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3. 第二十三章

从腊月中旬开始,顾记糕点铺子的生意明显比往常好多了,福包占着个福报的意头,已经成了镇上许多百姓备年礼的首选,顾衡自是不能错过这个一年一遇的大节,早早在铺子里推出了各种年节礼包,福包自是其中最抢手的,顾衡每日做的福包量也多了许多。

镇上也有不少糕点铺子跟风地开始卖福包,甚至连如意斋都都推出了年节福包礼盒,不过顾衡对自己的手艺有信心的,所以并未放在心上,果然来顾记买福包的人并不见少,甚至有很多提前来铺子里预定年三十要用的福包,顾衡也量力而行的接了一些订单。

等到了二十九,眼看就到年节,往常辰时就来送牛乳的的邓老头儿子邓栓柱一直到午时还是连影都没见着,顾玉珠跟顾衡都有些着急,顾衡一方面担心邓栓柱是不是送牛乳的途中遇到什么事了,另一方面也担心没有牛乳,会影响年三十的几个预定单子。

又等了一个时辰还是没见着邓栓柱,顾衡脱下围裙准备去半里坡看看,顾玉珠本想一起去,但铺子里还有不少糕点没卖完,顾衡知道顾玉珠不放心她一个人,想了想提出把顾栋带上,半里坡离镇上也不算太远,况且只是去拿些牛乳,顾玉珠犹豫了片刻也就同意了,姐弟俩雇了辆马车就直奔半里坡。

顾栋难得坐马车出门倒是颇新奇,一路上都坐在马车前面看赶车的把式怎么赶车,赶车的小伙是个热络的,看顾栋看的认真,干脆边赶车边教他些要领,顾衡坐在后面也听得入迷,不知不觉就到了半里坡。

邓老头看到顾衡姐弟俩一脸诧异,再听顾衡说明来意后更是张大嘴,“栓柱今儿个没把牛乳送到你家铺子里?”

“大爷,您是说牛乳送过去了?”顾衡大惊,也就是说邓栓柱果然是送牛乳的途中出了什么事吗?

邓老头点点头,“是啊!栓柱送完牛乳已经回来了啊!”

顾衡听到邓栓柱已经回来了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听出不对劲来,“栓柱叔跟您说他送过去了?”

“是啊!”邓老头点头,“今儿个镇里没活,他都回来好一会了,你等着我去把他叫过来问问,他在屋后刨地呢。”说完就快步往屋后走去,不一会邓栓柱果然跟着他出来了。

顾衡看见邓栓柱忙走上前问道,“栓柱叔,您今日确是送牛乳到我们铺子里了吗?莫不是送错了地方?”

邓栓柱见着顾衡神色有些不自然,“我是送过去了...不过半路,半路上洒了....”

邓老头骂道,“那你回来咋也不吱一声!再给人重新装上送过去啊,这倒好还让人顾家姐弟跑这一趟!”邓老头骂完又歉意的看向顾衡,“顾家姑娘实在是对不住你,你稍等会,我这就给你重新去装些牛乳,剩下的虽不多但我估摸着够你用的了!”

顾衡笑着点点头,随后接过顾栋手里的罐子递给邓老头,“我带了罐子来,您装在这里就行。”

“不行!”邓老头刚想接下顾衡手里的罐子,边上的邓栓柱就喊道,“牛乳不能给他们带走!”说着就要推翻顾衡手里的罐子。

顾衡吓一跳,条件反射的抱紧罐子,那邓栓柱力气大的很,猛地用劲一推,顾衡一个踉跄抱着罐子就往后倒,她怕把手里的罐子摔了,下意识的往后仰,猛地一下跌下去,反应过来只觉得后背被地上的土块垫的生疼。

顾栋看到顾衡被推在地上,愣了一下马上跑过去对着邓栓柱拳打脚踢,边打边喊,“你打我姐姐!我打死你!我打死你这个大混蛋!...”

邓栓柱一个没有防备竟被顾栋推了个踉跄,反应过来就拿手箍住顾栋的胳膊,顾栋哪里是他的对手,两下就被邓栓柱箍住了手臂,顾衡坐起来看到后急了,大喊,“放开他!”又冲边上已经傻掉的邓老头喊,“大爷!”

邓老头这才反应过来,冲过去就冲着邓栓柱的头重重拍了几下,“你这混蛋玩意发什么疯!你这是中邪了不成!”

邓栓柱闻言放开顾栋,顾栋作势又要踹回去被站起来的顾衡拉住。

邓老头从边上捡了根棒子冲邓栓柱的身上抽一下,“你这混账把话给我说清楚,你这是发的哪门子疯!”

邓栓柱拍拍自己身上被顾栋踹的脚印子,冲邓老头嚷嚷,“不管咋说这两日咱不能把牛乳给顾家铺子!”

