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8章 清圣宗

作者有话要说:  自己养大的儿子是个甚么人,有甚么野心,德妃不说完全弄明白没,至少能掐准个七八成。既然拿不准十四爷到底是真心想要去办差,还是想趁机在里面做手脚,德妃当然不会答应帮这个忙。

“额娘!”十四爷眼里透出浓浓的不甘。

“我说让你别想就别想!”德妃沉下脸,斥道:“你四哥现在办甚么差事你不知道!朝廷人多少人盯着,你还要去添乱!你吃缺一碗饭还是缺一桶水!真要府里吃紧,我说了,让你福晋进宫,缺多少额娘填补多少,只扶持你一个,额娘还给的起!”

十四爷觉得德妃这番话简直是他的耻辱!

甚么叫只扶持我一个!是说我只是个贝子,而老四是亲王罢!

他气得跟头牛一样在那儿呼呼喘气,好歹还记得眼前的人是生母,此时站在后宫的地面上,硬是把那股火给压住了,只是脸上难看的很。

看十四爷脖子都粗了一圈,德妃又是无奈又是心痛,放缓语调道:“胤祯,额娘是为你好,清剿国库欠银可不是个好差事,朝廷里不知有多少人背地里骂你四哥呢,你何苦搀和进去。”

“儿子倒是不想搀和,可也要能有个别的差事啊!”十四爷忿忿不平,“难不成因为您前头已经有了个能干的儿子,我就活该在府里头困一辈子!”

德妃呆住了!

十四爷喊完整个快要沸腾的脑子也清醒过来,看了德妃一眼,讷讷的坐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静悄悄的屋子里才响起德妃冷静的质问,“胤祯,你老实告诉额娘,老八福晋杖杀布塞氏的事儿,和你有没有干系?”

十四爷骇然抬头,用一种惊恐的目光望着德妃。

不用十四爷回答,这个表情已经说明一切。德妃说不清楚心里是甚么滋味,无奈道:“胤祯,你是一直把别人都当作傻子。”

可这前朝后宫,又有谁是真正的傻子?老四不是傻子,弘昊不是傻子,万岁更不是傻子。否则为何之前万岁还在自己面前提过要让十四历练一番,发生布塞氏的事后,万岁就只字不提了?后来万岁还把土默土特部那两个女奴赏到十四的府上。自己多少日子等着万岁来问罪,每天琢磨到时候要怎么给十四辩解,但万岁就是不开口。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觉得害怕,而眼下,十四还跑到宫里来要差事!

胤祯,你怎么就以为全天下只有你一个聪明人!

被人戳破心里最隐秘的事,十四爷惊慌后反而整个人都放松了,“额娘,您是打算告诉四哥?”

“你怎么会这么想!”德妃失望道:“我要是打算告诉老四,今日不会问你。罢了……”她无力的挥挥手,“你先出宫罢。”

十四爷想说甚么,终归还是行礼退了出去。

出宫门的时候,他坐在马车上回望这片红墙灰瓦的壮阔天地,眼底那些深藏的野心在此刻全都翻了出来。

他出生在这儿,成长的在这儿,可为何,他却要搬出来,以后还要每年在此叩拜别人!

不,额娘您等着罢,总有一日,我会成为这里真正的主人,那时候您就会明白,四哥他,永远都只是一个雍亲王!

五爷三个面圣后,就在理藩院干的热火朝天。头一晚上还把人请到府上和一堆蒙古人称兄道弟叙亲戚,第二天就和人拍桌子踹椅子的讨价还价,午间歇息的时候,蒙古人来请客,三人想去白吃,又怕喝醉了中计,一顿饭简直吃的胃痛。

这样下去没几天,十爷就嚷嚷着不成了,“再这么下去,爷非成疯子不可。”

谁说不是呢!

九爷在脸上抹了一把,一脚把面前的炭盆踹开,解开领口呼呼扇风,问还端着的五爷,“五哥,你说咱们可都是在给弘昊那小子要好处,那小子就这么放心,看都不来看一眼?”

