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08章 世上只有爸爸好(2)

陈又一直躺着,从太阳下山要天黑,再到凌晨。

他不出去,就没有人敲门。

这么大的宅子,佣人一大堆,忙里忙外,死个人也就比死只鸡的面积大一些。

肚子实在太饿,陈又就跟着原主的记忆去衣橱里扒拉。

原主有个习惯,会把喜欢的东西放在衣服里藏着。

因为他刚来盛家的时候,出过一件事,就是他一直放在抽屉里的小金锁不见了。

他哭着喊着要小金锁,佣人们都不搭理,盛夫人也不当回事。

一个几岁的小孩子,能懂个什么。

原主就自己在宅子里找,结果他不小心碰倒了一盆兰花。

有钱人家的垃圾都比外面金贵,那盆兰花是盛夫人养的,平时也不见有多宝贝,那会儿却气的把原主抽了一顿,又饿了两天。

那口气也没消掉,反而沉下去了。

盛夫人不但见原主一次都不给好脸色,还当着原主的面说,她儿子什么阿猫阿狗都往家里领,也不嫌脏。

虽然原主还很小,那件事却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藏东西。

他想着藏好了,就不会再被人拿走了。

单纯的可怜。

陈又伸手进去扒扒,零零碎碎的,什么都有。

竟然还有一对塑料的蝴蝶翅膀,裂开了一个角,是孤儿院一个小妹妹给他的,他偷偷带进盛家,被佣人踩裂了。

陈又把翅膀丟一边,往里面扒出一根火腿肠,他觉得还是不看日期比较好。

但他还是看了。

卧槽,都过期一年了,陈又瞪着火腿肠,吃,还是不吃?

算了,再扒扒吧。

陈又继续扒,把衣橱的衣服全扒到地上,他扒出的东西很多,除掉杂物,吃的有一根过期的火腿肠,一盒过期的红枣酸奶,一袋过期的豆沙面包,一包过期的红薯干……

没有一样吃的是在保质期内的。

陈又坐在旁边,看着脚边的那些吃的,夏夏啊,你谨慎点是没错,但是这些东西,应该没有谁会偷拿吧?

“好歹也是住在豪门里头,怎么会过的这么惨呢……”

陈又叹口气,把东西整理整理,该扔掉的就扔垃圾篓里。

他突然看到一袋奥利奥,立马给捞到手里,没过期,能吃。

“卧槽,我好久都没吃过饼干了。”

这甜而不腻的味道,糙而不硬的口感,咔滋咔滋的声音,吃进去的满足感,哎,陈又想哭。

系统冒出来说,“好吃吗?”

陈又猪八戒吃人生果似的把饼干往嘴里塞,“好吃好吃。”

系统说,“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陈又,“……”

他吃着饼干,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就不跟系统闹了。

这奥利奥是原主从自己课桌里发现的。

说起来也是惨的一逼。

原主的同桌是校草,人又高又帅,会打篮球,摇头甩汗的瞬间,尖叫声恨不得把操场给炸了,那肯定多的是女同学往他课桌里塞小情书,巧克力等小零食。

奥利奥就是一犯迷糊的女同学塞错了,塞原主那儿了。

这事没完,惨的在后面。

那女同学也很有特色,她发现自己搞错了,就打算要回奥利奥,但是原主比她更有特色,不承认。

好嘛,这事闹的教室里人尽皆知。

女同学丢人丟到别班去了,还当着校草的面,她心里就记恨了。

原主放学回家是没有私家车接的,他自己坐公交,在路上被几个混混打的半死。

那几个混混就是女同学哥哥找的,牛逼哄哄啊。

陈又把一袋奥利奥吃完,用涨回来的力气去开电脑。

这是m市,不属于他熟悉的任何一个城市,他随意打开网页看看新闻。

看着看着,陈又就叹起气来,也不知道二狗子在那个世界过的怎么样?

时间线不同,他应该有四十多岁,跟着王爷混,老婆孩子两手抓了吧。

脑子里有叮的声响,陈又握紧鼠标,又大力一摔,“我不要听!”

系统,“我还没说什么呢。”

陈又把脸一沉,“不准跟我提二狗子。”

系统说,“那就不提。”

陈又一愣,突然这么好说话了?“你真是444,不是333,也不是555?”

系统说,“在你走后,他……”

“信信信,我信,你就是444,我最亲爱的大宝贝!”

