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0章 男人的心思

见郡主气成这样,婆子心头苦意更浓:“是班郡君。老奴听说静亭侯府满京城收购白狐皮,就因为班郡君说了一句,她缺白狐皮子使。”

康宁气得一口血差点吐出来。

又是静亭侯府!

班婳这个小贱人就不能消停点?!

想她身为郡主,为了不让当今圣上猜忌,事事小心,处处留意,吃穿住行皆不敢有半分张扬,就怕让圣上抓住她家的辫子找麻烦。明明她身份比班婳高,可是在宫里却是班婳更得脸面,甚至是宫外,那些人也更加敬畏班婳而不是她这个郡主。

婆子见康宁气得脸都白了,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只好劝道:“郡主,那班郡君本就是混不吝的人,咱们这样的人家,无需与这等人一般见识。”

康宁恨恨地把手边的茶杯砸在了地上,厉声道:“今日之耻,来日我定当加倍奉还。”

原本她以为,班婳数次被人毁掉婚约,就会学着低调起来,哪知道她竟然半点教训都不吃,依旧这般我行我素。

她不明白,身为一个女人,班婳数次被男人嫌弃,难道就真的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

“现下才几月,白狐皮子竟没有了?”王阿大看了看各商家呈上来的皮子,摇了摇头道,“这些皮子都有杂色,我们家伯爷虽并不是挑剔人,但也不能穿有杂色的狐裘出门。”

店铺管事也料到他这次送来的皮子,成安伯府的采买不会满意,所以也不觉得失望,而是赔着笑道:“王管事,这确实已经是我们店里最好的皮子了,小人不敢骗你。”

“最好的?”王阿大冷笑一声,“你当我没见过好东西还是怎的?”

“王管事您有所不知,今年我们店里本是存着两张最好的皮子,可就在前两天,大长公主府的管家亲自来收我们店铺里的皮子,我们做生意的哪敢得罪这些大爷,便只好把那两张最好的皮子让管家收走了。”

“大长公主府?”王阿大愣了,大长公主那样的年龄,还能穿这种鲜嫩的颜色?

“对,确确实实是大长公主府上的管家。不过小人听说,这些皮子都是大长公主为她孙女买的,至于这消息是真是假,小人便不知道了。”店铺管事不敢碎嘴皇家人的事情,所以把这个消息告诉王阿大后,便不再多说一个字。

王阿大闻言脸色好了很多,“我明白了,你自去吧。”

“是。”见采买脸色并不难看,店铺管事在心底偷偷松了一口气,好在成安伯府是讲理的地方,不然他今日恐怕要遭些罪了。

王阿大把这事告诉管事,管事又传到了管家面前,只不过这话传来传去就有些变味。

“你说班郡君夺了我们府上采买看中的东西?”容瑕正在作画,听到管家的汇报,淡笑一声:“小姑娘喜欢这些白绒绒地东西,她买去便买去了吧reads();[剑三]快穿之反派系统。”

“是。”管家立在容瑕面前,大气不敢出。

“对了,”容瑕缓缓放下笔,抬头看向管家,“上次买来的柑橘不合胃口,处理了。”

“是。”管家腰往下沉了沉。

容瑕把手背身后,目光落在画卷上,上面画着一个身骑仙鹤,手捧仙桃的老翁。

“姐,你收这么多白狐皮回来,是要筑窝还是怎的?”班恒这几日每天都能看到有人送白狐皮进来,只是这些皮子有完整的,也有带瑕疵的,价格不一。

“我拿来做衣服,做斗篷,做护手,做发饰,我还担心这点皮子不够使呢,”班婳翻着手里的小册子,上面记录的是她小库房里各种物件,“如果有剩余的,我再给你做条围脖。”

“败了那么多银子,就想着给我做条围脖,你可真够大方的,”班恒伸手去拿桌上的点心吃,“过几日陛下要去西郊狩猎,你要去吗?”

“去,怎么不去,”班婳略显激动道,“为了这次秋猎,我可是特意准备了好几套衣服。”

比如说其中一套骑装,就是几位绣娘费了将近一个月时间才做好的,就为了今年秋猎她能闪亮出场,若是不去,岂不是浪费了她特意让绣娘准备的骑装?

