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13章 世上只有爸爸好(7)

洗手间是个很奇妙的地方,有时候你没感觉,到了那儿,嘿,有了!

盛擎前脚进洗手间,陈又后脚就带着突如其来的尿意跟进去了。

里面有一排小便池,一个哥们在放水,手机夹在耳朵跟肩膀中间,像是在跟自己女朋友通电话。

“亲爱的,别生气了,是我不对,我对你当然是真心的啊,那你要我怎么做才肯相信我,好,我发誓,我要是骗你,就出门被车撞死!”

陈又默默瞥了一眼,哥们你对自己也太狠了吧,一看就是干大事的。

“我都发毒誓了,你还想怎么样,好了不哭了,晚点我过去找你,乖乖在家等我。”

哥们把手机揣口袋里,拉好裤子就又打电话,“今晚我不过去了。”

“我公司有点事,临时加班,不用等我,会通宵,嗯,我知道,你别熬夜,早点睡啊,明天给你买好吃的,爱,很爱很爱,我要是撒谎,就出门被车撞死!”

陈又,“……”

哟呵,哥们好厉害,两条船齐头并进啊,嗖嗖的。

哥们挂完电话,瞪了陈又一眼,“看什么看?”

他看到陈又旁边的盛擎,被强大的压迫感弄的喉咙一紧,脚步飞快的出去,结果没注意就磕门框上了。

那一下声音非常大。

陈又听着都疼,活该,让你这么没品,耍两个姑娘。

哥们痛苦的捂着脸挪步出去了。

陈又不假思索的说,“爸,刚才那人被磕到脸真是报应。”

盛擎闻言,薄唇挑出凌厉的弧度,“什么是报应?”

陈又心里咯噔一下,不好,刮到盛擎的逆鳞了。

这人小时候为了逃生,弄死过人,大了还为活命弄死过亲手足,后来为了实权在握,玩手段整垮不少企业,导致家破人亡的不知道有多少。

近几年也没收手做个正经生意人。

收不了的,陈又能理解,像盛擎这种人,坏事干多了,一旦没权没势,当天就会被人搞死。

气氛很不好。

不是来撒||尿的么,怎么会搞的这么紧张?

陈又舔舔发干的嘴皮子,“班里有好几对在谈恋爱,他们挺好的。”

“我是觉得,感情要忠诚,像刚才那个,同时跟两个人交往,还撒谎,是不对的。”

盛擎似笑非笑,“撒谎是不对的,你这么认为?”

陈又大力点头,“嗯。”

盛擎意味不明,“是吗?”

为什么要带个吗字?陈又莫名的有种毛骨悚然感。

他拿右手抓左手,心里好慌。

盛擎淡淡道,“你转移话题的本事,很一般。”

陈又,“……”

他听到金属拉链拉开的轻微声响,自己也来。

一大一小,一高一矮两个人并肩站在小便池前面。

陈又的余光刷刷刷地飞过去,卧槽,这一看真是不得了。

他忍不住就想要拍手,好看好看,好好看!

系统突然冒出来,“别笑。”

陈又的注意力被分散,又集中过去,“我没笑啊。”

系统,“我是说你别在心里笑。”

陈又不爽,“怎么了嘛,我现在很高兴,在心里笑两声也不行啊?”

系统,“你笑的很恶心。”

陈又无语,他再看去,男人已经转身去洗手了。

哎,好可惜,多看一眼都不行。

陈又唉声叹气,也不知道下次看到了,能不能摸一摸。

“我真的好喜欢啊。”

系统,“……”

陈又说,“我昨天有幸见到校草家里养的那一只草鸟了,唔,体型太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不怎么好,将来能不能健壮起来,还不好说。”

“我估计难。”

系统,“你粑粑呢?”

“好啊,好的不得了!”

陈又哼哼,“跟你说你也不懂,我就是很单纯的那种喜欢。”

“只要是看到好看的鸟雀,非常稀有的品种,我就想去伸手摸摸,不过我一点也不会想被它啄,真的。”

“我信。”

系统说,“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被摸的那只鸟雀是什么感受,会不会发怒?”

