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4. 第二十四章

眼前的少女头发被风吹的微凌乱,外裙上沾着灰土,卷着袖口跪在那,说不出来的狼狈,宋明为看着她这样觉得莫名的来火,除了生气还觉得自己身体里说不出来的哪个地方隐隐的疼,他三两步跨过去拉起地上的人。

顾衡吓一跳,忙护住面前的陶罐,扭头呵斥来人,“你小心点,我费半天劲挤的,你别再给我打翻了!”

宋明为语气不善,“你倒是什么事都能干啊!”

顾衡不管他的冷嘲热讽,问道,“是姑母让你来找我们的吧?”

宋明为嗯了声又嘲讽的开口,“整个半里坡都找不着个会挤牛乳的人吗!”

“是啊,”顾衡点点头承认,“会挤的没牛乳卖给我,有牛乳卖给我的却不会挤。”说完她又蹲下来把罐子往牛身下移了移。

宋明为马上又出声,“起来,我回去给你想办法。”

顾衡一愣,抬头看他,“宋二哥认识什么养牛的人家?”

“我既说了,自能给你找到!”宋明为示意她往外走,“走吧,我去叫上顾栋。”

“不行,我急着要用。”顾衡摇摇头摆正罐子,“况且我都挤了大半罐了,眼看都差不多够了。”

宋明为心里来火,可又拿眼前的丫头没办法,只能傻愣愣的站在那,看着她摆好罐子然后抬起胳膊,等瞥到她伸出纤白的手探上去,他忽然一股热血冲上脑门,猛地转过身去,感觉自己脸带着耳朵火辣辣的烧起来!

顾衡听到旁边的动静,扭头看过去,宋明为正背着她不自然的站着,她也察觉出来这小子应该是害羞看不得这挤奶的活,遂憋着笑说道,“你也去顾栋那站着!”

宋明为以拳掩口轻咳了一声,“你快点!”说完落荒而逃。

顾衡憋笑到手抖,跪在那忍笑好一会才定神重新开始集中精力挤奶,母牛好似已经熟悉她了,接下来很顺利,很快陶罐就满了,顾衡也嘘出一口气。

付了林大婶银钱后,几个人便片刻不耽搁的回平远镇,宋明为居然是骑马过来的,顾栋有些眼馋,宋明为就教他骑上去,然后带着他跑了几圈。

顾衡见顾栋很是喜欢骑马的样子,遂建议宋明为带着顾栋骑马先回去,她带着牛乳坐马车随后,不想顾栋跟宋明为两人都不同意,最终回程的时候她抱着牛乳坐马车走在前面,宋明为带着顾栋骑马在后面跟着,赶车的伙计一路总忍不住郁闷的回头瞅。

********

大年三十,大雪飘扬,整个平远镇天寒地冻却一片欢天喜地,顾衡在糕点铺子里送出去最后一份预定的糕点,终于嘘出一口气关了铺子回宋家小院,没多远的路回到小院还是落了一身雪。

小院里明月跟顾栋已经把春联福字都贴好了,窗户上还贴上了陆氏剪的窗花,因陆氏提出两家一起吃年夜饭,顾玉珠便跟陆氏商量了把饭桌摆在他们西屋,西屋有炕又有灶,比堂屋暖和得多。

顾衡回去的时候陆氏和顾玉珠还在东厢灶房忙活着,明月带着顾栋跟小雀儿已经在西屋吃零食吃的半饱了,明月本来想去西街看年戏,因为下大雪陆氏没让她出去,小丫头气闷的憋着劲吃零食,见着顾衡回来就抱怨,“衡姐姐,我娘不让我去看戏,我都快无聊死了!”

“别抱怨了,”顾衡安慰她,“不是说年戏要排到正月十五呢嘛,过了年我找个日子陪你去看!”

明月闻言乐了,但又担心顾衡要看铺子没空,遂面带怀疑的确认,“衡姐姐你说话可要算话!”

顾衡自己其实对这里的的年戏很也感兴趣,遂拍拍胸脯保证,小丫头这才满意了。

陆氏跟顾玉珠俩人整了一大桌子菜,所有的菜摆上桌,顾衡看的吃惊,这是她到这里后见过的最丰盛的一顿饭了,有鱼有肉大大小小八样菜,她忍不住惊呼,“这么多菜吃得完吗?”

陆氏笑道,“忙了一年,这一顿可不得吃好了嘛,吃不完就剩着,年年有余嘛!”

“我估摸着是有的剩了,”顾玉珠指指几个小的,“这几个怕是都吃点心吃的差不多了!”

顾衡没看到宋明为觉得奇怪,“宋二哥呢,年夜饭也不在家吃吗?”

“别管他,”陆氏替顾衡夹了块菜,说道,“他昨儿个走镖去了,虽跟我说今儿个会回来,但指不定要到什么时辰呢。”

“你说这镖局也真是的,”顾玉珠忍不住埋怨,“这大过年的还下着雪,咋也不让人歇歇!”

