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2章 废物点心

“咋咋呼呼的,你干什么呢?”班婳正躺在软榻上让丫鬟给她按摩头部,班恒这又哭又嚎的冲进来,吓得这个丫鬟手一重,把班婳的头发揪下几根来。

“郡主,”小丫鬟吓得脸色都白了,她慌慌张张地看向班婳,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你们都下去吧,”班婳扭头看了眼小丫鬟,“没事,这不怪你。”

“谢郡主。”小丫鬟跟着其他人退出去的时候,手都在抖。她低头看着手掌中的几根头发,只觉得自家郡主人美心善,无一缺点。

“玉竹,你都在郡主身边伺候一两年了,胆子怎么还这么小?”跟她交好的小丫头挽住她的手腕,小声笑道,“看来等会儿郡主又要跟世子斗嘴了。”

“你可别胡说,主人的事情,哪有我们下人私下乱说的理?”玉竹忙扯了扯她的手腕,“若是让管家听见了,定会扣掉你的月银。”

小丫头忙住了嘴,扭头朝四周看了好几眼,没有看到管家的身影以后,才放心下来。

院子里,班婳从贵妃榻上坐直身子,把披散着的头发拢到身后,“上次被容伯爷发现以后,你不是说再也不干这种傻事了?”

“又不是每次都能被容伯爷发现,”班恒厚着脸皮道,“我说话有几个时候当真,你就别放在心上了。姐,我们明天一早就去埋银子好不好?”

“你自己去,”班婳趴回贵妃榻,“早上那么冷,我不想起床。”

“那要不……我们晚上去,明天晚上咱们就宿在郊外的别庄里,不回城了,”班恒想了想,“晚上出门不*屏蔽的关键字*全,我们傍晚去,如果赶不上宵禁,就在别庄住一晚,你看怎么样?”

班婳沉默片刻:“你去把守在外面的丫鬟给我叫进来。”

“叫她们做什么?”班恒不解。

“不叫她们你给我梳头发?”班婳站起身,“我等下去给母亲说一声。”

“好!”班恒高兴地点了点头,转身把丫鬟们叫了进来,“姐,那我去收拾收拾。”

班婳没有理他,只是坐在软塌上,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九转缠绕白玉镯叹了口气,她担心以她弟的脑子,五年后会忘记自己把东西埋在了哪儿。

丫鬟们鱼贯而入,伺候着班婳梳头换衣。一件又一件耗费绣娘月余时间才能做好的裙衫,一支支普通人家一辈子都买不起的发簪,玉佩、手镯,珍珠仿佛废弃不要的石头随意放在盒子的角落里,等待着主人偶尔的临幸。

班婳用指腹轻轻地点了口脂在自己的唇上,抿了抿唇,见自己的唇变得艳丽又水润后,她满意的站起身,朝主院走去。

虽然连累了成安伯受伤,让班淮有些愧疚,但总的说来,班淮心情还是很好的。他走进二门,看到娇俏鲜活的女儿,脸上的笑容顿时又灿烂了几分:“婳婳。”

“父亲,”班婳朝班淮福了福身,便小跑着走到他面前,“您笑得这么开心,是发生了什么事?”

班淮在女儿面前向来藏不住什么话,便把今天在朝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班婳,末了还感慨一句:“成安伯真是个厚道人啊。”

“你是说谢重锦被打入了大牢?”班婳心情有些复杂,难道以后造反的人真是谢重锦,可是他哪来的本事造反?在文人中才名不如容伯爷,在武将中更是没有多少威望,总不能学前人那般,弄些什么神迹,说自己是天命所归,忽悠老百姓跟着他一起打仗吧?

班淮见女儿好半晌没有说话,不解的看着女儿:“乖女,你怎么不说话了?”

“父亲,你说……我们要不要弄死他。”班婳幽幽地看着班淮,声音轻飘飘的,听起来有些渗人。

“弄、弄死谁?”班淮被女儿这话吓了一跳,“乖女,你跟谢家大郎有仇?”

“没有。”班婳小声道,“我就担心他是那个人。”

“不能吧,”班淮不敢置信,“就谢金科那个德行,能养出一个干大事的儿子?”

班婳无言以对,她敲了敲脑袋:“都怪我,记不住事儿。”

“没事,你爹我也记不住事儿,你这点随我。”班淮安慰地拍了拍班婳的头顶,“走,我们找你母亲去。”

“父亲,您回来了?”班恒见班淮进来,从椅子上站起身,“母亲正在担心你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呢。”

“嗨,今天在朝堂上遇到了一些事,”班淮又跟妻儿说了一遍朝上发生的事情,“也怪我不够谨慎,竟然连累到了成安伯。夫人,你看我们送些什么谢礼过去才好?”

