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6. 第十六章

清晨,宋家小院,堂屋里陆氏在摆早饭,陆回一早就来了宋家,此刻正被自家姑母按在桌边,无奈的说道,“姑母,我真的是吃过早饭来的,您不用管我,你们自己吃就好了。”

陆氏拿了馒头跟筷子给他,“吃过了就不能再吃些吗,再说从你家走到这,吃的也都消化的差不多了,听姑母的,再吃些!”

明月丫头一脸看好戏,小声说道,“表哥,你乘着我娘还没去重新做一顿,赶紧吃点意思一下吧。”

话音刚落,果然陆氏向陆回开口,“是不是这些你都不爱吃啊,那行我重新给你做点去,你先坐着,姑母手快,保准一会就好。”

陆回赶忙起身拉住她,“姑母,我就想喝点粥,您给我盛碗粥吧。”

“哎,好!”陆氏喜笑颜开,“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爱喝姑母煮的粥。”遂从灶房重新拿了个大碗盛满粥端过来,“来,这粥我起早熬的,香的很,你多喝些。”

陆回赶忙站起来接下,“多谢姑母。”

陆氏也坐在桌前,“我听你娘说,你爹终于升上捕头了,现在估计更忙了吧,你得空也劝着些你爹,这再忙啊也要注意身体,他现在可不是年轻力壮的年纪了。”

陆回点头应下,“谢谢姑母关心,我会转告父亲的。

“对了,还有你,”陆氏又说道,“你娘说你在为明年的院试做准备了,怕也是极幸苦的吧,考科举固然重要,但也要顾着自己的身体,这考科举毕竟....”

“娘,”陆氏话还未说完,就被明月打断,“你还让不让表哥吃饭了啊,再不喝粥都凉了。”说完朝陆回眨眨眼睛,一副邀功的样子。

“对对对,”陆氏被打断也没生气,招呼陆回坐下,“快喝粥吧,趁热喝暖胃。”

陆回笑笑把碗端起来。

“娘,”堂屋门口,宋明为正一脸刚睡醒的眯着眼,“帮我盛碗稀饭,我待会要去武馆。”瞄到坐在餐桌旁的人,诧异出声,“陆回?”

正要去灶房盛粥的陆氏闻言一巴掌拍在儿子的脑后,“陆什么回,叫表哥!”

宋明为撇撇嘴,“大几个月也叫大?”

“大一个时辰也叫大!”陆氏边往灶房走边没好气的回他。

宋明为在桌边坐下,狐疑的问来人,“这一大清早的,你怎么来了?”

陆回还没说话,边上的明月嘴快的替他回答,“表哥是来带衡姐姐去翰林书院参加他们的年底竟会的,”然后又可怜兮兮的看向陆回,“表哥,你也带我去嘛!我还没去过你们书院呢。”

陆回抱歉的望向小丫头,“书院为了保障竟会的公正,除了竟会参与者,其他人不让进去,我想带你去也带不了啊。”

明月撅着嘴最终无可奈何的叹口气,边上的宋明为嘴里咬着馒头,漫不经心的问道,“那丫头病好了吗,你就带她去竟会?”

陆回愣了一下,问道,“你是说顾姑娘病了吗?”

正端着饭碗进屋的陆氏安慰他,“你别担心,刚刚我问过了,衡丫头病好了,已经能跟你去书院了,丫头正在屋里吃饭呢,一会就过来,你安心坐着喝粥。”说完把手里新盛的一碗放在宋明为面前。

陆回点点头,“如若顾姑娘病还没好,的确是不能带她去。”

宋明为闻言朝西屋瞄了一眼,然后端起面前的粥喝一口,刚咽下去就皱眉,“娘这粥怎么这么稀啊,跟兑了热水似的?”

明月闻言看看她哥碗里的粥,再看看自己和陆回碗里浓稠的米粥,噗嗤一声笑出来,被陆氏瞪了一眼赶紧憋下来。

****************

平远镇的翰林书院,一年一度的年底竟会如期而来,不仅吸引了不少本院的年轻人,还有许多其他书院私塾的参赛者,甚至还有临镇的人来参加,虽然院内只放了竞赛参与者进来,还是坐满了院内的迎客轩。

竞参者四人一组,围案而坐,顾衡他们这一组了,就数周瑞最紧张,考题还没发下来,就显得坐立难安的,

吕修文一脸鄙视的看着他,“我们四人里,只有你一人已参加过一次了,我们三个都是首次参加竟会,怎么倒只有你最紧张?”

周瑞哼一声,“你们几个那叫无知者无畏,我正因为参加过一次我才知道这竟会的题面可都不容易!”

