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 第一章

正元十二年秋,平州遭遇数十年罕见的秋涝,汴江东支决堤,沿岸数村受灾,命丧此灾者不在少数,侥幸活下来的,百户田地房屋被淹,一时间数百村民流离失所。这几个村里数顾家村离河堤口最近,受灾也最严重。

顾家村西面的宽道上,一辆马车正匆匆往邻镇平远镇驶去,驾车的老头稍稍放慢了车速,往车里头问道,“郑娘子,前面不远处有处茶歇,咱要不要在那歇会?”

车里的妇人闻言掀开了马车门帘,抬头看看了天色,说道,“不耽搁了,几十里的路都走下来了,也不在乎这一点了,咱还是赶紧的吧。”

车夫闻言倒也没说什么,答应了声,又起鞭加快了速度。

妇人放下马车帘,回身到马车里坐稳,向车里的人解释,“咱乘早赶到平远早做打算,再忍忍,就快到了。”

马车里除了妇人还坐了一对姐弟,姐姐看起来十三四岁,闻言向妇人点点头,“姑母说的是,咱赶路要紧。”说完又替靠在自己身上睡着的男娃掖掖衣角,“再说正好栋儿睡着了,就让他一觉睡到平远吧。”

睡着的男娃看起来不过七八岁,马车颠簸了一下,男娃似是惊了一下但并未醒,往姐姐身上又靠了靠,紧接着呜咽了两声。妇人看了心酸,轻拍了男娃两下,擦擦眼角说道,“怕是又梦到你爹娘了,可怜见的...”

女娃闻言怔了怔,心里是苦笑,来着异世不过半月,历经的悲苦已远多于她前世二十多年,她是游泳的时候抽了筋,失去意识前满世界的水,醒来后还是满世界的水,却不是她游泳的那片海,水流浑浊而凶猛,冲毁她身边的一切,还冲走了把她推上一颗树干的妇人,突然而来的记忆告诉她,那是她的母亲,每想起这一幕她都觉着心酸,那个妇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用命换回来的她却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孤魂。

现在的她叫顾衡,今年十三岁,身处一个叫大沅的朝代,父母都命丧这场数十年难遇的洪灾,家里侥幸活下的除了她,还有八岁的小弟顾栋,顾衡看了眼靠在她身上的小弟,至少她现在还不是一个人,照顾这个小家伙,并把他养大或许是她唯一能替这身体的父母做的。

洪灾过后不久,姐弟俩的姑姑顾玉珠便找来了,顾衡的记忆里,这个姑姑几年前嫁给了平远镇的郑木匠做填房,因嫁的远,嫁人之后回来的次数并不多,但几日相处下来,顾衡看的出来姑姑与她爹兄妹感情确实很好的,顾玉珠在兄嫂的墓前哭的伤心欲绝,帮着姐弟俩打点了一番,便带了姐弟俩坐上了去平远的马车。

“衡儿,”马车里顾玉珠面带犹豫的看向顾衡,“眼看就要到平远了,有些事姑母还是先跟你交个底。”

顾衡其实早就看出这姑姑有话要说,估计是带他们姐弟俩回家并未与家里商量,“姑母有什么话尽管说,是不是带我们姐弟俩回来让姑母为难了,如果是这样,我们姐弟可以自己...”

顾衡话还未说完便被顾玉珠打断,“衡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姑母既然来寻你们,定不会丢下你们不管,你们放心,有姑母一口吃的定不会饿着你们姐弟俩,只是姑母家中的状况还是先说与你听听,家里面你姑父是个好相处的,你们表妹不过才三岁只需带着她玩就可,只是我们跟婆母小叔住在一起还未分家,那婆母跟小叔一家却是不好相与的,若是他们难为你俩,让你们委屈,你们看在我的面上...”

顾衡闻言倒是松了一口气,“姑母,我虽未成年也到了可自食其力之龄,这两日想了很多,倒也是做了些打算的,栋儿今年不过八岁,爹娘的死对他打击甚大,这孩子心里存了孤苦,我怕哪怕住在在姑母家,他也会有寄人篱下之感。”

顾玉珠闻言愣住了,“你...不想住在姑母家?”

顾衡点点头,“姑母,如果可以的话,您可否帮我们姐弟俩租一处住所,能容身就行,等过了这困境,我定把租金还与您。”

“你们姐弟俩都还小,即便是你,说到底也还是个孩子,离了大人在这陌生地儿没人照应靠什么过活?”

“姑母,我在家的时候曾帮着娘亲做过些吃食生意,也自己去镇上卖过,赚的虽不多,糊口不成问题。”

“你在家做过生意?” 顾玉珠听了愣了愣,倒真生了几分迟疑,她在郑家的处境并不好,这么些年她只生了个闺女,婆母本来就不喜她,处处偏袒有儿子的二房,要不是她在万禧楼谋了个差事,每月能往家里拿些进项,她婆母估摸着早找由头休了她。几日前她听闻顾家村遭灾,婆母竟然不允当家的随她回娘家看一看,她只好自己回了顾家村,本想若是兄长家遭了灾,她就拿私房钱接济一下,没成想兄嫂竟是丢下一双儿女去了,伤心之余她带着姐弟俩回平远,若贸贸然带俩孩子回去家里肯定是要闹得,倒时候可真让俩孩子寒了心。

顾玉珠叹口气,“也罢,既然带回去也会受委屈,那还真不如先住在外面,不过你别担心,我回家跟你姑父商议分家的事,只要我们分出来,接你们回去就挨不着别人什么事了。”

顾衡大惊,“姑母,您犯不上因为这个闹分家吧,我们...”