陈又大叫着阻止系统往下说,他真的怕了。

说真心话,系统告诉他的大佬跟小明那俩人的结局,他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

还是不知道的好。

上了会儿网,陈又拖着两条腿去洗脸刷牙,上床睡觉。

后半夜,陈又突然惊醒。

他匆忙掀开被子下床,翻出纸笔把前面几个世界的人和事都记下来。

不是他找虐,他只是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变成一片空白,那会很可怜的,像个白痴。

陈又全部写完的时候,腰酸背痛,手也酸。

揉着手的时候,陈又无意间瞥到电脑,脸顿时一抽。

操,房里有电脑,我为什么要用手写啊?陈智障,你真的没救了。

陈又哭着躺回床上,裹着被子抱紧自己,慢慢睡去。

第二天,陈又是被窗外的大动静吵醒的。

盛擎回来了。

他滚了一圈,腿夹着被子,不想起来。

这种躺在席梦思大床上,身体陷进去的感觉,真特么的美好啊。

门外有敲门声,伴随着佣人的声音,“夏少爷,夫人让你在三分钟内收拾好自己,下楼吃早餐。”

三分钟?一看就是刷牙不认真的,这点时间也就放个屁闻个味儿好么,陈又对着天花板的吊灯翻了个白眼。

他按照正常速度起床,穿好衣服去卫生间里照照镜子。

头发有点长,该剪剪了,刘海,哎,没法说,这发型就是一倒扣下来的碗。

陈又去抽屉里翻翻,翻出一个扎袋子的橡皮筋,把刘海一撩,简单的揪到一起,再拿橡皮筋绕上几圈。

额头露出来了,视野开阔,看到的东西都多了。

他摸摸脸,抿抿嘴,挺清秀的少年一个,笑起来还有小酒窝呢。

可惜原主不爱笑,像二狗子。

陈又拍拍脸,振作起来啊陈智障,你没问题的!

咦,他愣了愣,我还记得二狗子,记忆数据在的啊,没有被清零。

系统说,“你再不下楼,今天一天都不会有饭吃。”

“去了去了。”

陈又赶紧往门口跑,头上的小揪揪一颤一颤的,“你看我怎么样,还行吧?”

系统说,“凑合。”

陈又开门出去,“什么叫凑合啊,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美少年。”

系统说,“把美字摘掉。”

陈又,“……”

他下楼时,大厅的气氛很严肃,一点也不像是个家。

这就是大宅里的世界啊,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笑里藏刀,兵不血刃。

陈又扫视一圈,有个阔太太,就是盛夫人了,在她旁边是两个少年,比原主要小一点,在读初中,门门学科都是全校第一。

模样也比原主好,非常漂亮,穿的,就不用说了。

两个少年旁边是一个男人,就是盛家现在的家主,盛擎。

陈又所占的位置,都能感觉到男人身上的威严。

他收回视线,低眉垂眼,对盛夫人喊,“奶奶。”

完了又去喊,“爸。”

盛擎叠着腿看报纸,没有任何回应。

盛夫人嫌弃的蹙眉,“夏夏,你头发怎么回事?”

陈又说,“长了,戳眼睛。”

盛夫人说,“早让你把头发剪了,你不听,现在弄的什么东西,难看死了,赶紧拿掉。”

两个少年同时看过来一眼,里面是毫不掩饰的鄙夷,轻蔑,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不就是学习好吗?得意什么,我来了,下回期末考个一百分给你们看。

陈又要去拽橡皮筋的时候,看到男人头顶缓缓显示的屏幕。

噢是你啊,爸。

他看着屏幕正在输入的内容,初步了解了一下这次的任务目标盛擎。

冷血,无情,杀伐果断,手腕强硬,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

陈又都不敢看完,好心疼自己。

没法玩,随随便就能把他搞死,真的。

突然有一道犀利的目光袭来,陈又立刻垂下眼皮,后脊梁发凉。

他咕噜咕噜吞咽口水,可怕。

这次盛擎回来,是要给老祖宗上坟,陈又是赶巧了,否则还不知道要在这个世界待多久才能见到任务目标。

系统说,“开了个好头,我已经能看到你顺利完成任务的时候了。”

陈又呵呵,那个我暂时还看不到,不过我能看到自己被搞死的时候。

他只要开始行动刷好感度,就会引起盛擎的注意,很危险。

系统说,“加油,看好你。”

陈又说,“一点都不走心。”

系统默了会儿说,“你很棒。”

陈又无语,“行了行了,憋半天就憋出三个字,还不如给我搞个什么特殊技能来的实际点。”

系统,“……”

佣人准备好了早餐,盛夫人就没再管陈又头上的揪揪,她从心底里就怕小儿子。

两个少年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背脊挺直,目不斜视。

想当富家的小少爷,被家主重视,不努力是不行的。

都叫盛擎爸爸,可是差距真的太大,原主纯粹就是自暴自弃了,觉得自己根本比不上,他做什么都不能让爸爸满意。

爸爸是永远不会喜欢他的。

说起来,原主在死前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他还没出生,亲爸死了,出生后不久,亲妈死了,完了就在孤儿院待着,到两岁的时候,见到盛擎,管叫爸爸。

原主长大以后,从周围人对自己的态度里猜想,爸爸不喜欢妈妈,所以大家都不喜欢他,奶奶也是。

实际上,他叫了十几年的爸爸压根就不是。

哎,现在原主是已经跟他亲爸亲妈团圆了,也不会有谁欺负她,给他脸色看了,挺好的。

一时走神,陈又手里的汤勺不小心滑碗里了,发出一个清脆的响声。

盛擎的眉头一皱,周遭立刻就寂静无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