“没想过,有时间我会好好想想。”

见男人走了,也不叫他,陈又快速洗了手出去。

六个老师分别来自市里的俩所学校,都已经通过考核,排好上课的时间。

从周一到周日,没有落下的。

陈又生无可恋的瘫在椅子上,觉得自己不行了。

他想起盛景当时的蔑视,就一肚子火,老爸常说人活着,就争一口气。

陈又拍桌子,那就争一争!

今天晚上陈又不想回宅子里去了,一是想把任务进度再搞搞,二是那地方又大又阴森,感觉像个鬼屋。

他在房间里,总觉得有股阴风刮来刮去的,慎得慌。

毕竟后山就是一大片墓地,埋的都是盛家人,白天经过都毛毛的,更别提晚上了。

陈又离开咖啡厅就在男人脚后跟打转,火速转进车里,不走了。

盛擎侧头,“你奶奶把事跟我说了,进学校前三十给你买手机,我觉得不错。”

他抬起一条手臂,手掌按在少年的发顶,“做给爸看看。”

陈又愣愣的,“噢。”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一处高档会所外面。

盛擎叫司机送陈又回去。

陈又在他后面下车,对着他的背影喊,“爸,我在路边等你啊,晚上我不回家,我要跟你睡!”

路人纷纷侧目。

陈又闭上嘴巴,跳到花坛边的台阶上蹲着。

他很坚决,就是不回去。

这两天温度上下乱飘,街上的长腿不多,陈又打量着从他瞳孔里晃过的每一个路人,看他们脚上穿的鞋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司机走到陈又面前,“夏少爷,先生叫我带你去吃肯德基。”

陈又的眼睛一弯,“好啊。”

肯德基就在斜对面,里头人挺多的,没空位。

陈又买了他最喜欢的可乐,香辣鸡翅,鸡肉卷,薯条,还买了两个汉堡。

他抿嘴,“伯伯,我好饿。”

司机收好找零,心说伯伯看的出来,你饿坏了。

陈又看到了校草,还有靓妹,俩人说着什么,靓妹动手推校草,打情骂俏。

司机望过去,“夏少爷,你要去跟你的同学一起坐吗?”

陈又摇头,“算了,他们是一对儿,我不想当电灯泡。”

那边的肖琅苟无意间瞥到一个身影,刚要挥手,就见对方别过脸,很伤心的样子。

他皱皱眉头,得找时间跟小哭包把事情说开。

一起打游戏刷怪,当哥们不是挺好吗,扯上别的就没意思了。

陈又等到快九点的时候,才见盛擎从会所走出来,旁边还有个大美人,个子很高挑,和靓妹一样的,胸以下都是腿。

她腿长就算了,还穿了很高的高跟鞋,初步估计有十厘米,气场不小,一般人都没法跟她走在一起。

陈又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脚,小跑过去,“爸。”

他扭头,“漂亮姐姐好。”

大美人娇笑,“盛擎这是你儿子啊,真可爱。”

盛擎的面色一沉,“你怎么还没回去?”

陈又垂下眼皮,控制不住的要哭了,“我跟你说了的啊,晚上不回去了,跟你睡。”

他扁着嘴巴说,“你答应了的。”

盛擎厉声道,“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陈又缩缩脖子,“老师说的,没拒绝,就是答应。”

大美人笑的花枝乱颤。

“父子俩睡一起,是很常见的事,不会有问题。”

陈又听着,怎么觉得漂亮姐姐的口吻是在安抚一个病人?

他问系统,脑子里只有叮一声,有事请留言。

陈又给系统留言,“盛擎是不是有病啊?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招呼一打,大美人就开自己的车走了。

盛擎一言不发的抬脚离开。

陈又拽男人的手,被挥开了,他再去拽。

头顶是一声冰冷的警告,“盛夏!”

