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8章 城

班婳怔怔地回头,看向了回廊下的男人。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向来不爱读书的班婳,脑子里竟闪现出这三句话,出处、著作人是谁她已经记不得了,唯有这三句话在看到容瑕时,突然从脑子里冒了出来reads();如你所愿。

她微笑着偏了偏头,看来她也是能念一两句诗词的,只是没有找到适合她念诗的环境。

美色当前,任何人都能变成博览群书的有才之人,比如说……她。

见班婳注意到自己,容瑕站直身体,整了整衣袍,走到班婳与严甄面前:“二位这是打算回去了?”

严甄没有想到自己特意挑了一个其他人去吟诗作画,骑马打球的时间来找班郡主说话,也会有人过来打扰他们。他看到容瑕径直朝这边走过来,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给容瑕见礼。

“容伯爷。”严甄内心很想让容瑕走开,然而这话他开不了口,也没法开口。

“严公子,”容瑕回了一个礼,转头对班婳道,“郡主,不再继续玩一会儿?”

班婳摇了摇头:“天色不早,我该回去了。”

严甄看了眼天色,午时过去还不到一个时辰,阳光最是暖和的时候,怎么会是天色不早呢?他恍然明白过来,福乐郡主只怕是觉得有些无聊了,忙开口道,“附近有个地方景致很好,郡主若是不嫌弃,在下陪你走一走吧。”

容瑕觉得今天的太阳晒得人有些不舒服,让他心里燥得慌。他把手背在身后,视线落在班婳的裙摆上。裙后摆绣着孔雀尾,在阳光下反射出华丽的光彩,站在阳光下的她,恍惚真的变成了一只骄傲美丽的孔雀,全身都在发光。

“我觉得不用了,”班婳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衫,微笑道,“我今日穿的衣服,不宜走得太远。”

严甄愣愣地看着微笑的班婳,整个人都呆住了:“你、你这样很美。”

“谢谢。”班婳扶了一下鬓边的发钗,毫不谦虚地接下了这句赞美。

“我,那个……”严甄的脸顿时红得快要滴血,“我没有撒谎。”

“嗯,”没有哪个女人会讨厌别人夸自己美,班婳对严甄笑道,“严公子,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我……”严甄扭头看向容瑕,对他作揖道,“容伯爷,在下与郡主有些话想说。”

能不能请你走远一点?

“抱歉,”容瑕对严甄笑了笑,对班婳道,“郡主,在下就在不远处。”

班婳回以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容瑕是担心她与严甄私下在一起出什么问题,所以特意说明的吗?

外面果然说得没错,容公子是一个难得的君子。

班婳没有让随身伺候的婢女退下,待容瑕走开以后,她便开口问,“严公子请讲。”

“郡主,上次皇家狩猎场一别,郡主芳姿在下便再不能忘,”严公子对班婳作揖道,“不知前几日,周太太所说一事,郡主意下如何?”

班婳往旁边移了一步,避开了严甄这个礼:“严公子,您这话略唐突了些。”这真是一个读书读傻了,谁会忽然跑到一个异性面前说,我上次看到你后,就想娶你了,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在下也知此言甚是冒犯,”严甄苦笑,“只是情不知所起,记在了心底便再不能忘reads();誓不为后。”

“若能求娶到郡主,我定好好待郡主,不纳小妾通房,一生一世必不慢待郡主。”严公子还是很坚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请郡主考虑在下。”

这段告白,已经是十分大胆的了,以严家的家教,若是得知儿子对姑娘说如此露骨的话,只怕要押着严甄跪祖宗牌位。他知道自己这样太过荒唐,可是他心里害怕,害怕今日不说出心意,福乐郡主就不会多看他一眼,班家也不会考虑两家的婚事。

听完严甄的话,班婳却莫名想起了容伯爷前几天送她回府时讲的那个故事,那个书生求娶千金小姐时,也曾说过要一辈子善待这位小姐,可是这位小姐因为生不出儿子,最后被婆婆磋磨而死,书生娶了大官之女,婆婆反封了诰命。

由此可见,男人的誓言是做不得准的。

“严公子这话我有些不明白,”班婳扶着丫鬟如意的手,缓缓走向一座凉亭,那里离容瑕所站的地方更近,“我与你从未来往过,你怎么就认定我能与你相守一生?”

“郡主你或许不知,当你身穿红衣,骑着马儿出现在猎场时,整个猎场因为你的出现而变得黯然失色,若能求得郡主下嫁,在下万死无憾。”跟在班婳身后,继续述着衷肠。

你都死了,我嫁给你做什么,当寡妇吗?

