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9. 第九章

摆摊七八日,糕点摊子每日的进账愈发稳定下来,顾衡跟顾玉珠商议了下就决定抓紧打听下学堂的事,顾栋毕竟已经八岁了,且最近逐渐开朗了不少,不能让他一天到晚的在家跟小雀儿玩,学业还是要抓紧拾起来。

顾玉珠对镇上的事毕竟更熟悉些,这两天抽空就去跟相识的人打听哪个书院更好,什么时候收学之类的,甚至拉着顾衡商议要给先生备什么礼,如临大敌的架势弄得顾衡哭笑不得,看来家长对于子女教育的重视程度古今都一样啊。

听闻镇南有家私塾在邀学,因未逢集市赶集的人不是很多,顾玉珠索性跟临摊卖面的葛大娘夫妇交代了声,就留了顾衡一人在看摊,自己回去把顾栋拾掇了一番,着急忙慌的牵了去镇南。

来往的人不多,顾衡一个人看摊倒也得心应手,时不时的还能跟隔壁摊的唠唠嗑,卖面的葛大娘很是健谈,没客人来干脆拉个小板凳往顾衡摊位这边靠靠坐下来,问道,“丫头今年多大了啊,做起营生来一点不怯场啊。”

顾衡一边拿了油纸包糕点给客人,一边笑着回答,“到年就十四了,也不小了。”

“十三岁啊,那跟我孙女差不多大,她比你大一岁到年十五了。”葛大娘笑道,“不过比你可差远了,上不了台面,也就只能在家帮忙烧个饭啥的。”

“大娘说笑了,大娘您这么能干,孙女自也不会差的,”顾衡收了钱,笑呵呵转头说道。

葛大娘闻言咧开嘴,“差也倒是不差,孝顺的很,拿自个儿做绣活的钱给我买这买那的,说也不听。”

顾衡呵呵笑道,”大娘您心里可高兴了吧,我都看出来了。”

葛大娘呵呵笑道,“没错,到底自家孩子怎么看都是好的。”说完努嘴示意顾衡有生意来了。

顾衡转过头去,两个十几岁的少年正走近她的摊子,俩人穿着一样的衣服,看着像是哪个书院的学生,正好奇地打量摊车上的糕点。

“两位需要买糕点吗?”顾衡赶忙拿着装了切成小块蛋糕的盘子端过去,“两位请先尝一尝,喜欢再买。”

其中一个略胖些的先拿了一块蛋糕放进嘴里,顾衡满目期待的等着,结果他咂咂嘴又拿了一块放进嘴里,吃完咦了声又拿了一块入嘴,边上那个瘦些的看了一眼顾衡,有点不好意思的冲正吃着的那位嚷道,“哎你还吃个没完了,怎么样啊?”

“好吃....”尝糕点的那位这才说道,“修文你也尝尝.....我看咱就在这家买了!”说完又从盘子里拿了另外两种点心吃起来,咽下后嚷道,“这些也好吃,咱每样各买些。”

顾衡笑着冲瘦些的少年说道,“是啊请尽管尝尝看,不满意可以不买。”

那瘦些的少年说道,“我就不尝了,我们不是买给自己吃的,且买的量多,不知道姑娘你这些点心怎么卖啊?”

顾衡闻言暗喜,这是有大生意上门了,保不准今日可以早收摊,忙说道,“这种切片的蛋糕两文一片,蛋糕卷三文一卷,红豆饼亦是两文一个,不过既然您说要买的多些,我会给您优惠的,总价若超过一百文,红豆饼我给您打八折。”

那瘦高少年转头望向胖些的那位,“周瑞,你看我们各买多少?”

那个叫周瑞的说道,“嗯,那就这个切片蛋糕二十五片,蛋糕卷十五卷,呃....红豆饼三十块好了!”

果然买的不少,顾衡忙说道,“好嘞,一共七十个,总价一百五十五文,因超过一百文了,红豆饼打八折,折后总价一百四十三文。”

对面的两人闻言面面相觑,那个叫周瑞的迟疑地望望边上的人,喏喏说道,“是...是一百四十三文吗?”

顾衡笑道,“您自个儿再算一遍。”

那瘦高个愣了一会,说道,“没错,是一百四十三文,姑娘好生厉害,周瑞刚报完数量你就能脱口而出总价,且是打了折扣的。”

顾衡笑着摇摇头,“您过誉了,我们这些做营生的成天算账算的多了,自然熟练,没什么好奇怪的。”她曾经因为好奇练了一段时间的心算,基本的账目她还是算的清的。

“哇,真不敢相信,”那周瑞连蛋糕都不吃了,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不行,我得再试一次,姑娘,如若我要切片蛋糕三十片,蛋糕卷二十片,红豆饼十个呢?”

“一百三十六文。”

这小子还不死心,“那我要三样各二十五个呢?”

“一百六十五文。”

小胖子呆呆的转头望另一位,“对...对吗?”