五爷瞥了一眼亲弟弟,斥道:“甚么给弘昊要好处!万岁不是说了,弘昊挣得银子是要拿去云南那边养马的!那马是朝廷的。”

九爷呵呵。

这要说老四愿意拿五十万两银子出来白白给朝廷养马,他信!可弘昊,那是甚么人!那小子第一次站在自己跟前的时候,自己为什么非要让他下跪磕头,就是闻着他身上那股精明味儿了。

他娘的,比自己还精明,他能饶了?可谁能想到这是自己亲侄子呢,这会儿还给自己派差事了。

九爷想想都觉得心酸啊,他们兄弟几个被老爷子指使的团团转,天天跟拉磨的驴一样,还心里欢天喜地的,毕竟被老爷子看在眼里啊。可等仔细一想,这费了那么大的劲儿,老五老十把在蒙古那点交情人脉都搭里头了,到头来好处全是弘昊的,他们还得捏着鼻子把举荐这份情记在心里。

这小子,比他爹损多了!

九爷又一次深入分析一番自己的亲侄子后,问起五爷十爷,“听说万岁给弘昊指了两个人。”

“没错。”十爷点头,“就是今早下的旨意。”他啧啧叹道:“咱们指两个格格,都是宫里娘娘来挑,接着府里福晋随便挑个日子把人抬进来就成。弘昊罢,那是万岁亲自点人下旨,连进府的日子都圈出来了。”

这酸气冲天的话,九爷听了冷笑,五爷干脆左耳进右耳出,还道:“只是个格格,咱们倒也不好送礼。”毕竟是长辈,进个格格还送礼过去显得好像太巴结了些。

九爷耷拉着脸,不阴不阳的笑了笑,“这回可别送礼,否则岂不是把咱们四嫂得罪了!”

五爷十爷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很有默契的笑了起来。

西侧院里,李氏已经躲起来整整笑了半个时辰。

哈宜呼看不过去,小声道:“额娘,您别笑了。”

李氏瞪眼,“额娘住在这府里,还连笑都不成了?”

“额娘!”哈宜呼跺脚道:“您明知道我说的甚么!”

“你说的甚么?”李氏拿起面前的南丰贡桔,慢条斯理的剥着皮,道:“你不就是怕正院那边心里不舒坦。”

我就说您知道罢。

哈宜呼腹诽了一句,小声道:“额娘,嫡额娘正在气头上,您何苦呢?”

李氏顺手塞了一瓣桔子堵住女儿的嘴,没好气道:“我何苦,我还不都是为了你们!要不是当年……”当年她朝你们下黑手。总算李氏还有理智,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她道:“你别管了,额娘好歹生了你们几个,又不盼着你们几个过来,她总不能连碗饭都不给我吃!额娘还是上了玉牒的侧福晋。”

哈宜呼其实也明白李氏的心结从哪儿来。她知道自己的额娘,一直认为几个兄弟的体弱,都是因为正院的毒手。

对这个猜测,哈宜呼不敢说全然不对,却也不能完全赞同。她总觉得,自己的嫡额娘不是那么蠢的人,不会一再下手,而且自己的弟弟们还都活下来了。再说宋格格,那也是夭折了两个孩子,其其格的身体也算不上好。还有福晋自己的孩子,弘晖那一年都差点病死了。

这府里,就算有鬼祟,都不该是正院,至少不全然是正院。

哈宜呼一直这么想,却不敢和李氏这么说,她只能尽量让李氏往其它的事情上想,于是提议道:“额娘,这还是大哥头一回收人,你说我和三哥他们也给大哥备份礼如何?”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几个孩子收了苏景多少好东西李氏还是知道的,因此哈宜呼这么说她很是赞成,爽快道:“成,海棠院都知道跟大阿哥好好相处呢,连亲儿子都赔出去了,额娘难道还比不上她!额娘给你银子,你好好选两样东西送到隔壁去。虽说就是两个小格格,但大阿哥这也算是正经成人了。”

至于之前那些服侍的宫女甚至是丫鬟,不管是康熙也好,四爷也罢,乃至李氏这些人眼中,其实连个人都算不上,只能算是让苏景享受的工具。而指下来的格格们,有生育的资格,这才算是真正的妾。

哈宜呼自然也是如此认为,所以才打算正经备份礼。况且她和李氏不同,还想到这两个格格出身都不低,一个是乌喇那拉氏嫡枝的嫡女,一个是赫舍里氏嫡枝的庶女。乌喇那拉氏·云兰的生父木托虽然是继室所出,官职又低微,但无论如何出身著姓大族,还是嫡额娘的亲侄女。赫舍里·安荣庶出不假,其父却是正四品的鸿胪寺卿,还是索额图的重孙女。这样的身份,拿出来又如何会低呢?

