对面。

“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班淮放下茶杯,捧起茶壶对着嘴连喝了几大口,早上吃的肉饼太干,他早就想大口喝水了。

“刚才碰巧见您跟严相爷来这边,我跟姐姐就跟了过来,”班恒把面前的小茶杯移到一旁,“你刚才拒绝严相爷的话,我跟姐姐都听见了,您是这个。”

班恒狗腿地向班淮竖起一根大拇指。

“哼哼。”班淮得意地挺了挺腰,转头对班婳道,“放心吧乖女,父亲不会逼着你嫁任何不愿意嫁的男人。”

班婳对班淮甜甜一笑。

她就知道,父亲与母亲不会随随便便让她嫁给谁的。

因为被班淮拒绝得太彻底,严晖走出茶楼的时候,面色难免有些难看。他正准备坐进轿子,见容瑕打马而来,便站直身子,等着他过来。

“严相爷,”容瑕跳下马背,对严晖拱手行礼,“您不是与班侯爷有事相谈,怎么……”

“话不投机半句多,”严晖语气不太好,“没有什么好谈的。”

容瑕闻言微笑着站在旁边,不接严晖这句话。

严晖也意识到自己不该对着不相干的人摆脸色,草草地向容瑕拱了拱手,弯腰坐进了轿子。

“严相慢走。”容瑕往后退了一步,恭恭敬敬地对着轿子行了一个礼。

严晖坐在轿子里,掀起帘子看了眼态度恭敬的容瑕,行心气儿顿时顺了不少。这个京城还是多些像容伯爷这样的人才好。

至于班淮那般纨绔……

哼!

杜九见伯爷骑上马就准备走,小声道:“伯爷,您不喝茶了么?”

“不用喝了,回府。”

容瑕抬头看了眼茶楼的二楼,一拉缰绳,马儿掉头往伯府方向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班淮:谁打我女儿主意,我打谁的脸。

二更君成功抵达目的地,大家晚安,么么哒~

感谢以下大大的霸王票支持:

邹美楠扔了1个地雷 丽歌扔了1个地雷

加菲爱吃糖扔了1个地雷x2【加菲的牙齿还好吗】

疏妆扔了1个地雷樚扔了1个地雷

停停拿光大大的小内内扔了1个地雷x2 【少年,你思想太危险 ,我要叫妖妖灵啦】

小月月啪了你一晚并扔了1个地雷x3【不可能,你体力没这么好】

又月光的念忆QAQ扔了1个地雷x2【每个月都见你在月光,心疼】

如愿扔了1个地雷晓晓扔了1个地雷

筱肖哓Red扔了1个地雷 就爱苏苏苏扔了1个地雷x2

兜兜兜兜扔了1个地雷 keymio扔了1个地雷

jjq扔了1个地雷 凤央扔了1个地雷

數字扔了1个地雷 吾爱宝蓝色扔了1个地雷【跟我微博互关的那个宝蓝色吗】

Newsunny扔了1个地雷 谁在乱起名扔了1个地雷

否极泰来扔了1个地雷x6欧阳少恭扔了1个地雷【我们又见面啦】

烈无痕扔了1个地雷 Somnus。扔了1个地雷

泡沫扔了1个地雷浅浅流年扔了1个地雷

abonylz扔了1个地雷蚊子小姐扔了1个地雷【嗯→_→,有点手痒】

筱筱睿扔了1个地雷 Brit扔了1个地雷

小龙虾扔了1个地雷 小雪扔了1个地雷

猫喵喵扔了1个地雷/ 懒猫猫扔了1个地雷 /霍喵喵扔了1个火箭炮【说吧,你们三什么关系?】

坏坏的娘扔了1个地雷 青初未夏扔了1个地雷

第n次的重试扔了1个地雷 白纸扔了1个地雷

橘子小柠檬扔了1个地雷【橘子跟柠檬在一起,不好喝,我试过→_→】

star070717扔了1个火箭炮Cai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