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9. 第二十九章

廖掌柜定的单子顺利完成,收了余下的一半银子,顾衡心情大好,就抽了个空子去街上逛逛,说是逛街,她其实是想去各家调料铺子里找找有没有卖白醋的。

自从牛乳供源稳定下来,顾衡就一直想尝试着能不能做出奶油来,做奶油的法子有很多种,而她所知道的几种做奶油的法子里,使用白醋是最省力也是最易批量制作的法子,但是她问了顾玉珠,顾玉珠并未见过她描述的白醋。

顾衡把东街西街的调料铺子逛了个遍,果然没一家调料铺子有卖白醋的,所有的醋都是传统的黑醋,出了最后一家调料铺子,顾衡叹口气郁闷万分,无比后悔以前没查查白醋的做法,现在想查也没法查了,想到这顾衡怔了下,现在也不至于没法查啊,古代也是有农书的,也有可能白醋在这里不叫白醋,有其他的名字,没准她可以在农书里找到做法也说不定。

顾衡半分没耽搁的去了书坊,结果在书坊里找了一圈,农书倒是有不少,但大多都是关于耕种农作的,压根就没有关于调料作法的书册,顾衡跟书坊的掌柜的掌柜的解释半天,掌柜的终于犹豫的说道,“姑娘要找的记录,我觉得《四民月令》这本书里倒是有可能会有,不过实在抱歉,《四民月令》的手抄本我们铺子里已经没有了。”

“《四民月令》?”顾衡赶紧先把书名记下来,然后又问道,“那掌柜的可知这镇上是否还有别家书坊,若有的话可会有这书呢,或者有相似的书籍?”

掌柜的摇摇头,“镇上只有我这一家书坊,其他的即便是有,也是名不经传的小铺子,怕是没有这类书册的。”

顾衡闻言虽失望却也无奈,道了谢后沮丧的出了书坊。

既是找不到书她也不纠结了,大不了再想其他法子,干脆放松心情逛起街来,不知不觉就走到西街摆摊的地儿,今日虽不是赶集的日子,还是有不少小摊贩在摆摊吆喝。

“姑娘,要碗碟吗?”路边有个妇人摊主招揽生意,正扯着嗓子冲她喊道,“咱这里碗碟,陶盘啥都有,要不留步看看?”

顾衡闻声向小摊子上看去,她倒是正想给小院的烘焙房添两个陶盘,走到摊前看了看,摊上的确放了好些陶盘,但看了一圈,并没有她想要的尺寸,遂抬头朝摊主摇摇头就想走开。

“哎!姑娘你等等!”那摆摊的妇人忽又叫住顾衡,“摊上的你看不上,我这里还有好货,你再看看!”说着从摊子后面拿出另一个陶盘出来。

顾衡听着这妇人的声音觉得耳熟,仔细盯着她看了两眼,皱眉想了想,遂意识到这人她见过,正是镇南开私窑的那家的妇人,也就是那小秋的娘。

因为上回这妇人还多收了她银子,顾衡对她并无好印象,遂摆摆手,“不必给我看了,我不需要这个。”说完迈步准备走开。

那妇人却突然走进两步,伸手拉住她,递上手里的陶盘,嘴里嚷嚷着,“姑娘你先别急着走啊,尽管看看就是了,不买也可以看看啊。”

顾衡胳膊被抓住走不了,怔了一下,就用力想挣开那妇人,扭头大声说道,“我说我不买了,也不需要看!”

推拉之间,那妇人忽然把手上的陶盘摔在地上,陶盘应声而碎,顾衡还没反应过来,那妇人就扯着嗓子喊道,“你这丫头,不买就不买呗,你砸我陶盘干什么,你知道我这陶盘多少银钱嘛!你得赔我!不陪我你别想走!”

顾衡愣住,她这是遇上碰瓷的了?

“快赔钱!”那妇人嚷嚷,“我这陶盘是渭城进来的好货,二两银子一个,你这丫头快赔给我!”

顾衡朝地上的碎片瞅瞅不禁冷笑,二两银子,这碰瓷的贪心还不小,她四处瞅瞅有路人往这边望过来,却没有想插手管的,她挣不开妇人的手也不挣了,索性朝摊子边上站站。

那妇人以为顾衡要掏钱给她,笑道,“这就对了,碰坏东西赔钱天经地义!”

“你叫捕快吧,”顾衡冷言道,“是不是我摔碎的,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

那妇人一愣,“哎呦!我还怕你不叫捕快呢!”遂拿了个布袋子把地上的碎片收起来提着,“走!咱这就去找捕快说说理去!”说完跟旁边的一个婆子嘀咕了两句,拉上顾衡就走!