这两个人,无论哪一个只要将来得了宠,生下一儿半女的,嫡福晋自然别想,侧福晋却是稳稳的。若再有福气,那可就更不好说了。如此,自然谁都别得罪的好。

哈宜呼打定主意,见李氏嘴角仍旧带笑,暗自摇头。回去自己的屋里就吩咐人道:“待会儿三阿哥他们回来,让他们先来我这儿。”

传话的人才走,其其格来了。

这段日子两姐妹时常一起过去端贝勒府,倒是亲近了许多。见其其格脸白的像见了鬼,手一摸也是冷冰冰的,哈宜呼脸色就变了,骂道:“你们是怎么服侍二格格的!”

跟着其其格过来的高嬷嬷噗通一声就带着人跪在地上,一句话都不敢辩解。

哈宜呼立即觉得有点奇怪。

轮椅停在了门外,审讯室的大门被关上,似乎阻隔了一切,艾比呆呆的坐在轮椅上,对周围的目光视而不见,她的手上依旧紧紧握着那块玻璃碎片,那块让她成功逃离地狱的碎片。

霍奇从审讯室里走出来,他来到艾比的面前蹲下身,双手放在艾比的胳膊上,语调柔和的说,“艾比,一切都会好的。”

艾比抬起头看着他,眼中再也没有之前的冷静和凶狠,她的眼眶里盛满泪水,翠绿色的眼眸被泡在里面,看起来像迷路的小兽,脆弱而又无助。

“一切都过去了。”霍奇缓缓的抬手拿掉艾比手中的玻璃碎片。碎片已经有些陷进皮肉里,他取的小心翼翼。

艾比没有反抗,她呆呆的望着霍奇,喃喃道:“我尽了全力,我挖开了墙,我留下了讯息,我爬出了那片森林,可为什么我还是救不了阿什丽,我答应过阿什丽,要帮她照顾她的孩子,可我什么都没做到。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霍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些问题,他低了一下头很快又抬起来,伸出手在艾比头上轻轻的抚摸着,“艾比,我们会遇到很多事情,这些事情的结果往往不会像我们期望的一样,但我们要记住自己付出了全部。如果这依旧不能改变结局,那么我们只能更努力的过以后的生活。”

艾比没有说话,只是两行泪水划出了她的眼尾。

“艾比,你已经尽力了,阿什丽会知道这一点的。而且因为你,很多女孩子脱离了危险,所有人都为你骄傲。”霍奇用手指轻轻擦去女孩眼角的泪水。

艾比怔怔的看着霍奇,“真的是这样吗?”

霍奇毫不犹豫的点头。

片刻后,原本静谧的审讯室外响起了女孩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女孩扑进了面前男人的怀里,终于肆无忌惮的放出自己的悲伤。

霍奇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把手放在女孩的背上轻轻拍打着,他一遍一遍的告诉女孩儿,一切阴暗都会远离,她会开始新的生活。

一周后,行为分析组的探员们前往医院探望艾比。

艾比再一次向他们表示感谢,“我很感激你们为了救我所做的一切。”

“这是我们的职责,罗德……”霍奇还没说完就被艾比打断了。

“请叫我艾比。”艾比朝着他眨了眨眼,“我觉得你不用担心熟练这个问题,对不对?”

霍奇手放在裤兜里,他无奈的露出一个笑容,轻轻的说,“是的,艾比。”

“我知道你们当时压力肯定很大,我大哥可不是什么脾气温和的绅士。他身上有不少的毛病,当然最重要的是罗斯尔德继承人的优越感。”

听到这话,探员们发出了一阵善意的笑声。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感激,所以我准备了几份礼物。”看探员们要说话,艾比不肯给拒绝的机会,“请别回绝我,否则我只好也展示一下罗斯尔德家族小姐的优越感,直接送给你们的上司,请他转交了。请放心,只是一份小小的心意。”

“喔……”罗西作为前辈代表探员们说话了,“这样的话,我们就收下了。否则施特劳斯转交的时候发现没有她的礼物脸色一定会很难看。”

大家都笑起来,艾比显得很高兴,“我明天就要走了,我爸爸他们安排了我去瑞士疗养,希望以后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

“见到我们通常可不是什么好事。”普兰迪斯打趣的说。

“放心吧,以后哪怕是找你们一起喝咖啡,我也会带上一个军队的保镖。”艾比笑的有些淘气,她将目光转回霍奇身上,“霍奇探员,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可以吗?”

