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11章 世上只有爸爸好(5)

不受欢迎的陈又背着书包站在门边,不知道怎么办。

盛擎被盛光缠着上楼了,盛景是一起去的。

陈又被忽略掉了,他觉得自己跟旁边的垃圾篓差不多。

“我会不会被赶出去?”

系统说,“没事的。”

陈又戳在原地,“你说盛擎为什么没有对我摆脸色?”

系统,“……”摆了好多次了,是你眼瞎心大。

陈又说,“我看资料,盛擎讨厌被别人碰,洁癖很严重,我在医院都扒他身上了,他也只是口头警告,没有让我滚哎,还带我上车,好奇怪啊。”

系统沉默了,因为你暴露了啊蠢蛋。

对方目前是有了兴趣,想知道住在一个小废物身体里的人是谁啊。

“傻人有傻福。”

陈又皱鼻子,“你几个意思?”

系统说,“自己琢磨吧。”

陈又,“……”

他拿脚尖一下一下蹭着地面,“我知道我这个人很蠢啦,平时又有点智障,脑子里也有水,可是你不要总是说嘛,我也会难过的。”

系统,“下次不说了。”

陈又立马乐呵呵的,“那我还爱你。”

“刚才那句话我记住了啊,你要是再说,就是啪啪啪打脸。”

系统,“……”

陈又戳了好一会儿,被阿姨盯着看了又看,他才看到男人出来。

“站门口干什么,进来吧reads();死生契阔(古代篇)。”

陈又得到允许,就往门里跨了一步,发现玄关那里没有给他准备的拖鞋,他又顿住了。

盛擎叫阿姨给少年拿鞋。

阿姨说,“先生,家里没有多的拖鞋了。”

她见男人看过来,身子就哆嗦,“两位少爷说平时除了先生,家里也不会来什么人,所以就……”

“行了。”

盛擎打断,对少年说,“直接进来吧。”

陈又看看擦的一尘不染的地板,再看看自己的脏球鞋,“爸,要不我还是不进去了。”

盛擎说,“我叫司机送你回学校。”

陈又,“……”这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台词,突然接不下去了。

不按套路出牌是吧,行,我也来一个。

陈又扁扁嘴,“那我走了。”

人不动。

盛擎单手插兜,饶有兴致的等着看少年还有什么名堂。

陈又眨眨大眼睛,湿漉漉的,“爸,祝你生日快乐。”

盛擎昂首,算是听过了。

陈又还是没动,别啊粑粑,你这样玩,会玩死我的。

就在这时,盛光的声音从客厅穿出来,“夏哥哥怎么不进来啊,快进来洗手吃饭了。”

陈又的嘴唇抖动,天使,绝对的天使!

他的肚子也很给力,咕噜噜的叫。

盛擎没开口。

陈又仰头望过去,肚子在对男人唱歌,他的脸颊微红,很不好意思,还有点窘迫。

很好,演技上来了,起码有20分!

盛擎的唇角隐隐一勾,“吃了饭再回学校吧。”

在心里哦耶一声,陈又这回不玩了,就甩着两条腿进来。

盛光看到他脚上的脏球鞋,脸僵了僵,厌恶一闪而过。

他朝厨房喊,“阿姨,多加一副碗筷,今天家里来了一个客人。”

客人这个词很微妙。

明摆着就是,他们父子三是一家人。

陈又无所谓,傻孩子,你以为你真是盛家真宗小少爷啊,平时都不照镜子吗?就你那眼睛鼻子嘴巴,有哪一点像你爸?

抛开智商,我们都是领养的,没什么区别。

一桌子菜,都是素的,陈又没能大显身手,有点可惜reads();穿书之你特么在逗我。

他的厨艺,刷刷刷就能整一朵花出来。

盛光指着一盘素炒西兰花,“爸,这是我做的,你尝尝怎么样?”

盛擎夹了一块西兰花放嘴里,“不错。”

陈又一看,盛光那表情,幸福的冒泡。

可以理解。

盛擎是个冷血动物,凡事都有目的性,他不会浪费时间在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上面。

就像原主,当初盛擎是念及旧情从孤儿院把他接回来的,渐渐发现他性格太懦弱,难成大器,就没再过问了。

价值,这是盛擎最看重的。

陈又咬着筷子,盛擎现在对他的兴趣是有了,那是不是代表,他有什么价值?

