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9章 梦

有个词语叫不期而遇,还有个词语叫狭路相逢勇者胜。

班婳骑在马背上,谢宛谕正从轿子上下来,两人四目相对,班婳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嘲讽与得意。

她在得意什么,因为能做皇子妃了?

做皇子妃有个屁用,反正再过几年,这个天下都不姓蒋了。再说蒋洛那种糟心玩意儿,如果不是因为身份尊贵,就凭他那性格,送过她做男宠,她都不稀罕要。

“班乡君,真巧,”谢宛谕摸了摸耳垂上的大珍珠,面色红润的看了眼班婳,看到班婳的耳环是一对红得似血的宝石后,收回了手,淡淡道,“最近几日怎么不见你出来玩?”

“错了,”班婳摇了摇食指,“不是乡君,是郡君。”

谢宛谕闻言掩着嘴角笑道:“瞧我这记性,竟忘了你因祸得福,封了郡君,恭喜恭喜。”

不过是个郡君,大业朝又不止她一个郡君,有什么可得意的?再说了,待明年开春,她嫁给二皇子以后,这个小贱人再猖狂,也要乖乖行礼。

祸?什么祸?

无非是拿她被退婚这件事来嘲笑而已,班婳压根不在意这件小事,所以谢宛谕这句话对她没有任何影响。班婳把玩着手里的马鞭,漫不经心道,“谢姑娘今天打扮得真漂亮,不知道谢二公子眼睛好了没有?”

班婳跟人打嘴仗从来不会拐弯抹角,只要有人拐弯抹角的嘲讽她,她就会毫不留情地嘲讽回去,而且是别人哪痛戳哪里,丝毫不讲究贵族式的优雅与贵气。凭借这一无人能敌的嘴贱本事,以至于京城里没多少女眷敢招惹她。

谢宛谕今天敢这么刺她,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即将变成皇子妃,班婳就算再猖狂,也不敢得罪她。

哪知道她低估了班婳的胆量与没头脑,竟然当着她的面拿二哥的眼睛说事。这个女人真是貌美心毒,二哥好歹也曾与她有过婚约,如今二哥不过坏了一只眼睛,她便如此幸灾乐祸,实在是是可恨至极。

可是即便她再不满,此刻也不能发作出来。她是未来的皇子妃,必须端庄大方,在跟二皇子成婚前,决不能行差步错,她不想像班婳这样,临到成婚前被男方退婚,成为全城人耻笑的对象。

“多谢郡君关心,二哥他很好,”谢宛谕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朝班婳挤出一个笑。

“谢姑娘,请往楼上走,我们家姑娘在上面包间等你。”一个嬷嬷从旁边的茶楼里走出来,她看到班婳,朝她行了一个礼,“见过班郡君。”

班婳认出这个婆子是石飞仙身边伺候的人,她看了眼旁边这座茶楼,朝这个婆子点了一下头,头也不回地离开。

从头到尾没有说话的班恒故意嗤了一声,然后跟在她姐的马屁股后面走了。

谢宛谕面色铁青的看着班家姐弟旁若无地走远,恨不得把他们连个从马背上拽下来狠狠抽一顿。然而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对下来接她的婆子笑了笑,然后道,“有劳石姐姐久等了。”

她且忍着,且忍着。

石飞仙正是因为看到了班婳,才让嬷嬷去接的谢宛谕reads();影帝级脑残粉。她从窗户缝里看到班婳骑马离开以后,才转头对身边的康宁郡主道:“班婳如今行事是越发地目中无人了。”

“她自小骄纵着长大,被不同的男人退婚三次,外面的话传得那么难听,自然是破罐子破摔了,”康宁嘲讽道,“反正她也嫁不出去,也只能逞一逞口舌之快。”

论关系,她与班婳是远房表姐妹关系,只是他们家与大长公主之间有嫌隙,所以她与班婳从小关系都算不上多好。听母亲说过,当年皇祖父本想废掉太子,立她父亲为太子,哪知道大长公主一直从中作梗,终于在当今圣上面前挣得了从龙之功。

这些十几年前的旧怨,他们家虽然不敢再提起,但不代表他们会忘记大长公主当年做的那些事。

两人正说着话,谢宛谕便上楼来了。见到两个闺中好友,谢宛谕的脸顿时拉了下来:“班婳那个小贱人,我真是恨不得撕了她那张嘴。”想起班婳戴着的那对血玉耳环,把她那张雪白柔嫩的脸衬托得仿若能掐出水来一般,谢宛谕心里的恨意就更加浓烈一份。

