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三十二章

心里有了期盼就更害怕失望,顾衡守着苦酒罐子数着日子过,发酵了将近二十日,她终于尝到了记忆中的白醋味道,酸中带苦,苦中带涩,却别有滋味。

顾衡忙拿出从铺子里带回的牛乳加了些苦酒小火煮至起泡,然后把起泡的牛乳倒入纱布滤水,在过滤出的奶油里加入砂糖后放凉,久违的味道让她高兴的简直想蹦起来。

当天晚上顾衡就把奶油打发做了些小泡芙给顾玉珠他们品尝,顾栋跟小雀儿吃的很是开心,顾玉珠却半信半疑的问道,“衡儿,你莫不是想在铺子里卖这个?我看你做这个甚是费事,真做这个卖怕是会耽误不少功夫吧?”

顾衡摇摇头,“姑母,我不打算在我们铺子里卖这个。”

顾玉珠诧异,“那你劳心劳力的琢磨这么多天,就图咱自个尝尝啊?”

“那可不成,”顾衡又摇头,“我好不容易做出来的,怎么也算个稀罕物,不用它赚银子岂不是亏得慌!”

“你这丫头就别卖关子,”顾玉珠轻拍了顾衡一下,“你到底打算怎么用它?”

“姑母您明日陪我去找一趟廖掌柜吧。”

“哪一个廖掌柜,静溪阁的那个?”

“嗯,上次静溪阁差人来我们铺子里定福包的时候,我特意打听了一下,这静溪阁是廖家在平远镇上的一处文阁,平常大多招待女眷,是不少闺阁女子或后院妇人聚会之地,”顾衡望了望顾玉珠接着说道,“这乳泡甜腻,男子应是不喜,把它放在静溪阁里不愁没人买。”

顾玉珠点点头,又问道,“那你是要把这乳泡的做法卖给静溪阁?”

顾衡摇头,“那可不行,我现在不在我们铺子里卖它,不过是因为我们铺面狭小,定价高没人来买,定价低赚头又不大,而静溪阁就不同了,他们自然能高价把它卖出去,且能卖出名声来。”顾衡说着朝顾玉珠笑笑,“姑母,等有一天我们顾家的铺子能能卖得动它,我们自是要把它收回来。”

顾玉珠不解,“那你既没多余的功夫做它,又不告诉他们法子,拿什么卖给静溪阁啊?”

顾衡牵起嘴角解释,“做的多我是没有功夫,但是既然当个稀罕物卖,就不能做的太多,那我岂会没有功夫!”

顾玉珠被顾衡说的一愣一愣的,半晌摇摇脑袋道,“我真是怕了你这丫头了,反正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吧。”

顾衡拿起桌上仅剩的一个泡芙掰开,看看顾玉珠又看看顾栋,“姑母,栋儿,我想用这乳泡先做些蛋糕拿去试试,你们说取个什么名字好呢?”直接叫奶油蛋糕好像不大好听啊。

顾玉珠忙摇头,“我哪里会起名啊,起名得诗情画意的才好听,那些我可是两眼一抹黑。”

“咱不要诗情画意的名字,”顾衡笑道,“起个顺口的就行!”

顾栋想了想说道,“这乳泡是牛乳做出来的,口感绵密颜色似云似雪,姐姐,用它做的蛋糕要不就叫云糕或者雪糕吧!”

“我看行,”顾玉珠笑道,“云糕雪糕听着就好吃!”

顾衡咧嘴笑,“那还是叫它云糕吧,比雪糕好听些!”

*******

静溪阁内堂,铺子里的常管事是个三十来岁妆发精细的妇人,打量了顾衡她们二人带过去的云糕一番,疑惑的开口,“二位是说想长期卖这点心给我们静溪阁?”

顾衡点头称是,笑道,“贵铺曾从我家铺子订过数次福包,已是我们的老顾客了,所以我才带着这点心找上门来试试,若常管事看得上,我们就再续谈,若常管事无意,我自是不再多做打扰。”

常管事闻言愣了愣,打量了番顾衡,又看向桌上的糕点。

“您可以先尝尝再说。”

常管事点点头,拿起边上的银勺品尝,勺身触及糕点随即愣了愣,待送入口中品尝之后遂凝眉看向顾衡,“姑娘这点心的确是新奇,不知姑娘想怎么卖呢?”

顾衡指着桌上盒子,“一两银子一盒!”

“什么?”常管事皱起眉头问道,“姑娘莫不是在开玩笑吧,即便是再新奇的点心,这卖的也太贵了!”

