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3章 清圣宗

所以之前的几年,苏景都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系统空间里当然有苜蓿,但空间的优良环境是外界所不具备的。苏景只能拿出苜蓿种子,先令人在草原上划出一块地试种,搜集长于农事之人管理牧田,经过几年的优良进化,勉强有了一些抵抗病害的能力。同时苏景又令人在看好的地块探测水源,开挖渠道,修建风力水车,林林总总,数年下来,总计花费近二十万两,今年才得以将苜蓿种下,如今已经收了两回。

而苏景的青储窖陆陆续续也让人挖好了。牧草冬天是长不出来的,发酵过的青储饲料营养更丰富,口感更好,用来饲养家畜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且青储饲料可以长期存储,能保证牲畜冬天用只吃枯草甚至挨饿。

今年冬季一到,苏景令人用青储草料喂养牲畜,草原各部得知效果后,都纷纷上门要求购买,苏景用一部分换购货物或银两,还有的,苏景有别的打算。他要这些蒙古贵族们手里的草场!也不是买,而是采取租赁的办法,贵族们提供牲畜,他负责改良草场,提供兽医与青储饲料,产出的收益一半归于蒙古贵族,一半归他。有些蒙古贵族答应了,有些却不肯。不肯答应的,多半是大部落的亲王郡王,爵位最低的都是外藩贝勒,这些人不松口,下面的台吉札萨克跟着不敢答应,两面因此僵持起来。因苏景并不刻意隐瞒,这些人稍微一打听,就知道四通商行背后是苏景这个新封的端贝勒,于是他们一商量,干脆上折子,请康熙做主,还有科尔沁部的几位王爷,找到太后。

这些蒙古王公,因朝廷需要拉拢倚为屏障的缘故,都会一两手哭喊耍赖的绝活,他们顶风冒雪的赶到京城,来了自然轻易不肯走,天天去候见,又说动太后,弄得康熙没办法,赶在年前,把苏景召到宁寿宫。

太后一看到苏景那张脸就心头舒坦,顾不得蒙古达尔汉亲王罗卜衮藏布使的眼色,先把人叫到跟前仔仔细细问过衣食住行,又令人挪炭盆,送热汤上来,唯恐自己最喜欢的曾孙冻着了reads();奴家爱绮罗。

“这孩子,就是弘昊?”

苏景顺着透出点傲气的话音望过去,发现说话的是太后右侧下首第一个坐着的妇人。这妇人看上去与康熙年岁相差仿佛,皆是六旬左右,穿着身绿绸暗团寿字镶领袖棉袍,头上满是珠翠。见他望来,头发花白的老妇脊背挺直,高耸颧骨上方的一双细长眼微眯,冷冷道:“没听见我问话,你是不是弘昊?”

此话,就有些挑衅的意思了。

“端敏!”太后对这个养女头痛的很,看她一来就对上苏景,不由呵斥了一声,又对还有些茫然的苏景道:“弘昊啊,这是你姑祖母,和硕端敏公主。”

苏景其实已经猜到这是谁了。

今日进宫要见蒙古人,他清楚。能在宁寿宫出没的,肯定是科尔沁部或与之亲近的部落。他早知道这次新任的科尔沁达尔罕亲王罗卜衮藏布亲自来京了,只看服色,他就能分辨出谁是亲王。一个亲王,却坐在一名穿着公主服饰的老妇下方,那老妇除了是罗卜衮藏布生母和硕端敏公主还能是谁呢?

和硕端敏公主出身简亲王府,生母是太后的亲姐姐,简亲王济度的妻子博尔济吉特氏,入宫为世祖养女,养母又是现在的太后,出身高贵,自幼受尽宠爱。可偏偏她的亲弟弟在继承简亲王爵位后没多久就死了,还无子嗣。所以她最恨庶出,她甚至连康熙都不喜欢。因为她一直认为,如果太后生了儿子,那皇位绝轮不到一个庶出的三阿哥来继承。

眼下端敏对自己的态度,苏景还真觉得,一点不意外,自己可是个包衣所生的王府庶子。

苏景给端敏公主问了安,态度有点敷衍,端敏公主很不满意,她原以为康熙是要教训苏景的。毕竟康熙一直爱做脸面功夫,那么恨她,这些年都没有下旨申斥过。

出乎端敏意料的,康熙这回当没看见。于是端敏眉毛一竖就要发作。

“额吉。”罗卜衮藏布赶紧悄悄叫了一声。他很清楚自己这个生母,不说人憎鬼厌,反正喜欢的人找不出几个,在这宫里,恐怕就只有太后因是养女的关系偏爱一些,但几年前因一些事情太后都传旨道端敏已年老,不用回京请安。太后都如此,可以想想皇上的态度了。

但罗卜衮藏布拿自己的老娘完全没办法,连皇上都只能忍让,亲爹临死前念念不忘交待不要与额吉硬碰,他还能如何?