“不是因为你们,这家啊姑母早就想分了,你姑父是个懦弱性子,这么些年我也受够了,这次的事更让我寒了心。”

顾衡拉拉她袖角,“姑母您相信我,我可以养活我们自个的,真的没必要住到您那去,您帮着租个住地儿就行。”

顾玉珠思索了片刻,“你这么说的话,姑母倒是只有有个地方挺合适的,跟我在万禧楼一起做事的宋嫂,她一直想把自家屋子租出一间,不过她孤儿寡母的,寻摸了些日子也没碰到合适的租客,我看你们姐弟俩倒是合适,况且她跟我相识,你们住在她那我也放心。”

顾衡心中一喜,“那咱赶紧去问问吧,晚了别再让别人租了去了。”

顾玉珠叹口气,“衡儿,姑母还是对不住你们...”

“姑母说的这是哪里话,若不是姑母,我们姐弟俩现在还在顾家村靠着接济过日子,姑母远在数十里之外能在这个时候赶来,更不说二话接了我们姐弟过来,这些恩情我们姐弟俩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何来委屈一说。”

“你爹与我是亲兄妹,你们也是我的至亲,如果丢下你们不管我日后还有何颜面去见你爹娘。”顾玉珠摇摇头,“不说这些了反倒惹你伤心,都过去了,往后日子还长着呢。”

正说着,马车又颠簸了下,边上睡着的顾栋一下被惊醒了,突然醒来神色慌张,转头看到顾衡才松了口气,喊了声,“姐,我们到哪了”

顾衡安抚的望他笑笑,“就快到了,姑母说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咱就到平远了。”

顾玉珠把这个侄儿惊慌的样子看在眼里,越发觉得侄女说的有道理,这孩子刚失了父母,本就伤心,如若自己的婆母小叔一家再拿言语刺激他,这孩子哪里受不住,她叹口气,拉起侄儿的手问道,“栋儿,姑母刚刚跟你姐姐商议了,等到了平远,你跟姐姐暂时在外面住着,你可愿意?”

顾栋愣了愣,抬头望顾衡。

顾衡示意他回答姑母的话,这小子一脸不知所措的摇摇头,喏喏小声道,“我不知道...我都听姐姐的,只要...只要跟姐姐在一块...”

顾衡看的出来,这孩子自从一夜间没了父母,明显缺乏安全感,对她这个唯一的亲人有很大的依赖感,待人说话也战战兢兢,这个年代也没有心理医生,她还真得想些办法医治下才行。

“傻小子,姐当然跟你在一块,咱虽不跟姑母住在一起,想姑母的时候姐带你去见她。”顾衡拍拍他。

顾栋闻言点点头不再说话。

顾玉珠见此也不再说什么,暗叹了口气掀了门帘,叮嘱赶车的把式进了城把车往东街赶去。

*****

平远镇虽不大,但镇上比顾衡想象中的还繁华些,马车不过走了三条街,顾衡就数了两家客栈,三家酒楼,顾衡记忆里有跟娘亲去镇上赶集的经验,明显不如这平远镇繁华。

顾玉珠口中的宋嫂,夫家姓宋本人姓陆,家在东街后面的长桥巷,夫婿不在了,陆氏独自养大两女一子三个孩子,大女儿已经出嫁了,陆氏带着二儿子三女儿俩孩子住在个小四合院。

陆氏四十来岁的样子,听了顾玉珠几个人的来意,倒是怔住了,犹豫的看向顾玉珠,“我那屋子倒是还没租出去,不过顾妹子,既是你娘家侄子侄女,又是俩孩子,我怎好收他们房租...”

顾玉珠拉了陆氏的手,“宋嫂,我也不瞒你,这俩孩子命不好,父母都不在了只能来奔我这姑母,可您也知道我家什么个情况,我婆母她...让这俩孩子去别地儿租房子我又不放心.这不是就想到您这儿了嘛!你这房子我先租下来让他们先住着,我回去也同我家那口子商议着,想法子接他们回去。”

陆氏还是犹豫,“既然是暂住,那就更谈不上租了,让他们住下就是了..”

顾衡拉了顾栋走上前,笑着对着陆氏说道,“宋婶,我们既要住,就要正正规规的立租约按手印,按照市价签租约,这样我们住着才安心,要不然我们姐弟俩也不好意思住您这啊。”

陆氏瞧着顾衡年龄不大,说话却有板有眼,长得又水灵乖巧,边上的顾栋虽话不多,看着心生喜欢,忍不住夸道,“顾妹子,你这一双侄女侄子的长得可真俊,丫头说话也伶俐。”

顾衡赶紧嘴甜的搭腔,“宋婶,我看您也觉得面善,我看着您就跟我姑母似的觉得亲切。”

顾玉珠长相俊俏又年轻,陆氏自知是比不过,但还是忍不住笑出声,“丫头这张嘴倒是比你姑母会说,你呀先领着你弟弟过来看看屋子吧,比你姑母家是差些,不过我这这屋虽破旧倒也干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