顾衡对这两人斗嘴已经习惯了,她扭头四处看了看,除了她还是有好几个女的也是来参加竟会的,她这才放了心,只要自己出现在这不算奇怪就行。

陆回见顾衡的样子,以为她在紧张,出声安慰她,“如若待会有题面做不出来,大可不必纠结,这竟会的题目每年都不一样,有你不熟悉的也算正常。”

顾衡点点头示意他不用担心,问道,“等下考卷发下来,可会限定答题时辰?”

“一个时辰。”

“那可否提前交卷?”

“我说顾姑娘,你还想着提前交卷那?”周瑞不可思议的插嘴,“一个时辰内能做出来就不错了,你不知道,这竟会的题面很多,我去年可就是没做完就到时辰了!”

陆回摇摇头看向顾衡,“如果可以提早做出来,当然是可以提早离场的。”

顾衡点点头,这竟会的场地迎客轩,虽有顶却无墙,四面透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风初愈,她坐在这觉得凉风透衣,忍不住把袖口紧了紧。

监考者敲钟三响,考官发卷,顾衡先是被卷子的长度给吓到了,所有的题面居然是在一张纸上,她快速浏览一遍,果然如吕修文所说,各类题型都有,有四书文,经文,赋,其中术题共四道,在考卷的最后,陆回把考卷平铺在案上,让周瑞看最前面的题面,让顾衡看最后的术题。

顾衡集中精神,逐题解起,“一百馒头一百僧,大僧三个更无争,小僧三人分一个,大小和尚各几丁?”标准的鸡兔同笼题,顾衡拿起笔就准备解答,想了下又抬头问陆回,“竟会对解题者的字迹是否有要求,写字难看不会扣分吧?”

陆回愣了下,牵起嘴角摇头,“不会。”

“那就好。”顾衡放下心来,沾墨提笔。

好在四道术题,并没有特别难的,顾衡做起来很快,周瑞还未把四书文答完,顾衡这边已经结束并快速检查了一遍,她示意另外两人自己已经结束,然后把笔递给吕修文。

“我先来。”陆回出声,并拿过吕修文手上的毛笔。

吕修文错愕,“哎,我们不是说好你最后再....”

“少废话。”陆回头也没抬开始提笔,“你先去看看周瑞那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陆回这边也很顺利,一路疾写笔锋流畅,顾衡连题目也看不懂,所以也没去研究他写的是什么。

“怎么了,有问题?”周瑞跟吕修文眉头紧皱的盯着面前的考纸,陆回放下笔移身过去,看向他们正解答的那一面,皱起眉头思索片刻,接过周瑞手中的笔书写数行,吕修文周瑞看了他写的东西,均面露怀疑倒也没异议,陆回写完放下笔,望向两人,“剩下的交给你们两人了,我跟顾姑娘先走一步了。”

“啊?”周瑞跟吕修文大惊,吕修文忙问道,“还剩下这么多呢,你开什么玩笑?”

“只剩下经文类了,你比我擅长,顾姑娘更不善此类,我们俩留在这也没用。”陆回说完望向顾衡,“我们走吧。”

顾衡也愣了,试题还没做完,他们俩怎么可以提早离场呢,她忙摇摇头,“我们还是等考题全部做完吧。”

陆回摇摇头,看向吕修文,“别浪费时辰了,赶紧答题。”然后直接拉起顾衡的袖子往出口处走去,顾衡吓了一跳,四周都是考生,她也不好质问,只好被拉着一路出了迎客轩。

等离迎客轩有一段距离,她才挣开拉她袖子的手,一脸纳闷的问道,“你这是干什么?留他们俩人在那也太不够意思了吧?那考纸上还有不少题呢!”

“放心吧,剩下的他们没问题的。”陆回解释,“我们在不在那并无甚影响。”

顾衡回身望过去,迎客轩里周瑞嘴里叼着笔,正愁眉苦脸的盯着吕修文答题,她转过头来,一脸怀疑的问对面的人,“你确定?他们俩有你聪明吗?”

陆回闻言愣了片刻,遂轻笑一声,点头,“修文可以应付,我们走吧。”

顾衡还是不解,“即便他俩没问题剩下的都会做,我们也还是呆在这比较好吧,就这样走了总觉得有点不仗义....”

陆回看向迎客轩,开口说道,“这迎客轩无外墙挡风,风凉浸体,顾姑娘久病初愈,实在不易在此地久留。”

顾衡闻言怔住,脑子转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话,只好点点头,“是挺冷的,那...那我们走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