班恒用同情地目光看着班婳,以他姐的本事,琴棋书画是不行了,唯有狩猎的时候,能与其他贵女一争高下。

“婳婳,”阴氏走了进来,见姐弟两人都在,把手里的盒子放到班婳面前:“这支发钗是你亲外祖母当年留给我的,这些年我一直没怎么戴。小时候你见了还跟我要,那时候我担心你每个轻重,把好好的东西摔坏了,就没有给你。”

阴氏打开盒子,取出这只珠钗,澄澈透明的钗根,钗头不知是怎么烧制而成,竟变成了艳丽的红色,就像是冰凌上放着几粒朱果,亮得澄澈,红得似火。

“我想着等冬天到了的时候,你穿着白狐裘,戴着这支朱钗一定很好看。”阴氏把朱钗□□班婳发间,满意的一拍手。

“我闺女果然是整个京城里最漂亮的!”

虽说做母亲的看自家孩子,永远都觉得那是最好的,不过这支钗确实很配班婳如花般的容颜。

“谢谢母亲。”班婳拉着阴氏的手臂摇了摇,腻在阴氏身上撒娇。

“你啊,”阴氏点了点她的额头,忍不住笑道,“若不是你外祖母过世得早,我又怎么会嫁给你们父亲。”

“嫁给我怎么了?”班淮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自家夫人这句话,悻悻地走到班婳身边坐下,满脸委屈,“咱们孩子都有两个了,你还嫌弃我。”

阴氏看也不看他那委屈的模样:“嫌不嫌弃,你自己还不知道?”

班淮当年是京城有名的纨绔,门当户对的人家,谁愿意把闺女嫁给她?唯有她生母早逝,父亲薄情寡义,继母又是个佛口蛇心的女人,最后便嫁给了班淮。嫁人后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难熬,班淮虽然纨绔,但并没有粘上好色赌博这些陋习,事实上他懒散了些,喜欢玩闹了一点,其他方面还真不像是纨绔。

“来点?”班恒从盘子里挑了一块红枣糕递给班婳,看也不看正在“你委屈还是我委屈”的父母,懒洋洋道,“我特意打听过了,这些秋猎很多青年才俊都要去,你去瞧瞧有没有看得上眼的reads();步步归途。”

班婳觉得红枣糕有点腻,扔还给班恒:“你平时在外面玩的时间多,京城里有哪个男人身姿挺拔,气质出众,手长得好看,还喜欢穿玄色衣服的?”

她梦里的那个男人,似乎总是穿玄色暗纹衣服,让人一眼看过去,便奢华非常。

“玄色衣服?”班恒也不嫌弃红枣糕是班婳扔回来的,一下扔进嘴里,三两口吃光后道,“身姿挺拔的有,气质出众的也有,手好看的应该有,但我没有注意,要符合这三条还喜欢穿玄衣的还真没有。”

他没事哪会注意其他男人的手好不好看?

“真的没有?”班婳捧着脸,“你再好好想想。”

“京城里素来有君子之称还长得好看的,谁不是一身浅色衣服,穿什么黑色,灰色还怎么装君子,”班恒没好气道,“这就跟京城里那些才女佳人没谁穿得像你这般艳丽一样,懂了吗”

班婳翻白眼:“我穿着艳丽怎么了,我美啊!”

班恒看了班婳几眼,不得不承认,他姐确实长得很美。可是对于善于做戏的世家公子来说,他们内心就算真的对他姐有几分心思,但是为了表现出他们是不沉迷美色,只看重女子内涵的端方君子,他们只会装作更加正直,连看都不会看他姐一眼。

但是在心里偷偷看了多少眼,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他自己是男人,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是对男人那点劣根性还是很了解的。但是这种肮脏的东西,班恒永远都不会告诉她,他姐这个人脑子笨,做个简简单单的郡君就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适合她知道。

“美美美,整个大业你最美,”班恒态度敷衍地点头道,“别人穿什么都比不过你。”

“乖啦,”班婳拍了拍他的头,笑眯眯道,“早这么说就好了。”

近来她已经不怎么跟家人提起她做的那个梦了,家人也提得少了,好像有志一同忘记五年后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选择快活的活在当下。

不管怎么说,她知道家人日后会活得好好的,也就心满意足了。

九月底,正是叶落草枯的时节,云庆帝开始了一年一度的秋猎活动。静亭侯府虽然没有多少实权,但是他们一家子地位高,又跟皇室沾亲带故,所以这种场合永远不会缺少他们的位置。

这天班婳特意起了一个大早,洗脸抹脂,对着镜子细细勾勒妆容,头发虽然挽做成了男士发髻,但是发冠却是女式的金叶步摇冠,只要步子一动,就会随着轻轻晃动。

班恒已经在班婳院门转了好几个圈,听到班婳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忙高兴道:“你总算出来了,再不走我们就要迟到了。”

当他看清班婳的妆容后,瞬间愣住。

“哎哟我的亲姐,你这是……这是……”

让那些男人无心狩猎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