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8章

班婳怔怔地回头,看向了回廊下的男人。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向来不爱读书的班婳,脑子里竟闪现出这三句话,出处、著作人是谁她已经记不得了,唯有这三句话在看到容瑕时,突然从脑子里冒了出来。

她微笑着偏了偏头,看来她也是能念一两句诗词的,只是没有找到适合她念诗的环境。

美色当前,任何人都能变成博览群书的有才之人,比如说……她。

见班婳注意到自己,容瑕站直身体,整了整衣袍,走到班婳与严甄面前:“二位这是打算回去了?”

严甄没有想到自己特意挑了一个其他人去吟诗作画,骑马打球的时间来找班郡主说话,也会有人过来打扰他们。他看到容瑕径直朝这边走过来,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给容瑕见礼。

“容伯爷。”严甄内心很想让容瑕走开,然而这话他开不了口,也没法开口。

“严公子,”容瑕回了一个礼,转头对班婳道,“郡主,不再继续玩一会儿?”

班婳摇了摇头:“天色不早,我该回去了。”

严甄看了眼天色,午时过去还不到一个时辰,阳光最是暖和的时候,怎么会是天色不早呢?他恍然明白过来,福乐郡主只怕是觉得有些无聊了,忙开口道,“附近有个地方景致很好,郡主若是不嫌弃,在下陪你走一走吧。”

容瑕觉得今天的太阳晒得人有些不舒服,让他心里燥得慌。他把手背在身后,视线落在班婳的裙摆上。裙后摆绣着孔雀尾,在阳光下反射出华丽的光彩,站在阳光下的她,恍惚真的变成了一只骄傲美丽的孔雀,全身都在发光。

“我觉得不用了,”班婳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衫,微笑道,“我今日穿的衣服,不宜走得太远。”

严甄愣愣地看着微笑的班婳,整个人都呆住了:“你、你这样很美。”

“谢谢。”班婳扶了一下鬓边的发钗,毫不谦虚地接下了这句赞美。

“我,那个……”严甄的脸顿时红得快要滴血,“我没有撒谎。”

“嗯,”没有哪个女人会讨厌别人夸自己美,班婳对严甄笑道,“严公子,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我……”严甄扭头看向容瑕,对他作揖道,“容伯爷,在下与郡主有些话想说。”

能不能请你走远一点?

“抱歉,”容瑕对严甄笑了笑,对班婳道,“郡主,在下就在不远处。”

班婳回以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容瑕是担心她与严甄私下在一起出什么问题,所以特意说明的吗?

外面果然说得没错,容公子是一个难得的君子。

班婳没有让随身伺候的婢女退下,待容瑕走开以后,她便开口问,“严公子请讲。”

“郡主,上次皇家狩猎场一别,郡主芳姿在下便再不能忘,”严公子对班婳作揖道,“不知前几日,周太太所说一事,郡主意下如何?”

班婳往旁边移了一步,避开了严甄这个礼:“严公子,您这话略唐突了些。”这真是一个读书读傻了,谁会忽然跑到一个异性面前说,我上次看到你后,就想娶你了,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在下也知此言甚是冒犯,”严甄苦笑,“只是情不知所起,记在了心底便再不能忘。”

“若能求娶到郡主,我定好好待郡主,不纳小妾通房,一生一世必不慢待郡主。”严公子还是很坚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请郡主考虑在下。”

这段告白,已经是十分大胆的了,以严家的家教,若是得知儿子对姑娘说如此露骨的话,只怕要押着严甄跪祖宗牌位。他知道自己这样太过荒唐,可是他心里害怕,害怕今日不说出心意,福乐郡主就不会多看他一眼,班家也不会考虑两家的婚事。

听完严甄的话,班婳却莫名想起了容伯爷前几天送她回府时讲的那个故事,那个书生求娶千金小姐时,也曾说过要一辈子善待这位小姐,可是这位小姐因为生不出儿子,最后被婆婆磋磨而死,书生娶了大官之女,婆婆反封了诰命。

由此可见,男人的誓言是做不得准的。

“严公子这话我有些不明白,”班婳扶着丫鬟如意的手,缓缓走向一座凉亭,那里离容瑕所站的地方更近,“我与你从未来往过,你怎么就认定我能与你相守一生?”

“郡主你或许不知,当你身穿红衣,骑着马儿出现在猎场时,整个猎场因为你的出现而变得黯然失色,若能求得郡主下嫁,在下万死无憾。”跟在班婳身后,继续述着衷肠。

你都死了,我嫁给你做什么,当寡妇吗?

班婳抬起宝石绣花鞋踩在汉白玉阶上,走到了亭中坐下,单手托腮,看向了九曲回廊拐角处的容瑕,容瑕遥遥向她拱了拱手。班婳笑着收回视线,转头见严甄还双目灼灼看着自己,便道:“若是令堂不喜欢我,坚持让你纳妾,你又怎么办?”

“母亲不会这么做,”严甄摇头,“她向来疼爱我。”

“万一我生不出孩子,她坚持要这么做呢?”班婳问,“那到时候我怎么办 ?”

