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5章

“还成?”班婳怀疑地看着周常箫,京城里长得比较好看的男人,她不可能没有印象,所以这个“还成”是有水分咯?

“是真的还成,”周常箫怕班婳不相信,指了指自己的脸,“他比我长得好看。”

班婳反问:“京城里长得比你好看的人,很少吗?”

被班婳嫌弃不好看,周常箫也不生气,反正对他而言,能与美人搭上话,那就是好事,“那我也是五官端正嘛。”

见他这样,班婳忍不住笑着指身边的容瑕,“严家郎君与容伯爷比之如何?”

周常箫觉得今天最大的失策就是遇到了成安伯,放眼整个京城,能有几个男人比得上成安伯容貌?严甄对于他们这些纨绔子弟而言,那确实是百里挑一,可是放到成安伯面前,那简直就是不能比。

风度也好,容貌才华也罢,就没有一样能比得过成安伯的。

他还能说什么?

“不及。”周常箫虽然混不吝,不过他这人很诚实,所以老老实实道,“容伯爷风度翩翩,才德兼备,京城少有男儿及之。”

但是你为什么要拿成安伯来比,成安伯又不会娶你!

周常箫内心在咆哮,但是他却不敢说,怕转头回去班恒就揍他一顿。

班婳点了点头,她就猜到这个严甄相貌肯定不及容瑕,不然她不可能对他没有印象。实际上在沈钰退婚以后,就有不少人家上来探听消息,有意与班家结亲。

不过班婳没有看上眼的,所以这些人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皇帝的女儿不愁嫁,长公主的孙女也不缺郎君,门第稍低或者家风不好的,班家根本不考虑。对于班家人而言,若是遇到不靠谱的人家,还不如一辈子不嫁,自家的女儿自己疼,何必为了外面那些外人的传言,就急急把孩子嫁出去,让她受委屈。

阴氏坐在椅子上,沉默地听着冰人花式夸奖严左相家的公子,面上并没有多少与相爷家结亲的喜悦。

冰人见她这个表情,又看静亭侯一副魂飞天外的模样,就知道班家的婚事恐怕要由侯夫人做主,便对阴氏道,“严公子自小敏而好学,这些年一直在书院念书,所以并不常出现在人前。不过二位放心,这位公子长相十分俊俏,身边也没有不干不净的通房丫头,是个疼人的性子,若是郡主愿意下嫁,定不会受半点委屈。”

阴氏抬了抬手,示意丫鬟给冰人添茶。

陪同冰人一块儿来的还有尚书令夫人周太太,周家与班家关系不错,所以今天严相爷请了她来做陪客。

周太太与阴氏来往较多,见阴氏这个表情,便知道两家的婚事只怕不能成,她本就是碍于人情才帮着严家跑这一趟,所以并没有说惹阴氏不高兴的话,只是时不时聊些趣事来缓和气氛。

“侯爷与夫人觉得意下如何?”冰人喝了三盏茶,嗓子都快要冒烟,能夸的全夸了,再夸下去,连她自己都要不信了。

“严相厚爱,班家十分感激,只是犬女顽劣,自幼脾性不好,只怕不能好好照顾严公子,”阴氏放下茶杯,她身边的婢女送上了一个荷包给冰人,“劳你走这一趟了。”

冰人心里暗暗叫苦,严家小公子的她去看过了,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就想着娶这位福乐郡主,现在班家人不同意,她该怎么给左相家人交代?

想到这,她忍不住偏头去看周太太,希望她能帮着说说话。

“姐姐,”周太太性格温婉,说起来话也软软柔柔的,“我觉得这事倒不用急,几日后恰好石相爷家要在别苑设宴,到时候让他们见上一面,成与不成让婳婳看了再说。”

在她看来,严甄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儿,只不过班家人疼爱女儿的架势她也见过,所以这事成与不成,还要看班婳的意思。

“妹妹说得对,”阴氏略点了点头,“不过这些东西你们先拿回去,留在我们这恐怕不合适。”

“这……”冰人的话还没出口,便被周太太打断了。

“还是姐姐想得周道,就是这样做才妥帖。”周太太笑道,“我等下就让他们把东西抬回去。”

以班家的底蕴,就算把严家的整个家底抬过来,班家人的态度也不会软化。严家现在虽然比较得势,但真要细算,这门亲事是严家高攀了。

“我管他是相爷还是王爷,”班恒把酒杯往桌上一搁,语气硬邦邦道,“只要我姐不喜欢,我就不让她嫁。”

班婳把手帕扔给他:“擦擦手,你轻点,别把杯子摔碎了。”

班恒顿时泄气,他这是为谁气成这样啊?

周常箫给他倒满酒,陪笑道:“班兄,班大哥,你别气了,我下次绝对不在你面前提这件事了,成不成?”

