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3章 一言难尽

太阳西沉,夜幕将临未临之时,班家三口带着几个忠仆爬上了山。这座山离别庄不太远,但是因为近年这个地方总是闹鬼,所以到了傍晚时分,便没有人敢出现在这个地方。

“姐,你说这里……”班恒蹭到班婳身边,小声道,“会不会真有不干净的东西?”

山上草木茂盛,地面积攒了很多落叶,踩在脚底发出唰唰的声响。

“姐,我觉得这里好像开始冷了,”班恒抱着肩膀,拽住班婳衣角,“要不我们明天中午再来吧。”

“这都快要入夜了,肯定会变冷。”班婳看了眼四周,因为树木很多,林子看起来有些阴森,时不时还有几声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鸟鸣声传过来。

“往这边走,”班婳看了眼缩在自己身后的弟弟,还有时不时左顾右盼的父亲,把袖子从班恒手里拉了出来,对班恒道:“好好走路reads();重生之修仙聚宝。”

班恒觉得手里不拽着点什么东西,心里十分不踏实,最后凑到班淮身边,拉住了他的衣角。

父子两对看一眼,互相拽住了对方的袖子。

“父亲,恒弟,把地方记下来,”找好地方以后,班婳指使着班恒挖坑,“回去后我给你们画一幅图,以后若是记不住了,就照着图来找。”

“我们记不住不是还有你吗?”班恒挖了半天,也只挖出一个不大十寸深的浅坑,“没钱大家一起过苦日子,有钱也一起花。有个人记住就行了,我跟父亲还费这个力气干嘛?”

“那万一……万一我也记不住怎么办?”班婳见班恒半天也没挖出多少,满脸嫌弃地拉开他,“你起开,让我来。”

班恒乐得躲懒,他往旁边让了让:“要不咱们多埋几个地方,总有个地方能记住。再说了,你画画的那水平,就算让我对着图找,我也找不到地儿啊。”

“我画画水平怎么了?”班婳斜眼看他,“你行你来画。”

“那我也不行啊。”

“不行就闭嘴,一个大老爷们话这么多,上哪儿讨媳妇儿去?”班婳抖了抖身上的土,把一个成人巴掌大的盒子扔了进去,撒上一层土再埋上几块碎石,就这么一层土一层石头,最后终于把坑给填平了,她还特意挖了一块草皮放在上面踩了踩。

“姐,不全部埋里面吗?”班恒跟在班婳身后,看她又换了一个地方挖坑,“你这也太费劲儿了。”

“狡兔三窟听说过没有?”班婳喘了几口气,“要么你现在闭嘴,要么你来挖。”

班恒默默地拿了一个小锄头,跑到十步开外的地方自己挖,结果挖了没多久,锄头就挖到了一块巨石,反弹回来的劲儿弄得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唉,”在另外一个小角落挖坑的班淮见状,感慨地摇了摇头:“咱们班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班恒默默地抹了一把脸,他们家现在有资格说这种话的,唯有祖母一人而已,父亲……男人么,有点自信也是好的。

天色一点点黯了下来,班恒与班淮终于挖好了一个坑,各自埋了一盒珠宝与一盒金条进去,转头见班婳已经把剩下的两个盒子全都埋好了。

“有女如此,父已无所求,”班淮颇有些得意道,“咱们家,你姐才是最像你祖父的人。”

十年前,祖父去世的时候,班恒只有五岁,记忆里祖父是个十分慈祥的老人,有时候还会把他放在脖子上骑坐着全,然后带着他去逛街,给他买很多新奇的小玩意儿。

不过他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祖父没事就爱带着他姐练练拳脚,带着他姐去外面骑小马。

“好了,”班婳搬好最后一块石头,拍了拍手掌心上的泥土,“天已经黑了,我们下山。”

班家父子看了眼黑漆漆的山头,收拾东西的速度加快,恨不得立刻长出一对翅膀飞下山头。

“姐,你有没有听见脚步声?”忽然,班恒停下手里的动作,惊惶地往四周张望,“你们仔细听reads();午轩[重生]。”

“我们快走,”班婳捡起地上的小锄头,“还听什么听!”

话本里早就写过,但凡发现点响动,还好奇去看的人,一般都死得早。

班家三人匆匆往外走,班婳跑了几步,想起了他们扔在地上的沙袋,于是回头看了一眼,此时密林里刚好有几个人走了出来。

“谁在那?!”对方的声音里带着肃杀,班婳还听到了利刃出鞘的声音。

“谁在这儿装神弄鬼的吓本郡主?”班婳握紧手里的锄头,“给我站出来!”

夜风起,吹得人手心发凉,班恒与班淮跑回班婳身边,班淮把一对儿女挡在身后,班家带来的几个死忠护卫也都拔刀出鞘,防备着对方突然发难。

不知道为什么,在班婳自称郡主过后,那边就再无动静。似乎听到班婳这边刀剑出了鞘,那边走出一个人,说话的语气十分客气:“请问……是班郡主吗?在下是成安伯府的护卫杜九,请郡主不要惊慌,我等只是路过。”

可能是为了取信班婳,那位护卫取下了身上的佩刀,走得离班家人更近了一些,“惊扰到郡主,请郡主见谅。”

“原来是容伯爷的护卫,”班婳拍了拍胸口,“我还以为真闹鬼了呢。”

杜九抱拳道:“郡主不要害怕,我等可以护送您下山。”

“那怎么好意思,”班婳看了眼四周,脸上有几分惧意,但还是拒绝了杜九的好意,“我跟父亲也带了护卫来,怎么还好麻烦你们。”

“原来班侯爷也在,”杜九忙朝班淮行了一个礼,“我等刚好也要下山,侯爷与郡主无需客气,人多也可以热闹一些。”

“那、那好吧,”班婳不好意一笑,“那就有劳了。”

杜九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郡主这话便是折煞我等兄弟了。”

随着班婳一行人的离开,山林再度恢复寂静。容瑕从阴影处走了出来,拉了拉身上的暗色披风,表情有些复杂。

“他们在这里待了多久?”

“伯爷,属下无能,并不知道班郡主何时出现在了这里。”

“不怪你,”容瑕绕着班婳刚才站的地方走了一圈,“别人家做事尚有迹可循,唯有班家……随心所欲,做事毫无逻辑可言。”

半个时辰后,杜九带着护卫回来了。

“伯爷,”杜九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属下已经打听到了班家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了。”

“嗯?”容瑕走到一块石头旁边,微抬下巴,“说。”

“班世子听说这里闹鬼,所以拉着郡主来这里埋宝,说是……等有缘人,班侯爷觉得有意思,就跟着一起来了。”杜九觉得这个理由实在太荒谬,荒谬得他觉得就算撒谎,也不会撒这种谎。

容瑕指了指手边的一块石头:“把这下边挖开看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