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6章 汤

“成安伯此话是何意?”

“方才听到世子与康宁郡主谈论君子,便有感而发,”容瑕转头朝班婳行了一个礼,“君子当不忧,不惧,不被迷惑,在下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俗人,当不得班郡君夸赞。”

备受赞誉,甚至被陛下亲口称赞过的容瑕说自己还没有做到君子之道,而惠王府这个曾经不尊长辈的世子却自诩君子,这就讽刺了。

班婳听出成安伯这是在暗讽蒋玉臣,当下捂着嘴角小声偷笑,转头对上康宁愤怒得几乎喷火的双眼,她翻了个白眼回去。

容瑕没打算跟蒋玉臣一直废话下去,见蒋玉臣脸青面黑说不出话以后,他便转头看向班婳道:“班郡君,康宁郡主,请往这边走。”

“有劳成安伯。”康宁压下心头的火气,对容瑕勉强笑了笑。

容瑕对她微微点了一下头。

王德看了眼康宁郡主,这位与班郡君性格还真不一样,若是成安伯以这种态度对待班郡君的弟弟,以班郡君这火爆性子,肯定跟成安伯炸起来,哪还能笑得出来。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心思就这么沉,出嫁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见他们过来,云庆帝也没有问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朝容瑕、班婳姐弟招了招手,“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贪玩,你们过来看看,这几位弓箭手谁会赢?”

至于一起跟过来的康宁与蒋玉臣仿佛被他老人家遗忘了般,他连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当今陛下比较小心眼,还喜欢迁怒,所以惠王一家子在他面前,向来都是缩着脑袋过日子。班婳甚至怀疑,若不是先帝遗诏里写明让陛下好好照顾这位弟弟,他肯定早就弄死这一家子了。

“陛下,我可看不出来,”班婳看着场内穿着整齐划一骑士装的武士,摇头道,“您这不是为难我么?”

云庆就喜欢她这种不知道就直接表现出来的性格,“那你随便挑一个。”

有太监端着一个托盘过来,里面放着一排名签,正是这些武士的名字。

班婳看了看,挑了一个人的名签出来。

“这么快就挑出来了?”云庆帝诧异地看着班婳,不是说不知道选谁吗?

“他的名字最吉利,选他肯定没错。”班婳笑眯眯地给云庆帝看了眼名签,然后把名签扔进离她不远的玉瓶中。

“高旺盛……”云庆帝顿时失笑,这名字着实有些俗气,不过也的确吉利。

“君珀,恒小子,你们两个也来押一个。”云庆帝心情极好的大手一挥,让班恒与容瑕来挑。

“陛下,您是知道我的,别的不怕,就怕动脑子,”班恒也选了高旺盛的名签扔进玉瓶。

“我相信班郡君的慧眼reads();水母成攻计。”容瑕笑了笑,直接拿起高旺盛的名签放了进去。

云庆帝很满意容瑕这一点,知道他喜欢谁不喜欢谁,一言一行虽风度翩翩,却绝不清高孤傲,只会让人感觉到如沐春风。想到朝堂上那些本事不一定大,但是嗓门却一个比一个响亮的大臣,为了芝麻绿豆大小的事吵得天昏地暗,他就恨不得满朝上下都能像容瑕这样,他也能清静不少。

班婳扭头看容瑕,容瑕也扭头看她,她朝他友好一笑。

这种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目光,但是别人却很相信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康宁看着容瑕对班婳笑得一脸温柔的模样,内心犹如刀割般难受,可是她的脸上却不敢有半分的不满,即便皇上视他们兄妹为无物,她也只能站在一边,维持着笑脸。

“妹妹,”蒋玉臣走到她面前,神情中带着愧疚,“让你受委屈了。”

康宁摇了摇头,咬着唇角没有说话。她算什么委屈呢,至少吃好穿好,哥哥这些年漂泊在外,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

就在这时,场上突然爆发出掌声,喝彩声,康宁听到了靶场太监的敲钟声。

“箭术比赛结束,获胜者,高旺盛!”

康宁苦笑,有些人生来命好,就算随随便便说句话,都能成真。

可是凭什么呢,凭什么呢?

老天何其不公?