可老娘也太认不清形势了,这回进京可不是为了求点赏赐,那是为科尔沁左旗,为整个科尔沁部甚至蒙古草原的生计,将来数百个部落能不能过上好日子,就全看这回进京与面前这位端贝勒商量的如何了!

他再是怕老娘,眼下都不能忍!否则诸部王爷台吉等找上门,他亲王的位置都不一定能坐稳。

“额吉,您忘了咱们进宫前商量的话?巴特玛他们还等着呢,还有占达同密……”罗卜衮藏布给端敏数了一串的亲王出来。

端敏公主再厉害,不过仗着身份在科尔沁左翼呼风唤雨,但科尔沁右翼与喀尔喀等部可不会理会端敏,不仅不理会,这些部落亲王因为端敏性情跋扈,在科尔沁左翼处处插手之事还颇为不满。平日不过与他们无关才不理会端敏罢了,真要触犯到他们的利益,端敏自己清楚,这些人是绝不会轻易放过她的。若蒙古亲王联名上书,那么那坐在皇位上早就看她不顺眼的人,绝对不介意趁机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reads();站住!别再穿了。

心里想了一通的端敏终于收敛神色,冷哼一声坐在边上不吭声了。

端敏公主闭嘴,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罗卜衮藏布与另外两个科尔沁王公对了对眼色,上来道:“端贝勒,我今儿来……”

“亲王是长辈,请唤我弘昊就是。”

苏景话一出口,太后满脸笑开花,乐道:“对,都是自家人,你啊,唤他弘昊就是了。”

罗卜衮藏布立即接话,呵呵笑道:“那成,侄儿就托个大。”大清开国已近百年,罗卜衮藏布身为与大清皇室世代联姻的科尔沁贵族之后,自然受到汉化教育,这会儿说起汉语来一点不怵。他对苏景道:“弘昊,咱们这些人顶着大雪进京里,想必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你说说,是不是真得要草场子才肯教咱们做那个,那个……”

端敏公主看儿子结巴,翻了个白眼,在边上哼道:“青储饲料。”

“对对对。”罗卜衮藏布一拍大腿,“就是那个青储饲料。”

边上一个科尔沁台吉也道:“弘昊啊,你那青储饲料是真厉害,吃了那玩意儿,这么冷的天,畜生们硬是熬下来了,不仅没掉膘,还一个个长了不少。我听四通商行的人说,你手里还有法子让那牧草一直长。”

说到这个,殿里来的几个蒙古贵族都激动起来。

“不是一直长,你没弄明白,人家是说那牧草一年生两回,多挖地窖存起来,就够畜生吃一年的。”

“冬天不能光吃那个,得用甚么砖。”

“啥砖啊,人家那是药,做成砖头模样,畜生舔了药砖就不会冻死,不会害瘟病,还能多产奶!”

“不是说冬天关在棚子里喂出来产的奶现制奶粉,制奶砖,雪一停就往外运。”

“一冬能制出多少,几万两银子。”

一群人七嘴八舌说的热热闹闹,完全把其余人都给忽略了,大家都做起从苏景这儿要到办法回去自己挣钱的美梦。

“行了,圣驾面前,不许喧哗!”罗卜衮藏布被手下这群不争气的气得脸色发黑。他们是干甚么来的?说的好听点,是求皇上太后怜惜,是来诉苦,求朝廷体谅蒙古人的不容易。说的直白些,他们就是来讨价还价的,真以为在太后那儿讲个亲戚情分,就能把人家手里的好东西掏走啊。皇上那是什么人,要讲情分,这些年蒙古的部落会越分越小么?

蒙古贵族们不说话了,罗卜衮藏布咳嗽一声,看康熙脸色尚好,讪笑着赔罪,“皇上,咱们都是心急部落的生计,还请皇上恕罪。”

康熙很大度的一摆手,“都是自家亲戚。”要跟这群蒙古人见识,大清理藩院都不用接着开了。此时他感兴趣的是蒙古人哭着喊着要求弘昊的东西到底有多宝贝。

“弘昊,你手下的商行,你自己做主。”康熙清楚蒙古人非要把人叫到宁寿宫来谈事儿的意思是甚么,干脆撒了手。

“是,汗玛法。”苏景应下,掉回头对眼巴巴望过来的一干人温和的笑了笑,晃得人心尖儿都跟着颤了一下,所谓眉目如诗画,便是如此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