班恒见他伏低做小的模样,心头的气儿稍顺:“我想到……”

想到有个男人天天惦记着他姐,还什么茶饭不思,身形消瘦就觉得犯恶心。可是这话他不能当着他姐的面说,怕恶心到他姐。

秋猎过去了将近一个月,严甄若是对她姐有意思,有很多办法,偏偏要做出一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模样,是觉得他姐配不上他,逼着严家来提亲吗?

他有没有想过,这件事若是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他姐?

红颜祸水?

祸国殃民?

他这会要死要活的,是想逼着班家答应他还是怎么的?

要死就死远一点,别来恶心到他姐。

“严公子此举怕是有些不妥,”从头到尾几乎没怎么开过口的容瑕看着班婳,“只怕这次的事情,又要委屈郡主了。”

班婳伸手拿走班恒手里的酒杯,给他换上一碗暖呼呼的汤,漫不经心道:“对我而言,不重要的事情就委屈不到我。”五年后她连命都有可能保不住,哪管世人怎么看她。

容瑕察觉到自己心头似乎被什么刺了一下,轻轻的、不太疼,就是有种难言的酸麻感。

午饭过后,容瑕骑在马背上,看着班婳道:“郡主,几日后的石家别苑宴会,你会去么?”

班婳摇头:“我不知道,或许会去。”

“我明白了。”容瑕点了点头,“上次郡主送在下回府,今日让在下也送一次佳人吧,刚好最近我又听到一个新奇的故事。”

“好啊。”班婳想也没想地答应了。

“班兄,”周常箫拉住准备跟上去的班恒,悄悄指了指容瑕,“成安伯是不是心仪你姐?”

“不能吧,”班恒肯定地摇头,几个时辰前陛下还问过容伯爷,他可没瞧出容伯爷对他姐有半分心思,“他这是找面子呢。”

“什么面子?”周常箫不太明白,哪家郎君用送佳人回家的方式来找面子?

班恒四下看了一眼,见四周没什么人经过,便跳下马把他姐送容瑕回家的事情说了,“这事你可别说出去啊。”

“放心,我嘴严,肯定说不出去。”周常箫感慨道,“咱姐真是女中豪杰,成安伯确实……好气度。”

班恒知道他嘴严,不然也不会把事情告诉他,“行了,严家这门亲事,我们家多半不会同意,你回去告诉严甄,早点死心吧。”

周常箫摇头苦笑,实际上他也不明白严甄为什么会闹这么一场,也不想想这事就算成了,班婳嫁进严家后,能受婆婆待见吗?

严家的气氛确实不太好,早在儿子参加完秋猎回来,说要娶班家那个不省心郡主后,严夫人的心里就不太畅快。原本她是怎么也不同意,哪知道这个孩子死心眼,为了班婳那样的女人茶饭不思,日夜不眠,她跟老爷心疼孩子,只能请冰人与周夫人帮着说亲事。

可是想到班婳那种奢靡成性,嚣张跋扈,相貌妖娆的女人要做自己的儿媳妇,严夫人就觉得胸口的气咽不下去,她的儿子自小饱览群书,知书达理,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女人?

早知道他会变成这样,她早年不该把他管得这么严,不让他近女色,以至于他见了班婳这样的女人便失了心魂。

“夫人,周夫人来了。”

“快请。”严夫人整了整衣衫,在脸上挂起和善的微笑后,扶着丫鬟的手除了院子。刚走至大厅,她听到身后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回头一看,不是家里的小孽障又是谁。

“母亲,周太太来了吗?”严甄身体有些虚弱,所以这么一段路匆匆走来,他已经开始气喘吁吁。

严夫人笑道:“你这孩子,见到周太太可不能这样,还不快整理好衣衫?”

严甄这才注意到自己失了态,忙整理了一番衣袍,才跟着严夫人身后走了进去,自然也就没有看到严夫人眼底的怒意。

严夫人一进大厅,看着自家准备的礼物原封不动地被送了回来,心里便知道这事坏了,回头看小儿子,他果然面色惨白,若不是丫鬟扶着,只怕连身子都站不住了。

看着最疼爱的小儿子这般模样,她心里又疼又急,便想让丫鬟把人扶下去。

“母亲,我没事,”严甄推开丫鬟,朝周太太行了一个晚辈礼。

周太太在心里暗暗点头,是个懂礼貌的孩子,便笑着道:“好一个俊秀的郎君,快快坐下。”

严甄坐下以后,便道:“周夫人,不知侯爷府……”

他不看地上那些送回来的贺礼,只看着周太太,似乎想在她那寻找一丝希望。

作者有话要说:  班恒:要寻死觅活走远一点,别脏了我侯府门前的路!

今天二更君差点不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