班婳抬起宝石绣花鞋踩在汉白玉阶上,走到了亭中坐下,单手托腮,看向了九曲回廊拐角处的容瑕,容瑕遥遥向她拱了拱手。班婳笑着收回视线,转头见严甄还双目灼灼看着自己,便道:“若是令堂不喜欢我,坚持让你纳妾,你又怎么办?”

“母亲不会这么做,”严甄摇头,“她向来疼爱我。”

“万一我生不出孩子,她坚持要这么做呢?”班婳问,“那到时候我怎么办?”

严甄仍旧摇头:“不、她不会的。”

班婳轻笑一声,不再看严甄:“我以为严公子会说,你会护着我,比不会让我受半分委屈。”

严甄愣住,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娘子会与母亲之间会有矛盾,母亲那么温柔大度,身边的下人也都规规矩矩,小心伺候主子,郡主为什么会想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见他似乎根本没有想过这些,班婳觉得这个严甄挺可爱,像小孩子一样可爱。

“严公子可能不太了解我,”班婳露出一个懒散的笑容,“我自小就穿家里最好的布料,家里养着十余个厨子,全都是为了我养着。华服美食仆妇成群是我的爱好,什么诗词歌赋,贤良淑德,持家有道,都与我没什么关系。”

严甄身边全是贤德的女子,哪见过如此离经叛道的女子,他看着班婳慵懒的模样,心口噗通噗通直跳。他神情恍惚地想,这般美人,便是让他跪下来给她脱鞋袜,他也是愿意的。

华服美食,金银珠宝,这样的女儿家,本该金尊玉贵养着,不能受半点委屈。

只要她愿意多看他一眼,他愿意为她送上自己的一切。

“我愿意的,”严甄急急地开口,“我真的愿意reads();安少,夫人有请。”

班婳看着眼前这个面红如血,说话结结巴巴的男人,或者说是少年,忽然掩着嘴笑了起来:“谢谢,不过很抱歉,我想我们可能不太合适。”

“为什么?”严甄急切地问道,“我可以努力做到你要求的一切,我真的愿意为你去做。”

“我知道。”班婳知道此刻的严甄说的是真心话,但也只是此刻而已,这个男人出生于礼教严苛的家庭,他甚至不近女色,一心读书,成为了父母眼中上进踏实的好孩子。

她与他认知中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样,所以他被吸引了,并且对她念念不忘了。就像是吃惯了米饭的人,突然有一天吃到了从西域传来的烤肉,顿时觉得它是无上美味,其他的饭食都不如这块烤肉。

但是吃惯了米饭的人,就算一时间迷恋烤肉,但总会有一天他会腻,开始怀念米饭的味道。

烤肉于他,是感官上的刺激,而米饭才是刻入他骨子里的习惯。

“严公子,你可能还不太明白我的话,”班婳站起身,对严甄徐徐一福,“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你喜欢的不是我,而是我给你带来的新奇感,若我没有这张脸,又或者我与其他女子一样恪守礼教,那么你也不会注意到我。”

“闻君有此意,小女子甚是感激,但恕我不能接受,”班婳笑了笑,“祝君找到志同道合,琴瑟和鸣的好姑娘。”

听到这话,严甄心口像是被人塞进了一团乱麻,又疼又涩,他想告诉她,他不会喜欢别的女子,在他眼里,天下所有女人都不及她。可是她看他的眼神是陌生的,甚至连笑容都客气得厉害。

她不喜欢他,一点都不喜欢。

“告辞。”班婳从严甄身边走过,走下台阶撞上了朝这边走来的石家兄妹。

“福乐郡主?”石飞仙看了眼班婳,又看了眼凉亭里站着的严甄,面上露出几分了然。

“石大人,石小姐,”班婳对两人点了点头,“多谢贵府招待,小女子告辞了。”

“不再坐会吗?”石飞仙视线时不时落到严甄身上,转头对班婳笑道,“还是我们招待不周,怠慢了郡主?”

班婳摇头:“不了。”

“那在下送郡主出门,”石晋对班婳笑道,“请随我来。“

石飞仙看到兄长对待班婳的态度,眼底露出疑色。

“不用了,我跟郡主同路,就不麻烦石大人了。”容瑕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他脸上的笑容仍旧温和有礼。

“那怎么行,郡主乃鄙府贵客,岂能怠慢。”

“贵府客人众多,又怎能有因为我与郡主二人怠慢其他人?”容瑕转头看班婳,“郡主,你说是不是?”

“啊?”班婳愣愣地点头,“对,容伯爷所言有理。”

“男女授受不亲,我担心伯爷与郡主单独出去,别人会说闲话,”石飞仙笑盈盈道,“还是我陪郡主一道出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