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2. 第二十二章

宋明为不是一个人过来的,身后还有一高一矮俩汉子,他先朝卖碗碟的小姑娘点点头,然后脸色不善的站到那妇人摊前,冷着脸出声,“这位大婶是仗着谁在这撒泼呢?”

那妇人一看来了好几个人的阵势就软了几分,但嘴上还是不饶人,“咋地,别以为你们人多俺就怕了你们啊,这地儿可有不少俺们村的人呢,你们可吓不住俺...”

话还没未说完,边上另一个摆摊的老妇就跑过来在这妇人的耳边说了两句,那妇人听完就愣了,小声嘀咕,“镖局的人咋了..就能欺负人啊...”遂又抬眼看看宋明为,支支吾吾道,“就算是...你们管不着这做营生的事,咋地你们这么多人还想欺负我一妇人啊.....”

宋明为身后一汉子冷笑,“分明你这妇人以大欺小,当大伙都瞎了不成,要么你自个背上箩筐赶紧让地儿,要么别怪我帮你让地儿!”说着就动手做事去拿那妇人的箩筐。

那妇人大惊,忙抱起自己的箩筐,“你敢!你....”边说边抱着箩筐落荒而逃,边走边回头嚷嚷,“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妇道人家,有本事你们就站这等着....”

“二哥,你们好厉害!”明月马上跳过去,冲着宋明为咧嘴,“那大婶真可恶!”

宋明为瞅瞅她又瞅瞅顾衡,“你们在这干什么?”

“我跟衡姐姐是来买干果的!”明月抬手朝着顾衡这边指了指。

“明为哥,”摆摊卖碗盘的小姑娘朝宋明为走近两步,低头说道,“多谢你明为哥,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宋明为收回看那逃跑妇人的目光,转向跟他说话的人,“小秋,在这里摆摊虽能节省市金,但无监市看管,你一姑娘家到底诸多不便,我看你日后再摆摊还是去西街吧。”

那叫小秋的小姑娘闻言愣了愣还是点点头,“我听你的,明为哥。”

宋明为点点头,“我还有事需走了,若再有人为难你,你可去武馆找大头,他会帮你的。”

小秋点头应下,明月见宋明为要走忙喊道,“二哥,你要去哪儿啊?”

“你们俩买完干果赶快回去。”宋明为转过头来冲明月跟顾衡这边开口,语气同样不善,“没事凑什么热闹!”

明月被凶了一下没敢再回嘴,撅着嘴退到顾衡这边,宋明为也未再出声,朝这边看了一眼即跟另外两人一起坐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马车,顾衡留意到马车后面放了好几个木箱,想必这几个人这是要跑镖去了。

等宋明为走了,明月忙跑到小秋的摊前,一脸好奇的问,“小秋...姐姐?你认识我二哥啊?”

小秋笑着点点头,“是,想必你定是明月妹妹吧。”

“你居然还认识我?”明月惊讶道,“看来我二哥什么都跟你说了啊!”

小秋笑了笑,然后望向顾衡,“刚刚我知道姑娘是想帮我来着,小秋谢过姑娘,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她是衡姐姐,单名一个衡字。”明月抢着说话。

顾衡望小秋笑笑,补充到,“我姓顾,我并未帮上忙,小秋姑娘不必言谢,况且那日我在你家买陶盆,你也是有心帮我的。”

小秋恍然大悟,笑道,“原来是姑娘你啊。”

“原来你们也认识啊?”明月一脸惊讶,遂刨根问底,“小秋姐姐,你怎么认识我二哥的呀?”

“明为哥他帮过我很多次了,”小秋微微笑了笑,“我也早就听他说过你了呢。”

“是吗是吗?”明月马上来了兴趣,“他都说我什么了?”

小秋笑道,“说你机灵可爱来着。”

明月明显不信,“定是说我偷懒不懂事吧!”

顾衡失笑,明月不满的看过来,她止住笑说道,“好了,我们也别再打扰小秋姑娘做营生了,咱还是赶紧去买干果吧。”

“顾姑娘等等,”小秋看向顾衡,说道,“那日我娘多收了你银钱,既我们又遇上了,这银钱自是该还给你。”说着就拿荷包数铜钱。

顾衡摆摆手,“不用了,你不必这样....”小秋却一副非让她收下的样子,顾衡无奈,遂指指她摊上的碗碟,“那要不我再买几个陶盘,我家是开食铺的,正巧我也想着再买几个陶盘呢,你今日算我便宜一些好了。”

小秋犹豫了下点点头,“那姑娘尽管挑,若找不到合适的就留个尺寸给我,我下次来摆摊再给你送过去。”

“那倒不用,”顾衡看看摊上的盘子,指着几种大些的说道,“这样的就挺合适,我挑上几个即可。”

等买了陶盘,顾衡跟明月又回了镇里,去西街称上几斤猪肉,买完吃食明月非拉着顾衡说还想去东街逛逛,顾衡想着正好买些家人喜欢的东西做年节礼物,随即又背着竹篓去了东街。

明月已然到了爱美的年纪,拉着顾衡直奔水粉铺子,小丫头拿了好几样水粉看来看去纠结的很,拿不定主意就问顾衡,“衡姐姐你帮我看看哪一个好看?”