阴氏细细思索过后道:“你放心吧,这事交给我来安排。”

成安伯府中,容瑕看着自己青了一大块的手臂,放下袖子掩盖住那股浓烈的药味,用手帕擦了擦嘴角,对面前站着的蓝衣护卫道,“明日秋色正好,正是爬山好时节。”

“是。”

容瑕拿起桌上的书,还没看上一页,管家疾步走了过来。

“伯爷,静亭侯府送了谢礼过来。”

“谢礼?”容瑕没有想到静亭侯府的人竟然如此客气,他放下书拿过礼单一看,里面是各种补品,还有几盒上好的伤药,以及……绿芙御前龙井糕一盒?

管家从身后的小厮手里拿过一个食盒,表情有些微妙:“静亭侯府派来送礼的人说,这盒里的东西不能久放。”

“拿过来我看看。”

管家把食盒端到容瑕面前,容瑕揭开食盒盖子,里面放着一个荷叶绿瓷盏,盏内整整齐齐放着十二个浅绿色糕点,糕点浅绿中透着晶莹,软乎乎地十分可爱,似乎还散发着一股若有似无的清香。

容瑕看到这十二个点心,忍不住轻笑出声,对管家道:“你去亲自谢过送礼过来的人,不要怠慢了。”

“是。”管家觉得这静亭侯府的人有些不着调,哪家给人送礼送这些小点心的,遇上小心眼的人家,还不得以为他们是在瞧不起人,连一碟子点心都用不起了。

这次的点心与上次的味道没有任何差别,不过可能因为没人明明舍不得还故作大方的看着自己,容瑕觉得不如上次的美味可口。吃了两块以后,容瑕便放下了筷子,转头继续看起书来。

第二天一早,班恒便早早醒来了,他东收收,西捡捡,找了些银子与值钱却不占地方的小东西放进伪装的沙袋里。多亏了近来他姐每日的折腾,他觉得自己终于能够一口气把这两个加起来有几十斤重的沙袋扛上山了。

现在扛一次沙袋,可以让以后少扛很多沙袋,他撑得住!

“郡主,今天上午世子来问了好几次您有没有起身,”如意伺候着班婳洗漱,有些忍俊不禁道,“要不要奴婢这会儿派人告诉世子一声?”

“不用,”班婳擦干净手,“他的性子也该磨一磨了。”

“是。”如意笑着应下,让其他丫鬟把水端出去,“您今日梳什么头发?”

“我今日要出门,今晚要与父亲宿在别庄,你与吉祥她们帮我收拾收拾。”班婳坐到铜镜前,端详自己在镜中的脸。金秋时节,额间花钿还是描成艳红色最好。

用过午饭以后,班淮就以带儿女去郊外别庄玩耍的理由带班恒与班婳出了门。

班婳骑在马背上,途径一家成衣铺的时候,与走出铺子的男人不期而遇。

这个男人长得十分出众,长身玉立,锦衣加身,一头青丝用玉冠束好,既端方又精神。美中不足的是男人脸上戴了一个银色面具,刚好遮住了他的左脸上半部分。

看到班婳,男人停下了脚步,脸上的表情似踌躇,似愧疚,还有些逃避。

一个出众的,戴着面具的男人,在人群中总是显眼的。他看见了班婳,班婳自然也看到了他。

两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什么话可说。

两年前他们还是即将成婚的未婚夫妻,但是谢启临为了一个烟花柳巷女子逃婚,让她受尽世人嘲笑,这是班婳这辈子中最大的耻辱。

哦,当时她是怎么骂的?

她说:她长得这么美,这个男人是瞎了眼,才跟一个所谓的花魁头牌私奔?

看来她两年前骂得对,这个男人果然瞎眼了。

“驾!”班婳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看了眼这个男人,毫不犹豫地骑马而去。

当初那么深情,最后为什么还是为了荣华富贵抛弃了那个可怜的风尘女子?因为受不了世人的唾骂,忍受不了没有仆妇成群的奢侈生活?可怜那个花魁,以为自己找到了一生的依靠,哪知她找到的不过是个没有担当的废物点心。

所以世间大多的男人啊,花前月下时他可以做天下最英勇的英雄,但也仅仅是花前月下时的英雄了。

谢启临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白马上的紫衣女子,抚了抚自己脸颊上的银面具,闭上了眼。

作者有话要说:  班婳:啊呸,废物点心!要来何用!

感谢以下大大的霸王票:

小龙虾扔了1个地雷

萌萌哒の小笼包扔了1个地雷

邹美楠扔了1个地雷

椒椒 扔了1个地雷

否极泰来扔了1个地雷x3

犄角公举抱大大扔了1个地雷

山有木兮扔了1个地雷

卡布扔了1个地雷

爱甜宠求不虐扔了1个地

一衣带水扔了1个地雷

不肾虚道长扔了1个*屏蔽的关键字* 【因为道长常吃六味地黄丸?】

杏芸扔了1个地雷

摇篮扔了1个地雷

素色渐染扔了1个地雷

肉包子扔了1个地雷

桃酥味少女扔了1个地雷x3【这是一个看了让人感到饿的名字】

我我扔了1个地雷

君茗我心扔了1个地雷

普洛米斯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