那瘦高个愣了下点点头,然后转向顾衡说道,“在下吕修文,这位是我的同窗周瑞,我们书院亦授算学,我对算学虽谈不上精通却兴趣深厚,但我还从未见过像姑娘这般算术迅速之人,我想姑娘一定精通算学吧?”

眼看有新客上门,而这两人一副要跟她坐下来深谈的样子,顾衡不禁生了几分不耐,“这两位少爷,你看我还要做生意呢,实在没工夫跟二位细聊,不知道你们到底要买多少糕点?”

“买买买,”那吕修文低头看看摊车上的点心,“这样....这些我们都要了,我们全买下来,可以吧”

顾衡一头黑线,“我说这位少爷,这些点心虽不值钱,我亦做的幸苦,既是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当然是希望喜欢吃的人买了去,断不是给不需要的人买去浪费的。”

“不是不是....”吕修文忙摇头,“我买这些点心是请书院的同窗吃的,本就需求的多,你知道书院的孩童多,我多买些正好也给你这糕点摊宣扬一番....”

顾衡闻言愣了愣,糕点的主要受众还正是孩子,让这俩小子给她的糕点做番宣传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遂问道,“你买这些点心是什么意思,是有什么问题要考我?”

吕修文笑笑,“谈不上考,就是拿个算术题跟姑娘探讨一下,如若姑娘算出来了,我就到我们书院为姑娘的糕点好生宣扬一番。”

“对对对,”边上的周瑞插话,“探讨探讨!”

顾衡挑眉,“请讲。”

吕修文思索片刻,开口,“今有垣厚五尺,两鼠对穿。大鼠日一尺,小鼠亦一尺。大鼠日自倍,小鼠日自半。问:何日相逢?各穿几何?”

顾衡懵了,她没听懂题目,遂惭愧道,“我没听明白....”

吕修文愣了,边上的周瑞马上插嘴,“哎呀,就是有垛厚五尺的墙壁,大小两只老鼠同时从墙的两面,沿一直线相对打洞。大鼠首日打进一尺,以后每日的进度为前日的两倍;小鼠首日也打进一尺,以后每日的进度是前日的一半。它们几日可以相遇?相遇时各打进了多少?

“哦,”顾衡听明白了,典型的同时行进路程题,小时候类似的数学题没少做,按两老鼠速度两日已走四尺五寸余五寸,第三日必相遇,若第三日大老鼠走x寸,小老鼠则走5-x寸,按当日速度列算式x/4=(5-x)/0.25求出x即可,对于她这个学过方程式的现代人来说着实不难。

“怎样?”吕修文问道,“姑娘可有什么想法思路?”

她犹豫了片刻,说道,“你这问题太过复杂,不过既是五尺的墙壁,大鼠首日就可打一尺且速度倍增,我猜三日肯定能相遇,大老鼠也必定打了三尺以上四尺以下吧,但打了几寸恕我算不出来了。“

“姑娘果然厉害,”那吕修文闻言立即说道,“虽未精确至几寸,听完题面就能脱口而出需用几日鼠穿几尺,吕修文心服口服,周瑞,快点帮姑娘包糕点,我们全部买了拿到书院去!”

“真是有趣啊,”边上的周瑞一脸幸灾乐祸,“修文你居然还比不过人家一个卖糕点的小姑娘,哈哈哈笑死我了,下次把陆回也带来,如果连他也比不过,你们俩可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少废话,你还不如我呢,”吕修文没好气的回嘴,“快付银子拿糕点。”

顾衡不放心,又确认一次,“你们不会把我的糕点浪费了吧?”

“姑娘你就放心吧,”那周瑞忍了笑,一边掏银子一边说道,“我们好歹也是读圣贤书的人,怎会做出那糟蹋粮食的事来。”

顾衡闻言觉得有理,也就释然的收银子打包糕点。

“不知二位是在哪个书院求学?”

“我们是翰林书院的,”周瑞笑嘻嘻回答,“咱镇上唯一的官学堂,学生也最多。”

“既是官学,想必那里的先生教学都很好吧,不知贵书院最近可会招学?”顾衡忍不住问道。

“招不招学我倒是不知道,”周瑞摇头晃脑的说道,“不过我们先生的确是很好的,要不然也教不出像我这样的来啊。"

吕修文轻哼一声,骂道,“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

“哎我除了算学比你差,其他的哪里不如你啊?”周瑞不服气,“要不让这位姑娘出个题考考我,她是聪明人,自是看的出来的。”

顾衡又一头黑线,赶紧把最后一包点心包完,递过去,“都在这了,你们拿走吧。”

吕修文接过去道了谢,拉起周瑞欲走。

那周瑞却是个倔脾气,站定了说,“姑娘你必须说个题考考我,我要让这小子心服口服!”

顾衡叹口气,思索片刻说道,“那好,我问你,大沅律一百七十二条是什么?”

“啊?”周瑞愣住了,转头望望吕修文,犹犹豫豫的说道,“本朝律法....不是一共就一百七十一条吗?我没记错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