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7章 清圣宗

“罗斯尔德家族的人呢?”普兰迪斯觉得很意外。

“老罗斯尔德先生和妻子昨晚在这里守了一夜,医生建议家人不要太密集出现给她造成压力,两个小时前他们才离开。”霍奇停了一下,眼底少见的流露出担忧,“她从醒来后情绪就没有太大的起伏,没有哭过,也没有畏惧和恐慌的表现,她只是追问自己朋友的情况。”

“这可不太好。”瑞德代替大家发出一声感叹。

“你还需要呆在这儿吗霍奇?”洁诺不得不询问一声,案子还没结束呢。

“老罗斯尔德先生拜托我在这里呆两天。”霍奇看着洁诺,“等罗斯尔德小姐情绪稳定一些,我会想办法说服他们让罗斯尔德小姐接受询问。”

“我不觉得有这个必要。”摩根忽然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

霍奇看着他。

摩根摊了摊手,不肯再说了。

罗西却在此时开了口,“霍奇,你觉得那些人还有上法庭接受审判的机会吗。”

霍奇顺着他的视线看向病房的方向,玻璃窗里,一个女孩在重重保护下安静的躺在病床上。

病床上的女孩忽然动了一下,等候在一边的女仆立即上前询问她。

“小姐,您需要什么?”

艾比睁开了眼睛,她在病房里搜寻了一圈,确定自己现在身处的是医院,紧接着她试图找寻一个身影,没看到人让她心里有些慌乱,“霍奇探员呢?”

“他在外面,他的同事们过来了。”女仆急忙来到走廊,“霍奇探员,小姐醒了,她在找您。”

霍奇立即放下双手走向病房。

“罗斯尔德小姐。”

“霍奇探员。”艾比定定的望着他,她要确定眼前这个人是真实的,“您可以坐到我身边吗?”

霍奇依言来到了她身边坐下。

艾比目光一点点扫过他的脸庞,突然露出一丝微笑,“我现在才确定,您是真实的。”

“罗斯尔德小姐,您已经安全了。”霍奇再一次给她做出保证。

“我知道。”艾比知道面前这个男人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至少误解了一半。然而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没必要解释,她现在更关心其它的问题,“你们找到阿什丽了吗?”

霍奇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他褐色的眼珠里透出一些怜悯,温和的看着艾比reads();末世甘棠。

这样的表现已经不需要语言了。艾比觉得心口在一下下的抽缩,她痛苦的捂住胸口,似乎麻药的效果已经过去了,每吸一口气都让她觉得像在接受凌迟,“她离开了对吗?”她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孩子呢?”

“罗斯尔德小姐。”霍奇在床边坐下,握住了女孩儿的右手手腕,“所有人都在搜捕凶手,我向你保证,我们会把你朋友的孩子安全带回来,也会让那些凶手付出代价。”

艾比望着男人的眼睛,男人的目光总是深邃而幽静,像夜晚的海一样,她从里面看到了缄默的力量。她知道这是一个言出必行的男人。

“我相信你。”

探员们在窗外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

一个小时候,霍奇再度从病房里走出来。

“医生给她注射了镇静剂,只有这样她才能休息。”或许连霍奇自己都没察觉他对艾比的关注已经超过了平时探员们与被害人的界限,但这并不过分逾越。鉴于艾比的身份以及那让任何人见到都无法保持的美貌和现在的情况,探员们没有任何一个提出这点。

“我跟你们一起回去,我们得审问一下凶手。”

这些凶犯并不是顽固派,与其说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想要进行什么天选,不如说他们说为了满足内心那些变态的*。

五个小时后,最后一名凶手被抓获,他也是抱走阿什丽孩子的人,但他在逃亡路上发现孩子右手臂比左手短了一截,于是他将孩子丢到了一个悬崖下,警方找到了孩子,但孩子早已死去多时。

得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很难受,洁诺走到霍奇面前,“我去医院告诉罗斯尔德小姐吧。”

霍奇垂着头,过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我来吧。”

一个小时后,fbi总部涌进来数十名保镖,一辆加长房车停在了楼下。

“霍奇,罗斯尔德小姐来了。”

霍奇瞳孔缩了一下,离开审讯室,他刚走到电梯门口,就看到坐在轮椅上的艾比。

“罗斯尔德小姐。”

艾比脸上平静极了,她抬起头静静的望着霍奇,“我想见见他。”