严甄仍旧摇头:“不、她不会的。”

班婳轻笑一声,不再看严甄:“我以为严公子会说,你会护着我,比不会让我受半分委屈。”

严甄愣住,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娘子会与母亲之间会有矛盾,母亲那么温柔大度,身边的下人也都规规矩矩,小心伺候主子,郡主为什么会想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见他似乎根本没有想过这些,班婳觉得这个严甄挺可爱,像小孩子一样可爱。

“严公子可能不太了解我,”班婳露出一个懒散的笑容,“我自小就穿家里最好的布料,家里养着十余个厨子,全都是为了我养着。华服美食仆妇成群是我的爱好,什么诗词歌赋,贤良淑德,持家有道,都与我没什么关系。”

严甄身边全是贤德的女子,哪见过如此离经叛道的女子,他看着班婳慵懒的模样,心口噗通噗通直跳。他神情恍惚地想,这般美人,便是让他跪下来给她脱鞋袜,他也是愿意的。

华服美食,金银珠宝,这样的女儿家,本该金尊玉贵养着,不能受半点委屈。

只要她愿意多看他一眼,他愿意为她送上自己的一切。

“我愿意的,”严甄急急地开口,“我真的愿意。”

班婳看着眼前这个面红如血,说话结结巴巴的男人,或者说是少年,忽然掩着嘴笑了起来:“谢谢,不过很抱歉,我想我们可能不太合适。”

“为什么?”严甄急切地问道,“我可以努力做到你要求的一切,我真的愿意为你去做。”

“我知道。”班婳知道此刻的严甄说的是真心话,但也只是此刻而已,这个男人出生于礼教严苛的家庭,他甚至不近女色,一心读书,成为了父母眼中上进踏实的好孩子。

她与他认知中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样,所以他被吸引了,并且对她念念不忘了。就像是吃惯了米饭的人,突然有一天吃到了从西域传来的烤肉,顿时觉得它是无上美味,其他的饭食都不如这块烤肉。

但是吃惯了米饭的人,就算一时间迷恋烤肉,但总会有一天他会腻,开始怀念米饭的味道。

烤肉于他,是感官上的刺激,而米饭才是刻入他骨子里的习惯 。

“严公子,你可能还不太明白我的话,”班婳站起身,对严甄徐徐一福,“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你喜欢的不是我,而是我给你带来的新奇感,若我没有这张脸,又或者我与其他女子一样恪守礼教,那么你也不会注意到我。”

“闻君有此意,小女子甚是感激,但恕我不能接受,”班婳笑了笑,“祝君找到志同道合,琴瑟和鸣的好姑娘。”

听到这话,严甄心口像是被人塞进了一团乱麻,又疼又涩,他想告诉她,他不会喜欢别的女子,在他眼里,天下所有女人都不及她。可是她看他的眼神是陌生的,甚至连笑容都客气得厉害。

她不喜欢他,一点都不喜欢。

“告辞。”班婳从严甄身边走过,走下台阶撞上了朝这边走来的石家兄妹。

“福乐郡主?”石飞仙看了眼班婳,又看了眼凉亭里站着的严甄,面上露出几分了然。

“石大人,石小姐,”班婳对两人点了点头,“多谢贵府招待,小女子告辞了。”

“不再坐会吗?”石飞仙视线时不时落到严甄身上,转头对班婳笑道,“还是我们招待不周,怠慢了郡主?”

班婳摇头:“不了。”

“那在下送郡主出门,”石晋对班婳笑道,“请随我来。“

石飞仙看到兄长对待班婳的态度,眼底露出疑色。

“不用了,我跟郡主同路,就不麻烦石大人了。”容瑕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他脸上的笑容仍旧温和有礼。

“那怎么行,郡主乃鄙府贵客,岂能怠慢。”

“贵府客人众多,又怎能有因为我与郡主二人怠慢其他人?”容瑕转头看班婳,“郡主,你说是不是?”

“啊?”班婳愣愣地点头,“对,容伯爷所言有理。”

“男女授受不亲,我担心伯爷与郡主单独出去,别人会说闲话,”石飞仙笑盈盈道,“还是我陪郡主一道出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出去吃饭,更新晚啦,抱歉~

感谢以下大大的霸王票支持:

向前看扔了1个地雷 八百标兵奔北坡扔了1个地雷

子夜扔了1个地雷烈无痕扔了1个地雷

往作者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x5、1个手榴弹【什么仇什么怨,打你】

夜不眠扔了1个地雷 阿宝扔了1个地雷

小月月啪了你一晚并扔了1个地雷x2fyh扔了1个地雷

加菲爱吃糖扔了1个地雷 953326扔了1个地雷

亚明扔了1个地雷x2否极泰来扔了1个地雷x6

一生一世一HC扔了1个地雷 夏亭扔了1个地雷

时来扔了1个地雷樚扔了1个地雷

Light☆blue扔了1个地雷 满月扔了1个地雷

我追的文都不断更扔了1个地雷 谁在乱起名扔了1个地雷

麦吉扔了1个地雷 停停逾礼偷光大大的小扔了1个地雷x2【偷东西不对】

青木。扔了1个地雷大肉的小皮扔了1个地雷

凤央扔了1个地雷 默默扔了1个地雷

任闵敝扔了1个手榴弹 陌上花开扔了1个地雷

Kaneki扔了1个地雷 小哆DUO扔了1个地雷

青衣兮衣扔了1个地雷 Bang扔了1个手榴弹

普洛米斯扔了1个地雷

21212253扔了1个地雷 追流而上扔了1个地雷

苑菁彤泪彧扔了1个地雷 玉之璘扔了1个地雷

疏妆扔了1个地雷 依蕴扔了1个地雷

就爱苏苏苏扔了1个地雷 然后扔了1个地雷

筱筱睿扔了1个地雷 Bang扔了1个手榴弹

竹竹123123扔了1个地雷 镜里花辞扔了1个地雷

烈无痕扔了1个地雷 月大家的冬风醉扔了1个火箭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