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7. 第十七章

自从有了铺面,顾衡跟顾玉珠去做营生的时候,顾栋跟小雀儿再想跟着,她们也不拦着了,等进了铺子把铺门关起来只开个窗口做生意就行,也不怕他们俩乱跑。

顾栋带着书本,小雀儿带着顾衡给她做的布偶玩具,顾衡带上吃食,中午直接在糕点铺后厨里热热,大小四个人中午干脆在糕点铺吃晌午饭。

小雀儿正拿着蛋糕啃,自己啃一口还非得喂自己手里的玩偶一口,边喂边嘀咕,“汪汪吃糕糕.....”

顾衡瞅瞅小丫头手里的维尼熊叹口气,她针线活手艺再差,也不至于把熊做成狗吧,遂笑脸劝道,“雀儿,汪汪不好听,咱给它换一个名字吧?”

小丫头闻言眨巴眼睛想了想,“那叫花花吧!”

顾衡比较了一番,“嗯,花花好听多了!”起码听不出来物种。

边上的顾玉珠噗嗤笑出声来,见顾衡疑问的望她,顾玉珠笑着说,“花花是小雀儿以前给邻居家花猪起的名字...”

顾衡满头黑线,摇摇头叹口气,不管怎么样猪毕竟还是比狗更像熊些。

为了尽快做出烤箱,顾衡先用麻绳丈量后厨的尺寸,量好了记下来然后在纸上画出适合的烤箱大小,想做出一个能烤出松软面包的烤箱,均匀的受热很重要,那最好能做到上下两面加热,她在街上见过烤红薯的铁箱,原理上是相通的。

小雀儿看着顾衡拿着炭枝在粗纸上写画很是好奇,趴在桌边一脸好奇的盯着看,顾衡牵起嘴角,抱起她坐在膝上,提笔画画给她看,不一会几只小鸭子小鸡跃然纸上,顾栋也忍不住放下手里的书过来瞧。

小丫头更是看呆了,伸出小手比划两下,“还要....姐姐还画...”

顾衡笑笑又在边上画了只小狗,小狗画完又添了只小马,画着画着着想起以前学过的一篇儿歌来,忍不住念道,“下雪啦,下雪啦,雪地里来了一群小画家.小鸡画竹叶,小狗画梅花,小鸭画枫叶,小马画月牙.不用颜料不用笔,几步就成一幅画.青蛙为什么没参加它在洞里睡着啦!”

小雀儿听了咯咯笑,咿咿呀呀跟着学,顾玉珠在边上听了两句,忍不住笑着摇摇头,“编的倒是上口。”

中午几个人在铺子里吃了饭,顾衡就拿了图纸去了打铁铺。

打铁铺在东街,守铺子的汉子大冬天只穿件短衫还捋起袖口,捏着顾衡的图纸皱眉看了半天,扭头望向顾衡,一脸不解,“小姑娘,这是啥啊?”

顾衡拿出带来的炭枝,“大叔,您看我画一遍就明白了。”然后一边解说一边把烤箱的结构重新画一遍,又把她设想的放木炭的地方勾勒出来。

大叔这才看明白了,抬手摸摸自己的头,“你这个玩意看着是不难,但俺可没做过,俺也不知道能不能给你做出来啊。”

“大叔您就按着您的想法做就行,”顾衡笑道,“我先付您定金,等成了我再付剩下的,即便做的我不满意,定金您也不必退给我。”

大叔挠挠头,“那行吧,我总共收你八钱银子,先付一半作定金,三日后来验。”

顾衡点头,爽快的付钱,烤箱的订单下完了,她又认真逛了逛大叔的铺子,有各种刀具,锅具,看到锅具她想起来既然烤箱订单已经下了,也是时候准备一些做烤箱用的模具了,忙问道,“大叔你知不知道镇上有哪家陶瓷铺子可以定做碗盘的?”

大叔愣了片刻,“镇上卖碗盘的都是杂货铺子,怕是不能定做。”顾衡还没来得及失望,大叔又补充道,“不过镇南有家私窑,你去问问,说不定能给你烧制些。”

顾衡大喜,问了地址就直奔镇南。

**********************

私窑比预想中还要远些,顾衡都已经出了镇子,又走了大概有半柱香的功夫,才看到打铁铺大叔口中的那个院子,说是院子,最南侧却没有院墙,摆了张长桌,上面摆了各式各样的碗碟,陶盆陶罐什么的。

摊上有物摊前却没人,她接连朝院子里喊了好几声,从朝东的那屋终于探出个头来,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

顾衡忙喊道,“大婶,我要买东西。”

那妇人却未理她,转头冲对面的屋喊,“二丫头,你死哪去啦,没看到有客人来了吗?”

屋里却没人回应,那妇人气汹汹地走进对面的屋,然后顾衡就听见屋里传来尖叫声,不久那妇人就揪着一个丫头的耳朵从屋里出来,顾衡吃了一惊,怎么来买个陶盘还买出罪恶感来了..