“你就是高旺盛?”云庆帝看着躬身站在自己面前的弓箭手,此人身材矮瘦,其貌不扬,甚至站在他面前十分的缩手缩脚,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能百步穿杨的神射手。

可他就是赢了其他人,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

“回避下,末将正是。”

“班丫头,还是你的眼光好,这么多人就挑中了他,”云庆帝伸手指了指容瑕与班恒,“可见你们都是有眼光的。”

“多谢陛下夸奖,”班恒笑得一脸灿烂,“今年都快过去大半了,陛下您还是第一个夸奖我的人呢。”

云庆帝顿时被班恒的话逗笑,他这个表侄平日有多纨绔,他早有所耳闻。不过这孩子虽然纨绔,但还不至于荒唐,所以只要没有惹出大事,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班恒这话不仅逗乐了云庆帝,连皇后与几位公主都跟着笑了起来。

在别人看来,班恒这是故意逗趣云庆帝,然而班婳心里明白,她弟这是在真心实意的感激陛下。

靶场这边热闹,营帐那边就显得有些冷清了。李小如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发呆,就连石飞仙走了进来都没有发现。

“小如,”石飞仙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我刚才听你身边伺候的人说你晕倒了,这是怎么了?”

李小如想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出来,话已经到了嘴边,但随即她又想到了班婳那不好相处的性子,又把话咽了下去,摇头道:“我没事,就是头有些晕。”

石飞仙目光在她脸上扫过,随即笑道:“那你可要多加小心,马就不要骑了reads();天恩。”

听着石飞仙细心的叮嘱,李小如心里有些愧疚,“对了,刚才康宁郡主与班婳起了争执,成安伯过去劝架了。”

“成安伯怎么会管这种事?”石飞仙脸上的笑意略有些僵硬,然后温柔地替李小如掩好被子,“先躺一会儿,我身边的护卫猎到了两只山鸡,我已经让人去炖了一只,等下就给你送来。”

“怎么好麻烦你……”

“我们虽不是姐妹,但情如姐妹,你若是再说这种话,就外道了。”石飞仙状似无意道,“就连成安伯都能为两个不熟悉的女子劝架,我还不能为你这个好姐妹操一操心?”

“那怎会一样,成安伯当时还带着陛下近侍王德,”李小如略有些轻蔑道,“若不是陛下的意思,成安伯怎么可能去插手两个女人的事情。”

“也许成安伯看班婳美貌,英雄救美也说不定呢,”石飞仙脸上的笑意更浓,语气轻松地调侃起来,“常言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么。”

“她算什么窈窕淑女,”想到班婳那张嘴,李小如把后面的吞了回去,只吹捧石飞仙,“窈窕淑女来形容你还差不多。”

石飞仙被她说得满面羞红,匆匆地出了营帐。

一天的狩猎活动结束,班恒陪班婳回她的营帐:“姐,我怎么觉得成安伯今天在帮我们?”

他虽然读书少,但脑子不蠢,成安伯明显是在拉偏架嘛。

“他当然要帮我们,”班婳伸出了三根手指,“我可是送了他两只山鸡,一只肥兔子。”

说到这,班婳觉得自己十分有先见之明,颇为自得的抬了抬下巴。

班恒心想,这成安伯还真好收买,两只山鸡一只野兔就搞定了。

“班世子,班郡君。”两位穿着蓝衣的护卫走了过来,他们各自手里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鹿肉与鹿血。

“在下是成安伯府的护卫,这些东西是伯爷吩咐我们送过来的,希望二位能够赏脸收下。”

班恒愣了一下,让站在营帐旁的护卫接下托盘,道:“有劳二位,请二代我跟家姐向成安伯道谢。”

“世子言重了。”两个护卫行礼退下,可以看得出成安伯治下有方,规矩森严。

“姐,”班恒指了指鹿肉,“这是回礼?”

鹿肉比兔肉、山鸡贵很多,这是他们家赚了?

两个护卫回去后,就把事情报告给了容瑕,包括班家姐弟那段恰巧被他们听见的对话。

“因为送了我猎物,所以觉得我会帮她?”容瑕轻笑出声,笑声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他揭开面前的汤盅盖子,一股热气从汤盅中冒出,浓郁的山鸡肉香晋很快盈满整个营帐。

山鸡肉细嫩筋道,不肥不腻,汤好喝,肉也同样可以入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