他扒了两口大米饭,我有价值吗?好像没有哎。

系统说,“你真这么以为?”

陈又哼哼,“你懂什么,我那是国人本色,谦虚。”

系统,“……”

陈又默默的吃饭吃菜,桌上只有盛光的撒娇声,盛景的性格有点像盛擎,话也不多。

吃着吃着,盛擎说,“盛夏,你不是很会做吃的吗?去做一个。”

陈又懵逼,“现在吗?”

盛擎,“嗯。”

陈又咽下嘴里的食物,我知道了,桌上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对不对?

看了眼往厨房走的废物,盛光惊讶的说,“爸,夏哥哥还会做菜?”

盛景也说,“以前没听过。”

盛擎搁下筷子,“看看吧。”

他这个动作,让盛光盛景都变了变脸色。

阿姨是才换的,没想到还是不合爸的胃口。

厨房好大,陈又在冰箱翻翻,有山药,麦芽糖,他全拿出来,准备蜜汁山药。

老爸爱吃,陈又隔三差五就做,很熟练。

他麻利的把山药切成小段,拿大碗装着,再挖了半勺盐进去浸泡浸泡。

之后陈又就把锅一洗,水擦干,开火,倒进去麦芽糖和白砂糖,翻搅片刻,粘稠后把山药往里面一放,炒均匀后关火,挪到高压锅里。

陈又洗了个青椒和红椒,快速切成细丝,放进锅里,和汤汁炒炒。

他哼着歌,哎,多才多艺真是了不起啊。

系统说,“了不起。”

时间到了,陈又打开高压锅,开始夹着山药摆盘,再把裹着汤汁的青椒丝和红椒丝往上面一浇,大功告成reads();818兵王穿越的那些事儿。

“我很棒吧。”

系统说,“很棒。”

陈又说,“虽然不走心,但是我爱听。”

系统忽然说,“你可以做葱油拌面,蒜蓉茄子,酱黄豆,孜然土豆,双椒蒸豆腐,金针菇番茄汤。”

陈又听着一串菜名愣了愣,“干嘛,这是你喜欢吃的?”

“下回哈,有时间给你做,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吃。”

他端着盘子出去放到桌上,“爸,这是蜜汁山药。”

盛光笑着说,“夏哥哥,你这又是甜的又是辣的,能吃么?”

陈又翻白眼,“能吃。”

盛擎夹了一个山药吃。

三个少年的目光都集中过去。

盛擎说道,“不错。”

就只是不错?瞎说,你的舌头绝对有问题,爸有机会我要给你检查检查。

陈大厨不开心。

盛光小天使更不开心。

什么玩意儿,废物竟然跟他得到相同的评价。

盛景吃了个山药,口感软糯甜而不腻,他的眼中浮现一抹诧异,很意外。

爸对盛光那盘菜说的不错,只是不想他闹随口说的,但盛夏这个,应该是真的。

饭后,就是父子情深环节啦。

盛光盛景拿出生日礼物,前者是自己画的一副祝寿图,后者是亲手雕刻的福禄寿玉雕。

两样都非常高端大气上档次,还很有诚意。

陈又能体会到一点原主的自卑了,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摸着五毛钱的硬币。

完了完了,要丢人了。

没事,我经常丢人,丟着丟着就习惯了,陈又试图安慰自己,但是没用。

“夏哥哥?”

听到盛光的声音,陈又吓一跳,他把手拿出来,不小心拽出五毛钱的硬币,一路滚到男人脚边。

“……”

陈又硬着头皮去把硬币捡起来放回裤兜里,五毛钱也是钱。

他眼观鼻鼻观心,但是,妈||逼的,这身体的属性突然出现,眼睛酸涩,要哭了。

好烦啊,总是控制不住的哗啦||啦||流||水。

盛擎发现少年的鼻子红了,眼睛也红了,就想到自己胸前的鼻涕眼泪,脸色瞬间暗沉reads();市井之徒[重生]。

他拿出响动的手机,在按下接听键前说,“回学校去。”

陈又噢了声,已经带着哭腔。

盛光眼珠子一转,“夏哥哥怎么了?”

