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1. 第二十一章

晌午时分铺子里生意冷清,顾衡虽一个人看铺子倒也清闲,顾玉珠给她带了做好的饭菜她却懒得热,她想了想舀了两勺煮软的红豆放在碳炉上的小锅里,拌入牛奶再加上两大勺砂糖,熬煮的同时不断用木勺搅拌,不一会小铺子里就芳香四溢,锅里煮到浓稠端下来,倒到碗里放凉。

顾衡把热乎乎的红豆牛奶羹端到铺子窗口处,边让风吹凉边舀了一小勺放进嘴里,因放了很多砂糖,甜度让她忍不住牵起嘴角,美食是治愈心情的良药,而甜点永远是良药里最好的舒化剂,她望着远处深呼吸一口气,舌尖如有蜜,凉风沁人心。

“咳,”窗外有人刻意轻咳,顾衡望过去,不远处的人微笑着走近,“我来的不是时候,顾姑娘好似在用食?”

顾衡放下手中的碗站起来,“只不过是喝碗甜羹而已,陆公子不必介怀。”

陆回点点头,笑道,“真好奇是什么样的甜羹,顾姑娘似是饮之出神。”

锅里还有一小碗,顾衡索性邀请,“陆公子若想尝尝,我给你盛一碗?”

陆回愣了下,微倾身,“多谢。”

顾衡打开铺门让陆回进来,进了灶房把剩下的红豆羹全盛到碗里,刚想端出去又犹豫了,想了一下还是倒下一大半,只留了小半碗端出去放在陆回面前的桌上。

陆回看了看碗里,诧异的抬头,“似所余不多?”

顾衡摇摇头,“那倒不是,不过这羹里放了牛乳,我怕你喝不惯,你先尝尝,若喜欢我就再给你盛些。”

陆回牵起嘴角,点点头端起碗来,放在鼻尖闻了闻,遂拿起汤勺喝了一口。

“怎么样?”对面的人没说话,顾衡好奇,“牛乳的味道你怕是喝不惯吧?”

陆回摇摇头,“牛乳味道清香,与红豆甚相配...”

顾衡看出他眉头微皱,明显不喜欢,遂接口,“只是?”

陆回放下手中的碗,微皱眉看向她,“顾姑娘不觉得这羹太过甜了些?”

顾衡了然的点点头,“我是特意多放了些砂糖,甜食不仅能解乏添力,还能让人心情愉快,不过多为女子喜欢,男子确不大习惯,”她庆幸的说道,“幸亏我没给你盛太多。”

“能让人心情愉快?”陆回闻言问道,“顾姑娘心情不好,可是因为明月?”

顾衡微愣,说道,“陆公子今日特意走这一趟,想必是为了明月的事吧,如若我没猜错,你必是有话要叮嘱我,其实你不必担心,我...”

“我并未担心,”对面的人打断她,“顾姑娘慧心伶俐,待人待事谦和有礼,明月已经告诉我她为何生你气,我知姑娘真心待她才会诚意相劝,我更知姑娘你必不会因明月三言两语而弃姐妹情谊,明月是我表妹,我了解她,我相信她现已后悔自己气极时的口不择言,我今日来不过是想代她向姑娘致以歉意,更不希望姑娘为此事伤神平添烦意。”

顾衡摇摇头,还未来得及回答,铺子窗口有客上门,她示意陆回稍等,先招呼买糕点的客人。

陆回坐在铺子里却莫名有些忐忑,他原本并未打算来见她,跟往常一样路过西街,他也只是习惯性的往顾记糕点铺子看一眼,今日坐在窗口看摊的果然是她,她一人坐在那里,拿了个汤匙好似在喝汤,本是眉头微皱,拿起汤匙喝了一口遂牵起嘴角出神,他不自主的上前,更忍不住搭话,他自嘲的笑笑,反正这样的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顾衡招呼完客人,笑着转向铺子里,“不好意思啊陆公子,这人买的糕点多,挑的时间也长些。”

陆回微怔,开口,“顾姑娘,我们已相识不短时日了,我又是明月的表哥,你称呼我陆公子未免太过生分了。”

顾衡思索片刻,点头,“是有点生分,那我叫你,陆大哥?”

陆回牵起嘴角,“可以,那我怎么称呼你呢,我称呼你顾姑娘也略显生分。”

“叫我顾衡就行,”顾衡想了下,说道,“陆大哥,刚才你说的那些我都明白,我虽没有你说的那么聪慧,不过简单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我也断不会因为明月的三言两语气话而跟她置气,多谢你特意过来叮嘱此事,你也不必为了吕公子的事担心明月,我相信等过些日子她总会放下的。”

陆回还在思索该怎么称呼眼前的人,才能既不会生分也不至于唐突,此时回过神来不免有些赧然,点点头开口,“我明白,你自是会做的很好的。”

顾衡失笑,“陆大哥,你居然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她见陆回似是红了脸也不好意思再开玩笑,正色说道,“我能理解的,做哥哥的关心妹妹没什么好害羞的。”

陆回点点头轻咳一声,也未再多做解释,三言两句便告了辞,顾衡看他几乎有点落荒而逃的样子,再想想这人之前大部分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到底忍不住笑出声。

**********

顾衡手里提着些糕点回宋家小院,刚走进长桥巷,就看见明月正傻站在宋家小院门口,小丫头瞥到她顿了一下,然后跟昨天一样撒腿往院子里跑去,顾衡愣了下叹口气。

顾衡愣神间,明月又忽然从院子里冲出来,跑到她面前,皱着眉头开口,“衡姐姐你到底是生我气了!你是不是再也不理我了?”