被揪着耳朵的丫头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被骂也不吱声。

那妇人骂道,“家当都在路边摆着,你个死丫头居然跑屋里睡,要是少一个碗看我不把把你卖了赔!”说完扬起手似是要一巴掌拍下来。

那丫头赶忙缩着脖子躲。

顾衡忙喊道,“大婶,我要买陶盆,烦您帮忙看看。”

那妇人这才住了手,往顾衡这边走,那丫头也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的走过来,那妇人走到摊前说道,“陶盘都在这摆着呢,你要哪一个?”

顾衡掏出事先准备好的草纸,递过去,“大婶,我是想订制几个陶盘,尺寸我都写好了,您看看。”

妇人愣了下接过去,看了眼后又打量了番顾衡,“要是单独给你烧制的话,这银钱可贵的多。”

“不知道单独烧制一件多少银钱?”顾衡问道。

那妇人把手上的纸递给边上的丫头,大声说道,“还不赶紧看看你爹能不能烧这样的!”

那丫头看了眼,小声说道,“能烧得,”然后望向顾衡,“每件二...”

还未说完就被妇人打断,“每件三十文!”然后看向顾衡,“你要多少个啊?”

顾衡看出来这妇人抬价了,但她买的也不多,况且她也怕这妇人再生气恐怕又会把气撒在这丫头身上,遂说道,“我要四个,不知道何时可以来取?”

“啥?才四个啊?”那妇人闻言一脸不高兴,“四个的话,每个得五十文,要不然我得贴银子了。”

顾衡抬眼看到边上的丫头正偷偷朝她使眼色,好似在示意她别买,顾衡自己也不想再便宜这妇人,于是一脸遗憾的说道,“既是这样,那就算了,我娘只给我一百二十文,再贵我也买不起了。”

那妇人闻言明显噎了一下,随后摆摆手,“罢了罢了,三十就三十文吧,赔钱卖给你这丫头了,我这一天没就遇着顺心的事!”

顾衡这才付了钱,那妇人收了银子就气鼓鼓的回了屋子,临走又训斥了句那丫头让她老老实实的在那看摊。

顾衡望小丫头笑笑,“刚刚谢谢你了。”

那小丫头抬头望着她不好意思的抿抿嘴,小声说道,“那几个盘子我娘她卖的有些贵了...”

顾衡愣了一下,那妇人居然真是这丫头的娘,对自己闺女未免也太凶了吧,遂望着丫头笑笑,“没事,我买的少,你们还得单独替我烧制,总归麻烦些,多收些银钱也是应该的。”

那丫头居然从兜里掏出几文钱递过来,“我只有这几文钱,姐姐拿去吧,五日后过来取陶盘就行。”

顾衡吓一跳,赶紧抬眼朝她家院子里看看,好在她娘在屋里没露头,忙说道,“你赶紧把钱收起来吧,被你娘看到又该..说你了。”

那丫头闻言愣了下,抿嘴看看顾衡,到底是把钱收了回去。

顾衡见此也不再说什么,道了别就往镇子里走去。

**********

这一天虽说花出去不少钱,但傍晚时分就有送财童子揣着银子上门了,陆回给顾衡他们带了了五十两银子,年底竟会他们居然真的夺冠了!据陆回说,他们以些微之差险赢第二名。虽然提前也有过这个预想,但是白花花的五十两银子摆在面前,顾衡还是懵圈了。这拼死拼活几个月还不如参加一次竟会赚的多啊。

但一想到竟会上她还提前走了,她实在不好意思把这五十两银子全额手下,遂拿了三个银锭子推过去,“陆公子,这三十两你还是拿回去你们三人分了吧,我本就未出什么大力,拿二十两已是占了便宜了。”

陆回摇摇头,“既是事先说好的银子归你,我们要是收了银子岂不是言而无信,姑娘不必多想,尽管安心收下。”

顾衡想了想,拿回一锭银子,“那你们拿二十两吧,这二十两就当我拿来谢过你们为我家小弟讲授考学经验的,与竟会无关。”见陆回似还有意劝说,遂斩钉截铁道,“我也想五十两都拿的,不过是脸皮还不够厚罢了,全拿不会心安理得,你们要是不好意思拿银子,你就去买些书什么的,当我送你们的。”

陆回这回闭了口,抬眼看了看桌上的银子,到底把二十两银收入囊中,看向顾衡,“我代修文和周瑞谢过姑娘。”

三十两银子来的容易,顾衡心里着实开心,收了银子好奇的问陆回,“你们书院既然每年都有这种竟会,那岂不是明年你们还可以再重复参加?”

陆回摇摇头,“每年竟会位列前三名者,不可再参与之后的竟会,这是书院规定。”

顾衡闻言了然的点点头,想想又问道,“那其他书院没有这种有奖银的竟会吗?”

陆回错愕,半晌笑道,“这二十两银子,姑娘确是不要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