嫉妒,是一场扑不灭的烈火,足以燃烧人的理智。

“今天来,本来是为了你的好事庆祝,提这种糟心的人有什么意思,”康宁郡主笑着招呼她坐下,“待明年今天,我们就要称呼你为王妃了。”

“好好的提这些干什么,”谢宛谕羞得面颊通红,“我看你们今天来,就是故意闹我的。”

“瞧瞧这脸红得,我今日总算明白什么叫恼羞成怒了,”石飞仙伸手捏了捏谢宛谕的脸颊,“恭喜妹妹嫁得良人。”

看着谢宛谕又羞又喜的模样,她想起了自己暗暗喜欢了好几年的容瑕,心里有些发苦。她抬头看了眼康宁,拢了拢鬓边的碎发没有说话,别当她不知道,康宁对容伯爷也有几分心思的。

夜深人静入梦时,班婳在床上翻了一个身,整个人掉进了一场梦里。

梦里的她穿着单薄的衣衫,看着满桌的佳肴以及桌边的男人,就像是傻了一般。

班婳知道自己在做梦,她甚至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自己以及那个面容模糊的人,这种感觉有些奇怪,更奇怪的是,她感觉到自己对桌边的那个男人怀着感激之情。

很快她看到自己从房子里走了出来,身上多了一件厚厚的裘衣。

外面下着很大很大的雪,她看到有贵女在嘲笑她,在对她指手画脚,但是却不敢真的对她做什么。

再然后她看到自己死了,倒在厚厚地雪地里,鲜红的血溅在白白地雪上,就像是盛开的大红牡丹,美艳极了。

班婳忍不住感慨,她果然是个绝世美人,就算是死,也死得这么凄美。

冬天的风刮起来带着雪粒,不过梦里的班婳感觉不到冷,风声呜咽着像是女人的啼哭声,她站在自己的尸体前,看着自己后背上插的那只箭羽,顿时恍然大悟,难道这是她上次那个梦的结局?

原来自己以后会这么惨?

不仅没了爵位,连命都没了?

幸好她身上这件白狐裘看起来很值钱,死得还不算太寒碜reads();男主攻略手册(快穿)。

“咯吱,咯吱。”

后面突然传来一串脚步声,声音又急又乱,就像是有人匆匆地赶了过来。

“主、主子,班姑娘去了。”

主子?谁?

班婳回头,看到身后多了一个穿着黑色裘衣的男人,男人身姿挺拔,露在袖子外的手莹白如玉,就算看不到人脸,班婳也可以肯定,这一定是个极品美男。

她看不见男人的脸,但是却听到了男人说话的声音。

“可惜了。”

班婳点了点头,确实挺可惜的,毕竟她这么美。

“京城里难得的一个鲜活人,厚葬了她。”

班婳长舒一口气,看来不仅人好看,心眼也是挺美的。

男人忽然扭头,仿佛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她,她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繁复的宫裙,得意地挺了挺腰肢。

只可惜对方并没有看到她,而是以一种复杂的语气道,“查清楚是谁干的,让人……让人照顾好她的家人。”

“嘭!”

值夜丫鬟如意听到屋内传来响动,吓得忙从榻上爬起来,快步跑进内室,然后就看到郡君穿着中衣呆愣愣地坐在桌旁,她的脚边还躺着一只摔碎的茶盏。

“郡君,您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做了一个梦,”班婳忽然抬头对她笑了笑,“没事,你去睡吧。”

“外面凉,奴婢扶您去床上坐吧,如意多点燃了两盏灯,让屋里变得亮堂了一些,“时辰还早着呢。”

班婳躺回床上,对如意道:“世子昨夜什么时候睡的?”

如意愣了一下,她是郡君跟前的丫鬟,哪里知道世子院子里的事,于是只好老老实实的摇头。

班婳也不介意,又道:“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上好的白狐皮,我要拿来做手套,做裘衣,做领子。”

“您的库房里只有几张上好的火狐皮子,白狐皮却是没有的,”如意也不明白向来喜好色彩艳丽之物的郡君怎么突然想要白狐裘了,不过做下人的,只需要满足主子的要求就好。

“我明白了,你去睡吧。”班婳把被子拉到下巴处,闭上眼睛想,不知道红色的斗篷上面加一圈白色狐毛好不好看?

穿白狐裘里面配大红宫裙,一定能把她的皮肤配得很好看,到了冬天她可以这么穿着试试。

几日后

“郡主,”管事婆子一脸愁苦的找到康宁郡主,“您上次看好的狐狸皮子已经被人买走了。”

“谁敢抢我的东西?”康宁郡主柳眉倒竖,“难道来买的人不知道那是我准备要的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