这话从何说起,顾衡诧异开口,“你这丫头说什么傻话,我当然没有生你气...”

“那你都两天没和我说话了!”明月说着话眼泪也跟着掉下来,“没生我气为什么不我和我说话,你肯定是生我气了!”

顾衡无奈,伸手替她擦眼泪,“你每次一看到我就跑,我还以为你生我气不想理我,我要是知道你还想理我,我当然是要找你说话的。”

明月闻言哭的更伤心,“呜呜呜.....衡姐姐,是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说你的,是我错了.....”

眼前的丫头是实打实的十二岁,心思单纯,喜怒都在脸上,顾衡想跟她说说前日之事却不知从何说起,心里暗叹口气,遂牵起小丫头的手,“咱不提这个了,我给你带了我新做的福包,进屋我拿给你吃。”

“嗯!”明月这才抹抹眼泪,“我都好几天没吃到了。”

顾衡噗嗤笑出声,这丫头,明明就昨天没吃到而已,同时她也松了一口气,原本她还以为要费好一番功夫才能哄好这丫头的。

年关将至,顾玉珠列了个年货采买单子,糕点什么的就不用买了她们自己做,只需要买些干果啊鱼啊肉啊的就可以了,因小雀儿这两日黏顾玉珠黏得紧,买年货的活就让顾衡揽了下来,明月听闻顾衡要去逛街,也兴冲冲的拿了荷包跟着,陆氏干脆也指派了几个采买任务给她。

两人一人背了个小竹篓,顾衡觉着她们俩倒是像要去采蘑菇的,明月心情颇好,顾衡看着也愈发放心了,看来吕修文这事差不多快过去了。

因逢集市,西街很是热闹,好多从镇外村下的人来镇里赶集摆摊的,顾衡先拉着明月去买干果,顾玉珠叮嘱她买些干花生,可是找了一圈居然只有一家卖,且成色并不怎么好,顾衡觉得奇怪,这大过年的卖干花生的应该很多才是啊,一打听才知道,不少下村过来卖花生的老乡为了省下市金都在镇南那边摆摊,她只好又拉着明月往镇南走。

好在摆摊的就在镇口,也不算远,果然在这边摆摊的可不少,除了卖干果的,还有卖杂货的,俩人买了花生又从头到尾好好逛了一圈,到了最南边却见那里围了几个人似是吵吵起来了。

明月忙拉了顾衡往那凑热闹,“衡姐姐,我们去看看,那边好像有人吵架。”

“哎!”顾衡还没来得及拉她,这丫头就小跑着过去了,顾衡只得赶紧跟上去。

人群里正大声吵吵的是个小媳妇模样的人,正扯着一个小丫头的胳膊大声说道,“你这丫头占了我的位子,还有理了,这地方哪回赶集不是我在这摆摊的,这里谁不知道,你个小丫头片子挨个儿去问问!”

那小丫头正努力挣开那妇人的手,边挣边说道,“这里摆摊又不交市金,为啥就成你家的了?”

“哎你还有理了!”那妇人声音更大了,“你当我好欺负是不是!”

顾衡听那小丫头的声音耳熟,走近了便认出来了,这丫头是上次她去买陶盆的镇南私窑那家的闺女,此刻小丫头面前摆了些碗碟,想必是在这摆摊。

顾衡看出来这丫头是因为摊位跟着旁边这妇人吵起来了,这妇人明显是以大欺小来着,她看看周围的那些围观的人却并未帮小丫头说话,都睁着眼闭只眼的当闲事看呢。

明月拉拉顾衡的衣角,“衡姐姐,这小姐姐好可怜啊。”

顾衡思索片刻还是上前,冲着那妇人跟那小丫头大声说道,“我看两位还是别吵了,你们这么吵吵把那边的监市招过来,万一以后这一片都不让摆摊了,那不是害了在这里摆摊的乡亲吗?”

那妇人闻言看向顾衡,“你这个丫头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你吓唬我啊?有本事你就去把监市找来,今儿个我就算不摆我也不把这地白白给给这丫头片子!”

边上有一个摆摊的老头终于开口,“来旺家的,敢情你一个人不想摆摊还想拖着俺们咋地?”

那妇人干脆放开小丫头的手,叉着腰骂起来,“咋地,我碍着你啦,我倒要看看我碍着谁了,谁还想替这丫头埋汰我的站出来啊,我倒想看看今儿个谁敢跟老娘抢这块地儿!”

顾衡叹气,看来是个难对付的主。

“我就抢了,怎么着?”人群后忽传声过来。

顾衡听着声音耳熟,还没来得及看过去,就听明月丫头叫道,“二哥!”

她随声看过去,居然是宋明为,这家伙怎么在这,而且居然说要抢这摊位?

这边顾衡还迷糊着,摊前那卖碗碟的丫头却小跑着到宋明为身边,一脸焦急地喊道,“明为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