顾衡转头看看窗外的飘雪,不禁愣神,这大雪天走镖,镖局的确是不人道啊。

明月在边上插话,“二哥说今年还会跟我一起守岁的,他还答应了给我带火花棒跟二踢脚呢!”

陆氏唠叨她,“你都几岁了,还想着玩那个,明年可不许再让你二哥买了!”

顾玉珠笑着问,“明月往年也守岁吗?我可不行,年年都熬不住,早早的就睡了!”

陆氏指着自家闺女没好气的对顾玉珠说道,“这丫头啊,别的不行,熬夜啥的最在行了,年年我们都睡着了她都不困,她不困也就算了,还非拖上她二哥跟着闹,哪年除夕都熬到后半夜!”

年轻人守岁是为了延长家中长辈寿命,顾衡看的出来明月虽平时看着大大咧咧,其实心思细腻的很,她牵起嘴角笑道,“明月,今年若宋二哥赶不及回来陪你守岁,那我陪你。”

顾栋也插嘴,“姐姐也我跟你一起守岁。”连小雀儿都举手,“我也要守岁!”

陆氏跟顾玉珠都忍不住摇头笑,明月指着两个小家伙皱眉,“你们俩就不要凑热闹了,衡姐姐守岁我还能相信,你们俩啊吃完饭还是乖乖的洗洗睡吧!”

一顿饭吃了一两个时辰,饭还没吃完小雀儿就睡着了,顾玉珠收拾了碗筷又在桌上摆上些柿饼糕饼配着茶水,两大人拿了针线活唠嗑,几个小的拿着剪刀剪窗花玩,顾衡本来是打发时辰剪着玩,后来越剪越觉得有意思,竟越剪越有精神起来。

不一会顾玉珠陆氏都撑不住说要去睡了,顾栋打着哈气硬撑着,被顾玉珠劝了劝也去睡了,就明月跟顾衡俩人还坚持着,亥时的时候明月去翻了兔子灯出来点了挂到屋檐上,顾衡出去看看,地上积雪已经能没过脚面了,天上的雪依然在飘,明月对着兔子灯许愿,顾衡牵嘴笑笑,回屋继续剪窗花。

子时未到,院门响起来,明月欣喜的跑过去,果然是宋明为回来了。

明月惦记着她的宝贝,“二哥,你有没有给我带火花棒跟二踢脚?”

宋明为没好气的伸手拍小丫头,“我一身雪也不说帮我拍怕,就知道玩!”说完还是从身后拿了个包裹给小丫头。

明月喜笑颜开,“我就知道二哥会记着的!”

宋明为摇摇头,又叮嘱小丫头,“这大半夜的点两根火花棒算了,可不许玩二踢脚,把娘吵醒连我一块埋怨!”

院子里只有西屋亮着烛,顾衡起身拿着烛火把东厢灶房的蜡烛点亮,招呼宋明为,“外面寒气大,宋二哥先到灶房烤烤火吧。”

宋明为看到顾衡还没睡愣了愣,遂点点头,抖抖身上的雪进了灶房。

离碳炉这样近,顾衡还是感受到宋明为的一身寒气,她从西屋倒了杯热茶端给他,又打开灶台上的锅盖开口,“宋二哥,锅里给你留了饭菜了,还热着呢,我现在就给你端到堂屋去吧。”说着就伸手去拿碗。

“你等等,”宋明为放下手里的茶碗,伸手从袖中拿出个叠起来的纸页样的东西递给她。

顾衡愣了一下接过来,纳闷的看向对面的人,“这是什么?”

宋明为示意她看看,她擦擦手打开,看了内容怔住,是一张契约,准确是说是一张还未签字按印的契约,关于卢家村的牛乳供送的。

“这个村的牛都是村里人一起养的,我打听过了,他们本就往我们镇上送卖牛肉,所以他们也巴不得顺带多卖一份牛乳,”宋明为在边上解释,“卢家村离镇上也不算远,你抽个日子我带你去看看,若没问题他们愿意按约送牛乳,一般不会误了你的营生。”

顾衡拿着这契约发愣,今日是大年三十外面还飘着雪,收到这张纸,惊讶跟负担绝对大过欣喜,她抬头看向宋明为,“宋二哥是什么时候去的卢家村?”

“我本就知道卢家村养了不少牛,昨日去走镖正好路过那里,就顺便过去问了问。”对面的人回答的坦然。

顾衡听不出真假,迟疑片刻点头,“多谢宋二哥费心!”

明月在院子里点亮了火花棒,一边拿在手里挥一边冲灶房喊,“衡姐姐你快出来啊,快出来看!”

顾衡怕她吵醒睡着的人,忙小跑着出去,到门口想起来锅里的饭菜,又扭身回头。

宋明为没料想到她突然回头,赶忙收回目光往灶边走了两步,自己伸手掀了锅盖,头也没抬地说道,“你去跟她玩吧,我就着锅吃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