西街上寻街的捕快姓张名羽,听闻了来龙去脉迟疑了片刻,干脆的来了一句,“你俩都跟我走一趟,我找我们陆捕头来夺断!”

“去就去!”那妇人一点都不惧怕,拿眼瞥了顾衡一眼,“我到哪都占着理!”

顾衡虽然不明白这妇人的底气从哪里来,但她在这镇上住了大半年,也大致知道这里的公职部门还算明理,再说这妇人一路拽着她根本没有放着她走的意思,只好遂两人又去了街口找了张羽口中的陆捕头。

陆捕头是个四十来岁的汉子,听完那妇人所说,打量了番顾衡跟那妇人,然后对着那妇人问道,“你说这位小姑娘摔了你的陶盘?”

“是啊!”那妇人点头,提提手中的袋子,“我这可是从渭城云记进的货,谁不知道云记的陶盘件件价值不菲,我这个可值好几两银子呢!”

陆捕头闻言点点头,开口,“把陶盘碎片给我看看。”

妇人忙把手里的布袋解开,捧到陆捕头面前,“大人您请看,这碎片上还有云记的印戳呢,绝对错不了!”

陆铺头捡起一片带有印戳的碎片端详了一番后点头,“的确是渭城云家的!”

顾衡一愣,怪不得这妇人碰瓷碰的理直气壮的,原来底气在这呢,一般谁会为了诬陷别人砸个这么贵重的陶盘。

那妇人听闻捕头的话,笑道,“是啊大人,我这可真真是个好东西啊!我看着这丫头小,只问她要二两银子,哪知道她还说我诬赖她,实在是冤死我了!”

陆捕头闻言又看向顾衡,“丫头,你可有什么辩解的?”

顾衡点点头,“陶罐落地之前,我并未碰及到,另外我也不确定这碎片是否就是方才在街上打破的那个陶盘!”

“你!”那妇人急了,“刚打碎了我就装上拿过来,怎么会不是方才打破的那个!”说完转向陆捕头,“大人,您可别听这小丫头胡说啊,您刚刚也看到了,她打碎的可真真是渭城云家的陶盘!”

陆捕头把手里的碎片放下,又从布袋里拿了另一片没有印戳的拿起来看。

那妇人捧着布袋的手略显紧张,喏喏开口,“大人,您可要明辨是非替我拿个公道啊...”

“明辨是非?”陆捕头闻言冷笑一声,“你个妇人好生大胆,竟敢做这招摇撞骗欺瞒勾当!”

那妇人闻言愣住,慌道,“大人....大人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没骗...我可没骗啊!”

陆捕头一把抓起她手中的布袋倒在地上,大声说道,“你这些碎片中,有数片齿口已带灰,分明不是方才摔碎之物,谁给你的胆子,公然行骗竟还理直气壮!”

那妇人愣了,忽然跪到地上,“我....没,我错了!我吃了豹子胆了,求大人放过我一回,我...我再也不敢了!”

陆捕头冷哼一声,问旁边的捕快,“张羽,她这罪该如何罚?”

张羽愣了一下,忙说道,“大沅律法第九十四条,商者以劣充好当街行骗者,杖责二十或罚银三两!”

陆捕头点点头,吩咐道,“带这妇人回衙门!”接着看向顾衡,“丫头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做个见证。”

顾衡赶忙点点头应下,她没想到这里的公职人员非但帮她解了围,办事效率还这么快,她巴不得配合着做良好市民。

跪在地上的妇人呆住了,喊道,“别啊大人,我不能挨板子啊,我错了,别打我板子啊!”

“不想挨板子就让你家里人带银子来赎你!”张羽没好气的催促道,“说这么多干嘛,快走吧!”

那妇人摇摇头,“我家里也没银子啊...不行,你们不能打我啊....”说完忽又抬头,“我有银子!你们去长桥巷宋家,我闺女小秋住在他们家呢!让她给我拿银子,快去,让她拿银子来赎我!”

顾衡闻言一愣,这妇人说的应该是宋婶家,她抬眼看看地上的妇人,思量了番未说话。

那陆捕头闻言也怔住了,开口问道,“你是说长桥巷的宋家?”

“是啊是啊!”那妇人从地上站起来点头,“就是长桥巷的,我闺女住在他们家呢,大人你差个人过去,让那丫头带着银子来!”

陆捕头冷哼了一声,看向边上的张羽,吩咐道,“张羽你去明为家问问,若属实,就带这妇人的闺女来衙门一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