陈又哭了,“爸,我错了。”

他哭的厉害,很快就模糊了脸和眼睛,小肩膀一颤一颤的。

身板也很单薄,风一吹,很可怜。

“对……对不起……我……我……现在就……就走……”

陈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下巴都被水淹了,“爸你……你别生气……”

操,好难受,根本停不下来。

盛擎拎着少年进车里,往后座一丢,嗓音森寒,“开车。”

司机大气不敢出,立刻照做。

缩成一团,陈又边哭边抹泪,妈||的,这回不哭死,也能哭伤。

一路上都弥漫着可怕的低气压。

车子开进公寓,陈又一边抽气,一边跟着男人进楼道。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来这里了!

陈又知道,平时盛光盛景没有允许都不能来。

这公寓是盛擎的私人住处。

进门后,盛擎拿拖鞋给少年,“去客房睡。”

说完,他就去书房了。

陈又换上拖鞋,打量起公寓的摆设,没什么好看的,每一样都古板单调,一块鲜艳的色彩都没有。

他又给系统留言,“今晚我不打算睡了,祝福我啊。”

客房在左边,陈又开门进去,里面的床被什么都有。

盛擎有个怪癖,喜欢半夜换房睡。

意思就是前半夜在主卧,后半夜突然醒了,起来去次卧睡。

即便是出差,盛擎也会订两个靠在一起的房间。

多惊悚。

陈又把书包丟床上,人趴上去,翻出试卷,课本,笔袋。

哎,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啊。

客厅有挂钟,陈又隔一会儿就去看看时间,到十一点的时候,他拿着试卷去敲门,“爸。”

里面传出男人沙哑的声音,似乎在睡觉,“什么事?”

陈又说,“我有题不会做。”

半响里面才有回应,“明天问老师。”

那不行啊我的好爸爸,今晚我想跟你谈谈人生哎,陈又用无助的语气说,“爸,不止一道,我好多道都不会,你帮我看看吧,明天要交的。”

没回应了。

陈又拿中性笔的笔帽戳额头,怎么办怎么办,系统也不在,一个人奋斗的感觉真不好。

门突然打开,陈又猝不及防,往前栽去。

他没栽到地上,被结实的胸||肌拦住了,硬邦邦的。

耳边是男人冰冷的声音,“好多道题都不会,上课你有认真听吗?”

陈又被提到一边,他站稳了仰头去看,男人穿着深灰色睡袍,一丝不苟的发丝有点凌||乱,刚从被窝里出来。

这么一个形象,还是很禁||欲,像尊大理石雕刻而成的雕像。

陈又想了想说,“我的脑子笨。”

只有启用“我和你一样都是小笨鸟”的路线了。

盛擎的面容冷硬,他指着房间的沙发,“去那边等着。”

陈又赶紧乖乖按照他的要求做。

盛擎去了趟卫生间,又泡了一杯浓咖啡,这才坐到沙发那里,“拿过来。”

陈又把试卷一递,屁股也挪过去了。

盛擎戴上无框眼镜,拿着试卷看看,“都是错的。”

陈又不信,“一题都不对吗?”

他用手指着一道选择题,“这个我算了的,还算了两遍,也不对?”

“你算十遍也是错的。”

盛擎的眉头打结,“上课不听,公式不记,等着领个毕业证就完事了。”

“我之前是那么想的,可是现在我不会了。”

陈又背着原主的锅说,“爸,我会努力的。”

盛擎把试卷一抖,“就这结果?”

陈又的脸通红。

一题不对好像是有点说不过去啊,可能是他晚上把鸡翅吃多了,烧脑。

“成绩不是衡量一个人是否优秀的唯一超准,但是……”

盛擎将试卷丟到沙发上,“连学生时期都不思进取,不试着去坚持,只知道混日子,进入社会就会比别人要艰难很多。”

陈又说,“我不懂哎。”

盛擎起身去拿雪茄,点燃一根衔在唇边,“别在爸面前装。”

完了完了完了,我暴露了,陈又吞咽口水,眨眨眼睛问,“装什么?”

盛擎吐出一团烟雾,深邃的眼眸透过烟雾钉在少年身上,叹息道,“爸爸讨厌调皮的小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