“罗斯尔德小姐。”霍奇看着她,脸上写满不赞同。

“求求你了。”艾比拉住了男人的手,“我要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对着这双满是哀求的眼睛,即使冷硬如霍奇,也不得不妥协了。

“我会陪你进去。”

“谢谢你,霍奇探员。”艾比任凭霍奇接替女仆推动着轮椅。

“霍奇不应该答应的。”站在不远处的普兰迪斯看到这情景意外极了。

“噢,天啊,艾米丽,你看看她,你能拒绝这样一个女孩子的哀求吗?”加西亚双手合十支在下巴上reads();夜间禁行。

普兰迪斯依旧不敢相信,“可那是霍奇啊。”

洁诺冲她露出一个笑容,“霍奇也是人啊,而且还是一个男人。”当然在这时候这还只是一个玩笑。

“哇哦,瞧瞧这是谁,我最完美的猎物。”双手被手铐牢牢缩在桌子上的男人看到坐在轮椅上进来的艾比,两眼瞬间变亮。

“坐下。”霍奇把艾比推到男人对面。

艾比没有因为男人的挑衅而动怒,她冷冷的望着面前这个男人,“你觉得这是一场游戏吗?”

听到艾比说话,男人的神情变得更加癫狂,他迷恋的看着艾比,“嘿宝贝儿,你在为那些残次品生气吗?噢,你可真是善良,你要知道,她们都有缺陷,只有你,只有你是完美的。瞧瞧你的鼻子,你的眼睛,你的一切,还有你的声音……你是上帝完美的作品。”他努力的想把双手伸出来抚摸艾比的脸庞,“我可真是后悔,我不应该为了等待你的蜕变耽误了时间,否则的话现在我将拥有一个完美的孩子,即使我进了监狱。”他视线下移,落到了艾比的肚子上,目光骤然变得凶狠,“那个该死的贱人弄断了你的腿,她阻碍了我的计划,还生下一个残缺的怪物。还好她已经死了。”

恶心的言辞,恶心的眼神,恶心的动作,恶心的神情,一切一切都让人作呕。艾比咬紧了唇,她转动轮椅靠近男人,伸出手狠狠揪住了男人的衣领,她的动作那么快,霍奇甚至来不及阻止她。

“你以为这么说就能吓倒我吗,不,我唯一后悔的是没有早些杀了你,我没有时时刻刻在身上带一把枪。”她直视着他的眼睛,目光中是从来没有过的冰冷,“谁是怪物,你是在说你自己,你以为你是什么?上帝选出来的的使者?不,你只是个怪物,上帝用爱创造了人,但他用剩下的厌恶和鄙夷随意糅合了你们这些怪物。你知道吗,你们这些混蛋不是什么神的使者,你们只是被遗弃的垃圾。你们做着低等人才会做的工作,每天开着破旧的卡车,听着上司的呼唤去大街小巷为人们安装光纤,你们被人呼来喝去,你们只配活在那些阴沟角落里!”

“我不是,我是神,我要创造最完美的血脉,我是完美的,你也是完美的,我们的结合可以改变世界!”男人被艾比的话刺激的疯狂了,因为艾比说中了他生存的现实。他拼命挣扎,试图去掐住艾比的脖子。

“罗斯尔德。”霍奇急忙上前拽住男人的胳膊把他往后拖。

艾比却依旧用野兽一样的目光看着男人,她甚至没有偏偏头,“你知道自己是垃圾,是怪物,你不敢挑战强者,所以你阴暗的向女人下手。你不仅是怪物,你还是一个懦弱的怪物!你只会欺负襁褓里的婴儿!”随着她话音落下,她右手忽然狠狠一挥,男人发出一声惨叫,等到大家再看的时候,才发现男人右半边脸从眉骨到嘴角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而艾比手上则紧紧的捏着一块玻璃碎片。

“你是凭什么产生了那些可笑的幻想,这张脸吗?那么我现在就帮你好好的清醒清醒,记住这道伤疤,它会时时刻刻提醒你是怎样一个不完美的人,怎样一个让人厌恶的怪物。我会每天每夜向上帝祈祷,祈求他让你们这些怪物永远坠入地狱!”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毁了我的脸,你毁了我的脸!”男人疯狂的嘶吼着,他英俊的脸庞是他的一切。

艾比却没有理会他,她转动轮椅来到门边,听到他愤恨的话她停下动作,转过身看着男人,森冷的道:“是吗,那就记住我吧,我是艾比·罗斯尔德,一个保证你时时刻刻生不如死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