没看见老子在开水闸么?你还不如盛景可爱,陈又扭过脸,眼泪哗啦啦。

他低头往前走,被盛景叫住,“书包。”

说了谢谢,陈又抓住书包,他正在哭嘛,视野变的模糊了,不知道是自己撞什么东西了,还是怎么的,就一个不稳,摔趴在地。

好痛啊,卧槽,鼻子要掉了。

陈又呼吸都痛,他问系统,“是不是谁故意把脚伸出来了?”

系统说,“是小天使。”

“……”陈又咒骂,“444,我想整他。”

系统说,“那就整。”

陈又趴着不动,不多时,他的鼻子里出现一股热流,快速往外淌。

“444你帮我抹抹,怎么惨怎么来。”

盛光担心的问道,“夏哥哥,你没事吧?”

陈又抬头,一脸血。

盛光吓的后退一步,“夏哥哥流了好多血,爸,你快看看!”

盛擎在接电话,闻言便结束通话走过来。

地上的少年血流不止,衣服领口都被染红了一块。

“怎么回事?”

陈又血泪一起流,惨的一逼,“是……是……是……”

他故意是个半天,让干坏事的盛光心虚,再露出破绽。

心机boy陈又上线了。

盛光没说话。

盛擎问盛景,“你哥是怎么摔的?”

盛景说,“我没注意。”

盛光松一口气。

仅仅是这个细小的动作,就将他暴露了。

见父亲看向自己,盛光强自镇定,“爸,我也没注意。”

盛擎把地上的少年扶起来,“你去冲洗一下。”

陈又捏住鼻子去卫生间,他打开水龙头放水,问系统是什么情况。

系统说,“你粑粑打了你三弟。”

陈又一惊,这就打了?好可怕reads();[快穿]当帅T穿成女配。

盛擎那人薄情寡义,亲兄弟都可以搞死,养子像他。

陈又突然一抖,不好,以盛擎的作风,一旦发现他没价值,岂不是就要让他滚一边玩去?

他往额头拍拍凉水,又去洗鼻子,看着被稀释的血水往池子里流,“不行,我必须要做到一直不让盛擎看透,那样对方才会继续对我调查,研究。”

“现在怎么样了?”

系统说,“你三弟在房间里哭,二弟在客厅跟你粑粑说话。”

陈又拽纸巾塞鼻子里,照目前来看,盛光只是会读书,玩的手段不咋地啊,盛景就比他要阴多了。

“他们在说什么?”

系统说,“你三弟说要带你去医院。”

陈又顿感不妙,盛景八成是想找机会试探他。

卧槽,我是什么时候露出马脚的,要是连盛景那个小屁孩都知道了,那孩子爸……

陈又简直不敢想,怕把自己吓死。

系统说,“他来了。”

盛景停在门口,“哥。”

陈又干脆说,“我在拉肚子!”

中气十足的声音,哪像是肚子不舒服。

盛景的眼底划过一丝冷笑,他握住门把手,就要开门进去。

后面响起声音,“小景,你上楼看看小光。”

盛景看了眼门,他拿开握住门把手的那只手,应声上楼。

里面陈又听着脚步声,走了一串,又来一串,比之前那串要沉稳。

下一刻就是盛擎的声音,“盛夏,鼻子还在流血吗?”

陈又挪到马桶边,随时准备脱裤子蹲上去,“已经不流了。”

盛擎的声音又响,“肚子不舒服是吗?”

陈又说,“没什么事。”

现在他的声音还是没有一点像正在拉肚子的人会有的。

盛擎的口吻强势,不容拒绝道,“给你一分钟,从里面出来。”

陈又想了想说,他说自己在拉肚子嘛,一分钟也就是拿卫生巾,呸,卫生纸的时间,擦屁股穿裤子都干不了,而且还要洗手的。

嗯,是这么算的,不会错。

所以陈又就甩出惶恐的声音,“爸,一分钟不够啊,我擦不了屁股。”

盛擎说,“那就别擦了。”

陈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