顾衡看过去,小丫头挑的几乎颜色都偏白,她去柜台上看了一圈,拿了个淡淡的粉色给她,“我觉得这个好看,明月你已经够白了,没必要再涂白了,这个粉色淡淡的,你擦上去肯定好看。”

明月半信半疑的拿过来,问了问后似颇满意,“嗯真好闻!”

顾衡又从柜台上挑了一个淡胭脂色一起交给柜台前的丫头,“我们要这两个,麻烦帮我们包起来。”

明月好奇的伸头过来看看,“明月姐姐你挑的这个颜色是不是暗了些?”

“这是我给姑母挑的,”顾衡边说话边掏了银子付了钱。

明月愣了愣,“衡姐姐我带了银钱了,你不用帮我付水粉的银钱。”

顾衡从掌柜的手里接过包好的水粉,递给小丫头,“就当衡姐姐送你的年节礼物,拿着吧。”

明月咧嘴笑着接下来,“谢谢衡姐姐!”

买完了水粉,顾衡又去书坊买了两本启蒙书册给顾栋,给小雀儿买了一双虎头棉鞋,这才背着沉甸甸的竹篓边走边歇的回了宋家小院。

******

平远这边的年节兴蒸包子,家家户户至少都蒸上几笼,有的人家把蒸好的包子放在雪地冻上,慢慢的能吃到正月,从腊月二十开始,各家就陆陆续续就为了年节忙起来,炸果子做腊肠,顾衡很喜欢这种大家为了一件事忙碌的感觉。

腊月二十八,顾玉珠跟陆氏商议了两家放在一起包包子,因为包的量多,顾衡和明月也跟着打下手,包包子并不难,不过这里的包子其实跟顾衡以前熟悉的那种小笼包不大一样,这里的包子说穿了是带馅的馒头,包子顶上没有手捏出来的花边而且个特别大,只要食量不是特别大,一个就能吃饱。

包包子最大的难度把面揉好,包的时候注意表面平滑,这样蒸出来的包子才能白白胖胖,顾衡摸索了一会包的已经像模像样,把明月羡慕的够呛,明月看着自己手里怎么也弄不服帖的面团,不服气的嘀咕,“衡姐姐你真的只比我大一岁吗!”

顾衡故意拿沾了面粉的手擦擦小丫头的额头,笑道,“我天天在铺子里揉面做福包,要是连你都比不过,那还做什么营生啊!”

灶房里,顾玉珠正抱着小雀儿在灶台后面添柴火,陆氏把包好的包子挨个拾进锅里,笑着跟灶后的顾玉珠说道,“我看衡儿包的比你我包的都好看呢。”

顾玉珠点点头笑道,“这丫头揉面是有一套,在铺子里揉面做福包,看着跟我一样个做法,做出来愣是比我做的好吃。”

“衡丫头这孩子我真是越看越喜欢,”陆氏往堂屋望了眼,然后小声说道,“我看以后谁家小子能有福气娶了她,才真是走了大运了呢。”

顾玉珠失笑,“她还小呢。”

“小什么小,”陆氏不以为然,“到年都十四了吧,要我说你这做姑母的也该给她寻摸着了。”

顾玉珠朝堂屋看一眼,顾衡正在跟明月说笑,并未望向这边,十四岁已是将笄之年,像他们这样的寻常人家闺女一般十五六岁就可以嫁人了,提前几年定亲的人家也不少,因为这一年发生太多事情,她倒是真没提前想这事。

“宋婶,你不说我还真总把衡儿当小孩呢。”顾玉珠不免生了歉意,“你这么一提,我是该好好想想这事了!”

“别说你了,连我都开始给明月寻摸着了,这事啊赶早不赶巧!”陆氏笑道,“我可是嫁过一回闺女的人,比你有经验!”

顾玉珠点点头,笑道,“是这个理。”

陆氏见顾玉珠点头,又添了一句,“不过妹子你寻摸归寻摸,可别忘了我家还有个小子呢,你可得头先考虑我家的!”

顾玉珠愣住,“明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