邓老头没听明白,哽着嗓子问道,“啥?为啥不能把牛乳给人家,人家是缺你银子啦!”

边上的顾衡却听明白了,什么叫这两日不能把牛乳给她,这年节在即,她接了不少福包的单子,这两日她拿不到牛乳,影响铺子里的生意不说,也会失去不少信誉,她冲着邓栓柱问道,“栓柱叔,可是有人指使你,让你别卖牛乳给我家?”

“啥?”邓老头也反应过来,闻言气急败坏道,“你这混账难不成收了谁好处了?你这个不争气的玩意!”说着又扬起手里的棍子作势要打他。

邓栓柱一边避棍子一边不服气的喊道,“咋地?人家给了一两银子呢,只要年节这几日不卖给他们就行!几日才能卖几罐牛乳啊,卖给她能赚几个钱!”

邓老头大怒,边追着邓栓柱打边喊道,“你给我站住,你这混账真是甚事都做得出来啊!”

那邓栓柱却跑进边上的土屋里抱出一个罐子出来然后直接倾倒下去,奶白色的牛乳就这样被倒在地上,倒完还冲他爹喊道,“人家的银子我已经拿了,反正这牛乳就是糟蹋了也不能让她带走!”

顾衡心里冷笑了声,吐出口气后叫住正拿着木棒追着邓栓柱的邓老头。

邓老头走过来,一副手无足措的样子,“顾家姑娘,你看这....”

“算了大爷,既然如此,我也不难为您了。”顾衡牵起顾栋,“我们这就告辞了。”说完就拉上顾栋往外走。

“哎顾家姑娘...”邓老头急了,“那日后你还要我家的牛乳吗?”

顾衡回头摇摇头,“大爷,你家既是已经收了人家的银子,我也自是不好再续用你家的牛乳了。”未提前立好字据她有错,但是邓栓柱的作为已经让顾衡失了信任,她是不敢再从这买牛乳了。

即便日后不再卖牛乳福包也不是大问题,但是明日已经被预定的单子却还是要想办法的。

顾衡思索了一番还是让赶马车的小哥等一等,然后她带着顾栋去半里坡的其他养牛人家挨个问问,只要能找到一罐就可以解决燃眉之急。

连续问了三家,把半里坡转了个遍问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顾衡拉着顾栋找个树桩坐下来歇口气,虽是在腊月里,她抱个陶罐走的气喘吁吁额头冒汗,扭头看看顾栋脸上也红扑扑的,想必也累的够呛,遂伸出袖子替他擦擦额头。

顾栋摇摇头避开顾衡的手,见顾衡边擦汗边疑问的看他,抿抿嘴小声说道,“姐姐,日后我定不让别人欺负你。”

顾衡闻言愣住,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小男孩突然鼻酸,想笑话他却声音哽咽,“你这个傻孩子...”她吸吸鼻子伸手去捏小家伙的脸蛋, “姐姐自是知道的,栋儿方才就护着我呢。”

顾栋被捏的不好意思,挣扎着站起来,“还有一家养牛的没问呢...”

最后一家养牛的姓林,林家居然正好有一头母牛在哺乳期,顾衡闻言差点高兴地蹦起来,不过马上一头凉水就浇下来,这家的母牛新买不久,林家没人会挤牛奶,林家的大婶很是热心,虽有意帮她却无能为力。

顾衡叹口气,思量一番就卷起袖口,“我自己来挤!”

不仅林大婶张大嘴,顾栋都吓到了,“姐姐....你会吗?”

顾衡以前去草原的时候挤过羊奶,她想着应该也都差不过,遂点头,“我见过别人怎么挤,没问题的。”

林大婶把母牛从牛棚里牵出来系在院子里,顾衡就拿着陶罐慢慢靠过去,那母牛有点怕生,顾衡让顾栋站的远远的,然后自己拿了些干草先去喂那母牛,等它吃一会放松了些才敢拿手抚摸它,然后慢慢往下摸去,首次抓奶母牛突然哞了一声,她吓得马上松开手,深呼吸一口气,咽口唾沫又按照记忆中的方法使力,好在这头母牛的奶水很足,不一会就出奶了,顾衡大喜,赶紧对准罐子目不转睛的挤起来。

“姐姐!”顾栋在院子里叫她,顾衡怕他过来会惊着母牛,遂未回头喊道,“你就呆在那别动,不要过来....”

话还未说完,就见一人影站在她右侧,她转头,“不是让你不要过来....”话还未说完就顿住了,来人不是顾栋,却是宋明为,顾衡仰着头有些发愣,“宋二哥你怎么......”

宋明为看着眼前人正跪在地上伸手抓住母牛的..,怔了下遂皱着眉呵斥,“你到底在干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