“霍奇,我们在外面等你。”善解人意的洁诺先开口并带着大家出了病房。

房间里只剩下了霍奇和艾比。

艾比仔仔细细的注视着霍奇,这个从上一世的电视里来到她现实生活中的男人。穿越了时光,穿越了空间,但他依旧如她上一世所了解的那样,公平,正直,沉默隐忍而又坚强。这是一个太容易让人爱上的男人,然而他已经结婚了。艾比心里有些微微的发酸,像心脏被放了一个新鲜的柠檬。即使她早早知道这一切,似乎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因为她十八岁,对方已经三十三岁,他的儿子刚出生不久,他和他的妻子还在热恋中。

还好,一切只是萌芽,她会远离的,他们本不该有过多的交际。她会努力让这个男人避开以后的不幸,这个男人应该永远过着幸福的生活。

“霍奇探员。”艾比唇角微微翘着,她想珍惜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最后时光,“你知道吗,你救了我的命。”

没有意外的,霍奇永远是一本正经,“艾比,这是大家的功劳。”

“我知道,可你在那个时候开了枪。你知道吗,那时候我手里的东西已经对准了自己的咽喉。可你就那样出现了,在我已经绝望的时候。”艾比定定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我会永远记得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她从手边桌子上拿起一个木盒,把它递给霍奇,“这是我的礼物,另外给你的一份。”

霍奇接过盒子,打开看了看,发现里面是一个领带夹,他将领带夹拿出来后,才察觉领带夹竟然可以上下分开,他打开表层,见到了镶嵌在里面的一块玉石微雕,那是一个女性的形象。

“我很喜欢华国的文化,在华国的文化里,遇到困难人们会祈求两位神,他们叫佛祖和观音。男人戴着观音,女人戴着佛像,神就会庇护信徒。我希望它能守护好你的安全。对于我而言,这不是一份值钱的礼物,我希望你不要拒绝。”为了这份礼物,艾比用从系统学来的雕刻技术赶了四天的时间。可关于这个做工精美的领带夹背后的故事,她或许永远都没机会说出口了。

霍奇再次抬头看着艾比时,他脸上显得有些复杂,“谢谢你艾比,我会带着它的。”

“那就好。”艾比脸上笑容扩大,“霍奇探员,你是一个好人,但我觉得你适当的时候也应该停下来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和身边的人。我记得小时候也总是会抱怨我爸爸,我听说你的儿子才出生十个月,你应该多给自己的家庭留一些时间,反正他们也不会轻易给你加薪的。”

霍奇闻言露出了笑容,“我会的艾比。”

“那么,我要说再见了,霍奇探员,你是我的英雄,我会永远记住这一点的。”艾比极力控制住即将奔出眼眶的泪水。

霍奇仿佛明白了什么,他看着艾比轻轻的说,“好好保重,艾比。”然后他走出了病房,没有再回头。

“再见了,我的英雄,艾伦·霍奇,至少我还留下了这个。”艾比透过玻璃窗望着那个男人大步离开的背影,她的手紧紧握住了自己脖子上的项链,银色的链子穿过了一个金属弹壳,上面被人用刻刀写上了两个字母——AH。

探员们在病房楼下收到了来自艾比·罗斯尔德的礼物。

“小姐说她很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

探员们打开纸袋,发现如艾比所说,东西并不贵重,只是些艾比亲手做的食物,所以大家都收下了礼物。

奉命前来送礼的保镖还给了霍奇一张名片,“小姐要离开华盛顿了,这是小姐留给您的,如果您需要任何帮助,您可以随时拨打这个号码。”

霍奇犹豫了一下,最终接过了这张名片。

保镖神秘的笑了笑,“还有两件礼物,您回去后就会知道了霍奇先生。”他说完就离开了,完全不给霍奇拒绝的机会。

霍奇捏着手里的名片,神色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众人迫不及待在车上就品尝了艾比送的礼物,一致赞不绝口,并且都不相信这真是艾比亲手做的,除了霍奇和罗西。探员们互相猜测艾比还准备了什么礼物?

然而尽管做了很多种猜测,回到匡提科后,他们还是震惊了。

联邦调查局长亲自来向他们宣告他们会有一架新的价值一亿美元的豪华公务机。随着这架飞机而来的是高层的态度。前一段时间高层还在摇摆不定是否要裁撤行为分析部的事件彻底消失了,预算部门也不再拿行为分析部开销的事情说事,局长还夸奖了他们,并承诺以后的预算一定会优先照顾行为分析部,完全不顾旁边施特劳斯黑沉沉的脸色。当然他们也都明白了原因,这些支出可不是公费,而是来自某些大人物的慷慨解囊。

“哦……”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原来什么食物只是开胃小菜,要紧的全在后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