“常管事有所不知,这糕点做起来甚是费工夫,做好后需尽快食用,且需费心保存,如此费用劳力价格自然不低。”

“再难做也就是个点心,”常管事摇摇头,“再说我们静溪阁又不是专门做点心生意的,姑娘怕是找错地方了吧。”

顾衡点点头,“看来常管事是不愿再谈了,”遂起身收起盒子,“那我只好再找别家文阁试试了,我们也就不在打扰常管事了。”

常管事愣了下,喊住欲走的顾衡,“你且等等,也是巧了我们小姐就在铺子里,我先拿去问问,你们略等会。”

顾衡愣了下,为什么不找廖掌柜而是找他们家小姐,不管怎么说她复又放下糕点盒子,看那常管事拿着盒子上了楼。

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常管事就领着一个少女下来了,那少女看着有十六七岁的样子,轻声问常管事,“这二位就是顾记糕点铺的?”

常管事点头称是。

那姑娘走近朝着顾玉珠二人笑道,“我是廖溪云,是这静溪阁的掌柜,不知道二位怎么称呼。”

顾衡跟顾玉珠均微愣,原来静溪阁的掌柜竟然这么年轻,顾衡开口,“我姓顾名衡,这是我姑母。”

“我之前尝过顾记糕点铺的福包,的确与众不同,而你们这次带来的点心更是别出心裁,”廖溪云打量了番二人接着说道,“顾家铺子店面虽小,手艺却不能小觑。”

“廖掌柜过奖了,”顾衡瞥瞥边上有些呆愣的顾玉珠,对着廖溪云牵嘴说道,“未见着廖掌柜之前,我们猜想能把静溪阁经营的这般好,廖掌柜必是精明睿智处事多年的长辈,如今见廖掌柜虽八面玲珑却不过二八年华,着实令我们吃惊,即便今日廖掌柜看不上我们这糕点,我们也算是长了见识,不算白来。”

廖溪云愣了愣,笑道,“顾姑娘可真会说话,不过想必你们也明白,我们静溪阁是家文阁,糕点终归是点缀之物,姑娘就这么有自信这糕点在我们铺子能卖得出去?”

顾衡点头,“我有信心却不敢妄语,不过姑娘既已尝过这云糕,想必心中自有估量,即便它不会供不应求,至少也能为静溪阁的生意锦上添花。”

廖溪云怔了下,抬手请顾衡二人落座,自己也坐下后开口,“想必二位今日是带着诚意来的,姑娘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言。”

顾衡牵嘴,“我们的诚意是一年的独售权。”

“一年?”廖溪云愣了愣问道,“你的意思是连你们自己也不另作售卖?”

顾衡点头,“不过我相信即便是这样,廖掌柜亦会心存质疑,廖掌柜尽管先试卖十日,十日后再判定这生意是否合得来。”

廖溪云怔了下开口,“你们每日可供几盒?”

“廖掌柜有所不知,这云糕讲究的就是新鲜,当日做出来最好当日食用,现在是冬季尚可放置两日,等夏季的时候需有冷冰护存,我知道静溪阁定是不缺冷冰的,但还是不宜大量制作,五盒为上限且最好不要日日供应,其一为了保持云糕口感新鲜,其二自然是物稀为贵了。”

“看来姑娘的确来之前早已思虑周全。”廖溪云思索片刻,看向旁边一直未说话的顾玉珠,“想必这是你们商议后的意思了?”

顾玉珠忙点头,“是的。”

廖溪云点头笑道,“我也有条件,我们静溪阁的售价你们无权过问。”

顾衡牵嘴,“那是自然。”

廖溪云笑道,“既是这样,也无需等十日了,我们现在就来细谈下具体的契约内容吧。”

****

回去的路上,顾玉珠怀揣着契约发愣,瞅瞅边上的顾衡不确定的问道,“衡儿,我怎么觉得跟小孩过家家似的,那廖掌柜也忒年轻了,能作得了主吗?”

顾衡失笑,“这契约都签了,还能有假!”

“我这不是不敢相信嘛,她居然这样就同意了!”顾玉珠压低声音说道,“你昨日跟我说那价格的时候,连我都觉得你跟开玩笑似的!”

“姑母,这点银子对我们来说不少,可对他们静溪阁来说不算什么的。”

“哎,这倒也是。”顾玉珠转而又八卦起来,“我之前就听闻廖家有个闺女很是能干,但没想到人家年纪轻轻都做起掌柜来了,那架势我看连衡儿你都比不上!”

“那是自然,”顾衡挽了顾玉珠的胳膊,“廖家是商户大家,光咱镇上就好几家铺子呢,他家的闺女自然也是厉害的。”

顾玉珠轻笑,“不过衡儿你也不差,小嘴叭叭地,刚刚差点把那小廖掌柜都说愣住了!”

“我那不是打头阵嘛,”顾衡咧嘴,“最后拍板的还不得您出马!”

顾玉珠失笑,“你个小丫头,还拿取笑起你姑母了是吧,我本来去是想给你壮胆来着,哪知道我一见那廖家小掌柜那架势就不会说了..”扭头瞥瞥顾衡又道,“不过我看你这丫头也不需要我壮胆,一点也不怯场。”

“那是有姑母你在边上我才不怯场的,”顾衡笑道,“您不陪着我,我可不敢说那么多!”

顾玉珠轻笑,“你这丫头就会挑姑母爱听的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